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

>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

朝云紫 著

云初楚翊 古代言情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

古代言情《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朝云紫”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云初楚翊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上辈子,云初辅助夫君,养大庶子,助谢家直上青云。最后害得整个云家上下百口人被斩首,她被亲手养大的孩子灌下毒酒!毒酒入肠,一睁眼回到了二十岁。谢家一排孩子站在眼前,个个亲热的唤她一声母亲。这些让云家灭门的元凶,她一个都不会放过!长子好读书,那便断了他的仕途路!次子爱习武,那便让他永生不得入军营!长女慕权贵,那便让她嫁勋贵守寡!幼子如草包,那便让他自生自灭!在报仇这条路上,云初绝不手软!却——“娘亲!”“你是我们的娘亲!”两个糯米团子将她围住,往她怀里拱。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我养了他们四年,现在轮到你养了。”...

来源:fqxs   主角: 云初楚翊   更新: 2024-02-11 22: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是“朝云紫”的小说。内容精选:她放下茶盏:“不知老太太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初儿,管院子的李婆子说今年全院子种枣树?”老太太淡淡开口,“这是你的意思?”云初点头:“是我吩咐下去的。”“母亲!”谢娉沉不住气,忍不住开口,“咱们家每年春都会办赏花宴,今年种枣树,那赏花宴岂不是办不成了?”谢老太太皱眉。看在一品将军府嫡女的面上,每年...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第6章 嫁妆充了公在线免费阅读

云初刚回谢府。

老太太身边的周妈妈就将她请去了安寿堂。

谢老太太坐在主位上,下首坐着谢府大小姐谢娉。

“你来了。老太太淡声开口,“先坐。

云初坐下来,周妈妈奉上了茶。

她尝了一口,这还是几年前皇上赏给云家的茶,她娘让人送来给她,而她则孝敬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藏了好几年,这才舍得拿出来喝。

她放下茶盏“不知老太太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初儿,管院子的李婆子说今年全院子种枣树?老太太淡淡开口,“这是你的意思?

云初点头“是我吩咐下去的。

“母亲!谢娉沉不住气,忍不住开口,“咱们家每年春都会办赏花宴,今年种枣树,那赏花宴岂不是办不成了?

谢老太太皱眉。

看在一品将军府嫡女的面上,每年赏花宴会有许多世家大族的夫人千金前来凑热闹。

为了今年赏花宴,她私下准备了许多,可现在,花都没了,还办什么宴会?

难不成赏枣花,那不是贻笑大方吗?

但在她内心之中,云初不是个办事没章法的人,她放缓了语气道“初儿,这是为何呢?

“我们谢家这么多主子,这么多下人,老太太知道一天要花多少银子吗?云初叹了口气,“出的多,进的少,再不缩减一下花销,再往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我之所以让李婆子种枣树,是因为枣树便宜好养活,以后换季不必再换花,一年可以省下五六百两银子。再者,枣子挂果了也能卖出去,算一个收益了。

老太太一脸吃惊“我们谢家那几个铺子生意极好,怎么可能进的少?

谢娉跟着道“谢家的脂粉铺子是桂花巷子里生意最好的一家,掌柜的说一年能赚一千多两银子,怎么就连花都种不起了?

“一千多两银子……云初笑了,“娉姐儿,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有多贵,一千多两银子银子连谢家一个月的生活都撑不起,哪里还有闲钱种花?若不是我拿嫁妆填补,去年前年大前年的赏花宴怎会办的那般热闹?

谢娉不可思议道“母亲用自己的嫁妆补了谢家的空?

老太太重重放下茶盏“这不可能,我谢家不可能动用媳妇的嫁妆,初儿,有些话不能乱说。

他们书香世家,极重脸皮,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景玉怎么在官场上做人?

云初抬起手“听霜,账本。

听霜连忙将早就整理好的各个本子呈上来。

“这是谢府的账本,每个月的开销进账都写的清清楚楚。她让听霜将账本放在老太太案前,“每个月都是出的多进的少,怕老太太为这些庶务操心,我便一直没有说。今天是话赶话说到这里了,与其被质疑,倒不如摊开了说清楚。

老太太受熏染只看得懂四书五经,生意上的这些东西不是很明白。

至于谢娉,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没有人教,那自然是一窍不通。

“让安哥儿来。老太太开口道,“先生说安哥儿很会打算盘,让他来瞧瞧家里的账本。

用媳妇嫁妆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不能云初说什么就是什么。

既然她们看不懂,那就请看得懂的人过来。

周妈妈领命,立即去祠堂请人。

谢世安还在跪祠堂,左右也没什么事,很快就跟着来了。

一路上他已经明白是什么事了,过来后给长辈们请了安,就拿起账本迅速看起来。

“我们谢家,确实是入不敷出……谢世安缓声道,“去年一年,共入账五千六百两银子,花费却高达一万三千两银子。

谢老太太整个人惊了“怎么会差这么多?

云初可能骗她,但安哥儿不可能。

谢世安拿着账本道“谢家只有铺面收入,父亲的俸禄,京郊的庄子,这些银两都没在账上。

谢老太太没说话,因为这是事实,她无从辩驳。

听风站在云初身后,轻声嘀咕“老爷和大人的银子应该充公账才对,怎么反倒像是我们夫人一个外姓人的嫁妆充了公……

她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在场的人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不等老太太说话,云初直接站起了身。

她走到正中间,微微屈膝“从嫁进谢家之后,不管是侍奉长辈,还是教养子女,不管是帮助夫君结交人脉,还是管理谢家大大小小庶务,我自问没有任何错处。如今为了省些开支种枣树,却遭受如此多的审问……老太太,初儿才能有限,这管家之权今日交还给您。

听霜上前一步,将装着对牌的盒子放在了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皱起眉。

最早谢家只有七八个丫环和婆子,她管理起来颇为简单。

但现在,孙子为官,谢府家大业大,这么大的宅子,这么多人,管起来不是件简单的事。

“初儿,你多心了。老太太心中各种念头,面上却十分慈爱,拉过云初的手,语重心长的道,“这四五年来,正是因为有你,我们谢家才越来越好,你是我们谢家的大功臣哪。今天这事是祖母唐突了,祖母给你道歉,你也别说气话了。

“老太太,我没有说气话。云初低垂着头,“安哥儿看了账本,应该知道谢家如今是个什么状况,若是我继续管家,嫁妆迟早被掏空,到时还得回云家找我母亲拿银子,老太太应该也不想闹到云家去吧。

谢老太太有些难堪。

要是让云家知道谢家用了云初的嫁妆,后果……轻则不再提携谢家人,重则上奏折弹劾。

谢家历经三代才走到京城,绝不能出一点岔子。

思及此,老太太开口道“安哥儿,算算你母亲这些年填了多少嫁妆。

谢世安让人拿来算盘,噼里啪啦,不一会儿就算了出来“一共是两万一千二百三十五两。

谢老太太心口一疼。

但她很清楚,这笔钱她再舍不得,也必须得补上。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孙媳对几个孩子尽心尽力,这笔钱迟早也会回到谢家人手上。

她挥挥手,身后的周妈妈领命,进内室拿出来厚厚一摞银票。

小说《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