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辞辞尔晚

>

辞辞尔晚

李砚书 著

小说推荐 李砚书白月光 辞辞尔晚

《辞辞尔晚》主角李砚书白月光,是小说写手“李砚书”所写。精彩内容:我穿越了,系统说我手握白月光剧本。只是系统没说,我是白月光的前期踏脚石,用完就丢的那种。这些年,我一颦一笑都复刻白月光,我自认为无可挑剔。可还是被李砚书发现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李砚书白月光   更新: 2024-04-03 22: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辞辞尔晚》是作者“李砚书”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李砚书白月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丫鬟忙将蜜饯递给我。我摆摆手,如今已被苦的麻木了,不会再似从前那般被苦的流眼泪了。喝完便和衣睡下。近来身子很是不舒服...

第2章

我睁眼,一腔热血涌上心头。

睡意全无,脑子中想着如何才能在这个时代做女官。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回想起看的小说情节。

人家穿越的都会用现代技术知识造福人类。

名声一大皇帝自然有所耳闻。

于是乎,第二日我早早就起床去了江南最大的酒楼百味居。

我知这东家宫里头有人。

我要了一大桌子菜,吃完后迟迟未付钱。

小二催完掌柜催。

我起身。

“叫你们东家来,就说你们的财神爷来了。

掌柜被我这张狂的语气气到了,皱着眉就要叫小二去请官府的人来。

我连忙拉住他换上笑脸。

“您甭忙,待我说出我的法子您在定夺如何?

他见我一脸自信,便也好奇点点头。

我要来纸笔,在纸上用汉字列出乘法口诀以及加减乘除法。

起先他看着以为我耍他,我叫他与我比试谁算的又快又准。

他不屑看着我。

而后几局下来他目瞪口呆,当即就叫人去请东家来。

我坐在贵妃榻上假寐,做足高人姿态。

待东家到后掌柜一脸恭敬的介绍我,东家起先不信,我一番展示下来他亦目瞪口呆。

而后要让我当掌柜的,那掌柜慌了神。

我摆摆手:“本大师志向不在此,你只需给我一些钱而后为我扬名便可。

“我,想去宫里头…若是东家能让我在宫里头那位耳边有所闻,本大师还可教东家更多生财的法子。

那东家摸摸胡子打量着我。

“没想到姑娘一介女流竟有如此学识…虽不知姑娘进宫干甚,但只要姑娘教我生财之法那我便可让你入宫去。

我与他签下交易书。

随后我回家研究起了罐头与鹅绒棉衣的做法。

冬日里行军打仗的士兵那芦苇棉衣和冻红薯可不好过。

且听闻皇帝是个仁慈爱民的。

若是我制出这些东西那便有概率和皇帝谈条件。

说干就干,我当即就去找东家商量。

东家一听,连连道好,一拍即合,他出钱出力我出脑子。

我叫他去乡间收购鹅,用鹅绒制棉衣,余下的鹅肉便熏干制成肉干。

一月后。

东家身穿鹅绒棉衣手拿鹅肉干笑的合不拢嘴。

“明日我便入宫去求见皇上!定为你美言不辱没姑娘的学识。今后我朝士兵再不用受那般苦楚,甚好甚好。

我致谢,而后离去。

东家走后,无事可做的我倒是闲的很。

赵晚尔也再未出现过。

系统也未出现。

等了半月,东家终于回来了。

我赶忙去了百味居。

东家前来迎我:“周姑娘,你的大福就要来了。

我一头雾水随他上了二楼进了雅间。

雅间内一袭青衣的俊美男子喝着茶。

“皇上,人带来了!

东家拉我跪下,我脑子懵懵的。

磕完头,东家出去了,内里只剩我与皇帝二人。

他叫我起身落座,我也不客气。

“那些法子都是你想出来的?他声音清冷。

我颔首:“是民女的主意。

他打量着我,我低头。

“可有什么想要的?

我起身跪在地上叩头。

“民女想要的或许会有些离经叛道…

他摩挲着下巴。

“哦?说来听听。

“民女想入宫…

他眼中的趣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玩味。

我忽视他的目光继而朗声。

“想做女官…我朝第一位女官!

说罢,我对上他微惊的目光。

良久,他放下手中的杯。

“你不怕朕?

我实话实说:“陛下生的俊郎而又爱民,我为何要怕?

他低声笑了。

“不日随朕入宫去。

我隐住心中激动,谢恩。

三日后,我随皇帝回了京。

再次回到京城,还是如同往日一般。

我进了宫,皇帝封我为五品女官。

一时间京城轰动,百官上奏万不可让女子污了朝堂。

我忍不了一点,当场开骂。

直至口干舌燥,大臣皆面红耳赤无人再说话。

我不知这官大不大,总归当上就好。

我想告诉赵晚尔这个好消息,可她好像蒸发了一般。

我在这宫中一日也不得闲。

正事儿没干多少倒是成了皇帝的书童。

端茶倒水研磨,且还要我帮他挡一些大臣的奏折。

得罪人的事儿都让我干,还不加薪升职。

导致我怨气泼大,皇帝有一丢丢错我便撒住不放直言不讳劝诫。

有时他非要与我呛两句。

我扔下手头东西。

“墨礼,你欺人太甚,大不了我一死了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他转过头,肩头耸动。

我气不过转身就走,罢工。

他晚上便抱着一堆奏折来我房中叫我给他研磨。

我睡在床上不动,他便在案前自顾自批奏。

我望去,烛光下他背影消瘦衣衫单薄。

而后又不忍心下床找件衣服为他披上。

他嘴角上扬。

走时留下一包我最爱的红豆糕。

我取出一块,放进嘴中抿开。

人人都说皇帝对我不一般,连后宫都空着。

大臣们骂我妖女,我当然又是在朝堂之上舌战群儒。

他们败落。

很快到了除夕夜,皇帝放宫外有家人都宫人回家过年了,宫中冷清了不少。

“周女官,你为何不出宫去与家人团聚?

我叹口气:“我没有家人。

无论是赵晚尔还是我,都没有家人。

他避开话题:“出去看看烟火吧。

我随他上了最高的城楼。

烟花绽放,我一时看入迷了。

“朕也没有家人了,若你不嫌弃,你我可为家人,做朕的皇后…

一时间,我怔愣在原地心如擂鼓。

随后我叹口气转头。

他忽而指着我大笑,只是眼中的失落没有掩饰好。

“说笑的,莫不是晚晚对朕起了心思?

我藏住失落:“臣不敢肖想陛下。

其实这么久,我能看出来墨礼对我的情愫,所以我才敢与他叫板。

我确实对他心动,可我总归不属于这个世界不是吗?

虽说这次系统又骗了我,可我总要回去的。

或迟或早。

我不敢对任何人有感情。

过了年,我自请去了外阁不再出现在朝堂上,也很少见墨礼。

倒是见了许久未见的李砚书。

这日天边飘着大雪,我裹紧了衣衫低头快步往住处走。

路过御花园时,忽而有人叫住我。

风雪有些大,我没听清是谁。

转头望去,李砚书向前走来。

我不想理他便加快了脚步。

可还是被他拽住了衣袖。

“晚晚,躲了本将军这么久,如今该回来了。

我抽出衣袖翻个白眼。

也没见你找我啊!

“李将军说笑了,如今你我同为臣子,不在这朝堂之上回哪去?

他用舌尖顶了顶侧颚,向我展示他的下颚线。

“晚晚可是还在与我置气?不过没关系,本将军定会让你重新倾心于我。

我真想戳瞎自己的双眼,那时候竟然对这么个人动过心。

“李砚书,你看清楚了,我不是赵晚尔我是周晚晚。

“我周晚晚不要你,她赵晚尔也不要你!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他欲上前来拉我的手被我避开。

“本将军知道,现在我爱的是你周晚晚不是她,你可比她有趣多了。且如今你为女官,若我俩在一起必定…

这人倒是敞亮,我实在听不下去,拔下头上的簪子插入他胸口。

还是同一个位置。

他脸色瞬间黑了,举起掌来就要往我天灵盖劈。

我后退,可不慎被滑倒在雪地里。

他拔下胸口的簪子就要往我脸上划。

“你以为本将军爱的是你?只不过这张脸罢了,今日本将军就毁了它。

在他簪子落下的一瞬我抬脚踢在了他腿上。

力道之大,我好似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那簪子未落在我脸上。

“李将军可真是大胆,竟敢在这宫中对朕的女官不轨。

墨礼突然出现站在我身旁。

李砚书疼的战栗,面如金纸,却还伸出手指颤颤巍巍指着我。

“是这她先吸引我的…

啪,还不等我动手,墨礼一脚喘在李砚书嘴上。

“朕的女人怎么会吸引你这般姿色平庸之辈?

在李砚书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墨礼牵起我的手。

“他是朕罩着的人!

一瞬间,我看着墨礼只觉他这个人发着光忘了将手抽回。

直到一群大臣而来,意味深长看了眼我与墨礼相执的手而后抬着李砚书离去。

我忙抽回手。

可被他一把拉过去牵住,牵的更紧了。

“刚刚他们可都看见你与朕拉手了,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该对朕负责。

我被雷的外焦里嫩,如何被他牵着去了乾清宫都不知。

我深深怀疑他被也夺舍了。

不出片刻,李砚书因捉弄未来皇后被撤职抄了将军府成为庶人。

我感慨墨礼的速度。

他拉着我坐在床边,屋内升着火,我出了一身薄汗,脸颊燥热。

“晚晚,我们谈谈。

他牵过我的手,看着我真诚极了。

我未抽回手对上他的眼。

“我不明白皇上为何会对我这般人有情。我嫁过人的。

“感觉,亦或是一见钟情。嫁过人也没关系,只要朕喜欢。

我抿唇。

“皇上有兴趣听听关于我的故事吗?

“洗耳恭听!

我清清嗓叫下人拿来一壶酒,自顾自喝了起来。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说听起来有些荒谬,但事实如此。

“我甚至是别人的替身,随时都可能回去,所以我不敢再对任何人有感情,我怕舍不得。

他为自己倒上酒一饮而尽。

“可不可以不回去,朕很孤独。

我未搭话,他急道。

“那你回去可否带上朕,索性这皇帝朕当的厌烦。

我放下酒杯微惊。

“皇上信我说的?如此荒谬之事。

他语气坚定。

“你不会骗朕,朕信你。

即使心中悸动可面上不显。

如今我倒是犹豫了。

我倒满酒,一杯杯下肚,好似这样就不会为难一般。

直至后来墨礼说了什么我听不清只顾点头。

不知他说了什么,见他高兴的跳起来。

我醉倒在桌上。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入了一个怀抱中。

莫名心安。

第二日,日上三竿我才起来。

一转身,脑袋被硌了一下。

我拿起那东西,惊讶之下差点没给摔碎。

竟然是凤印。

我急急洗漱穿戴好便拿着凤印去找了墨礼。

此时他正哼着歌,心情不错的样子。

我上前将凤印放在桌上。

“墨礼,不知昨晚我醉酒说了什么胡话或是答应了什么,如今酒醒你只当是玩笑话罢。

他愣住了继而双眼含泪满脸委屈。

“你昨晚明明答应朕的,怎么可以…

一时间,搞得我好像渣男一样。

“晚晚,我给你一年时间考虑,一年后无论你是否回去,你都要做我的皇后,你可愿?

我迟疑而后点点头。

四季轮回,又到了一年的冬。

墨礼后宫还是无主。

“晚晚,再有一月便到一年,你要成为我的皇后了。

我依靠在他肩头。

“是啊。

我都要忘记系统了,我以为它不会再来,我希望我被遗忘了。

可事总与愿违。

且许久未出现的赵晚尔入了我的梦。

这夜风雪大,我早早就睡了。

梦到了赵晚尔,这次她不再病殃殃的了,脸色红润。

她拉住我:“晚晚,谢谢你,谢谢你为阿娘为我了却心愿。

“我要去黄泉路了,今后你替我好好活。

我忽而心中失落。

“我们还会再见吗?

她笑笑:“我在自己魂魄的额头上划了一个星星,日后就能成为胎记,若是晚晚见到额头上有小星星的孩子便是我。

“我会来找晚晚的,晚晚也要记住我。

“还有,珍惜眼前人,莫要错过再后悔。

话间,她忽而变得透明。

我急得大喊:“晚尔,我等你,等你来找我!

她点点头,两行清泪流下。

下一瞬她消失不见。

我站在原地竟难过的流泪。

“晚晚!

耳旁传来焦急的喊叫。

我睁眼,对上一脸无措的墨礼。

见我醒来,他舒口气。

“晚晚,可是做了噩梦?

他抱住我一下下拍着我的背。

“晚晚莫怕,我在。

我擦擦眼角的泪。

“墨礼,一年时间提前结束吧。

晚尔说的对,要珍惜眼前人。

为我拍背的手顿住。

我从他的怀中出来,捧起他的脸。

他的耳根瞬间爆红,眼神躲闪。

我低头吻上他的唇。

他僵住,而后以退为进。

我一把将他扯到床上,他放下帷幔。

任凭屋外寒风怒号,屋内旖旎一片。

一番云雨,他看着床上的落红转头看向我。

我笑笑:“书上说女子最宝贵的贞洁要留给真正喜爱的男子,皇上不也是么?

他红了脸。

这人虽为皇帝,可一点也不经逗,面薄的很。

这次墨礼将凤印交给我,我没拒绝。

即使知道可能要走,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我搬到了凤栖宫,一月后封后大典。

此话一出,朝堂闹翻了天。

顽固派直骂我祸国妖妃要将我处死。

这次,我未出场墨礼便解决了。

他在朝上大发雷霆让那些反对的人都告老还乡,而他们的位置自有人坐。

只一天,我便从祸国妖妃成了天选皇后。

墨礼嫌凤栖宫远一不做二不休让我住进了他的乾清宫。

转眼又过了新年,系统还未来。

许是真将我遗忘了呢,我暗自庆幸。

我又梦到了赵晚尔。

她说她排上了队,明日就要入轮回了。

我替她高兴。

两月后,我怀孕了。

墨礼高兴的都不上早朝了。

日子过的快,转眼冬日就要过去了,院中都冒出了绿芽。

我的肚子越发大了。

这日,我与墨礼就孩子的名字发生了争执。

“墨礼,要是你给孩子取这两个名字我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不认你这个爹。

我气得冒火。

他却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

“晚晚,女儿就叫来福,日日来福气,儿子就要富贵,大富大贵,如此好的寓意为何不取呢?

我翻个白眼。

“墨礼,他们会恨你的。

争执半夜,他才妥协,只是小名要用他的。

一切虽说脱离了剧情,可我有了家,一个幸福的家。

但上天似乎不想让我过好日子一般。

这日,我与墨礼正在屋中为孩子挑名字。

忽而宰相大人急急敲响门。

“陛下,王将军于战场上失踪,军心涣散,蛮夷势如破竹,百官上奏要陛下亲征,震军心!

名字还未挑好,墨礼便要走了。

“晚晚,我定赶在荷花开时回来,赶在你生孩子前回来。

可荷花开了了他未回来。

我生下了孩子他还为回来。

我生了个女儿,额头有星星胎记。

我一定是晚尔找到我了。

我抱着皱巴巴的孩子流泪。

“以后你就叫星瑞好不好,你父皇给你取的小名叫来福。

“他说日日来福气,那便希望你将福气带来保佑你父皇凯旋归来。

荷花败了,墨礼还未回来。

晴空万里,我逗弄着怀中的星瑞。

忽而天边响起了闷雷。

这天,变得也太快了些。

宰相大人又来了,我看着他皱着的眉,心中忐忑。

“皇后娘娘,那李砚书竟跑去蛮夷做了奸细,陛下他…还请娘娘随臣去前朝一趟。

忽而,双耳轰鸣,我将星瑞交给了丫鬟而后匆匆随宰相去了前朝。

朝堂上,气氛低沉。

见我来,大臣们欲言又止。

我站在高台之上控制住颤抖的声音。

“各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宰相将一封信递给我。

我打开,我认得这字迹,是李砚书的。

短短几字。

-要想救回皇帝,便拿你们皇后娘娘来换。

百官看着我,面漏难色。

我放下信。

“我愿意去。

老太傅忽而站出身,从前对骂时他与我骂的最凶。

“娘娘,从前是我们小人之心了,如今叫你一介女子去…哎…属实不妥,可否再有法子商议商议。

我看着台下众人,朗声。

“如今他们点名要让我去,不去陛下便凶多吉少,我既为皇后享百姓之福那便也要为百姓做些什么,且陛下必须活着,这个国家百姓需要他。

此言一出,大殿响起抽鼻子声,大臣们双唇颤抖。

我下了台出了大殿,若是再迟一步,眼泪便要留下。

夜间,我守着星瑞,好似看不够一般。

“星瑞啊,娘亲这次去大概回不来了,日后好好陪你父皇,他是个害怕孤独的人。

一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我亲了亲星瑞的额头,出了房门。

走时,百官相送,百姓站满了街。

气氛一时低沉,我欲上马车。

忽而有个小孩叫住我。

“皇后娘娘,从前我还背地里骂过你呢,我该死。

他将一个荷包递给我。

“娘娘拿着荷包,这是我娘生前给我的,让阿娘替我保护娘娘平安归来。

眼角泛起了泪,我收了荷包。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平安。

我伸手摸摸他的头:“平安,谢谢你。

百姓忽而皆跪倒。

“菩萨保佑娘娘与陛下平安归来。

我擦掉泪大声喊。

“若是我回来请大家吃酒,要是我回不来便让陛下请你们。

转头上了马车,车夫一鞭子下去,马车行驶起来。

身后传来一阵阵哭声。

不知此去还会不会再回来。

辗转半月,到了蛮夷。

是李砚书亲自来接我的。

“晚晚,若是你求我兴许我还能让你少受些苦呢。

我一口啐在他脸上。

“卖国贼,滚一边去。

他也不恼,擦掉脸上的唾沫。

“既然如此,那就带你去见见你的皇上吧,看他是如何被我踩在脚下的。

他带我来到城墙。

墨礼被挂在城墙之上,摇摇欲坠。

我转身握紧拳头看向蛮夷王。

“如今我来了,可以放了他吧。

蛮夷王点点头,可下一秒便被李砚书一剑封喉。

李砚书哈哈大笑。

“真是笑死我了,堂堂一个皇帝,还需要女人来换…

“若是我不放呢?我还要送他一份大礼呢,让他瞧瞧,被他贬为庶人的我还能称王。

随后,墨礼被关在牢中。

而我,也被关在了墨礼隔壁。

李砚书在牢房外喝着茶。

“想不想知道墨礼那么无懈可击的一个人,怎么会落到我手中?

见我不语,他自顾自说着。

“是因为我仿着你的字迹给他写了一份信,说你死了…哈哈哈哈…他猜怎么着,他只身一人回京被我抓了。

“而你们那王将军亦是同样的手段,可惜被他逃了。

或许是觉得无聊。

他遣散守卫,将我拉出牢房而后泼醒墨礼。

见墨礼睁眼,他一把撕开我的衣服。

“你个贱人,你毁了我,那我今日便让你尝尝被阉人强迫的滋味!

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两指剜向他双眼而后一脚踢向他下巴免得他出声引来侍卫。

我从他身上拿下钥匙打开门,墨礼看着我。

“晚晚,你没死,太好了。

他虚弱的只剩一口气。

我扶着他往出走,将袖中的药粉尽数抖向空气中。

而后拔下倒地侍卫身上的剑,一剑了结了李砚书。

这次,算是斩草除根了。

一路通畅走出牢房。

可至城门前,城墙上站满了拉着弓的人。

忽而一人策马奔来。

“陛下,娘娘,末将王志救驾来迟!

嗖——

一只剑破风而来。

“娘娘快带着陛下走,我此镇守后方。

我翻身上马,而后将墨礼拉上马。

“王将军,我们会记住你的,百姓会记住你的!

我双腿夹马肚,马儿奔腾起来。

回头一看,王志被射成了筛子,还在挥舞着手中的剑。

箭擦着我的脸呼啸而过。

忽而身后的墨礼闷哼一声,继而脖颈传来温热。

“墨礼,坚持住!女儿还等着我们。

无人应答。

可我不敢停,直至进了一个小树林。

我撕下衣服将他与我绑在一起,而后又是纵马。

我只敢沿着树林走,期间不敢停,饿了便寻山间野果渴了便饮溪水。

不知过了多少日,快至洛阳时,马死了。

我背着墨礼一直往前走。

直至到洛阳城门前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在宫中,墨礼还未醒。

我在床边守着他,不小心睡着了,忽而脸上痒痒的。

我睁眼,对上墨礼赤红的双目。

“晚晚,苦了你了。

我摇摇头,千言万语只化作一个拥抱。

墨礼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十万大军去攻打蛮夷带回王将军的尸首而后抚慰战死士兵的家人。

第二日,我出了宫。

找到了平安。

我将他的荷包还给他。

“平安的娘亲保佑我平安归来,平安有什么愿望呢?

他眨着大眼睛。

“我想上学堂日后做大官。

我送他去了学堂,将他托付给了教书先生。

近来,墨礼抱着星瑞不撒手,甚至上朝也要带着。

直至星瑞三岁那年,我再次怀孕。

我只觉人生美满。

可好久不见的系统却突然出现了。

“叮咚!宿主好久不见啊,我来接你回去啦,即将脱离,请做好准备!

我抚上微微隆起的肚子。

“可以迟点走嘛,我想生下孩子。

“可以,你也可以选择留下或是回去,但只有一次机会,请宿主好好考虑。

我内心挣扎。

我给墨礼做了好多丑荷包。

给星瑞做了好多丑娃娃。

给未出世的孩子做了好多丑鞋子。

虽说丑了些。

可我能做的好像只有这些。

时间好像开了倍速,一转眼马上就到生产的日子了。

墨礼最近总是郁郁寡欢。

“晚晚,若是这孩子慢点出来就好了。

我苦笑不得:“你是想让我继续受苦吗?

他摇头:“最近星瑞总是哭着说你要走了,我亦是感觉如此。

“倘若这孩子生不下来你就会还在我身边。

一时间,忍了这么久的情绪差一点就功亏一篑了。

我压下心头难受,扯起嘴角。

“别想那有的没的。

十日后,孩子生下来了,取名星安。

系统开始催我,这些天星瑞和墨礼总是寸步不离看着我生怕我跑了。

我看的心酸。

系统看不下去了。

“我说宿主,你是不是傻?在这里有帅气的老公一双儿女,且又是皇后,为什么不留在这里呢?

“又要回去当苦逼的打工人嘛,且你又是个孤儿,小可怜蛋。

系统这次可算是做了回人事。

“我要留下来。

“合作愉快!

而后系统消失不见。

我舒口气,忽而门被打开。

墨礼上前来捧着我的脸吧唧一口。

“晚晚,你会永远陪着我们了。

星瑞在一旁蹦蹦跳跳。

“母后不会走喽!母后不会走喽!

星安在床上眨巴着眼睛咯咯笑着。

窗外喜鹊叫个不停。

(完)

小说《辞辞尔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辞辞尔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