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

>

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

玲珑心思 著

小说推荐 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 蓝含玉季景弘

《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主角蓝含玉季景弘,是小说写手“玲珑心思”所写。精彩内容:蓝含玉从五岁起进入景阳侯府做童养媳,她以为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夫君和她一样,心里只有彼此,直到亲眼遇见夫君与堂姐私会,又被众人误会是煞星,送进尼姑庵,丢了性命才知自己有多蠢。重来一世,她只想摆脱景阳侯府,摆脱季景弘。季景弘生着一张风流脸,桃花眼一眯,无情也似有情,不是他爱撩,是旁人以为在他撩,怪自己的小娇妻不理解他,无端吃醋。一日梦回娇妻为他带发修尼,为他惨死街头,而他大红喜袍身上挂,迎娶旁的女子,梦醒,季景弘惊骇自己前世有多过分,万分懊悔,这一世只想重续前世姻缘,让爱妻回心转意~蓝含玉:“我们缘分已尽,请世子不要缠着我。”季景弘:“是缘分让我缠着你~”...

来源:fqxs   主角: 蓝含玉季景弘   更新: 2024-02-06 22: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蓝含玉季景弘,文章原创作者为“玲珑心思”,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蓝可欣是阿玉的远房堂姐,自幼长在乡村,数月前才回到都中蓝家。天瑞带着他这个堂妹第一次进侯府时,蓝可欣落落大方,举止周全地向他行礼时,他就被吸了目光。印象中,偏僻乡野出来的姑娘应是其貌不扬,黝黑粗糙,怯懦胆小才对。蓝可欣偏生得花容月貌,谈不上绝世倾城,却有天然之姿的美,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真不像长年...

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第5章 蓝可欣的否认在线免费阅读

“母亲。蓝含玉向孙氏福了福,“阿姐没见过这等仗势,被吓到了,不如由我来问阿姐?

孙氏睨了她一眼,颔首允同。

蓝含玉面无表情“你说世子满怀愁绪,才过来安慰的,你又是如何得知世子满怀愁绪的呢,再者,不应该是和大伙一起过来赏花的吗,又是如何单独来到这假山后面,妹妹不懂,还请阿姐好好解释解释?

“我,我……蓝可欣磕磕巴巴。

蓝含玉不依不饶“阿姐是有什么见不得人吗,不如让世子替你解释?

“够了,阿玉!季景弘厉声打断,“适可而止。

蓝含玉如此咄咄逼人,无非是在意他。

可这种场合闹大了,让他世子的脸面往哪搁,让景阳侯府的脸面往哪搁?

只不过是虚无的争风吃醋,小尾巴太不让人省心了。

不得不承认,近日确实对小尾巴冷淡了些,心绪被蓝可欣牵引了。

蓝可欣是阿玉的远房堂姐,自幼长在乡村,数月前才回到都中蓝家。

天瑞带着他这个堂妹第一次进侯府时,蓝可欣落落大方,举止周全地向他行礼时,他就被吸了目光。

印象中,偏僻乡野出来的姑娘应是其貌不扬,黝黑粗糙,怯懦胆小才对。

蓝可欣偏生得花容月貌,谈不上绝世倾城,却有天然之姿的美,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真不像长年待在乡野的村姑,而她偏是。

一个乡野姑娘能开口不俗,声似银铃,吐语如珠,黑眸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别样的清雅高华,这种反差的美感吸引了季景弘。

季景弘并非肤浅之人,身为世子何等美人没见过,偏偏这样的女子他从未见过,不觉多赏识两眼。

但仅此两眼而已。

他是世子身份,景阳侯府未来的主人。

他这样的身份,后院充盈实属正常,将来娶了阿玉后,也会再纳妾,碰见合眼缘的,赏些目光不算什么。

因此,他并不觉得自己出格。

一直未开口,就是在给小尾巴阶梯,他也相信识趣的她不会把事情闹大。

听听,现在问的什么问题,不是有心让他在众人面前失面子吗?

孙氏愤怒的目光也转向了蓝含玉,“不识大体,世子何等人也,总有些不自爱的苍蝇围绕着转,撵也撵不走。

这话确实是辱骂了蓝可欣,也充斥着对蓝含玉的不满,把自己宝贝儿子摘了个干净。

恰好,这句话被匆匆赶来的蓝天瑞听见。

蓝可欣是他的胞妹,自幼在乡下受了不少苦,做为兄长对她多些疼爱是自然的。

把他最疼的胞妹比作苍蝇,怎么能忍。

不敢与孙氏反驳,怒火只能转向蓝含玉,“三妹,你不要太过分了,可欣是你阿姐。

蓝含玉嘴角不着痕迹地撇了一下,暗忖她这个堂兄还是和上一世一模一样,急切地想要保护自己的胞妹。

也是,他们才是一家人。

而她是蓝家眼中不疼不爱的庶子所生,终究是外人。

“兄长这话让含玉不明白,与世子偷偷躲在假山后的是阿姐,要解释的也是阿姐,怎么就是阿玉过分了,还请兄长明示?

“你,你……蓝天瑞被怼得无话可说。

“我有何不对吗?蓝含玉一脸无辜质问。

众人都惊呆了,这蓝二姑娘还挺刚,只是这么闹下去,难保孙氏不会将矛头对准她。

届时,有理也变没理。

果然,孙氏怒道“够了,还嫌不够丢人现眼。

旋即,面向众人,强迫平缓下来,“一场误会而已,诸位都散了吧,随我一同去宴会厅,酒水早已备好多时。

又扭头冲着季景弘吩咐道“事情因你而起,你就留在这儿好好处理吧。

季景弘冷俊肃然“儿子明白。

场面一度被孙氏压了下来,众人悻悻,没好戏瞧了,正欲跟着孙氏一起离开。

蓝天瑞也趁机搀扶起跪着的蓝可欣。

蓝含玉却声音响亮地冒出一句

“母亲留步,赎含玉愚钝,不懂这怎么就是误会了,今日可是我与世子订婚的日子,世子是我未来的夫君,我夫君与别的女子偷偷私会,身为未来妻子的我,不该问个明白吗?

“还有你。蓝含玉扫向蓝可欣,不知何时眼脸挂着两道泪,目光幽怨。

“阿姐若是想与妹妹我共侍一夫,大可和我说,我又不是不通情达理,何必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

这番质问不仅众人惊丢下巴,孙氏也瞠目结舌。

谁家后院没有这些桃色纠纷,都是关着门处理,这小妮子倒好,偏偏不嫌事大,要搅个底超天。

殊不知,惹恼了她,不会有好果子吃。

别说还未过门,就是过了门,惹她不痛快,也叫她做不成这世子夫人。

哭得泣不成声的蓝可欣,忙又要下跪认错,怎奈自己被兄长箍着,弯不下去身,只能这般颤颤巍巍地辩解。

“我常年待在乡下,自知不知礼数,让二妹不喜,可咱们也是手足,为何对我这般侮辱?

好一个倒打一耙,那就让你知晓什么叫侮辱。

蓝含玉“阿姐来都不久,来这侯府更是屈指可数,什么时候竟与世子熟识了?阿姐不正面回允,反觉是侮辱?

闻言,众人惊骇,纷纷看向蓝可欣。

高墙大院的宅门关上,里面发生的事情若不抖出来,又有谁知道。

不曾想,这蓝大小姐居然与世子才熟识。

才熟识,就这般熟络,安的何等心思真当旁人是瞎子吗?

“不,不是这样的。

蓝可欣想辩解,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噙着泪看向季景弘。

季景弘的目光自始至终停留在蓝含玉身上。

她不知所措,委屈地转向自己的兄长。

蓝天瑞接收到她的目光,方才那一刹也在想,他的妹妹该不会真的……

忙敛了心绪,无论如何先保住妹妹的名声要紧。

“够了,蓝含玉!

蓝天瑞摆出兄长的架势,“你要颜面,你阿姐就不要吗,她说是误会,就是误会,我们蓝家不至于厚颜无耻。

最后一句话就别有深意了。

孙氏皱眉,再闹下去,几个时辰后景阳侯府就成了都城的笑话。

她将矛头对准蓝含玉“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你要如何才罢休?

小说《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那苏渣又深情的夫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