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

>

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

水墨青笺 著

古代言情 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 帝颜栀帝颜栀

以帝颜栀帝颜栀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是由网文大神“水墨青笺”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女强 万人迷+扮猪吃虎+权谋】颜家大小姐颜栀穿越了,不仅穿了个女尊世界,还有个便宜的女皇母亲,本想就此当个咸鱼,扮猪啃老底。谁知,那便宜母亲直接把她变成了各路皇女的眼中钉!!颜栀摆烂式逃离皇权之争,直到——清冷瑰丽的矜贵公子架着刀在她脖子上,声音淡漠,“您还是去死吧”风光霁月的顾大公子怨恨的盯着她,“别碰我!恶心死了!!”老谋深算的美人丞相低头漠然的对她说,“殿下,这是您自作自受”肆意妄为的少年郎高傲的看着她,“原来是你”还有那阴晴不定的二皇姐,勾着她的下巴,“九妹,皇位不适合你,放弃吧”……后来才知道——他爱她,爱的死去活来,为她疯为她痴为她放弃一切,给了她一个干干净净的爱人。他恨她怨她却更爱她,甚至亲手毁了自己的家族只为给她的皇位铺路。他权高位重,深得女帝信任,却想造反篡位?!只为让她做他那俯首的君王。他肆无忌惮,高傲任性,却为她参军,只为成为她手中的利刃。还有他……——颜栀摆烂似的逃离皇位之争,终究成了一场笑话。没人知道,一贯肆意妄为,散漫慵懒的颜大小姐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下了一场名为谋权篡位的棋盘。颜栀(笑意不打底):抱歉,本殿决定篡位了...

来源:fqxs   主角: 帝颜栀帝颜栀   更新: 2024-02-02 22: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帝颜栀帝颜栀的古代言情《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水墨青笺”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正要发威,门外传来通报声,“陛下,二皇女求见”顾长安听到名字一愣,但很快平静下来。帝九兮眼眸晦暗不明,吐出一个字,“宣”随后,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长相妖冶,苍白的脸蛋带有着点病恹恹,额间的朱砂妖异,殷红的珠唇如滴血般诱人,气质诡异,又冷又娇。帝九兮看着眼前二女儿,只觉长相不安分,心思太沉,冷声道:...

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第二章:退婚在线免费阅读

是夜,皇宫灯火通明,十分热闹,都在为顾将军的凯旋欢庆。

而此时御书房却是气氛嚣张跋扈。

“啪

“按顾将军的意思是,孤的女儿还配不上贵府公子了

凤汐帝九兮龙颜大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顾二公子也是如此认为?

被点名的顾长安看了看自己母亲,在龙威下有些慌乱。

由于长年在边疆,顾问玉带有些煞气,她镇静的回道:“女皇息怒,臣并无此意

帝九兮被气笑了,“好一个并无此意,顾将军当孤傻吗?

顾长安往前一步,跪下,目光坚定。

“陛下,此事是长安一人的意愿,与母亲无关,九殿下文武双全,长安不敢高攀

顾问玉也趁机说道:“陛下圣明

帝九兮心里冷呵,文武双全?还真会说。

正要发威,门外传来通报声,“陛下,二皇女求见

顾长安听到名字一愣,但很快平静下来。

帝九兮眼眸晦暗不明,吐出一个字,“宣

随后,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长相妖冶,苍白的脸蛋带有着点病恹恹,额间的朱砂妖异,殷红的珠唇如滴血般诱人,气质诡异,又冷又娇。

帝九兮看着眼前二女儿,只觉长相不安分,心思太沉,冷声道:“老二为何而来

帝殷离扫了眼顾将军和顾长安,眼眸闪过不屑,“儿臣听闻顾二公子有意解除婚约,受九妹之托来表达她意

顾长安皱了皱眉,但没有说话。

帝九兮道:“说

“九妹说他同意解除婚约,并表示她无心于顾二公子

顾问玉脸色有些难看,但只能忍着,咬着牙道:“既然九殿下也有这样的想法,望陛下恩准

帝殷离眼底凉薄,再次开口道:“自古以来,断没有男子解约的权利,所以以后要有什么不好也请顾二公子承受起

顾长安白着脸看着眼前的人,只可惜人家懒得看他一眼。

帝九兮心思微沉,顾问玉跪下求道:“陛下,请念在老臣对凤汐的付出开恩

“长安是臣发妻唯一留下的孩子

不知道是触动到了哪点,帝九兮松了口,“念在顾将军凯旋,孤就顺了你愿,只是委屈了老九

“谢女皇隆恩

出了御书房,顾问玉支开顾长安,看着帝殷离,说道:“就臣听知,二殿下与九殿下关系还不至于九殿让殿下传话吧

帝殷离轻呵了一声,神色恹恹,似乎没什么兴致,“这与顾将军无关,没什么事,本殿就不久留了

说完,转身离去,然后停了一下继续走,道:“希望顾将军不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顾问玉皱了皱眉,心想,传闻也不全是假的,这二皇女确是阴晴不定,心里深沉。

顾长安看着自己母亲,有些担忧的说道:“阿母,长安如此是不是错了

顾问玉转身面向自己的嫡子,安抚道:“别多想,一切有阿母

顾长安这才放心,环顾四周,发现他大哥不在,于是道:“阿母,大哥呢?

听到顾长安提起自己的庶子,顾问玉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真没规矩,学的礼仪一点都没有

“长安,我们直接回府,让他自己走路回来

顾长安见阿母如此厌恶大哥,有些不忍,“阿母……

顾问玉叹了口气,“你呀,就是太善良了,要你大哥有你一半,阿母也不至于如此

顾长安低眉,欲开口,却被顾问玉打断,“别为你那大哥求情了,回府

“……是

皇宫入口处——

“公子,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等家主出来没看到我们怎么办

初一推着轮椅,看着自家公子,忐忑不安的说道。

月光下,男子眉眼如画,浓密的睫毛上月光错落,一身月牙袍清雅皎洁,气质清冷如莲,冷白的皮肤减少了一丝烟火味,更衬出尘。

用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形容恰好不过了。

他眸光温凉,声音不冷不淡,“我等与不等都一样,不是吗?

顾长容目光落在自己的双腿上,似是自嘲般,“毕竟我只是个站都站不起来的废物

他神色淡淡,好像只是在陈述件无关紧要的东西,从始至终,如月般寂静,没有半点生气。

初一眼眶微红,忍不住抓紧手下的轮椅,眼神怨恨……都是九殿下。

初一推着轮椅,向宫外走去,看着不远处一片灯火阑珊,忍不住为自家公子难过。

但顾长容从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

顾长容垂着眼,月色的眼眸平静如一滩死水,卷翘的睫毛遮住了他的情绪。

看着自己的腿,顾长容眸光变得冰冷,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绝美的身影,让他喘不过气了。

“公子!

初一放开轮椅,想要为他顺气,在要碰到顾长容衣袖时却被狠狠推开。

顾长容脸色苍白,“别碰我!

初一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公子

顾长容闭了闭眼,脑海里各种画面重叠。

“小长容?别哭啦,栀栀错了好不好

“容容……皇宫好无聊,你来陪我玩玩吧

“哈哈哈,你是不好意思吗?可是阿容长得是真的好看呀

“顾将军还真是偏心呢?既然他们不要你,阿容要不要和我一起啊?

“小长容——

“阿容?容容?容宝宝,别不理栀栀呀

“容宝宝……

……

“为什么骗我……

顾长容睁开眼,长睫垂落,柔顺的发丝凌乱,遮住了他的脸。

“你也嫌弃我了吗?

“……骗子

初一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三年过去了,大公子他……唉。

顾长容骨节分明的手指狠狠抓住自己的衣角,又松开,眸里黯淡无光。

他抬起头,看着月亮觉得很晃眼,泪珠从他薄薄的眼角滑落。

“帝颜栀……明明顾长容是如此的恨你。

“……可为什么?

“我还是如此的想你

……

一个时辰过去,初一担心的站在一旁,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公子,你还好吗?

初一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好在声音不小。

顾长容从手心抬起头,泪水顺着脸蛋滑落,眼眸微暗。

“没事……

“回去吧

初一松了口气,上前推车。

顾长容清凉的眼眸里泛着红,他神色不明,夜空中的弯月被黑云缓缓遮住。

“……

此时,皇宫大门——

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停下,显然守门的侍卫也没料到这个点还有人没进宫。

于是冷呵道:“皇宫内不许马车入内,请贵人下车接受盘查,方可入宫

车檐上用红绳挂着一块玉佩,上面刻着一个九字。

御花园——

“你们说,九殿下这次会来吗?

“肯定是不会来,要本小姐被男人退婚,都没脸见人了

“这样说来,九殿下还挺可怜的,堂堂女孩儿,竟遭受如此屈辱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是顾二公子

宴会上,各家小姐都在低低私语,看法各有不同,但又趋于相同。

宴会大致是由距离划分,身份越尊贵的,座位也就靠前,左边前五差不多都是皇女,至于皇子就坐右边。然后依次排列下来。

“你说,九皇妹会来吗?二妹

大皇女帝兰州看着眼前的二妹,眼神昏暗,不明意味的舔了舔唇。

帝殷离只觉得恶心,眸眼阴沉,“九妹来不来皇妹不清楚……

“但如果你再敢看下去,这双眼就挖下来送给皇妹收藏吧

帝殷离声音阴狠,苍白的脸蛋上,朱砂红的妖冶。

帝兰州轻笑,“二妹,别这么狠毒呀,你难道忘了小时候阿姐是如何对你好的吗?

帝殷离扯出一个微笑,朱唇如血,“怎么会呢?

帝兰州忽然觉得没意思,啧了一声,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也是,毕竟二妹小时候是真的听话呢?

说完,便转向后方的大臣们搭讪去。

帝殷离苍白的手指狠狠的插进血肉,他眼神阴冷,看着帝兰州的背影,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就像个恶鬼。

景夜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然而没什么卵用。

帝殷离看着自己沾满血的手,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眯着眼看着景夜。

“紫选侍可还好?

景夜低声回答:“尚在冷宫。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景夜接着道:“身旁有一人服侍

帝殷离拿出手帕,缓缓擦拭手心的血迹,眼神阴翳,“好久不见阿父了,作为他亲生的皇女

“是该去探望探望了

景夜:“……您这时倒是想起来了他是您亲生父郎了

小说《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女尊:被迫权谋后我躺赢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