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最爱的那个人

>

最爱的那个人

顾景盛 著

小说推荐 最爱的那个人 顾景盛南兮蔓

小说推荐《最爱的那个人》,主角分别是顾景盛南兮蔓,作者“顾景盛”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曾经害死了顾景盛的心上人他痛苦难耐,却在她尸骨未寒之际娶我进了门我以为他心里是有我的。可五年婚姻,他对我百般折辱,我才知道他娶我只是为了复活他的心上人。我笑了笑,安静的接受自己命运的到来。他却红了眼,一遍一遍的骂我冷血无情。我本来就是克隆人啊,我的感情来自于创造我的那个深爱他的白月光我真正挚爱的只有一个,可那人不是他。......

来源:qwwrkbd   主角: 顾景盛南兮蔓   更新: 2024-04-03 22: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最爱的那个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我笑了笑,安静的接受自己命运的到来。他却红了眼,一遍一遍的骂我冷血无情。我本来就是克隆人啊,我的感情来自于创造我的那个深爱他的白月光我真正挚爱的只有一个,可那人不是他。1结婚纪念日当天顾景盛和南兮蔓亲密进入酒店的照片上了热搜...

第2章

顾景盛没再来病房。

但南兮蔓的火明显没消,她把我当年害死南尔尔的事情放到了网络上。

这件事很快发酵,全是骂声。

在外人看来我是南尔尔从大山里带出来的学生。

只有顾景盛知道我和南尔尔的关系,所以他才更加恨我。

「要不是南尔尔,南朝朝不知道在山里嫁给哪个老男人了,她竟然这么对自己的恩人。」

「这都可以报警让她坐牢了吧。」

「没有证据,就算警察也拿她没有办法。」

「真的太恶心了,南尔尔那么好的人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白眼狼。」

我垂下眸子,给顾景盛打了电话过去。

他答应过我,不会让我和南尔尔的事再次闹上网络的。

没人接,我又打给姜秘书。

姜秘书的声音里带着为难,「夫人,顾总和兮蔓小姐在南家吃饭,顾总不让我们打扰他。」

我拔了针管换下病服走了出去。

路过的护士们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有一个年纪小的甚至当着我的面吐了一口唾沫。

是啊,南尔尔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害死她的人该死。

我穿着拖鞋,跑回那所小房子里,抱着相册蜷缩在角落里。

尔尔,我后悔了。

我蜷缩在那,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是盛夏的长街,有人拿了草莓味的冰激凌递给我。

我吃着冰激凌看着她脸上甜甜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

我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

网上的言论发酵的更加激烈,其实我不太在乎他们怎么说我。

我只是怕这件事如果闹大了,会有人扒出我克隆人的身份。

南尔尔的实验不是正规的,现在顾景盛的医疗团队也不是。

我趁着半夜去了顾景盛那个医疗团队。

一墙之隔的病房里,南尔尔安静的沉睡着。

顾景盛怕我伤害她,不准我靠近她。

很快几个保安过来把我拉走。

我想了想又去顾景盛的公司等他,没等到顾景盛,却先等到了记者。

「顾夫人,网上所传您害死南小姐的事情属实吗?」

「顾夫人,您心安理得的和顾总在一起心里不会愧疚吗?」

我不想理她们转身就走,她们追在我身后咄咄逼人。

「顾夫人,网上都说南小姐和顾总才是真爱,您觉得您的婚姻还能维持多久呢?」

我有点烦,转身看向那个记者。

「你说的是哪个南小姐?我也姓南。」

他卡了一下然后说,「南尔尔小姐。」

我嗤笑一声。「他说只爱南尔尔你们就信啊,那他还和南兮蔓去开房呢?你们男人的爱是劈叉的吗?」

有人追问,「那就是说您为了顾总害死南尔尔这事是真实的了?」

我第一次正面回应这件事,所有的闪光灯都聚了过来,闪的我头疼,我捂着发疼的心口,一字一句的说「我喜欢的人不是顾景盛。」

「尔尔的事另有隐情,我不想多说。」

我不再理会她们的追问,吞了一粒止疼药。

我的回答一出,网上的讨论更加激烈了。

「真有隐情就正面回答啊,我看她就是贪图富贵。」

「南尔尔死了,顾夫人的位置不就轮到她了。」

「话说南朝朝这个名字是南尔尔给她起的吧,她以前的名字应该挺拿不出手的。」

「她真不要脸。」

南朝朝这个名字是尔尔起的。

尔尔辞晚,朝朝辞暮。

她笑着靠在我的耳边,一字一顿的念着。

「你就叫南朝朝吧,你以后是我妹妹了。」

「朝朝,我们以后就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

在那些个日日夜夜里,我们两个人挤在那个小房子里。

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零食,她偶尔会摸摸我的头发。

她说我是她的半身,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她。

可是后来她因为我躺在冰冷的仪器里。

我推开顾景盛办公室的门,没想到南兮蔓和她爸妈也在。

她妈看见我,冲上来就是一个巴掌。

我被打蒙了,下意识就抽了回去。

她妈叫嚷着推搡我。

「都是你害了我们尔尔,你这个杀人犯。」

「顾总,你可要给我们尔尔一个公道啊,尔尔可是最喜欢你了。」

南兮蔓假模假样的抓着南母,也掉了几滴眼泪。

我一时不备,被她们推了一个踉跄,掌心蹭在地上流出了血来。

顾景盛从里面走出来,淡淡的看着我。

「有什么事回家说。」

回家说,这三个字太过讽刺,况且我也不想回顾景盛口中的那个家。

我叫住他。

「把我和尔尔的新闻压下来,你答应我的。」

他止住脚步,凉薄的目光在我身上游走,片刻,他笑了笑。

「怎么事实听着太刺耳,还是突然良心发现了?」

「放心,我不会让警察把你抓走的,尔尔还需要你的血。」

我点了点头,「嗯,好,你压下去就行。」

他想了想又说,

「还有对尔尔的母亲客气点,你害了人家的女儿,就是叫你向她下跪致歉都不过分。」

南母一听这话来了劲头,又开始冲我哭嚷。

「杀人犯,该死。」

「我的宝贝尔尔啊,我千娇万宠的把她娇养长大,怎么就被人害死了呢?」

酸涩、不甘、厌恶一齐涌上心头,不是我的情绪,是南尔尔的。

我径直怼了回去。

「千娇万宠,你可真敢说。」

「你们家三室一厅,尔尔住储物间。她穿的衣服是捡南兮蔓的,她还要给你们做饭,打扫卫生。」

「她高中的时候你给她一个月一百的生活费,让她连早饭都要省着吃。」

「南兮蔓闯祸挨骂的是她,她拼命读书就是想离开这个家,从大学开始,你们一分钱也没给过她。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千娇万宠吗?」

南母脸色一白,却仍强撑着。

「你少胡编乱造,尔尔可是我的亲女儿。」

我忍不住笑出声。

「其实,南尔尔应该叫你一声姑姑才对吧。」

她惊慌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秘密。

顾景盛听到这话也吃了一惊。

南兮蔓赶紧过来打圆场。

「南朝朝你向来谎话连篇就算了这样诋毁我妈做什么?」

顾景盛摇摇头,似乎觉得不应该相信我,他把南母和南兮蔓护在身后。

「南朝朝你够了,你还真是人品低劣。」

心脏又开始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我捂着心口笑了笑。

「我人品再低低劣,也比不了南夫人啊。」

我面前的人影晃了晃,我倒在地上,有什么东西慢慢从我身上抽离出去。

我知道南尔尔对顾景盛的爱意消耗完了。

我是南尔尔的克隆人,我的一切都来自于南尔尔。

我清楚的知道她的一切。

那年18岁的南尔尔对有丝分裂产生了兴趣。

22岁的她义无反顾的加入了导师花费半生的秘密研究。

她不惜用自己做实验,失败了几千次之后。

在她25岁那年,我诞生了。

我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她。

我拥有她之前全部的记忆

可其实作为一个克隆人,我是没有完全的情感的。

我对周围的一切都是淡淡的。

那天她拿来一管药剂,她告诉我,有了这管药剂她就能和我共享情感,也能体验人间的酸甜苦辣,百味情感。

我不肯用,我的世界有她就足够了。

尔尔辞晚,朝朝辞暮。

她是我在这世间的全部。

那一年她、我还有顾景盛三个人一起去探险,却不想遇上了暴雨后的山洪。

她为了救我被山洪冲走,我伸手去抓她,却不想被顾景盛看成了推。

最后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快不行了。

这些年顾景盛一直以为是我把她推了下去,我解释了许多次他都不信。

索性我也就不再解释了。

我很难过,顾景盛也不肯让我去看她。

那时我突然看见她留下的那管药剂。

倘若你不在身边,那能够共享你的情感也是好的吧。

我哆嗦着把那管药打进了身体里。

从此以后,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守着她的爱人,感受她的爱意,

盼望她的新生。

唯独看不到她。

爱着顾景盛的是南尔尔,而爱着南尔尔的是南朝朝。

我羡慕他却又痛恨他。

他如何配的上尔尔这样浓烈的爱意。

如今这只减不增的爱意被消耗殆尽,尔尔醒来会伤心吧。

住院的半个月我没有再看见顾景盛。

网上却有他每天和南兮蔓新鲜的绯闻。

今天是买了几千万的项链,明天暴揍骚扰她的小混混,每天话题不断。

我亲自去找了律师打出了离婚协议。

前台说他不在公司,去会所和客户谈生意了。

我到的时候顾景盛正在给南兮蔓挡酒。

我还在想以顾氏现在的地位,有什么生意是需要陪酒的呢。

原来是南家的生意啊。

南兮蔓和南父南母霸占南尔尔的父母留下的家产,又不肯善待她。

南尔尔恨极了他们一家,可如今,顾景盛却一直在为他们保驾护航。

我骂过劝过,可他不肯信我,我一无所有,无能为力。

南兮蔓看见我来,倚在顾景盛怀里娇笑着。

「朝朝姐姐来了,那这杯不如姐姐来喝吧。」

我没理她,径直走向顾景盛。

南兮蔓不依不饶。

「那天的事我都原谅朝朝姐姐了,难道朝朝姐姐还在记恨我吗?姐姐这样记仇怪不得那时候把姐姐……」

她抬起头假装恐慌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捂住嘴。

顾景盛看也没看我一眼,凉薄的说。

「兮蔓让你喝酒,你没听到吗?」

如果是以前我会伤心会难过,会忍不住委屈,可尔尔的感情已经消耗完了,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他在我面前就像一个陌生人,一个讨厌的陌生人。

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现在能谈了吗?」

他不在意的点点头,用手捋了捋南兮蔓的头发。

「无非就是我和兮蔓那点事呗。」

他大发慈悲的看着我。

「我今晚回家就是了。」

我没吱声,径直把离婚协议拍到桌子上。

房间里是死水一样的寂静。

顾景盛拿起离婚协议,翻了翻。

他有些不敢置信。

「你是认真的?」

他摇摇头,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笑了。

「每次都用这种手段,你不腻我都腻了。」

我把笔递到他的手里。

「你不签我会去起诉离婚。」

「不是什么手段,只是我不爱你了。」

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抓笔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

难不成他真的爱上我了。

过了半晌他似乎真的意识到我是认真的。

他抓起离婚协议撕成了碎片。

我冷静的从包里又翻出另一份。

「我还有很多,你随便撕。」

他看见我清冷的目光第一次慌了神,却仍强撑淡定。

「你为兮蔓的事吃醋了,我会解释的,我答应尔尔照顾她,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体谅呢?」

每一次他都拿尔尔当借口,他理所当然的以尔尔的名义来满足自己的小心思。

我干脆的点破他的心思。

「顾景盛,上次在医院你给我打了一碗海鲜粥,还记得吗?」

「你说是我爱吃的。可是我和尔尔都海鲜过敏。」

我凑近他。

「你真的还爱尔尔吗?」

他僵在原地,想要说什么却张不开嘴。

我把离婚协议给他留下,转身。

他却抓住我的衣袖,颤抖着问出那句。

「尔尔她不爱我了是吗?」他又低头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呢?」

我笑了笑,原来他知道,他全都知道。

他知道我共享了尔尔的感情。

所以这几年他在我身上享受着尔尔的爱恋,却又和于尔尔面容相似的南兮蔓厮混在一起。

他知道尔尔有多爱他,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对我。

我甩开他扒着我衣袖的手,走出包厢。

那天之后我没有收到顾景盛送来的离婚协议。

他时不时的送来礼物,也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我买菜回家,他跟在我身后,走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顾景盛,我去问过医生了,我想把心脏换给尔尔。」

进行研究的医生说尔尔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了,只是心脏还不能正常运作。

如果有合适的心脏换给她,那她就能活过来。

我想让医生准备手术,可是医生只听命于顾景盛。

他却沉默了。

「心脏可以慢慢找。」

我摇摇头。

「尔尔的情况等不得了,如果再不醒过来,她浑身的器官都会逐渐衰竭。」

顾景盛眼里盛着沉沉的痛意,像一个漩涡,盛着我读不懂的情绪。

「朝朝,你好好养身体,器官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我想尔尔是不愿意用你的生命为代价活过来的。」

日光开始变得黯淡,是夜幕降临的前兆,一阵风从我指尖溜过,它急着去追寻太阳,我也是。

「尔尔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如果用别人的器官可能会排异。」

「我是她的复制体,我的心脏能完美的贴合她的身体。」

他的脸在傍晚的日光下明明灭灭。

「如果不是你……」

我轻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当年的事到底怎么样你心里清楚,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尔尔是为了救我而被洪水冲走,却又不完全是。

那天我们到了那片山地,尔尔想要在半山腰一个平整的山地安营扎寨。

可顾景盛偏偏想要近距离看山脚的小鹿。

尔尔拗不过他,就只好在山脚扎了帐篷。

谁也没想到,当晚暴雨,地处两座山口的帐篷被洪水冲走。

尔尔拉着我跑了出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顾景盛。

折返找他的时候,我脚底一滑跌进了山洪里。

尔尔费尽百般力气将我拉了上去,自己却失力掉落。

而后顾景盛从身后出现拉住了要跳下去的我。

他目睹了一切,却又把一切归结在我头上。

他接受不了爱人因为他的失误而出意外,他接受不了近在咫尺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掉落的责任。

他是一个懦夫。

当时我痛不欲生,默默的承受了他的指责,他的编排。

我也从心里认为,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尔尔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这些年来我一直活在自责里,可顾景盛却也不是全然无辜。

但是我需要他的财产和他的地位来维持尔尔的生命。

我没有再征求他的同意,而是说。

「我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等我死后,你就做手术把心脏给尔尔。」

「如果尔尔问起我,你就说我出了意外。」

「我是尔尔的克隆人,我活着就是为了尔尔,不为了其他任何人。」

我抬起头看向他。

「包括你。」

他苦涩的抿着唇,哆嗦着问我。

「你就这么冷血无情吗?那我们几年的相处又算什么?」

我笑了笑。

「什么都不算。」

「我爱的人始终只有一个,不是你。」

我最后收拾了一遍我和尔尔小家。

米白的画框里,我们依偎在一起笑得很美。

我摸了摸她的脸。

得益于顾景盛签了离婚协议,我分了他一半的财产。

我写了遗嘱,我死后全部财产都留给尔尔。

就愿你从此,人生顺遂,不负年华。

小说《最爱的那个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爱的那个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