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

>

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

谢文瑾 著

小说推荐 谢文瑾谢文瑜 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

很多网友对小说《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非常感兴趣,作者“谢文瑾”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谢文瑾谢文瑜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是最尊贵的长公主,却被谢太傅家的双生兄妹玩弄于股掌之间,沦为生育工具,难产之际被开膛破肚,血崩而亡!我不甘!重生归来,我要护皇室,振朝纲,匡社稷,手刃渣滓兄妹,血债血偿!......

来源:qwwrkbd   主角: 谢文瑾谢文瑜   更新: 2024-04-03 22: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谢文瑾,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谢文瑾谢文瑜。简要概述:谢文瑜为让我孤立无援,在婚后被以女子终是要嫁人才好为由,把海棠许了谢家远在南川的旁支长子,送出京城。可谁曾想迎亲的车马还没出城门,转个头就把人送进了青楼,成了最下等的贱妓,这样好的姑娘竟被凌辱致死。「海棠,海棠,我的海棠啊」不觉间,泪水已浸湿了衣襟。「殿下您怎么了,可是有哪不舒服,奴婢去寻太医来」海...

第1章

我是最尊贵的长公主,却被谢太傅家的双生兄妹玩弄于股掌之间,沦为生育工具,难产之际被开膛破肚,血崩而亡!

我不甘!

重生归来,我要护皇室,振朝纲,匡社稷,手刃渣滓兄妹,血债血偿!

01

我是大魏最尊贵的长公主魏无双,也是唯一的嫡公主,出生时天降祥瑞,大德上师批言「镇国神器」,父皇亲封「镇国长公主」,食邑万户,特设朝花节,举国同庆我的生辰。

父皇、皇兄都对我疼爱有加,许我举才、议政,在婚姻上给我最大的自由,不和亲、不联姻,大魏朝最好的男儿任我挑选。

我却被亲选的驸马谢文瑾,杀死在珩儿继位后的那个朝花节。

亲眼看着谢文瑾剖开我的肚子,取出我那还未足月的孩儿,在最后一丝力气消散前,只能拼尽力气,问出一句「为什么.」

「我的长公主殿下,谢文瑾就是谢文瑜,谢文瑜才是与你花前月下的谢文瑾啊,哈哈哈哈.」

谢文瑜已陷入癫狂,眼尾的红痣映着血色越发妖冶,她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我努力地想听清她说的每一个字,记住她欠下的每一笔血债,脑海却渐渐陷入空白,吐出一口腥甜,满目皆是刺眼的红色,伸向谢文瑜的手终是只能不甘地垂下

原来竟是如此!

谢家尽欺我至此!

强烈的不甘郁结于胸,猛地一挣,眼前出现的是海棠白皙圆润的脸蛋。

02

「殿下,清华池的荷花开得正好,奴婢扶您过去瞧瞧?」

扁平的腹部,剧烈的疼痛也消失了,我竟是重生了!

一把将海棠紧紧抱入怀中,我的海棠还活着!

海棠是我的贴身宫女,也是奶娘的孩子,从小便送进宫来,同我一同长大,名是主仆,情似姐妹。

谢文瑜为让我孤立无援,在婚后被以女子终是要嫁人才好为由,把海棠许了谢家远在南川的旁支长子,送出京城。

可谁曾想迎亲的车马还没出城门,转个头就把人送进了青楼,成了最下等的贱妓,这样好的姑娘竟被凌辱致死。

「海棠,海棠,我的海棠啊」

不觉间,泪水已浸湿了衣襟。

「殿下您怎么了,可是有哪不舒服,奴婢去寻太医来」

海棠急忙用帕子为我擦拭泪水。

「无事,只是想吃小海棠做的一口酥了,想得慌」

是啊,太想了,想得心都苦了。

「奴婢这就去给您做,殿下快别哭了,今天可是殿下及笄的日子,眼睛肿了可就损了您的美了」

海棠一步三回头地去了御膳房,我知她定然是放心不下,却不敢多问,怕我神伤。

03

前世也是在今日,母后邀了世家适龄的公子、小姐入宫赏花,观礼,也是让我相看能否遇上心仪之人。

我不喜这样的吵闹,便避开熙熙攘攘的茗香苑,在僻静的柳园与「谢文瑜」初识,本以为他也与其他世家子弟一般,想以情爱为名,用姻缘攀上皇室青云直上,没想到他直接呈上治水之策,政论竟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随着相处深入,我们既可共商朝政,也能同赏风月,他懂我身为女子在朝堂的不易,也容我皇室娇娇儿的气性,与其他男子自是不同,最是细致。

总能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对其他女子的示好更是拒绝得干脆利落,绝不让我为此劳神。

「谢文瑾」在官学中本就颇具才名,借我之手呈上策论后,更是赢得皇兄赏识,虽未入仕,却被誉为金科三甲人选。

可谁能想到这样完美的「谢文瑾」竟然不是真的谢文瑾,而是他女扮男装的双生妹妹「谢文瑜」!

文采斐然的是「谢文瑜」

风光齐月的是「谢文瑜」

与我共赏风月的是「谢文瑜」

与我拜堂成婚的还是「谢文瑜」

只有熄灭烛火后,在我身上为所欲为的才是真正的「谢文瑾」!

04

谢文瑾不过是草包一个,空有一副好皮囊,内里却阴私好色。

太傅怕谢家声名受损,嫡子失了前程,便让聪明机敏、文采斐然的「谢文瑜」女扮男装,为「谢文瑾」博得声誉,迎娶长公主,再以驸马不能入仕为由,让谢文瑾冠冕堂皇不入朝堂,既保全了名声,也消除了皇兄对太傅之朋党的忌讳。

谁知谢文瑜的野心不止于此,竟以皇后之位说动太傅与献王谋反。

前世在成婚后,白天的「谢文瑾」克制守礼,温柔小意,情意绵绵。

晚上红烛一熄,谢文瑾变得粗鲁无状,在我身上肆意妄为,索求无度。

每每问起,便推说是爱我至深,情难自尽,希望我能早日怀上孩子,过于努力了些。

不承想,真正的目的是借我怀孕之机,精力不支,将我困在后院,遮我耳目,断我羽翼,再用继承我血脉的孩子作为胁迫母后的工具,让母后为谋反遮掩,妄图千古流芳!

是她威胁太医,换了皇兄的药方,以妾室之位诱得近身伺候的宫女调换熏香,使之与药物相冲,加速皇兄的病情,皇兄壮志未酬便撒手人寰。

年仅十岁的侄儿魏珩匆匆继位,却被她斩杀在大殿,血流满地。

我那贤惠温柔的皇嫂,被她以母家无诏入京,意图谋反为由,逼得服毒自尽。

母后更是被软禁了起来,任她殴打羞辱,成为她出气的玩意,生不如死。

而我受了刺激,七个月的肚子有了早产之势,她竟生生剖开我的肚子,取出孩儿,让我血尽而亡。

上苍开眼,让我回到与谢文瑜初识之日,我便要把一笔笔血债都讨回来!

我交代了随侍宫女几句,便如前世一般,避开人潮只身前往清冷的柳园,谢文瑜果然跟来了!

既然她想要贤名,我便要让他名誉扫地!

05

轻风微抚,杨柳垂条,细碎的脚步声在身后停下,耳畔传来一清润男声。

「太傅之子谢文瑾拜见长公主殿下,臣有一策论文章呈请过目」

垂眸看着熟悉的身影,纤长挺立的身姿,清俊的容颜,眼尾的一颗红痣,平添一抹多情,确实是好颜色,可我现在恨不得让他死上千百遍!

前世听他是太傅之子,颇有才名,以白衣之身拜见长公主未跪拜之礼,以为他是文人气节,我又向来礼贤下士,未与他计较,现在想来他从一开始便轻视于我,今日可不会这样放过他。

「大胆!你既无世袭爵位,也不负功名,见到本宫怎敢不跪!」

谢文瑾身形一怔,显然没想到我与传闻中有所不同,终是屈下膝来,双手呈上文册。

「臣得见长公主殿下,一时失仪,望殿下赎罪。只是臣有一治理水患之策,请长公主过目」

我冷眼瞧着,谢文瑜只能直挺挺地跪着,直到院墙上出现一抹明黄的仪仗,我才接过文册,屈身虚扶着让他平身,也没错过谢文瑜起身时眼中上过一丝得逞的算计。

即然如此,便不怪我顺水推舟了。

毕竟是闺阁女子,谢文瑜何曾这样跪过,起身时一个趔趄向我倾来。

借着力道,略略旋身,便被带下了半边衣袖,从远处看来就像是「谢文瑾」朝我扑来,扯下衣袖的样子。

06

「大胆狂徒,竟敢对长公主殿下无礼!」

海棠顾不上手中的食盒,朝我冲来,一把推开了谢文瑜,护在我身前。

我借机用手帕在眼上揉了几下,眼中便蓄起了腾腾水光,朝着皇兄跪了下去。

「求皇兄为无双做主!今天是双儿的及笄之日,太后设宴款待世家子弟,想为双儿寻一良人,不想此登徒子假借献策之名,竟要轻薄于我,将天家颜面置于何地!」

「好好好,这就是谢太傅教出来的“好儿子!」

皇兄重重地朝「谢文瑾」的胸口踹了一脚,「谢文瑾」便晕死了过去。

谢太傅被急诏进宫,皇兄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德政殿里上好的南汝茶杯都被摔坏了几个,谢太傅教子无方,罚俸半年,谢文瑜被抬出宫门,禁足三个月。

皇兄更是以此为由,竟直接下旨,特准我直接上朝议政,谢太傅理亏,连着与他一派的官员也闭了嘴。

前世顾忌着体统、礼教和朝堂上的压力,至死我都未能真正的站在朝堂之上与男子一较高下,只能靠着举贤,靠着公主的脸面周旋于举子、世家妇之中,汲汲营营,没想到今朝只是小小的算计了一把,竟得偿夙愿。

07

我窝在太后的怀里嘤嘤嘤,哭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皇后嫂嫂在旁轻轻抚着我的背,柔声安慰,止不住的泪水唬得珩儿都把他新得的上好的白玉兔子捧到我面前,哄我开心。

皇兄处置完谢太傅也匆匆赶来,还把异邦进供的汗血宝马赐予了我。

母后、皇兄、嫂嫂、珩儿都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有些事情可以提早筹谋了。

扯着母后的袖子撒娇,「母后,儿臣想要学医,想请您帮我把妙手医仙给寻来,算是今天儿臣的今天生辰里被扫了兴致的补偿好不好」

太后娘娘轻轻捏着我的脸,「你个小人精,又不是本宫扫了你的兴致,补偿怎能要到本宫这来,还出这么个难题」

妙手医仙徐清早已归隐山林,但我知道他与外祖是至交,只要母后向外祖开口,定能寻来。

皇兄的心疾已越发严重,恐我们担忧,谁都没说。

母后最终耐不住我的撒娇,答应寻找医仙,若能早日将医仙寻来也能为皇兄博得一丝生机。

08

虽然皇兄和谢家极力将柳园发生的事情压了下去,但是第二天「谢文瑾」在朝花节轻薄于长公主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我师从大魏第一国士宋濂先生,常和先生一同与人论道,与不少文人雅士都有君子之交,虽未登朝堂,但对有学之士倾力相助,在举子之中颇有名望。

消息传出后,不少文人雅士都不屑与「谢文瑾」为伍,诗会雅集更是将「谢文瑾」除名。

可是这还不够,这只能压制谢文瑜一时,若是被他寻到机会,风向一转就会变为一段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

「臣女顾芷兰拜见长公主殿下,听闻殿下近日受了惊吓,臣女特来看望」,朝我盈盈一拜。

芷兰端庄持重、温婉贤淑,最是克己守礼,既通文墨,又能持家,无论是礼法、教养任谁都挑不出错来,是上京世家女中的典范。

礼部尚书是个老古板,觉得我的行事作风于礼法不合,更怕她被划归为我的阵营,不喜她与我来往。

我也放出风去,最是讨厌这种拿礼法说事的刻板女子。

私下我们两人却是闺中密友,尤其是她满脸算计的小狐狸样子最是灵动。

长公主受惊的消息传出,顾芷兰于情于理都是要来探望的。

我朝海棠递了个眼色,其他宫人纷纷退下。

「芷兰~谢文瑾就是个好色之徒,你可要帮本宫出气呀~」

顾芷兰端起茶杯,轻呼一口,「说谢文瑾敢轻薄于殿下,臣女定是不信的,他没这个胆,但殿下这么说,就肯定是他错了,区区禁足,怎能替殿下出了这口气,要怎么惩治全看殿下心意」

「就是想用用好芷兰的情报网,本宫知道上京最热闹、消息最灵通的醉仙楼背后的东家是你,帮本宫查查谢家,查查谢文瑾的身边的人,也有钱女人,还有他的双胞胎妹妹谢文瑜,本宫要让谢家成为那刀俎上的鱼肉!」

顾芷兰面上一惊,即刻又恢复了平静

「看来谢太傅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只是未曾听闻谢文瑾是好色之人」

淡然一笑,浅饮一口,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前世婚后就很少尝过了。

是谢文瑜说的,龙井性寒,于怀孕有碍,少饮为妙。

「且去查查吧,也许会有惊喜呢」

「谢文瑾有个双胞胎妹妹,怎从未听人说起过?」

我轻轻拨了拨杯中浮沫,「是啊,所以才更让人好奇不是吗?」

「三天,三天后醉仙楼有一诗会,殿下可来一观」

凭着前世对谢文瑾的了解,他是个重欲之人,不可能洁身自好,恪守礼节到与我成婚,只要细查,定能发现些什么。

色字头上一把刀,就是不知这把刀砍下去,能见多少谢家的血肉,谢文瑜能承受多少谢太傅之怒。

09

三日后的诗会如期而至。

大魏朝对女子向来严苛,闺阁女子向参加诗会是绝无可能的,但我魏无双向来就是那个特例。

堂而皇之的前往醉仙楼,不少寒门子弟听说长公主亲临,更是牟足了劲,若是得了青眼,便可青云直上。

一时间人潮涌动,倒是比平常的诗会更是热闹几分。

开场时点了个卯,便退到隐蔽的雅间去寻芷兰去了。

雅间里上好的熏香染着,是我喜欢的松柏之气,顾芷兰正在翻看手中的账册,嘴上衔着笑意。

「长公主殿下果然如明珠般耀眼,到哪都是焦点,想来今天的诗会定能出几篇佳作」

「就你惯会取笑我,有些事既然要做,与其遮遮掩掩,不如闹得人尽皆知反倒方便行事」

芷兰正色道,「殿下要的消息,臣女查到了,确如殿下所说,谢文瑾有个双生妹妹谢文瑜,聪慧机敏,小时候也是被娇宠着的,约莫到了五六岁的时候,突然说是身体不好,送去了乡下的庄子,从此上京城内再未有人见过,按说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太傅夫人竟也没为她张罗过,好生奇怪」

轻舒一口气,原来早在十年前谢文瑜就成为了谢文瑾的影子。

「不奇怪,谢文瑾六岁开蒙时便颇得夫子赏识,七岁能读四书五经,九岁能诗,十二岁能文,与他六岁前的平平之资大为不同,而他那早慧的妹妹却没了踪迹,看起来像是谢太傅的手笔」

「谢文瑾的身边人查得如何?」

「臣女派人查了查谢文瑾身边的女子,没想到他竟是如此好色之徒!」

「谢文瑜当真是演的太好了,引得府里不少婢女都倾心于他,也有人想借机攀附,谢文瑾顺势将他们哄骗了去,稍有姿色的都被他染指了。太傅夫人也是荒唐,还未迎娶正房,就作主为他纳了几个通房。还有件有意思的事」

芷兰眼睛微眯,浅抿一口茶,知她故意吊我胃口,也不言语。

「殿下当真是沉得住气,前两月红馆挂牌了个清倌名唤玉儿,长得也就算得上是清秀可人,倒是眼尾的一颗红痣平添风情,勾人得很,初夜就被个便被谢文瑾包下了,这本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怪就怪在谢文瑾让玉儿唤他哥哥」

哐当一声,杯盖砸在了茶杯上,谢文瑾对谢文瑜竟还存有这样的心思!当真是恶心透了!

小说《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长公主归来:血凤还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