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海棠无香

>

海棠无香

姜念初 著

姜念初年婉棠 小说推荐 海棠无香

姜念初年婉棠是小说推荐《海棠无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姜念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世人皆知当今皇上独宠贵妃,可只有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贵妃之死,是皇上一碗一碗加了东西的药送走的。所以当贵妃死后,看着他哭的那般伤心时我却笑了。我会让所有人看到,他是如何狼狈的苟活。......

来源:qwwrkbd   主角: 姜念初年婉棠   更新: 2024-04-03 22: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姜念初年婉棠是小说推荐《海棠无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姜念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所以当贵妃死后,看着他哭的那般伤心时我却笑了。我会让所有人看到,他是如何狼狈的苟活。1我叫姜念初,我是大周国最受宠的五公主,从小,我就在锦衣玉食中长大。我的母亲是贵妃,皇后娘娘却从来未曾刁难过我与娘亲...

第2章

“好吧

我自觉今日已过得十分满足,终于答应了翠杳的请求。

在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时,我不忘扯着江经年的袖子依依不舍地说道“你最近都住刚那个客栈吗?我下次再来找你玩

看见江经年无奈地点头后,我才蹦蹦跳跳着回宫。

那之后,我找母妃撒了好久的娇,她终于点着我的脑袋同意我出宫找江经年玩。

我在母妃的掩护下,三天两头跑出宫。

那个夏天,我做了许多我十四年来都没做过的事。

“江经年,我要糖葫芦!。

“江经年,我们下小溪抓鱼吧!。

“江经年,我们去放花灯吧!。

“江经年,我们去听说书人讲故事吧!。

“江经年,我们去抓萤火虫!。

一个夏天的悸动,宛若一场异常美好的梦境,也如那场我们一同去看的绚烂烟花。

美丽,而转瞬即逝。

那时我涉世未深,所以把这些欢喜错当成了所谓的喜欢。

我曾以为,这便是永恒。

所以,在江经年说他要离开京城时,我望着这张令我心动不已的脸,红着脸说出了让我后悔了一辈子的话

“江经年,我母亲想当面谢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你可愿意去我家一趟?

按照着我与母妃的剧本,江经年若是去了皇宫,便会以她的子侄身份留在京城。

我怕他不愿,甚至不敢说更多的话。

我怕他不愿,甚至准备了无数他推辞后的借口。

可他愣了一秒,而后竟轻轻地开口“初初,我真的可以去你家吗?

我看得分明,他说话时,眼中是一种复杂的激动,甚至身子都在轻轻地抖。

我高兴坏了,丝毫没有怀疑,一厢情愿地以为,他也有着对我的心意。

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是真心待我。

直到,我带着他入了宫,他见到母妃那刹间脸上的复杂,以及我母妃表现出了愕然;

直到,他请求与母妃两人单独对话,母亲也答应了这荒唐的请求;

直到,他走出来后与我擦肩而过,轻轻说了句我从小听到大的“海棠无香,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皇宫;

直到,我看见母妃怔怔地流着泪,自那后就缠绵病榻却再也寻不到他;

我才惊觉,事情早已不受我控制。

“江经年,我母妃走了,是不是如你的愿了呢?

我看着这张脸,胃部一阵阵作呕。

扯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我丝毫没有掩饰对他的恨意。

“你步步为营地接近我,不是就为达到这目的吗。你现在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我那么天真愚蠢好骗,轻而易举就达到了目的。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曾经我有多么心动,就越发提醒我当初是多么的愚昧无知。

如今的恨,是因为当初那颗喜欢的炽热的心被践踏;

如今的恨,是因为无数个对母妃愧疚得辗转难眠的夜的堆积;

如今的恨,是因为想质问无数个为什么却找不到了人的不可置信;

在母妃一天比一天虚弱,我怎么都问不到原因时的无助,在翻遍了整个京城也寻不到江经年的解释时的崩溃,在隐晦地知道那碗药的真正作用时的痛彻心扉。

一系列的打击下来,又如何能不恨。

最初,我告诉自己,只要江经年好好解释,只要母妃恢复如初,我可以当一切没发生。

后来,我只想要他出现,只要他与自己为当初的利用道歉,然后跟我说清楚母妃为何会如此,让母妃不再继续一天比一天难受,如此,我便可看在当初的那些过往的份上,将这段处心积虑的利用尘封。

可是,可是。

在我痛哭无数次去寻找他时,没有一次,没有一次,他出现在我眼前过。

出现在我眼前的,只有母妃越发的苍白病容,只有父皇越发冷酷的面容。

我咬了咬唇,将那些曾经的脆弱通通压下,压抑着心中的怨恨,冷静地开口道“江经年,事到如今,你让我来,到底想如何?

数次寻找无门后,我才开始不断探寻那个“海棠无香究竟是何意。

母妃从我小时,便曾如此叹息感慨过,还不止一次,可我问她何意时,她只是说可惜了如此艳丽的花朵没有香味,我那时只当她感怀世事都有缺憾,从未真正放在心上。可在江经年特意与我说了这句话后,我才慢慢明白母妃说这句话是有另外的含义,可我去问母妃,去问父皇,去问皇后娘娘,去问遍了所有人,他们都只是淡淡地告诉我,这句话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江经年临消失前留下这句话肯定有特殊意义,可我依旧寻不到那把钥匙,直到母妃临终前的遗愿其一便是让我告诉父皇“海棠无香,我才终于明白,那个我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的真相,终于就要浮出水面。

所以我在母妃死后彻彻底底地痛哭了一段之后,便来到了这个当初一起玩闹过数次,可母妃病了之后我找过许多次却是毫无人烟的房屋前,果然,再次见到了这个消失了一年多的人。

“江经年,告诉我,母妃到底为何而死,你、父皇、皇后又在期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江经年定定地看着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出了这令我辗转难眠的问题。

“你可知,到底何为海棠无香?

不待我回答,他便一字一句地说出了答案,言语中,竟是一种与我类似的恨意。

“海棠无香的对应的话,是‘汝若能香,当以金屋贮汝’

“你可知,贵妃娘娘,本应是那无香的海棠啊。

“你可知,我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人。

他垂下眼眸,淡淡地说,言语中没有丝毫外露的情绪。

“你可知,我的姓是哪个姜。

我略微皱眉,他不待我询问,直接用手沾了些水在桌子上写起来。

我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动作,刚写下两笔,我已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待那个字慢慢能看清楚全貌时,我已是全身僵硬。

“公主殿下找了这么久的真相,有没有了解到当年旧事的一二呢?比如说,当初的辰王姜梓烨,与您母妃之间的故事呢?

“棠棠,郊外的海棠花开了,我们去看看吧?

江梓烨与年婉棠青梅竹马多年,早就知道了这妮子对海棠花的某种偏爱,元宵这天早早就约好人去赏海棠花。

“我哥和唐姑娘也一同去,你不介意吧?

“好呀好呀,当然不介意啦年婉棠疯狂地点小脑袋,露出来个大大的笑容,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让姜梓烨心痒痒恨不得戳一下,“我巴不得封大哥和涟姐姐一同去呢,要不,我们三个人去吧,你太碍事啦!

姜梓烨脸上的喜色一僵,差点咬牙切齿地给这没心肝只会气他的女孩一个脑瓜崩,终究没舍得只是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

“调皮!

“哎呀笨蛋别揉啦,我发型都乱了

“你记忆中的贵妃娘娘,应该都是那个温柔淡雅的性子,与皇上相处时,从来都只是体贴温婉的模样吧?。那你可知,在她与你一般年纪时,她也个是会与心上人打打闹闹的活泼姑娘啊。

听到这,我已慢慢有了不详的预感,可对真相的渴求,让我咬了咬唇,止住了打断他的冲动。

“在辰王的口中,贵妃娘娘爱拍他的头、掐他的脸,爱和他生气,爱把他气的说不出话。你以为贵妃娘娘如今为何会变成这般的事事淡然的温柔模样呢?真的是因为长大了吗?

“亦或者,是因为她嫁了一位自己根本不爱的人呢?

我的脑袋里的所有想法轰的一声炸开了,只余一阵阵的空白。

“可惜了,海棠无香

看着艳而不俗的海棠花,姜梓烨拨弄了一下娇嫩的花蕊,略感可惜地说。

“不可惜啊,你可有听说过,‘汝若能香,当以金屋贮汝’,这便是对海棠无香的惋惜,可是吧,我觉得海棠本来就不想被人用金屋娇藏着,它只想自己自由地开放吧。它也不需要香味来吸引别人,反而更愿意让别人因为一些缺憾而不去将它摘下吧。

“你说是吧,涟姐姐?

年婉棠笑意吟吟地说,旁边的唐涟窈赞扬地点点头。

“你这看法倒是与众不同姜封眠失笑道,在低头那瞬间,没人看到他眼中的复杂。

“那你难道不同意吗封大哥?

年婉棠很是可爱地叉了叉腰,鼓起脸娇憨地反问道。

姜封眠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低沉的言语中含着一种只有自己明白的宠溺“同意,年年说的很有道理。

“嘻嘻是吧,阿烨你看封大哥和涟姐姐都同意我说的话呢!你可有异议?

“我怎么敢啊。姜梓烨小声嘀咕道,可在年婉棠威胁的凝视下,还是乖乖地说“同意,怎么会不同意呢,棠棠你说的太有道理了呢!

“这还差不多!年婉棠满意一笑,调戏般的捏了捏姜梓烨。

“海棠无香,是当年的贵妃娘娘,并不可惜那海棠的缺憾,她身上燃烧闪烁着的,是向往自由和自己信念所至的无畏的信仰

“可辰王一去边疆抗御外敌不过数月,他的兄长被立为太子,先迎娶与他有自小婚约的唐小姐为太子妃,后又匆忙将那时的贵妃娘娘纳为侧妃,在唐、年两家的帮助下,迅速登基为帝

“辰王明明在边境打了胜仗,可等来的却是你母妃早已嫁人,如今还被封为贵妃的消息。那时,一切已为时已晚,他匆忙回京见了贵妃娘娘一面,却被贵妃娘娘的回答伤得连夜赶回莫城,至此再也不愿回京,在边境孤独终老了

“当初所谓的甜蜜爱意,在权势面前又算的上什么呢。当初的海棠无香,不过是个笑话。

说到这,他狠狠咬着牙,声音像是一字字挤出来。

“你可知,辰王赶回莫城宿醉那晚,错把我娘亲当成贵妃娘娘。我娘深知我那位父亲不会给她名分,便连夜离开了,后面发现怀上了我,也不敢声张,一个弱女子背着各种不好的名声将我独自抚养长大。公主殿下不知道吧,我出生那年年末,娘亲艰难地喂养我时,您也在皇上和贵妃娘娘的千盼万盼下降世呢。

我呆愣地看着他,指甲已经将手指掐烂了,这阵阵的痛楚刺激着我的脑袋。

这是真的吗。

我想开口大声反驳他,我想斥责他胡说八道,可是我看着他眼中的恨,我颤抖着嘴唇无法开口。

“你可知,到我七岁时,多年的劳累让我娘的身体病痛缠身,那时已要不久于世,她临终求了无数人才将我送到了那个男人身边。他一眼就认出我来,可他毫不过问母亲,宛若从未有过她这个人,至于我,对外他声称我是他死去战友的儿子,将我认为义子。

“我清楚地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父亲。最初,我是恨那个男人。可后来,他将我带在身边细心教养,除了父亲的爱,他尽到了一切的责任,给我请当地最有学问的夫子,亲自教我骑射,校考我功课,关怀我的身体。呵,他像长辈,像老师,像个好友,就是不像父亲,在这方面,表现得明明白白,不愿意给我一丝一毫的奢望。

“后来,我慢慢不恨了,我只觉得那个男人太过可悲了,哈,他整个余生都在求而不得,你可知,我见过无数个他脆弱怀念曾经的样子,可哪怕那时,他亦未曾表现出对贵妃娘娘背叛的哪怕一丝的恨意。

“在我十四岁生辰没多久,那个随意作践自己身体恨不得早日去世的男人,真的不在了。

“呵,他倒走得轻松。

“至于你母妃为什么一直虚弱直至现在辞世,我也不太清楚呢。那天我不过是告诉了她辰王已死,且死的时候还一直念叨着贵妃娘娘,而身为他儿子的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一个应有的身份罢了。

他明明扯了个嘲弄的笑容,眼中却尽是可怜的悲凉。

“我猜,是贵妃娘娘良心作祟,想起当初因为权势抛弃了辰王,才会想着要去陪辰王吧。

他说得面无表情,原本已经被刺激得麻木了的我却全身愤怒地抖起来,几乎就要冲动地将手边的茶杯朝他砸去,可行动的前一瞬,看到了他那双暗淡得毫无光芒的眼睛,全身力气便像是被瞬间抽走了一样,怎么也下不去手。

长辈间的旧事,本不该牵扯到下一辈,可是姜经年到底是因为那些过往而身陷囫囵、无法挣脱。

“如果说起因是我的话,后面的事情也少不了皇帝和皇后的推波助澜吧。你不也发觉了吗,你那慈祥的父皇,到底究竟爱不爱你的母妃呢。

“当初娶你母妃,不过也是因为年家的强大助力罢了,如今你母妃思念故人,这不就正好顺了你父皇的意吗,正好可以在你母妃死后慢慢找借口,架空有从龙之功的年家了。

“至于你口中和蔼可亲的皇后娘娘,真的不在意这个所谓的妹妹抢了她的宠爱吗?。那碗药,你不也隐约知道有她的手笔了吗?不然也不会刚才在问我贵妃娘娘死的原因时提上皇后吧?

姜经年的一字一句,如同一把利刃,在我心间狠狠地扎了无数刀,我彻底怔住在了原地,感觉自己的身体已被无形的箭穿透得千疮百孔,剩下了烂掉了的驱壳。

“好了,我要说的都讲完了,公主殿下请回吧。

姜经年毫不留情地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时,他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是一滩死水般的淡漠。

“后会无期了,公主殿下。

“殿下。

“翠杳,随我回宫吧。

我想努力对她扯出个安抚的笑容,可到底怎么都做不到。

“殿下。您准备怎么办。

翠杳红着眼睛对我说。

“翠杳,别哭。

我轻轻擦去她的眼泪。

“我相信姜经年的恨。可我亦不相信他母妃真的是他口中的样子。

“那您要。

“去找皇后娘娘吧。那碗药,到底是不是真的如姜经年所说一般。

当初母妃将要去世,我得知那碗每天定时的药其实是一种慢性毒时,愤怒与仇恨已经将我所有的理智占据,我甚至没有好好去认真思考过这件事情的始末。

可如今姜经年将事情细细道来,我反而因为真相落地的所有不可置信而找回了丝丝理智。

虽然姜经年的所有猜测都有迹可循,可我作为他们最亲近的人,感觉到最大的违和感就是父皇与皇后娘娘的感情。

这两人,真的只是与我和母妃虚情假意地扮演情深吗?

可我从出生到如今母妃身死的十四年,接触到最多的人,出了身边的宫女,就是母妃、父皇与母后,如若真的是厌恶,怎么可能十几年如一日地表现出一种真情实意的爱护和关怀。

皇后娘娘叫母妃妹妹叫我念儿时,语气都是一种溢出来的温和关切,我还记得,她轻轻地揉我的脑袋,耐心地为我编小辫子,严格地督促我的功课。

如此种种,真的会是一位心存厌恶嫉妒的人能做出来的吗。

至于我的父皇。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他拉着母妃的手崩溃地哭的样子。

不管他到底为何将毒药让母妃喝下,他对母妃的情谊,似乎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已经全部淡去。

那到底为何会走到这个地步?

我晃了晃神,眼眶又湿润起来。

拼命将眼泪眨去,我深吸了一口气。

“翠杳,我们去寻皇后娘娘吧,母妃已死,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早已没有了威胁。

“哪怕,这一切是真的。至少知道了真相。我也好去寻母妃。

“殿下!

翠杳没忍住眼泪瞬间又涌了出来。

“殿下。翠杳会一直陪着您的。

“念儿,你来了。

皇后在梳妆镜前细细地梳着一头秀发,仔细看,在最底下的角落,藏着几根刺眼的华发。

皇后唐涟窈不过刚过而立之年没多久,她一生平安顺遂,从小便与当今皇帝一同长大,皇上登基后顺利成为皇后,皇帝与其也是情深义重,彼此间互相尊重、相敬如宾,并育有宅心仁厚的太子和聪慧乖巧的六皇子,目前来说应该说是幸福无忧的一生。

如此人生如此权势,她本该一身是雍雍华贵的气度,可仔细看她的眼睛,里面此刻却是历经沧桑后的那种平淡。

“皇后娘娘。

我轻轻喊了一声,称呼已经早已无法再是以前那亲昵的母后了。

“念儿,过来坐

她朝我招了招手,脸上带上了往常那温和的笑。

“。皇后娘娘,我只想知道,到底何为真何为假。

我抿了抿唇,站在原地没动,哑着声音问道。

“念儿。罢了。

皇后闭了闭眼,叹息一口气,失去了笑容,面色疲惫地说。

“姜梓烨那儿子,是怎么同你说的?

“他说,当初母妃爱的其实是辰王,结果却在辰王守疆时因为权势嫁与了父皇。

“他还说,那碗药,是父皇与你暗地里出手,因为父皇忌惮外祖一家的权势,而你则是因为厌恶与嫉妒。

“那你信吗。念儿,你信吗?

“他眼中的恨不似假。

若非姜经年的仇恨太过真实,真实到近乎将他全身包裹,整个人就像身处黑暗中多时,已麻木到不再挣扎、无法挣脱,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信了他口中的一些过往。

“可我也无法全信。至少,我不信母妃是那样的人,也不信你与父皇真的有他口中的卑略。

“但我暗地里追查到,那碗药确实是你与父皇的授意,这是另一个事实。

“所以,皇后娘娘,母妃已死,就算你们同时也要我死都好,能给我个明白吗?

我嘶哑着声音说道。

皇后梳发的手一顿,不小心扯下了两三根黑发,可她没在意这点点的疼痛,而是沉默着转过了身。

她眼中倒映着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又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念儿。

“他说的话,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

“阿涟。我。

江封眠与唐涟窈相对而坐,向来沉稳的他脸上是一种难得外露的愧疚。

“所以,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

唐涟窈闭上眼艰难地说。

“对不起,父皇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若我成为太子,必须纳年年于后院。而年年真的要嫁与阿烨,他将拿年家开刀,然后再找阿烨错处将他贬为庶人。

“父皇病重后,已经疑心到风吹草动都能使他做出疯狂的举动。他本就不喜欢阿烨,如今阿烨接连传来捷报,他已经怀疑阿烨会利用兵权。若是加上年家。

姜封眠低垂眼帘,没有说出口的话两人都心知肚明,现今在位的皇帝早些年虽说是碌碌无为,但也并未失皇家体统,可自从他病重后,表现得越发出格,整日将怀疑的臣子扔入大牢,已经流放了好一批忠臣,就连皇子,也被他囚禁的囚禁,贬为庶人的贬为庶人,姜封眠也是借了他生母是皇上最心爱之人,却早年去世的光,才在这重重怀疑考验下,得到了即将册封太子的殊荣。

而向来乖张不听从他管教的姜梓烨,已经即将成为皇帝动手的下一个目标。

“年年知道了吗。

唐涟窈很了解姜封眠这位从小一同长大的玩伴,虽然他很早就同她表明心意只当她为妹妹,心中真正喜欢的人是年婉棠,可那样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不过是想给她一个知道真相后,去选择是否还要一起相伴终身的机会,而绝对不会代表他去插足于相爱的姜梓烨和年婉棠之间。

他的爱慕虽然藏于心底,却也坦坦荡荡,并不会因为这喜欢而去强迫自己心爱的女子,让她眼中失去那明亮璀璨的神采。

所以如今这般同她说,那便一定是到了无法更改的境地。

“我告诉年年后,她哭了很久。后来,她告诉我,她愿嫁我为侧妃,还要我对你说,她对不住你。

唐涟窈也瞬间红了眼,她们四个打小便一起玩乐,在她的眼中,年婉棠是一位很体贴暖心的可爱妹妹,如今却要为了自己的家族和心爱之人,做出这般决定,而且还要怀着介入她与姜封眠婚约的愧疚成为侧妃。

可年婉棠不知,她与姜封眠不过是兄妹之情,未取消婚约也不过是身处权势之中身不由己,对于她来说,年婉棠这个妹妹,与姜封眠一样重要,她又怎么舍得委屈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受这般苦。

“封眠,我可以不嫁你,把正妃之位给年年吧。

她哽咽着说。

“年年说,如果你为了她宁愿放弃这段婚姻,她宁愿以死来消除皇上的猜疑。她同我说,如今我即将被封为太子,唐家一定不会放弃你与我的婚约,到时你必然身不由己。她说,她本就对不住你,怎么能如此置你于险境。

姜封眠苦涩地闭上了眼。

“阿涟,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年年。

原来,这便是母妃嫁与父皇的真正原因,也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这段往事比我想象中的更要充满苦涩与难过。

“当年,你父皇是无辜的,辰王也是无辜的。可是,你母妃更是无辜的呀。

皇后说起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时,双眼已充满了盈盈的泪光。

“我们都瞒着,不敢让你母妃知道辰王死去了的消息,可阴差阳错之下,你母妃还是知道了。你可知,这些年来,除了在你面前,你母妃一直都是郁郁寡欢的样子,而得知这个消息后,她更是心存死志,在皇上的看护下,她寻不到死的办法,她便央我为她寻来毒药,假装为缠绵病榻的样子。

眼泪从她眼角流下,她已经轻声到如同喃喃自语。

“我不愿,可她同我说她好痛苦,她每天都活在愧疚的崩溃中,她求我。她求我让她解脱。我没有办法。我不想,她死,可我没有办法看她这么受折磨。

在我泪眼朦胧时,我隐约瞧见她将脸埋入手掌中,住不住地抽泣起来。

我的心一点点痛苦到如被捏紧般窒息起来。

“纸终究包不住火。

“后来,我知道了这件事。

父皇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一步步走到我跟前,将我揽入他的怀中,言语中尽是相同的苦楚,甚至连自称,都只是身为夫君和父亲“我。

“我开始时并不同意这件事,可年年真的太痛苦了,她找了许多方法寻死。我只能答应她的选择,自那起,我便再也无法面对她。

“抱歉念儿。抱歉。

我能感受到,拥抱着我的父皇,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

原来,这便是一切的真相吗。

这便是那碗药的真正故事,也是父皇不再踏入珍棠宫的原因吗。

尘埃落定,一切都浮出水面,我的心随着这一系列的事实,已经麻木得只剩一片荒芜。

母后说的那句话没错,在这场阴差阳错的悲剧中,每个人都是无辜的。

可到底,我的爱情,我的亲情,都葬送在了这场悲剧中。

我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也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父皇母后。

我不知道,自己该恨谁。

我也不知道,今后的我,该何去何从。

我想逃离这个皇宫,离开这个感情错综复杂的悲伤之地。

我恍神着,喃喃道。

“。父皇,海棠花开了。

“可是,终究是,海棠无香啊。

(正文完)

番外.

1

我叫江经年,江是娘亲江雅雯的江。

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可是我不明白,我为何不随父亲的姓氏,就算父亲不在了,我不是也应该随他姓的吗?

以前我会我问娘亲这个问题,她总笑笑不答我。

不过如今我四岁啦,我已经长大了,就不爱问了。

就像我以前总会问她为何旁人有父亲我没有,后来也不会了一样。

因为有一个晚上,我醒来看见了娘亲偷偷摸着我的脸哭,我迷迷糊糊问娘亲怎么了,娘亲连忙擦干眼泪,同我说她做噩梦了,哄我快点睡,不必担心她。

我那时候太困了,又慢慢睡过去了,到了第二天,我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恍惚地忆起某些晚上,耳边响起轻轻地“公子。、“。想你的喃喃,那时我才忽然觉得,娘亲大概是想我爹爹的。

很想很想的那种想。

我想,母亲摸着我的脸蛋想他,是因为我长得很像父亲吗?

生平第一次,我有点讨厌起自己那平时很满意的小嫩脸起来。

以往参考我如今的长相,我觉得我的爹爹应该是个很好看的人,可现今想来,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死了。哼哼,管他是不是死了,反正他混蛋抛下我们母子了,就当他死了吧。

我鼓着脸对自己说。

“死了就死了,干嘛还长得好看让娘亲念念不忘!

“什么死了?经儿?

娘亲摸摸我的头温柔地问。

“没什么,我、我是说、村口之前会欺负我们的那个老乞丐,对,就是那个抛妻弃子结果变成了乞丐那个老流氓,死了就死了,还死的好咧!

娘亲弹了弹我的额头娇嗔了句“调皮。

我摸着额头朝她傻笑着。

嘿嘿,机智如我,差点就露馅了。

2.

娘亲的身体不好,我一直知道,可是我从未预料过,她这么早就要离我而去。

甚至,她临死前,我还不能见她最后一面。

那天一推开门,便是母亲靠在床上,将她唯一值钱的玉佩递给一个陌生男人的场景。

“娘!

我连忙跑过去站在娘的身前,恶狠狠地盯着那个陌生男人。

“他。

那人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甚至想上手捏捏我的脸。

我凶恶地将他的手拍开。

“你干什么!娘,为什么要将玉佩给他!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那玉佩,是娘最心爱的东西,她说,这是她的娘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如果是娘亲给我的东西,我肯定也会最宝贝了!所以,娘如今怎么会轻易将这玉佩给别人!

“经儿,不得无礼!尹夫长,你可不可以先出去,我同我儿说说话。

在母亲的央求下,那个男人看着我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

“娘,到底怎么了?那个人是谁?你为何要将玉佩给他?

我心中隐约有了不详的预感,不安地问道。

“经儿乖,娘如今生病了,我让刚才那位伯伯,带你去找你父亲好吗?

“娘我不要父亲!我要陪在娘身边!我不离开!。娘,别不要我!

我听到娘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娘不要我了,怔了片刻,没忍住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

“经儿乖,不哭,娘没有不要经儿

娘心疼地抹去了我的泪水,扬起了个虚弱的笑容。

“经儿,你听娘说,娘现在病了可是没钱找大夫,我将玉佩先给那位叔叔,他会带你去找你的父亲,等你找到了父亲,你让他将玉佩买回来,再给娘请大夫,等娘的病治好了,娘今后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真的?

我泪眼婆娑地看着娘,她用她的小拇指勾起了我的小拇指。

“拉钩

我这才抿嘴破涕而笑。

“拉钩哦,娘

那时的我从未想过,那次见面,便会是我与娘的最后一面。

3.

那之后,我变成了辰王府上大家心照不宣的“义子。

我恨这个七年来从未在我世界里出现过,而见面便对外称我是他的义子的男人。

我更恨他对我说他已经将娘亲好好安葬时的平淡。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陪在母亲身边,等她去了之后四海为家,至少能见她最后一面。

怀着对他的恨,我待在他的身边长大。

这一待,便是又一个七年,在这这期间,我终于在无数个他宿醉的夜晚,拼拼凑凑出了我的身世。

对此,我只能冷笑一声,他与那位“棠棠的恩怨,凭什么牵扯到我娘,她何其无辜!

于是,我怀着对他日益增长的仇恨,继续慢慢长大着。

而在娘亲死去的另一个七年后,我失去了世界上最后的一个血缘上的亲人。

在他的葬礼上,我没有哭,我只是想起那个他口中的“棠棠,也就是如今的贵妃娘娘。

这个让我母亲早早劳累离世,让我失去了一生的父爱,让我那个明明是父亲却只能喊义父的人去日日作践自己的身体以求早早死去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究竟知不知道他的爱和他的离世呢,究竟会不会愧疚呢。

于是,在我忽然失去了最仇恨的目标,整个人都茫然起来了的时候,我决定上京城,去见见这位他口中的“棠棠,究竟是什么模样。

4.

可现实是,我压根见不上这位贵妃娘娘的面。

在我瞎逛了一个月实在没办法,准备回到莫城在和娘亲待的那个小村子孤独余生时,我偶然间看见了一个女孩,靠着我那位父亲日日观摩的画像,我敢笃定地说,那姑娘与贵妃娘娘一定有着什么关系。

于是我很下作地尾随那位姑娘。

正当我愁着找不到与她结识的机会时,一匹烈马冲了出来。

想都没想,我下意识地扑上去救了她。

“公子,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念初

“姑娘不必如此,我不过顺手而为,姑娘莫怨我孟浪就好。在下,江经年。

我听见了自己那轻飘飘的声音。

念初?姜念初?贵妃娘娘的女儿,当朝最受宠的五公主?

可否通过她见到贵妃娘娘?

我心中猛然狂喜了一瞬,可下一秒,我想起了自己的痛苦。哪怕这女孩应该算的上是我仇人的女儿,可到底她是无辜的,长辈间的事确实本就不该祸及后代。

于是我挣扎片刻,放弃了这个接近的机会,打算提出辞行。

可五公主却像是赖上我了一样,自顾自地跟在我身后,我没有办法,为了不暴露太多随我上京的队伍,只能带着她在京城里瞎晃。

或许是养在深宫太久了,五公主的戒心实在不高,不过一个下午,就熟络地与我谈天说地,还自行约好了下次见面。

这公主怎么笨到一点应有的戒备都没有。

这么天真,真的要利用她去见贵妃娘娘吗。

正当我犹豫不决着时,那活泼的五公主又来了,还邀请我同她一起去郊外赏花。

于是,在我反复纠结着利用还是不利用她过程中,我们度过了整个夏天。

我与她逛完了京城的所有美食小摊贩,为她买了一串又一串的糖葫芦。

我与她挽起衣服下到小溪中去抓鱼,她笨笨的一条也没抓着,我连忙将自己抓那条烤给她吃来哄她开心。

我与她在傍晚时分放了花灯,那时候天还未暗,花灯暗淡着在河上越飘越远,里面是她写下的愿望。

我与她穿梭在茶楼间听说书人讲故事,明明贵为公主,可她总爱拉着我坐在大堂,听到情节紧张处,还要激动着同旁人一起惊呼起哄。

我与她在夜晚去抓了萤火虫,她将散发着盈盈光芒的萤火虫拢在手心,笑的那么灿烂。

同是那个晚上,她拉着我上高楼,看了场她特意准备的绚烂的烟火,在天空美得五彩斑斓的那瞬间,我没忍住看向了她的侧脸。

“生辰快乐!江经年!

她轻声说着,眼睛散发着璀璨的光芒,甚至比天上的烟火还要闪耀。

我怔在了原地,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快速而强烈地震动。

我嗫嚅着,半响没说出话。

我该庆幸的,现在是夜晚,她没有瞧见我眼底的水光。

自从母亲走后,整整七年了,我都没有庆祝过生辰。

我听着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狼狈地与她辞行。

回到住处,我将自己泡在冷水中,冷静地告诉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哪怕没有见到贵妃娘娘也无所谓了。

回去吧,回到与娘亲在一起生活的那个村子,慢慢地度过孤独的余生吧。

5.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在我辞行的那天,五公主提出要带我见她的娘亲。

那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

看着她羞涩的笑容,我恍惚地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怀着对我的情意,想邀请我留下。

可是,她又怎会知道,我内心真实的愿望呢?

她将我那进京的目标与渴求,唯一达成的机会送到了我的眼前。

可是,如若真的去揭开这段往事,她会恨我的吧。

她会一直哭吗。

那瞬间,我脑子里飘过了许许多多的往事,有最后一次见母亲时她虚弱而温柔的笑,有父亲宿醉痛哭的夜晚,有那一串串的糖葫芦和美丽的烟火。

然后,我听见自己自己那颤抖的不成样子的声音低低响起。

“初初,我真的可以去你家吗?

那一瞬,我的脑海反而平静下来,只余心脏在窒息般地疼痛。

我知道,那句话问出后,一切,都无法回头了。

我终究,负了满心眼都是我的姑娘。

我终究,因为恨而葬送了爱。

6.

之后,便是长达一年多的躲藏。

其实在留下“海棠无香那暗示时,我的内心是竟然是希望贵妃娘娘对这段往事淡漠,而我永远也不需要对她说出那段往事的。

可传来的是贵妃娘娘日渐病重的消息,我的心一点点地沉下去。

这不是如了我当初的期望吗。

可是,我怎么还是觉得心疼到喘不过气来。

到了宫中传来贵妃娘娘已死的消息,我知道,我该去见她了。

堆积以来的仇恨,夹杂着心疼与后悔,复杂的难过使我说了许多许多伤人的话。

我不知该怎么面对她,面对这个我昔日的仇人的女儿与心爱的姑娘,我只能陈述出我多年来不堪而痛苦的过往。

以求,她永远也不知道我的欢喜与心动,只记得,我对她卑劣的利用。

以求,她想起我时,只剩下愤怒与怨恨。

最后到门口时,我没忍住再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模样永远记在心底。

“后悔无期了,公主殿下。

后悔无期了,初初,我的爱人。

7.

我回到了莫城当初与娘亲生活的地方,养了一条狗,以做木工度日,过着普通而平淡的生活。

之前的所有,就如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如今梦醒了,我依旧是一无所有的我。

某天,以前父亲的部下突然来访,留下了一封据说是京城传来的信。

我僵硬着撕开信封,里面的落款人是皇后娘娘的名字。

里面讲述了我不知道的另一半过往,尘封了多年的真相。也讲述了姜念初决定周游大周国,不愿再留在宫中。

泪水滴落在纸上,晕开了字迹。

我放下纸嚎啕大哭起来。

多年的恨与爱,在这一刻终于释怀,只余下数不清的悔。

不知哭了多久,我终于将眼泪哭干。

望着朦胧的远方,我终于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错的事,而永远不会有弥补的机会。

我也知道,我的今后,将再也不会有真正的喜乐。

我将待在这个小村子中,一辈子缅怀曾经的美好,然后用余生为那辜负了的心爱姑娘祈祷。

——我已身在痛苦的悔恨泥泞中无法挣脱,愿你,今后平安顺遂,健康喜乐。

——愿你,余生遇良人,幸福一生。

小说《海棠无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海棠无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