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道衍红旗

>

道衍红旗

坨坨祈 著

张道文张震光 道衍红旗 都市小说

主角张道文张震光出自都市小说《道衍红旗》,作者“坨坨祈”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道,久存于世,衍于红旗。世间,每一场战争,不只是兵甲之争,还有道法之争。二战时期,国与国相争,道与道相争,只为守国门。如今的我们,做那背后的守护者,护我华夏国门安定.........

来源:fqxs   主角: 张道文张震光   更新: 2024-02-13 22: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张道文张震光是《道衍红旗》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坨坨祈”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再到后来,炎黄合并,天下一统,鬼神也慢慢消失在了世人眼中,渐渐的,又经过时间的流逝,人们逐渐弃法从耕,以至于血脉中的道法之力逐渐退散直至消失,而仍坚持着修法得那部分人,则被世人尊称为道士。曾经,我路过江云市时,听那里大街小巷都流传着一个故事:“状元郎,守国墙;祛鬼神,退阴阳。”这个故事很吸引我,因为...

道衍红旗启示,梦中梦在线免费阅读

鸿蒙开世,万古洪流席卷一方天地;巨斧开天,屹立万年开创生命净土;女娲造人,人类文明亘古流传。

远远时,先祖拿起一根树干,屹立称王,以星星之火,贯穿人类进化始末,千千年历史,智慧革旧迎新,可又有谁知道法始于何时?

道法,仙家所用存世之法,亦是人类面对超自然事情时,非常人所使用的方法总称。

鬼神,世人称之为邪物,于自然精气中产生,其本身为万物执念,它们或恶或善..

人有善恶,鬼神亦有善恶,而人主天下时,鬼神多为亡死之人、物所化,因此鬼神大都性为恶。在炎黄时代,恶鬼横生,民不聊生,人间秩序混乱。其中恶鬼强之可祸天害地,弱之亦可害人性命,面对如此浩劫,人类积极应对却又节节败退,而为了维持天下秩序,五帝之一的黄帝便向天祈法,得天回应。于是,天赐予了黄帝一系可承天地精气,驭天地道法的力量,那是最纯粹的道法之力,之后他们大肆清剿鬼神,使得鬼神数量锐减。再到后来,炎黄合并,天下一统,鬼神也慢慢消失在了世人眼中,渐渐的,又经过时间的流逝,人们逐渐弃法从耕,以至于血脉中的道法之力逐渐退散直至消失,而仍坚持着修法得那部分人,则被世人尊称为道士。

曾经,我路过江云市时,听那里大街小巷都流传着一个故事“状元郎,守国墙;祛鬼神,退阴阳。

这个故事很吸引我,因为在我印象中华夏建国以来,几十年间的状元,都没有听说已经为国捐躯了的。

为此,我停留在江云市多日,打听故事的来源,却大都不知具体,皆让我去问问城南公墓里那守墓的老头,我一时摸不到头脑,于是在去找那老头之前,我自作主张的买了许多当地的旅游书籍、历史典籍,也查过百度,问过朋友,最终只得到一个人的名字张道文。

张道文,世界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政治家,教育家,中国道法研究家,武术家,出生于公元2000年,幼年失母,公元2017年高考状元,后报考进道海大学,却于公元2031年为国捐躯·…

这些资料大都是本地书籍记载,对于用百度搜索却仅仅只有一个名字。

我对他愈发好奇,“他为何只是当地人的一个传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前往了城南公墓。

在路上,我看着我手机中张道文的资料记录,看着他那“中国道法研究家的成就出神。在车上,江云市还是很大的,坐车从北到南路顺畅也要走个半多小时。我望着天空,乌云密布,好像马上要下雨了。我闭上了眼,心中想着张道文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直面诸多丑恶鬼神,丝毫不惧,渐渐的,我在想象中踏入了梦乡,我梦到一个奇怪的梦

那年那日,云卷着雨珠,乌黑似墨的天空像藏了一只凶兽。在回家的路上,我总觉何处有人。母亲看着车,十二岁的我坐在后排,长途跋涉的路途使我昏昏欲睡,睁眼闭眼间天空中的乌云总觉在凝聚,又在溃散,最终,我还是睡着了。

是的,那是一个双重梦。梦中我看到一个白衣老头,一个黄衣中年人,面对着许多人,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能感觉到他们在说什么,我驻足看了些许时间,他们好像没有注意到我,忽然,那老头和那中年人,眼睛一闪,盯着我,好似注意到了我,只见那老头拿出一张红色的纸,抬手就要打,我心中十分害怕,发自内心的害怕,但好在那中年人拦住了他,然后手轻轻一挥,一股巨风将我掀飞,忽地,只觉四周没有着力点,便开始坠落,坠落又坠落,虽然我看不清四周,但仍能感觉到四周的光怪陆离,突然,一只巨大的蛇头从天而降,撞在我的身上,使我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直至坠入像沼泽一样的地面,沉入深渊,四周充沛着水,感觉身体很凉,我看着我坠下的方向,有一束光,很温暖,很温馨,我想往那里游,但一股室息感却突然出现,我的知觉也越来越浅,四肢也是十分的无力,仿佛真的坠入了深渊一般,就在我绝望之际,一张巨手推了我一把,我感觉到了一丝快要消失的温暖,然后我飘向了那束光。

“这个女人还有心跳,你来看看,我去救那边那小孩

“他没心跳了!

“继续抢救!

“他已经脑死亡了!怎么办!——等等!他正在恢复心跳!

“这个女人心跳消失了!

梦中那些人声嘶力竭。

三天后,我木讷的躺在床上,四肢无力,身上插满了管子。身旁的机器“滴答滴答的响着,由于溺水症的原因,我的大脑受到了损伤,只可以勉强感知四周。我用我模糊的视线,看了看周围,身旁不时有人走过,,却一直没感受到母亲的身影,我不觉有些着急,但却难动分毫,因此,我保持这种状态了整整一周,而在这期间我的感知能力逐步恢复,我也知道了事情的模糊经过。

在离那公墓不远的一座山路上,发生了山体滑坡,雨水裹挟着泥泞,以巨大的冲击力,将我们的车掀翻,翻入山下,落在了山间的河中,而在汽车濒临沉没时,恰逢守墓老头上山,发现我们后,呼叫的救援,等到救援车来到的时候,打开汽车发现,母亲一直用双手将我托起。

一周后,一个中年人来到了医院,他站在我面前,我对他没太多印象,只知道他是我十年未见的父亲,张震光,他长得很高,颇有一番军人气质,却又有些许不同,其充满威压感的眼睛,让人难以直视。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陌生与悲伤,而在一旁的护士看了一眼,则不自觉的低下了眼鬓,有点羞涩,又有点畏惧。

“请问你是张道文的家长吗?护士问道。

“我是。

他淡淡的回道,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护士长说,你来了就去她办公室,有些事需要你知道。

说罢,护士便害羞离开了,而在离门而走之前,她又回头看了眼张震光,眼中流露几分爱慕之情。

他看着我,然后转身边走,走的时候也看了一眼,不过有些…温情?

又过了片刻,他又回来了,护士们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取下我身上的管子,不时也会有护士摸一下我的额头,看一下体温,直到最后,一名稍微年长一点的护士走到张震光身边,向他说着一些注意事项,直到离开时,那名护士也在不停地叮嘱。

护士走完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张道文和张震光两个人,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过了片刻他开口道:“床柜里有给你买的新衣服,穿上衣服吧,我们该走了。

“哦我小声的回了一声,然后便下意识的换上了衣服,换好之后看着身上的衣服,还是有点大的。下了床,身体上还保持着几分脱力感,头也偶尔刺痛,以至于现在的我一句话也不想说,纵使我有好多话想对他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医院的走廊大厅,人来人往,我跟在他的身后,胆怯的看着四周。

走出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安居路,上了楼,回到家,又一个电话,他离开了,我独自一人,打开房门,空空如也。

我望了望房间内,心中飘过一阵伤心。房间很小,但足够住下两个人,房间很大,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走在房间中,大脑阵阵刺痛,梦中的我陷入了种种回忆,悲伤、难过,却难以留下眼泪,刺痛感刺伤心底。走到大厅,却觉一阵往日的温馨。

“小文,快来吃饭了!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江云肉哦~

我慢慢向回忆走去,抱着母亲,母亲轻轻用手按压着我的太阳穴,我躺在母亲怀里,又睡了过去。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巧合皆与本书无关)

小说《道衍红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道衍红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