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然然月光

>

然然月光

陆深 著

小说推荐 然然月光 陆深周若安

小说《然然月光》,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深周若安,也是实力派作者“陆深”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是圈太子爷陆深的白月光。曾经我为救他失去双腿,他红着眼和我保证:「沈然,这辈子我只爱你。」可是后来,他带着那女生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着和大家宣布:「我们要结婚了。」我定定地看着他,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你凭什么认为我陆深会要一个双腿残疾的女人?」我拿起桌上的红酒杯,尽数泼在了他的身上。......

来源:qwwrkbd   主角: 陆深周若安   更新: 2024-04-02 22: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然然月光》,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陆深周若安,也是实力作者“陆深”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先是欣喜的,但下一秒将目光转向他身边站着的姑娘。那面容,和我有几分相似。包厢内原本是热闹的,但在这一刻全部噤声。安静了几秒,我率先开口:「陆深,这位是?」我死死地盯着周若安,直觉告诉我,她和陆深的关系不一般...

第2章

5-

陆景昀带我到中医馆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发懵的。

我看着面前的老爷爷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陆景昀蹲下身,俯视着我

「别紧张,我陪着你。」

我原本紧张的情绪缓解了几分。

周医师和蔼可亲地看着我

「小姑娘别紧张。」

「怪不得这小子这么着急恳求我出山,原来是为了你啊。」

我看向陆景昀,原来他当初学习中医是为了我?

陆景昀嘴角微微勾起,语气依旧淡淡的

「师父,请您一定要治好然然的腿。」

周医师瞪了他一眼

「你这是在怀疑为师的医术?」

陆景昀难得地认怂,蹲在我身边一言不发。

周医师让我躺在床上,随后拿出针灸包。

我有些紧张,这七年,我一直都在尝试康复,多少苦我都吃过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但我仍然愿意相信陆景昀一次。

陆景昀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周医师拿着银针在我的腿上扎了几针,细细碎碎的痛让我感到有些不真切。

良久,周医师才拔出针来,眉头紧紧地皱着。

我更是紧张极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周医师和陆景昀絮絮叨叨说了很多,都是些专业术语,我听不懂。

但是我看着陆景昀喜笑颜开,内心也安心了许多。

等到陆景昀推着我离开,我才缓过神来。

陆景昀说起话来都是带着笑意的,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

「我师父有把握能够治好你的腿,但是接下来你可能要吃苦了。」

我笑着摇摇头

「没事,我不怕吃苦。」

陆景昀眉眼含笑

「这段时间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我笑着点头,紧紧地扣着自己的掌心。

到家之后,陆景昀推着我进了客厅。

我笑着招呼他坐下,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语气淡淡

「你一个人住不会不方便吗?」

我回答道

「我不是一个人住。」

还没等我继续说,陆景昀就接话道

「那和谁住?陆深吗?」

我笑而不语,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直到他后知后觉,自己的语气过重了,才挠了挠头,努力找补着

「你现在年纪还小,不适合婚前同居。」

我如实说道

「小叔叔,我今年二十五岁了。」

陆景昀的表情恍惚,最终才念道

「是啊,你都二十五了。在我记忆里,你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姑娘。」

我给他倒了杯水,耐心解释着

「我爸妈给我找了个住家保姆,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现在她应该去买菜了。」

我明显感觉到陆景昀的如释重负,没有多言。

陆景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着

「那你还画画吗?」

我心头微颤,握住手掌心,随后摇了摇头。

等到保姆阿姨回来了,他才放心离开。

6-

日子如流水般流逝,陆深频繁出现在某博的热搜上。

我这个冲浪达人,看着有关他的词条——

#陆家太子爷高调示爱周氏中医传承人#

#陆深与周若安订婚,强强联合#

我看着词条,内心止不住的好笑,周氏中医传承人?

当初周氏后代无人愿意学习中医,周医师不想让百年医术失传,才破例招了陆景昀。

真是什么都敢拿出来吹啊。

我关上手机屏幕,听着门铃响起,连忙推着轮椅打开了门。

我原以为是陆景昀,却不曾想是不速之客——周若安。

周若安手里提着精美的包装袋,柔声说着

「沈然你可真够厉害的!利用我师兄的人脉,请我爷爷出山。」

我听着周若安将“我字咬的很重,似是宣誓主权。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

「你爷爷有正式收你为徒吗?」

周若安面色难看,阴阳怪气道

「不知道你手上的伤疤还疼吗?」

「三个月之后就是我和深哥的结婚宴,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掌心淡淡的疤痕。

那是高二的时候,周若安用美术刀在我手中狠狠划了一刀。

只是因为我画画天赋异禀,在美术比赛上压过了她的风头。

周若安见我面色不自然,表情愈发得意

「沈然,你还不知道吧?我怀孕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你就喜欢和我争,现在你拿什么和我争?你那双再也站不起来的腿?」

我被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才勉强挤出几个字

「你就不怕你做的那些事报应在你的孩子身上吗?」

我始终想不通,分明我从未招惹她,却要受到她的欺凌?

周若安护住肚子,满是得意

「你又能奈我何?报警?可是警察给我定罪了吗?」

我的心不断往下沉,当初周若安使的手段都是阴的,从不给人留下把柄。

无论是言语暴力还是身体上的摧残,都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就连老师和警察都拿她没办法。

我紧紧握住拳头,周若安更是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吧,当初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受到深哥同意的。」

我听着她的话,窗外的阳光晃了我的眼,让我觉得不真切。

当初我被周若安欺负得不成样子,甚至想过从教学楼一跃而下。

是陆深出现在我的面前,是陆深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安慰我。

我才有勇气活下来往前走。

可是现如今就像阳光下的泡沫,轻轻触碰就碎了?

我伪装许久的淡然在这一刻被她击碎

「你说什么!?」

周若安扬起得逞的笑容,一如往常

「你凭什么以为深哥会对你用情至深呢?当初我做的一切都是深哥默许的,只为了他能够英雄救美,让你对他一见钟情。」

我听完周若安的话,只觉得心脏被酸涩的情绪填满。

高中三年,我都活在周若安的阴影下。

那天当窒息感袭击我的时候,我在想有没有人能救救我?

陆深就是在那时救下了我,宛如神邸。

从此我一见钟情,苦苦追求。

这么多年,我的真心和爱意就像个笑话。

我眼中蓄满了泪水,抬起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陆深

「你还是个人吗?」

陆深满脸心疼地搂住周若安,嗓音硬邦邦的

「当初是我抱歉。」

「可如今我必须对若安负责。」

我只觉得全身寒凉,顺手拿起桌上阿姨擦桌子的抹布扔在他的脸上

「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陆深将抹布扯下,目光里带着说不清的意味

「你和我二叔也未必坦坦荡荡!」

我气的浑身直发抖。

下一刻,我看见陆景昀快步走到陆深身后,怒气十足;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些话?」

陆深对陆景昀很是敬畏,瞬间气势蔫了许多。

陆景昀很不客气地往他膝盖上踹了一脚,陆深闷声冷哼。

周若安站在一旁,吓得不敢说话。

陆深似是不服气,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我气的浑身直发抖,见周围的邻居都打开门来看热闹,连忙叫停

「小叔叔我腿好痛。」

陆景昀即刻停下了手,朝陆深骂了句

「你要是再不管好你的未婚妻,别怪我不客气。」

7

说罢,陆景昀推着我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我一言不发,陆景昀的目光却落在我的头顶。

我想起刚刚陆景昀揍陆深的模样,不由得弯了弯眼眸。

认识陆景昀这么多年,头一回见他揍人。

陆景昀从包里拿出几包中药

「这些中药每天让阿姨熬好,你一定要喝完。」

我无奈地摇摇头

「阿姨家里有事,回家去了。」

陆景昀接话道

「那我每天熬好给你送过来。」

我含笑点头,那就意味着每天都可以见到陆景昀了。

陆景昀抿着唇一言不发,目光如炬

「沈然,你变了很多,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被戳中了心事,眼泪含笑

「我们都七年没见了,我当然会变。」

陆景昀小心翼翼地看向我

「三个月后他们要办婚礼了,你去吗?」

我手顿了顿,嘴角扯出无奈的笑容

「去干嘛呢?大闹一场,让他们颜面尽失?」

陆景昀接着从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资料

「难道你不想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么?」

我拿起资料,随意地翻看了两页,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

多是陆深背着我和周若安厮混的照片,再往后翻,则是当初周若安欺负我的一些证据。

我看着先是心痛,随后止不住地落泪

「小叔叔,你是怎么查到的?」

当初我报了警,验不出伤,想查监控,但是校方说监控坏了。

我想追究到底,可是我的父母怕事情闹大,不肯继续追究。

曾经我求助陆深,可是他也无能为力。

原来不是无能为力,而是不想去调查。

陆景昀小心斟酌着

「我回来之前就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后来听你说周若安霸凌过你,我就去学校调查了。」

我抱着那叠资料,哭的眼睛都肿了,最终才抬起头

「谢谢你,小叔叔。」

陆景昀握着拳头放在嘴边作咳嗽状

「你还是叫我陆景昀吧。」

我弯了弯眸,之前我喜欢跟在陆景昀身后跑,总是叫他哥哥。

只是后来和陆深在一起了,才改口叫小叔叔的。

我点了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会帮我?」

陆景昀沉默了会儿,不咸不淡地开口道

「因为我看不惯渣男。」

我噗嗤一笑,觉得陆景昀和以前也不一样了。

不过也是,陆家内斗很是严重,更何况陆景昀和陆深的爸爸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我接着往下翻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体检报告。

我的手微微颤抖,仔细翻看

「这是什么?」

8-

陆景昀浅笑一声,从我手中接过体检报告,言简意赅

「陆深的。」

我看着上面黑色加粗的“无精症,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之前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从未迈出这一步。

所以当周若安怀孕的时候,没人怀疑不是陆深的孩子。

但是现在陆深竟然有无精症,那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抬眸看向陆景昀,尽是疑惑。

陆景昀抿唇微笑,随后耐心地解释着

「这是我安排的一次体检,原意是为了让家里人心安的。」

「只是我没想到会查出这个结果。」

我笑意盈盈

「我知道怎么做了。」

三个月如流水般流逝,在周医师的妙手下,我的腿逐渐恢复了知觉。

而陆景昀每天准时到我家报道,日日熬中药,替我推拿。

陆景昀也请了专业的护工帮我复健。

虽然很痛,但是我心里总是念着要争口气,倒也不觉得难熬。

这段时间我忙着复健,陆景昀则是继续收集资料。

到了婚礼前夕,我已经能够站立了,只是不能久站。

当我站在陆景昀面前,他的眼里闪烁着欣慰的笑容

「还不错嘛,才三个月你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笑了笑,看着桌上准备的厚厚的资料

「这还不是承蒙你的照顾吗?」

陆景昀点点头,将资料叠好放在包里,朝我伸出手

「走吧。」

我笑着点点头,穿着陆景昀准备好的衣裙,仰着头

「今天的这一切都让我来亲自处理好吗?」

陆景昀点点头。

而我满怀着激动乘车到了宴会厅。

9-

到了宴会厅,宾客如云,我是最后踩点进去的,谁也没有注意到我。

我坐在最角落,看着各个角落里都摆放着摄像机,嘴角微微勾起。

想必周若安是为了一雪前耻,想证明自己的身份,所以才采取直播的形式。

我低着头,刷起了微博,在同城上看到了婚礼现场的直播。

陆深和周若安站在台上的正中央相拥而吻,我看得心中直滴血,但是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我继续看着,司仪拿着话筒,深情地说着两人的恩爱时光。

下一秒,司仪示意着大家看向大屏幕,播放关于她们二人恋爱时光的PPT。

助手打开电脑,按下播放键,所有的摄像机都聚焦在两人身上,想要记录下这个浪漫且没好的时刻。

大家目光如炬,我按下了袖子中早已调换的遥控器,是陆深和周若安偷情的照片。

而每张照片上都标注好时间,那时候我和陆深还没有分手。

周若安尖叫出声,而我继续坐着,欣赏着两人慌张的神态。

圈内知情的好友也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小声议论着

「周若安原来是小三啊,那之前还炒作得沸沸扬扬的。」

「陆深也真能装啊,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对沈然情有独钟。」

一句句扎心的话传遍整个宴会厅。

陆深冷着脸想要关掉电脑,但是无果,只能护在周若安身前。

我看着两人落魄的神色,只是微微勾唇,这还只是个开始呢。

我正准备起身上台,却被周若安先行打断

「沈然,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下一秒,摄像机的镜头都对准了我。

我先是一愣,没想到她主动挑衅我,随后微微一笑,站起身来,直直地看着陆深周若安两人。

陆深看着我能站起来,眼神里充满了欣喜。

而我只觉得恶心。

周若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语气恶狠狠的

「你就是见不得我们幸福,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和深哥的婚礼?」

我在心中嘲讽着,还是和以前一样,靠着一张嘴就想颠倒黑白。

我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在陆景昀早就安排好的保镖的护送下,走到了台上。

陆深挡在周若安面前,面色不悦

「你不要在这胡闹!」

我掏了掏耳朵,没有搭理他,抢过司仪的话筒

「大家好,如你们所见,我是陆深的前女友。」

「当然我不是来抢婚的,只是想来揭穿一下两人的真面目。」

「如大家所见,陆深出轨,周若安知三当三。」

「还有更多的惊喜请大家见证一下。」

话音刚落,保镖们便将陆景昀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分发给台下的宾客们。

陆深拉住我的手,满眼失望

「我知道你还爱我,但是你不能毁了若安的名声啊。」

我猛地将他的手甩开,自己险些站不稳,淡定地说着

「你的脸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陆深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下慌了神。

我继续拿着话筒说着

「这些是周若安当初对我实施校园霸凌的证据,当然其中少不了陆深的推波助澜。」

我边说着,边看向陆景昀,更加坚定了内心。

这段往事藏在我的心中将近十年,现如今我总算能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了。

我播放着之前周若安和陆深来找我麻烦的监控,一字一句都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看着台下乱成一团,更是心中畅快不少。

我就静静地站在台上,不急不缓地按下遥控器。

陆深回头看,更是脸色苍白。

我笑着耸耸肩

「陆深,私下受贿,好处全都进了他的荷包。」

大屏幕上播放着的是陆深偷税漏税的证据。

当然,这不是陆景昀查到的,而是我在陆深身边多年所知晓的。

这也算给陆景昀送了一份大礼了吧。

据我所知,陆氏集团最近并不太平,陆深愈发有想和陆景昀争权夺势的意思了。

我收回目光,定定地看着周若安。

那几年的校园生活对我来讲是噩梦,也是一辈子的伤痛。

而这些都是陆深所谓的“爱所造成的的,我怎能不恨?

只是现如今,我终于能将真相公之于众了。

周若安躲在陆深的怀里,眼泪盈盈,控诉着我的行为

「沈然,我知道你恨我抢走了深哥,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啊,你怎么能在这胡言乱语呢?」

我微微挑眉,她不提醒我都忘了,陆深患有无精症这件事了。

我冲她比了个大拇指,笑得放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会装。」

随后,屏幕上出现了陆深的体检报告,每个人手上也多了这份报告单。

陆深面目狰狞,下意识想反驳,但是省人民医院的公章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他很快就能想明白,自己真的无法和别人生育孩子。

那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站在一旁看着陆深的脸色像个调色盘一样变化,更是畅快极了。

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果然说的没错,我终究是报了当年的仇了。

陆深反应过来,狠狠地给了周若安几个巴掌。

周若安的几个哥哥反应过来,冲上去拉住了陆深。

我看着他们狗咬狗,止不住地往下掉眼泪。

而现场一片混乱,不知是谁报的警,警察鱼贯而入,冲上台控制住了局面。

10-

陆深因为殴打他人再加上偷税漏税,直接被拘留,先行带走。

我被带进审讯室,民警询问了情况之后,便放了我。

我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抬起头看向陆景昀

「我做到了。」

陆景昀微微颔首,他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小声抽噎着。

陆景昀冲我微微一笑,夸赞道

「当时你在台上指控他们的时候,很坚强。」

我边哭着边点头,看着热搜榜前几名全是关于陆深和周若安的婚礼闹剧。

紧随其后的就是校园霸凌和偷税漏税的词条。

陆景昀见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拍了拍我的背,想替我顺顺气。

我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含笑看向他

「谢谢你,陆景昀。」

陆景昀微微一怔,笑着回答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

他说的应该是陆深他偷税漏税这件事。

我站起身,笑着看向他

「走吧,回家。」

陆景昀眼神晦暗不明,最终只是笑着点点头。

事情告一段落,但是陆深和周若安的恩恩怨怨还没有结束。

陆深还是调查出了周若安的奸夫是谁,两人大打出手,还误伤了周若安肚子里的孩子。

周若安气不过,用花瓶砸了陆深的脑袋,轻微脑震荡。

两人狗咬狗,最终一起进了监狱。

而我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只是笑了笑,转头看向正在工作的陆景昀。

忘记说了,陆景昀已经正式向我表白了,我也顺势答应了。

自从陆深偷税漏税,陆景昀在股东大会上罢免了陆深的总经理的职位。

顺便正式成为了陆氏集团的总裁。

我因为腿好了,能够随意走动,每天都会来看看陆景昀。

陆景昀双腿交叠着,漫不经心地处理着陆深留下的烂摊子。

我撑着下巴,顺便欣赏了一下他认真处理工作的样子。

我小声呢喃着

「还挺帅的。」

陆景昀猛地抬起头,笑着问着我

「走吧?」

我歪歪头,不明所以。

陆景昀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行李箱

「当初不是答应了要带你去旅游吗?」

我恍然大悟,伸出手搭在他的掌心;

「走咯。」

全文完。

小说《然然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然然月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