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重生灭爱

>

重生灭爱

lina宇宙 著

现代言情 重生灭爱 陈晓星陆远风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重生灭爱》,是以陈晓星陆远风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lina宇宙”,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等我慢慢发,等你慢慢看。我尽量写的用心,你可以随意看,随意提意见,可能会根据反馈意见修改哦。我们可以更主观...

来源:fqxs   主角: 陈晓星陆远风   更新: 2024-02-09 22: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重生灭爱》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lina宇宙”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陈晓星陆远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让自己觉得委屈被看见了,他觉得胸口有一股说不出的温热,这股暖流包裹着他,连深秋晚上的风都感觉不到寒意了……“起风了,我先回小姐屋里了。”留下陆远风坐在亭子里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来人!快来人!有人吗?!快来个人!”陆远风刚走到厢房门口,就听见陈晓星紧张到颤抖的喊声,眨眼工夫跑到商灵儿屋里。进...

重生灭爱第5章 远方阴谋的开始在线免费阅读

“未来……陆远风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词,他微微皱起眉,低头盯着陈晓星的眼睛。

他这副表情是陈晓星想到的,“我是从未来时空来的人,也许你不理解,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你这个解释没有人会明白。

陈晓星以为他会说她骗人,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的要镇定。

“未来,是什么样的?陆远风在亭子里坐下。

这倒让陈晓星有点惊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也没想到陆远风会问这样的问题。她只觉得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不管谁大概都会觉得她疯了“未来……其实也和现在差不多……

想到不由自己的生活,像车轮一样不停向前滚动的日子。“其实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被逼着选择,不得不做的选择。想到自己之前失恋后的日子,陈晓星忽然又被思绪拉回自己的世界似的,一瞬间恍惚自己身在何处。“没有谁能有你说的自由……

陆远风抬头望着她,这女孩儿到底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但是总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在月光下看着她,越发对这女孩感到好奇……

陈晓星看他没有继续问只是看着自己,就继续说道“在我的世界里,我可以得到你们这里作为普通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享受这些物品带来的便利,但是,这里……她把手掌贴在自己胸前,“人不是只靠那些东西活着,若这里痛苦,一样让人活不下去……

她自己说完这些,反倒忽然明白了身边这个人心情。不管什么身份,心里有仇恨就不可能得到自由。

陆远风呆呆的看着陈晓星,好像第一次有一种被理解的感觉。她让自己觉得委屈被看见了,他觉得胸口有一股说不出的温热,这股暖流包裹着他,连深秋晚上的风都感觉不到寒意了……

“起风了,我先回小姐屋里了。

留下陆远风坐在亭子里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来人!快来人!有人吗?!快来个人!

陆远风刚走到厢房门口,就听见陈晓星紧张到颤抖的喊声,眨眼工夫跑到商灵儿屋里。

进屋的一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但马上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前……

用最快的速度把商灵儿从那条从房梁上垂下的白绫上抱下来,陆远风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只听见陈晓星用颤抖的声音喊着说“快找大夫来!!!

这时屋外已经来了几个院里的长工和仆人,见到小姐这样有两个都嚷嚷着跑出去叫马车夫备马去找医官了。

陆远风转身跟其中一个说“快去告诉少王爷!

再回头,看见原本趴在商灵儿身上的陈晓星,翻身坐在商灵儿身上,不停的用双手按压商灵儿胸口。他完全不知道这女孩儿又在干嘛,但是心里又本能的没有怀疑她做的事。

没一会,陈晓星的胳膊就越按越慢了,她一把拉过旁边的陆远风,大口喘着气说“像我那样!快!快速地使劲儿按压她胸口!

陆远风惊住了,“这不行!

“陆远风!!她大声喊他名字,“救人要紧!!

不得已,陆远风只能学着陈晓星的动作,“快!频率要快!

陆远风乖乖地照着陈晓星的吩咐做了一会,陈晓星趴在地上时刻观察着商灵儿的呼吸,又过了一小会,只见商灵儿像是憋了很长的一口气,突然呼吸了一大口空气……

一直忙到天快亮,医官才走,商承安看着已经吃了药睡着妹妹心里无尽的愧疚和心疼,他知道商灵儿的命运,可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总觉得如果父亲还在,一切都还有可能挽回,可父亲走的太突然,这王府上下的担子就这么落在他身上,他还没有准备好。今天夜里若不是陈晓星那个丫头救了灵儿,估计……也不想往下想了。

他站起身,走到外屋发现陈晓星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商承安帮她把外屋的窗关上,拿起一旁椅背上的毯子帮她从后背盖上……

商承安走出屋,陆远风紧皱着眉伫立在门外。天上下着雾蒙蒙的雨,陆远风几缕打湿的发丝垂下来,眼神里带着些许的疲惫。“远风,已经没事了。今天多亏你了。

“承安……我随时听你安排。

“最近父亲的旧部有位车骑将军传消息来,说现在朝上有人准备联合武将准备参奏南境军调往北疆的事。说有人在散布北疆军叛变的消息。可上次我随父亲去南平将军府时,封岩却跟父亲说的有叛军是假,北临汗国想要攻我边境是真,调兵是为了提前预防突发的战事,不知究竟谁说的是真的……

“承安,现在先皇骤崩,虽已计划将位传于二皇子,可不知谁手里有诏命。如果二皇子顺利继位便罢了,如若又什么差错,朝中震动,咱们也要提前想好应对之策,更何况还有小姐和二皇子的婚事。

“远风,明日你便着手暗中调查调兵的真正原因,我准备一下,召集几位父亲的老友,一同去见一下二皇子。

“明白了。陆远风微微低下头。

“回房休息吧,我在这再待会。商承安拍了拍陆远风的肩膀。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陈晓星抬起头只感觉自己的手一阵阵的麻,原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在桌上趴着睡着了。天也早就亮了,再回过神来,腾地站起来转身往里屋跑。

一进屋,就看见商灵儿躺在床上,呆呆地睁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安静地流下来。

陈晓星,走到床边坐下,拉着她的胳膊慢慢扶她坐起来,她的眼神才好像一点点聚焦在陈晓星身上……

陈晓星帮商灵儿拢了拢头发,商灵儿这才委屈地哭出声来,陈晓星紧紧的抱着她,一声不吭咬紧嘴唇……渐渐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轻声说“别怕,有我陪着你,不管你将来去哪,我都陪着你。

“星儿,我实在…… “别说了,我明白……什么都别想,慢慢都会好的,你也是重新活过来的了,要勇敢起来,死都过了,还有什么能难倒你啊?!

“星儿,我就像做了一场梦,梦见了爹和娘,他们拉着我的手,我就是想看看我娘的样子,可是怎么也看不见……商灵儿撕心裂肺的哭着说。

“灵儿,你是好孩子,你爹娘一定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傍晚,“陈晓星,你在小姐屋里吗?门外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声音,陈晓星安顿好商灵儿,开门出来,是商承安身边的一个小丫鬟。

“少王爷让你去书房找他一趟。

“那我跟小姐说一声。

“星儿,你要去哪?你现在别走,我不想,自己待着……商灵儿听说商承安叫陈晓星过去就怯怯地说。

“这……小姐,我在这替她一会,不会让您自己一个人。

“我很快就回来,您躺一会,我会让她在你身边坐着陪你,好么?

两个人拗不过商灵儿,主要也是怕她再动气,于是干脆帮商灵儿穿好,一起扶着她慢慢朝王爷的书房走去。

等她们来到书房,只看见商承安独自坐在桌前,商承安看见妹妹一起来,顿时从椅子上弹起来,皱着眉用极严肃地口气问到“灵儿,你怎么?

“哥哥,我不想自己在那个屋里待着……

“你呀……商承安只能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自己接过妹妹的小臂,扶着她瘦小的身体朝书房深处的屏风后一边走,一边吩咐自己的小丫鬟,把门关上出去就行了。

那屏风足有一面墙那么大,陈晓星只见那屏风和她在自己的想象中出现的都不一样。既不是风景也不是龙凤图案,这面屏风上竟慢慢都雕刻着士兵和一处像隘口一样的地方,稍稍斜眼仔细看了看完整的画面,才发现这一整木质的屏风上刻的是一个庞大的战争场面……

刚刚拐到屏风后,只听商灵儿轻轻地发出一声“啊!

陈晓星这才注意到屏风后有人,而且是两个人……陆远风笔挺地站着,前面竟然还跪着一个人,蒙着头,看打扮,像是个下人。

“陈晓星,你哥去打仗了是么?

陈晓星被陆远风的这句话问的有点懵。直接回了句“是啊!

话一出口,陈晓星就犹豫了,应该怎么说?

陆远风一把拽掉跪着的人的头套,“这是谁?刚坐定的商灵儿和站在她身边的商远风同时转过头看着陈晓星。

这次轮到陈晓星愣在当场,她忽然像不受意识控制似的脱口而出“哥?

经过好一番解释,陈晓星他们才听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陈晟武——陈晓星的哥哥,本来被召进去北疆平叛的部队,他一开始一心想着,在有战事的地方努力挣个出身,将来回到京城也好,留在北疆也罢,都能让自己和妹妹活的更容易些。

谁知,刚到北疆的边界,他们就被拦住了,北疆最远一处驻军点的驻军根本就不让他们进去。

后来在他们原地驻扎了两周后,这些新兵被要求直接攻击北疆的驻军。有的人不想听指挥,但是大部分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跟着进攻。谁知,等他们最终进攻到驻军大营的中心外时,竟然发现里面有北方汗国的军士。就在他们觉得奇怪时,已经结束了。

没多久,他们就被要求除去武器,紧接着,他们这一支,随后也跟着进了大营。进去之后,所有人也只是原地待命。他们有几个从京城招去的兵,聚在一起,觉得事有蹊跷,便找各种机会调查真相。

最后有天夜里,陈晟武和这几人中的另一人被安排夜间站岗,他们便趁机溜进驻军营帐,想看看有什么线索。谁知,正巧让他们听到中军大帐中北疆汗国的主将得到的密报。

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叛军,从头到尾都是朝廷里有人想调南境部队北上,接管北疆指挥权。这期间为了不走漏风声更是暗中勾结北疆汗国的将军,以朝廷在北疆的驻军换汗国将军的配合夹击。这样既可以帮汗国大将军灭掉原本跟他有仇的北疆驻军大统领,又可以实质上控制北疆的军权。

知道这些后,这几个人准备偷跑回京城报告,这次,陈晟武主动担下了回京报告的任务,因为据他所知,南境部军有大半都听信王指挥,而他自己原也对信王府有些了解。毕竟他们村里有不少人都在信王府做工或者曾经服侍过。对信王的为人也有所耳闻。

而这一路偷逃回来,路上看见了几支南境部队,却也都是南平将军的番号。

“谁知我一回来,就得知信王已经驾鹤西去了。便想起走前姑姑说要将晓星送入王府,因为毕竟是个逃兵,所以只能趁人不注意偷偷翻墙进来,想找到晓星了解情况。可昨日在后厨并没有看见她,只能今日再来看看,谁知还是被少王爷发现了。

“你说的都是实话?陆远风厉声问道。

“绝无半句虚言!

陆远风和商承安交换了眼神,商承安开口道“先把他在后园关起来,别让别人靠近。

陆远风点了点头。这时陈晓星慢慢走到陈晟武面前,也跪了下来看着他憔悴的神色,干裂的嘴唇,转过头跟商承安求情“少王爷……

陆远风低声说“少王爷说关着他是在保护他!

陈晓星转回来看看陆远风,又看看自己的哥哥。这时陈晟武对她点了点头。

没多久,安置好陈晟武的陆远风回到书房。商承安跟陆远风分析着陈晟武说的话。如果是假的,他不大可能知道的这么具体。

商承安说到那日去将军府,谈到北疆兵变,封岩当时就跟老王爷说不是叛军,而是外敌。假设他是安排调兵的主谋,又为何要告诉老王爷?

陆远风慢慢地说到“会不会那时,他还没计划对王爷下毒手?也许他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王爷能站在他那边……

“当时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提了跟父亲当年一起征战的情谊,父亲就顺着他说的话提到我和封映雪的婚事,对了……

商承安像是忽然发现什么似的“我总觉得哪里不一样,刚才那小哥说汗国的将军没说要占北疆的居民点啊,只说是因为要报仇杀了原来北疆的驻军大统领,可那天封岩跟我们说他得到消息汗国是要强占北疆的居民点。

“也就是说,封岩那天为了拉拢王爷并没完全说真话,他认为以王爷的正直勇猛,必忍不了外敌入侵……

“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大将军坐镇京城指挥的大棋啊。

小说《重生灭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