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青竹琼枝

>

青竹琼枝

月州 著

古代言情 青竹琼枝 顾长辞韩舟

火爆新书《青竹琼枝》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月州”,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长辞很久没有做过这么清楚的梦了,他梦到自己是九天之上唯一的神,梦到自己和天道说话。可现实却将他打醒,父亲逼死母亲,自己的亲弟弟为了上位,与他人联手谋害自己。他发誓要为母亲鸣冤,为自己正名。既然这个国家容不下他,那就去更广阔的地方,去见更广阔的世界。家脚下的土地已然无法满足少年人的傲气。...

来源:fqxs   主角: 顾长辞韩舟   更新: 2024-02-03 22: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青竹琼枝》,是作者“月州”写的小说,主角是顾长辞韩舟。本书精彩片段:闻司兄反应不要太大了,也稍微收敛些吧。”韩舟听完眼睛都瞪直了,刚要大声开口就被面前的人一个轻飘飘的眼神给咽了回去,但随后又压低声音询问他:“不是,怀...淮竹,那样的话你也能听进去?”顾长辞眼神飘忽,原本放在桌下的手抬了上来,手指摩挲着茶杯的杯沿,嘴角扯出笑意来:“那又如何?从他想要烧死我的那一刻,...

青竹琼枝第2章 “不请自来”的同伴在线免费阅读

“今日,小老儿我便同各位说说这云州大陆的南部。

那人扇子一合,抬起手边的茶喝上一口,随即又将扇子展开“这云州大陆的南部啊,要说大也不算大,说富裕,自然是比不上云州中部。但,偏偏出了个南焰国明帝,出了个连中部皇城都对其称赞有加的太子顾长靖。这位明帝,可谓是爱民如子,在焰国边境最动荡不安的时候,他御驾亲征,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人声鼎沸的茶馆里,说书人正在台上忘情地诉说着关于南焰国的事,但无外乎都是正面言论,人群里偶尔会传来一些拍手叫好的声音,可独独在这茶馆二楼的某个包间里的两人并不抬头也不说话,只是站在桌旁的一位黑衣男子脸上有不快的神色。每当那位说书人嘴里跳出“仁厚善解人意仁爱一类的词语时,他都会往地上狠狠地“呸一口,就差冲下去把人嘴封上了。

坐在靠窗位置的白衣男子看他这副模样只是深深叹气,将面前的这盏茶喝完,那身贵气的模样却是和这样的街边茶馆格格不入。眼看那黑衣男子还要开口,他将茶杯重重拍在桌上,引得黑衣男子连忙回身去看他“怎么了怀远,你哪不舒服吗?被他唤作“怀远的男子摇摇头,颇有些无奈的开口“我不是同闻司兄说过了吗,在外面我是淮竹。闻司兄反应不要太大了,也稍微收敛些吧。韩舟听完眼睛都瞪直了,刚要大声开口就被面前的人一个轻飘飘的眼神给咽了回去,但随后又压低声音询问他“不是,怀…淮竹,那样的话你也能听进去?

顾长辞眼神飘忽,原本放在桌下的手抬了上来,手指摩挲着茶杯的杯沿,嘴角扯出笑意来“那又如何?从他想要烧死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再是他的儿子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为了生活而在云善阁打工的人。韩舟听罢便愤愤甩袖,扬起一阵风,险些将桌上的一方素帕吹落,好在顾长辞眼疾手快,把即将落地的帕子接住了。

“闻司兄,时辰到了,我们该启程了。

顾长辞拿起手边的帏帽,将其戴好后便从包间走出,宽大的帽沿盖过了他的身子,透明的白纱使人瞧不真切他的容貌,只有在风从帽下经过时才让人们看见那劲瘦的腰身,以及腰间挂着的玉牌,青色的光浮动其上,被细心雕刻出的“淮字在青光和白纱中若隐若现。楼间廊上不乏为听书而混入其中的看客,却也有人知道这是那位鼎鼎有名的淮竹公子,于是人群自觉为他和韩舟让出一条路来。

“淮竹真是好大的排场,连着我这个云善阁的少阁主也沾光。韩舟笑意吟吟地搭上顾长辞的肩,颇为自豪,“若是让你那残废爹知道了,他怕是要后悔死。顾长辞摇摇头,并不认可韩舟所说的话,他垂下眼眸,想着若是要在云州中找比那人还狠心的父亲,怕是真神中也找不出,毕竟神爱世人。顾长辞的思绪被迎面而来的冷风打断,韩舟一边叫冷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来两人的外袍,只是顾长辞手里的比他的要厚些。

“这是……是我娘嘱咐的,她说你身子本来就不好,此次北川南之行,让我给你带的厚衣物。

韩舟说着,又从袋中取出飞舟来,他哈着白气“淮竹,你真有把握和北川南宫主谈拢吗?若是不行不如我……我有把握,闻司兄不必担心我。另外,替我谢过阁主的好意。顾长辞抬手在飞舟周围捏了个避声诀,示意让韩舟先上去。两人刚踏入其中,飞舟上的地龙便开始了运转,韩舟啧啧称奇,说自己还未见过母亲有这样的好东西,顾长辞一脸怏怏地坐在椅子上。韩舟知晓这是他上次的伤未好全,又犯了嗜睡的样子,于是催促着他回房休息。

顾长辞对着他歉意一笑,拖着沉重的步伐上了二楼,待他回房后,韩舟一边和母亲通信一边打坐修炼。顾长辞放出神识想要将飞舟的防御范围加强一圈,但神识却在触及到飞舟外的空气时出现一阵刺痛,他强撑着将神识收回来,咽下喉间的腥甜。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北川南城外的空气怎么会有寒毒?顾长辞调节着自身气息,正想要传信给韩舟让他不要将神识外放,却忽而被一股力量切断了他与韩舟的联系。

“闻司!顾长辞心里一惊,起身就要向外走,却见自己房门被人打开,来者正是韩舟。刚悬着的心还未放下,两人就听见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竟然停在了飞舟的外面。

“飞舟内是哪位道友?在下是寻山宗的言莫,突遇暴雪,道友可否让我们师兄妹三人暂住一晚?

声音很年轻,顾长辞听着觉得耳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韩舟看着他,顾长辞思虑一阵便点头同意其入内,韩舟这才放话让他们进来“来者即是客,各位,请进吧。

顾长辞跟在韩舟身后出了房门,只见三个“雪人从飞舟外走进来,其中似乎还有个女孩。顾长辞没多想,心念一动,幻化出了一条白纱覆在面上,只露出了一双含情眼和左眼角的红痣。三人中为首的那位对着顾长辞二人行礼,其眼神在经过顾长辞身上时停留了一瞬,然后说到“感谢二位道友,在下言莫,没想到这场大雪居然将我们送到了云善阁的飞舟上。

韩舟笑着向言莫拱手,随后走下二楼来招呼几位,顾长辞也随着他行至而来,此时三位才注意到他的存在,那位女弟子似乎道行不足,竟然看着顾长辞的眼睛便脸红了起来,言莫笑着说“原来淮竹公子也在,失敬。顾长辞双眸一眯,问道“你认得我?

“在当年西南的比武大会上曾远远见过一面,淮竹兄表现突出,怕是言某想不认识都难。

提到这,顾长辞才想起来他是谁。当年韩舟不听韩母劝阻,执意要去参加,最后被人暗中做手脚,险些死在比武台上。顾长辞当时宛若天降神兵,将韩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也因此坏了大会的规矩,情急之下韩舟想出让顾长辞顶替他的想法,最后止步于三强。当时给自己递药瓶治疗韩舟的人,正是言莫。顾长辞思虑一番后对其莞尔一笑“原来是言小道长,多谢当年的那瓶药丸。言莫摆摆手,问他们来北川南做什么,韩舟只说是去和宫主谈生意,转言问其来因,却见言莫三人面上凝重,顾长辞蹙眉,抬手为言莫倒了一杯热茶。言莫谢过后开始缓缓道来。

“此次前来,我们三人是为了解决北川南边境的事。北川南一共有三处边境,皆有魔物封印结界,但最近不知出了何事三处结界有开始松动的迹象,师傅让我们下山调查,却没想到亥月的北川南天气如此恶劣,加上途径暴雪,我们三人的脚程已经脱了好几日了。

“如今却又收不到边境的消息,不知结界是否完好,也不知边境的人民是否平安。

顾长辞开口轻声安慰他“言小道长莫急,我们是从内城来的,我们在北川南的云善阁中并未收到任何边境流民的消息,想来结界还在。淮竹说的是,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北川南宫主也不会不管的,三位且放心。言莫向他们拱手言谢,坐了没多久,韩舟以“淮竹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言莫的同饮邀约,待二人上楼后,顾长辞用神识打探三人的确在喝酒聊天,他面色凝重地看向韩舟。

“闻司兄,若他们所言情况如实。

“那这冷天气就说的通了。但是怀远,你真的能行吗?你的身体…

顾长辞朝他摆手“这不是小事,若他们所言不虚,那么那结界我定是要去看的。说不定林玉约他见面也是为了这件事。韩舟见他态度坚决,便也不再多做阻拦。

“好,那我们见完了宫主,就和他们一同去边境。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他们。

韩舟走后,顾长辞独自坐在屋内打坐调息,他感觉到先前那股强大的神识已经不见了,但飞舟外的空气中仍然会刺痛他的神识,他深呼吸将神识收回,漆黑的眼眸中似有金光暗涌。

或许只有见到林玉,才能知道一切吧。

小说《青竹琼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