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是顶刘不是顶流

>

是顶刘不是顶流

宋波零 著

方妮方妮 是顶刘不是顶流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是顶刘不是顶流》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宋波零”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方妮方妮,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刘泳原来是一名普通的外卖骑手,有一天休假外出摄影不小心被一位少女骑行撞到,导致相机被摔坏,后来少女的家人赔偿了刘泳的相机,并额外补偿了刘泳几万块,这几万块改变了刘泳的人生轨迹……...

来源:fqxs   主角: 方妮方妮   更新: 2024-01-17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是顶刘不是顶流》,是以方妮方妮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宋波零”,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不行,这样你会感冒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把雨衣的一大半盖在我头上以及被淋到雨的身体。然后我也怕雨淋到她,然后又把雨衣往她那边盖上。“没事的,我们现在离医院不远了,没几分钟的就到了,这淋一会出不了什么事。”“而且你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这点小雨对我来说完全奈何不了我的健康...

是顶刘不是顶流第2章 你好,我叫方予進在线免费阅读

本来打算叫车的,但是想着等车过来也要时间,而且开到市内说不定也会堵车,所以干脆骑我的小电驴回去算了。我把她背到公路边上后便又折返回去收拾了我们俩的东西。

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那辆快要报废的自行车扛到了马路上,我们想到这么贵的车丢了不仅浪费污染环境,还不如拉回去找个维修点,修好之后还能用。于是就下了个拉货的单,和商家沟通后发送了车的放置地点和送货目的地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看着天色越来越晚,本来停雨了很久的天空又开始下起了厚重的毛毛雨,把她背到车上后,便开车驶离了这里,朝着市区医院开去。

驶往市区的途中,雨势逐渐变大,本来盖着我俩的雨衣被风雨吹打着,我害怕雨水把她的伤口浸泡太久会有更严重,于是便叫她把雨衣都盖着自己。

“不行,这样你会感冒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把雨衣的一大半盖在我头上以及被淋到雨的身体。

然后我也怕雨淋到她,然后又把雨衣往她那边盖上。

“没事的,我们现在离医院不远了,没几分钟的就到了,这淋一会出不了什么事。

“而且你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这点小雨对我来说完全奈何不了我的健康。于是我又把雨衣盖回了她的身上

“不管你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可以被淋到,而且如果不是我的错,你今天就不会陪着我淋雨。

一番你谦我让后,我觉得既然都不忍心让对方淋着雨,不如各退一步。于是和她说了我的想法雨衣我可以盖着,但是遮一下头部就好了,你看仅剩的一个头盔已经被我戴着了,而且只要头不被淋雨就没事。

她看拗不过我,就只好把剩下的的部分盖回了她自己。因为雨下得大的原因,为了少淋到雨,她只好蜷缩着身体紧紧贴着我。

大概是被雨淋得太久了,我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为了分散的她的注意力,于是便用逗趣的口吻问她“方妮,你有没有听过《水手》这首歌?

“《水手》?没有听过,谁唱的呀。大概是她太冷了,所以说话都带了点颤音。

“是一个叫郑智化的人唱的,这首歌发行的日期比你的年龄还要大,所以你没听过也很正常。

“你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提起这首歌吗?

“为什么啊?她好奇问道

“因为这首歌是我们外卖骑手哼歌频率榜的榜一我哈哈哈大笑道

这下她更好奇的问道这是因为什么呢?

“你听我给你唱哈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那什么,这歌词太长了,我只记住了这段高潮。

我唱完这段之后,她像是明白了什么之后突然发出了爆笑声。

“哈哈哈,姐姐你还别说,这首歌的歌词还真的适合在雨天骑车的时候听呢。

“姐姐,我想听一下这首歌的完整版,可以借你的手机搜一下歌吗她用手戳了戳我的后背,试探问道

于是我停下了车,从口袋掏出了手机给她,顺便和她说道要不要再给你哥打电话,说不定他现在不忙了。

于是她又尝试拨了几次,结果都是打通了,无人接听,所以她只好放弃了。

“没事,你哥他说不定还在忙呢,等会忙完看到那么多未接电话肯定会回拨过来的。

“对了,你搜到那首歌没。

“搜到了,我放给你听。

她把手机音量调到了最大,她听了一遍后大概是觉得这首歌的歌词不仅写得好,让人唱起来还有种振奋治愈的效果,于是又重复放了几遍,和着歌手的声音一起唱。

“来,姐姐,你也和我一起唱。

于是我俩就一路高声唱着,欢呼着,直到我们的唱歌的声音大到盖过了雨声。

于是就这么骑着骑着,我们终于骑到市区了,即使在车流中穿梭也没有停下歌声,以至于在车流中等待的路人都看向了我们,大概率他们会觉得我们俩个像神经病吧,在下着那么大的雨天里还能开心成这样。不过,我们怎么会在意他们的想法呢,毕竟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而且可能在我们以后的人生里,遇到像今天这种的状况的几率少之又少。

鉴于我多年跑外卖的原因,当我们开到市区的时候,我的脑内便自动规划了一条能避开拥堵路段,且全程用时短,还有距离最近医院最近的路线。

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我们终于骑车到了医院。

下了车后我就赶紧跑进去找了护士说明她的受伤情况,护士听了后便去找了其他人一起推了张医疗床出来,合力把她抬了上床去,然后朝着治疗科室过去了,我也紧跟着他们的脚步一起过去。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接通后发现是她哥打来的,于是便把手机递给了她。

“我的亲哥呀,你可总算接电话了,我今天不小心撞到了人,然后自己还受伤了,现在在医院呢,你快点过来。

“医院叫什么名字?她转头看向我,小声问道。

“在那个仁爱医院,就是长逸路的这家,嗯,对的,你快过来。挂了电话后她便把手机递回了给我。

因为我们两个人受伤的程度不一样,医生问了情况后,接着检查她的身体,交代了一旁的护士给她包扎清洗上药,还有包扎伤口。

轮到我时医生又照例检查了我的全身,然后发现我只是手和腿的简单擦伤而已,于是就把我带到了另外的科室进行了伤口清洗和涂药。

因为我的伤口比较少,所以先她一步处理好,所以她还在包扎的时候我便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去收费处缴费和领药。

缴好费拿了药我便去治疗室找方妮,这时她已经包扎好了,医生问她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她说觉得头点晕还有犯恶心,于是医生便又开了个单子让她去做ct,坐上轮椅后护士就推着她去ct室做全身检查,至于我呢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只好在外面的凳子上坐着等她。

这时他哥终于到了医院,因为不知道我们在哪个科室,所以又一次的打电话过来询问,我只好和他详细说我们现在在哪个科室,哪个楼层的哪个位置等他。

因为她的哥哥还没到,我只好坐在医院的凳子上歇着。

在等他上来的时间里觉得好无聊,然后又不想玩手机,于是我只好低着头,托着脸望着地板发呆。

这时一双黑色皮鞋映入我的眼帘,我猜这双脚肯定是她哥哥的脚,于是便迅速站了起来。

还没等我张口他便先我一步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刘小姐吗?

“嗯,是的,你是方妮的哥哥吧,方妮在ct室拍ct呢,还没出来。

于是和他互相介绍了对方的名字,详细说了下事故发生的起因经过,这时ct室的门打开了,护士推着方妮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出来后看到我们在外面站着,一激动就想从轮椅上站起来,但忘了自己脚还在打着石膏,结果拉到了伤口,当即痛得她嗷嗷嗷地叫了起来。

她哥见状赶忙上前将她扶好坐稳,看着她的手脚上都缠着绷带便心疼问道“摔疼了吧,你全身都做了检查没有,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一定要及时和医生们说,知道不知道。

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并说道“哎呀,我知道啦進哥,你可真啰嗦,你尽管放宽心啦,还有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他听后无奈摇了摇头地说道你个鬼灵精,还说呢,你这是趁着爸妈不在身边就到处玩,这下闯祸了吧,幸亏没出什么大事,不然你让我怎么和爸妈交代,下次可不许再一个人去玩这么危险的项目了。

紧接着他便询问了护士关于方妮的身体状况,了解到方妮拍的ct报告要明天才出,给医生看了之后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出院,再加上她的腿打了石膏也要过几天才能拆掉。

聊了几句后,我们便跟着护士送方妮回病房,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看到是妈给我打的,于是和他们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并让他们先回去,表示我接完电话再去找他们,他们点了点头,就先走了,我怕等会说话的声音太大吵到别人,于是走到了消防通道才回电话给我妈。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我妈打来的电话,我感觉到的不是开心而是烦躁的感觉,因为我知道我妈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打电话给我,就算不是要钱,我和她的聊天时间也不会超过五分钟。

不过今天,我有点开心她能打来这通电话,心想着她是肯定记得的。

但是接通后我还是用了平常和她说话的口气问道“老妈,怎么了?又打给我干嘛。

她在那头回道“阿泳啊,现在在干嘛啊?还在加班吗?吃饭了没有?。每次接通电话后她总是发出经典三连问。

“没在干嘛,今天没上班,有事在外面逛着呢

“阿泳啊,你现在有没有钱啊?

又是钱,每次打给我的话题不是关于我弟没钱吃饭了,让我打几百块给他,就是村子里要集资修路修房子,不然就是家里电费没有了让我缴一下,除了这些你就不能说其他的吗?

我一听到钱这个字眼立马就炸毛了,没好气地说道“又要钱干嘛,怎么每次打来都是要钱啊,我刚交了房租,吃饭都不够花了,现在没钱。

她听到我这么说焦急地说道“你弟现在发烧了,没钱去看病,你给他转几百块钱过去好让他去看病。

我听到是让打钱给我弟,一下子火更大了,便大声和她说“都这么大个人了,连几百块都拿不出来,还要人给他打钱看病,那就别活着了!说完后就立马挂了电话,不给我妈留一点回嘴的机会。

挂完电话后,一下子想流泪的情绪上来了我控制不住,只好坐在台阶上,低着头趴在腿上让它发泄出来。

过了一会儿,总算觉得心情平复好了,就掏出了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把泪痕擦干,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看了几个搞笑视频,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挤出了个笑容,起身站起来便向着方妮的病房方向走去。

到了病房门口看到门关着,本来想敲门的,但是透过窗口看到方妮她躺在病床上玩手机,大概是刷到什么搞笑的视频逗的她哈哈大笑,她哥本来是坐在床边上的凳子削水果的,听到她笑得那么开心便凑着头上去一起看,结果也被视频逗乐了。

看到他们其乐融融的一幕,停下了想敲门的动作,因为这时我想到了刚刚和我老妈通话的那个场景,不明白我和妈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在家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很好很好的。

在家里,我和她每天睡在一张床上,睡觉前会聊着村子里的家长里短,遇到对手机不懂的地方就会问我怎么操作,会做我爱吃的菜,会让我帮她拔白头发,会和我一起吃辣条喝奶茶,会支持我不想结婚的想法……

每每想到这些,我总是会觉得好伤心,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妈妈从我出了家门工作后,态度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仿佛打电话的那个人不是她,而且她另外的一个人格,但是我一回家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我讨厌这种矛盾的割裂感!

眼看着自己又要跌入到痛苦回忆中,理智让我清醒了起来,于是吸了口气,便敲了敲门。

方予進透过门玻璃看到是我,便走了过来给我开门。

进门后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后便把一袋东西放到了她的桌子上。

“哇偶,阿泳,太感谢你帮我把东西保管着了,过来抱抱。说完后她本来是想想开双臂做拥抱的动作的,结果因为有只手缠着绷带挂在胸前,她只好用一只手表示抱抱。

我看到她的动作后被她的可爱打动了,于是也回抱了她。

方予進在一旁听到她直接叫我的名字,故作生气的说道没大没小,要叫泳姐,怎么可以直接叫名字呢!

她撅了撅嘴说道“是人家阿泳说不喜欢别人叫她姐姐、阿姨之类的称呼,说叫名字就好。

我连忙也应和道“对啊,对啊,我这个人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名字,无论比我大还是小的,我通通都让他们喊我名字,方先生,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小说《是顶刘不是顶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