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

>

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

小鹿撞呀撞 著

古代言情 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 姜年姜时晚

主角是姜年姜时晚的精选古代言情《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小说作者是“小鹿撞呀撞”,书中精彩内容是:(前期种田后期宅斗 黑莲花病弱男主×古灵精怪女主)【团宠 双洁 青梅竹马+甜宠】姜时晚是一只万年人参精,修炼出灵体后为躲避放山人的追捕,一不小心溜进灵溪村,灵体钻进一个妇人的肚子中。十月后,老姜家新添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小丫头长得漂亮不说,自出生后,老姜家好事频发,院子里长满了人参不说,日子过得也是红红火火。姜时晚及笄那年,大哥中了状元,年纪轻轻便进了翰林院。二哥摇身一变,成了整个安南最大的人参总商。就连在姜家隔壁住了好些年的贵人也沾了光,迎风咳血的毛病也好了不少。可谁知他身体好了之后,就开始打起了姜姑娘的主意。姜家大哥和二哥肯定是不能答应。姜时晚看着那人惨白的面容,将大哥二哥推到身后。“瞧他这身体,估计挺不了多久了,据说他家产颇丰,我先嫁过去探探家底......”好不容易说服了父母兄长,可嫁过去半年后,商南淮怎么也不像要一命呜呼的样子,反而精神愈发抖擞。看着斜靠在床榻上,眉眼含笑的男人。姜时晚哇的一下哭出了声:“臭骗子!我要和离!”...

来源:fqxs   主角: 姜年姜时晚   更新: 2024-02-03 22: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是作者“小鹿撞呀撞”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年姜时晚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庄子有专门的人守着,平日里外人是进不去的,而且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打扫。看今日的样子,隔壁怕是有人要在庄子上常住了。不过有没有人要在隔壁常住,姜时晏并不在意,谁住下也跟他们姜家没有半点关系。瞧着隔壁的阵仗,怕是以后也不会同他们家有什么接触,像那种从京中来的贵人,怕是也看不上他们这种乡下的小门小户...

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第4章 隔壁搬来了贵人在线免费阅读

翌日吃过早饭之后,姜父便准备出门去私塾了。

姜时晏已经先父亲一步去了学堂。

村里只有一个私塾,平日里他早上都是在家里随便拿些吃的在路上吃。

姜时晏从家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隔壁空着的那处庄子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而且看着穿着打扮,并不像是灵溪村的人。

虽然好奇,可他怕耽误课业,只看看了一眼就去了私塾。

姜时晏之前听爹娘提起过,这处好像是京中哪个大户人家在乡下的庄子。

庄子有专门的人守着,平日里外人是进不去的,而且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打扫。

看今日的样子,隔壁怕是有人要在庄子上常住了。

不过有没有人要在隔壁常住,姜时晏并不在意,谁住下也跟他们姜家没有半点关系。

瞧着隔壁的阵仗,怕是以后也不会同他们家有什么接触,像那种从京中来的贵人,怕是也看不上他们这种乡下的小门小户。

姜家的位置其实比较僻静,家里的小院正好把村西头,东边那一片的土地宅子都是隔壁那贵人家中的。

姜父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隔壁庄子的下人还在往院里搬东西。

姜父也并不是一个好事的性子,和大儿子一样,只看了一眼便打算离开,结果刚走了两步,身后便有人喊了他一声。

“姜先生?前面的可是姜先生?

姜年停下步子,转身看了一眼。

身后喊他的不是前日在镇上买参的那位婆子还是谁?

婆子今日换了干净衣裳,发髻梳得也是整整齐齐,丝毫不见当日在药材铺子的狼狈。

“姜先生您不记得老身了?前日在镇上……

“记得记得,不知您家小主人身体可好些了?

之前不过一面之缘,姜父也不知这婆子姓甚名谁,只能含糊的问上一句。

“小主子已经好多了,正还要多亏姜先生的参,那日老身走得急,若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望姜先生莫要怪罪。

婆子说完朝着姜父福了福身。

“您言重了,更何况这参是我买给您的,也收了银子,何谈失礼不失礼的。

“瞧我说了这么多,怕是耽误姜先生的正事了,我主家姓商,就住在您隔壁的庄子,我是家里的婆子,姓刘,姜先生若是有事,便可以去隔壁寻我,只说找刘妈妈就好。

刘婆子说完就回去了,庄子上事多怕是还有得忙。

姜父和刘婆子聊完之后,就去了私塾,结果刚走到一半,猛地停下了步子。

“京中……主家姓商。

想到这,姜父后背的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这商姓可不是一般的尊贵,平常人家就算是同音不同字,也会寻个旁的姓避一避。

这家婆子既如此直白的将主家的姓说出来,那便是笃定了即便就是说出口,也绝对不会有人敢动他们主家一分一毫。

姜年这一上午连教课都教的有些心不在焉,平日里到了下课的时辰都会拖会儿堂再放学生离开,但今日到了时辰便放课了。

就连姜时晏都发现了父亲的不寻常处。

“父亲今日可是心情不好?

看着姜父满脸的心事,他还特意关心的问了一句。

“倒也不是心情不好……罢了,这事总归与我们家无关,以后少接触就是了。

姜年见就连儿子都看出自己的异样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是这事情着实有些太巧了,不成想在那日在镇上遇见的婆子主家竟就住在他们姜家旁边的庄子上。

离得这么近,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

不过该避还是要避着些。

若是旁人知道自家隔壁庄子上住的是身份如此尊贵的贵人,怕是要想破头去攀上关系多说两句话,

但姜父不一样,他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虽屡次科考不中,但从未想过攀龙附凤。

只要家里夫妻和睦,孩子身体康健就好,其余的不多做期盼。

姜父回家之后并未多提此事,吃过午饭就回自己屋里歇着去了。

卫氏见紧闭着的屋门也很是纳闷,她家相公今日倒是安静。

平日从学堂回来,要么陪着女儿待会儿,看要么就是看着时晏的功课,像今日这般直接把自己关在屋里的情况还是少见的。

卫氏没有直接去问姜父,而是将大儿子姜时晏叫了过来。

“晏儿,你爹爹去私塾上课可是遇到什么事了?娘亲瞧着你爹爹今日好像不大对劲……

姜时晏把怀里的小妹放在榻上。

“爹爹应该是今日在私塾上课累了。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要是父亲愿意开口,也就亲自跟母亲说了。

既然没说,那便是不想让家里人也跟着忧心,想必也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卫氏点点头,晏儿每日都跟着他爹爹在私塾上课,晏儿既然这么说,那应当就是授课太累了,晚饭的时候炖锅人参鸡汤补补气。

“时初,你过几日也随着你大哥去私塾上课吧,你大哥在你这个年纪早就跟着你爹爹在学堂念书识字了,你还成日在家招猫逗狗的成什么样子?

原本还在喂妹妹点心吃的姜时初手上的动作一顿,脊背僵直的转过身子。

“娘,我不想去念书,我在家陪着小妹,陪着您不好吗?读书有什么意思?

姜时初若是没去过私塾也就罢了,说不定还能被娘亲和大哥哄着去瞧一瞧私塾是什么模样。

但坏就坏在半月前,他被大哥带到私塾一次。

只听了不到一炷香的时辰,他就偷偷溜回家了。

说句不好听的,课堂上那些念经似的道理,还没有集市上的叫卖声好听……

姜时初只去过学堂一次,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去半步了,家里有大哥一个有学问的就行了,也不是人人都考上状元,不是人人都爱读书。

旁人姜时初是不知晓,但他自己肯定是对念书没有兴趣。

卫氏一听他这么说,火气瞬间就起来了。

“你就算不爱念书,也要识两字,好歹你爹爹也是个教书先生,你这个儿子反倒大字不识一个。等大了就算是做点什么买卖,你若是不识字,账本进货这些你也抓瞎不是?再不成你就只能上街乞讨,过那种饿着肚子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了。

卫氏本就是想吓唬吓唬时初,不用他出口成章,但坐在学堂里简单学几个字是很有必要的。

姜时晚一双大眼睛在娘亲和二哥哥之间来回打量。

最后从身后掏出一支参来。

“二哥哥不饿肚子,拿去吃。

卫氏…… ……

小说《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夫君迎风咳血?看我携遗产潜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