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赌石江湖

>

赌石江湖

天子笑Mrr 著

孟叹郭宝川 赌石江湖 都市小说

《赌石江湖》,是作者大大“天子笑Mrr”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孟叹郭宝川。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十赌九输!但是总有一些人偏偏选择相信一丁点的希望…………”孟家遭人陷害支离破碎………自此,新的故事开始了………...

来源:fqxs   主角: 孟叹郭宝川   更新: 2024-01-17 2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赌石江湖》,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孟叹郭宝川,故事精彩剧情为:门外走来一位又矮又瘦的老汉,眼睛大,耳朵尖,鼻子塌,下巴微微朝上卷,邋里邋遢,乍一看去,形如孙悟空刚从五行山下出来来者正是玉州四大赌石名人之一,江湖人称“一刀神”的高秉魁高秉魁朝人群走来,人们纷纷散开一条道当高秉魁看见光头手里的菜刀时,打了个喷嚏,而后揉揉鼻子,说:“哟呵,光头娃啥时候学会耍刀了?啧啧……瞧这拿刀架势,一看就是高手嘛!改天我拜你为师,你可要好好传授我几招刀法呀……”光头见了高...

赌石江湖第 二章 法门万千在线免费阅读

门外走来一位又矮又瘦的老汉,眼睛大,耳朵尖,鼻子塌,下巴微微朝上卷,邋里邋遢,乍一看去,形如孙悟空刚从五行山下出来。来者正是玉州四大赌石名人之一,江湖人称“一刀神的高秉魁。

高秉魁朝人群走来,人们纷纷散开一条道。当高秉魁看见光头手里的菜刀时,打了个喷嚏,而后揉揉鼻子,说“哟呵,光头娃啥时候学会耍刀了?啧啧……瞧这拿刀架势,一看就是高手嘛!改天我拜你为师,你可要好好传授我几招刀法呀……

光头见了高秉魁,立刻恭敬起来,“高师傅别开我的玩笑了……今儿这事儿,我也是耗子蹦锅台,上得轻巧,难下来啊,事儿如果弄不好,要么摔个粉身碎骨,要么就被烤个毛焦肉烂啊……

高秉魁将菜刀拿在了自己手里,对着刀刃吹了一股风,“不管咋说,孟夏老弟也是咱玉州城响当当的人物,可这人才刚走,你们就跑到孟家院子里唱道场来了?

孟叹母亲的哭声传来,在场的人都一个个眼睛朝下,尴尬得不知所以。高秉魁打了个响嗝,眯着眼睛看着光头,“你光头娃身上能藏几只虱子,我清楚得很,今天这事儿,怕是你脊背后面有个阎王爷吧?

光头嘿嘿地傻笑着,“我就是干的这营生,没法子的事儿嘛。

“这倒也算句实诚话,好,我也就不多说多问了……高乘魁的眉梢翻上轻轻挑起,叹了一口气,“不就要钱嘛,这钱我替孟夏老弟出了!

“这……你看这…恐怕…… 光头一脸的愁苦相,但嘴角还是保留着一丝笑意。

高秉魁将菜刀力背在光头的耳朵上刮着锯着,“昨的,这钱都要到了,戏还唱不完吗?那你给我说说,这出戏到底怎么个唱法,才能把这退场锣给敲响喽?

光头揉着耳朵,却不说话了。高秉魁斜眼看着他,猛的将自己额头一拍,“噢……对了,恐怕这大角儿不出场,这戏就是唱到猴年马月也唱不完呀!我是个急性子,你们就甭演那些哼哼唧唧的过场戏了,直接让大角儿出场得了……

光头想了想,说“那好吧,你高师傅的面子比天大,这事儿就这么办了……

高秉魁将光头一伙人彻底打发走后,孟叹的母亲眼含热泪,要给高秉魁下跪,高秉魁一巴掌拍在孟瑭屁股上,示意孟叹将母亲搀住,不必下跪。孟叹的母亲整理了一下头发,擦拭了泪痕,说“魁大哥,那咱屋里坐吧……

孟叹的母亲揭开茶叶桶,要给高秉魁泡茶喝,高秉魁却手摸肚皮说,“哎哟,我这肚子咋不听使唤,咕咕地叫哩………孟叹的母亲一怔,旋上茶叶桶的盖子,连忙让孟叹上街买菜去。

“买啥菜,家里有啥吃啥……高秉魁一把拽住孟叹的胳膊,问,“有酒没?

孟叹的母亲做了一顿简单午饭,孟叹拿出一瓶酒,与高秉魁喝了起来。

高秉魁身形瘦小,却酒量惊人,喝起酒来,也不大与孟叹碰杯,自顾自地喝,白顾自地倒酒,没多大工夫,一瓶酒就快见底了。孟叹的母亲站起身来,要到街上去买酒,高秉魁也没拦,由她去了。

高秉魁抿了一口酒,“吱的一声响,哈了一口气,问孟叹“下一步咋打算的?

孟叹说,将父亲的后事办妥后,他打算学习赌石辨玉,有朝一日,让孟家玉行重新兴盛起来。高秉魁“噢了一声,又倒满一杯酒,说“好,好……

孟叹的母亲提了一瓶酒进来了,高秉魁却站起身来,说“今天就喝到这儿,改天再喝……孟叹这小伙不错,以后咱常喝,只要看得上我高某人……

孟叹将父亲的后事操办完,想起那天高秉魁说的那句“只要看得上我高某人,觉得这话里有话,于是便去找高秉魁,决定拜高秉魁为师,学习赌石技艺。

高秉魁很高兴收孟叹为徒,别人拜师学艺,皆是跪拜敬茶,高秉魁却将头摇得如拨浪鼓,“那些假惺惺、软兮兮、文绉绉的老仪式咱就不必照做了。至于那啥茶,我看也算了,茶那玩意儿淡汤寡水,喝嘴里带不起劲……要喝,我看还是酒好!

高秉魁搬来一箱子白酒,对孟叹说“师父是个爱喝酒的人,今儿这拜师仪式没啥大讲究,师父只有一个要求,咱师徒二人好好喝一回,喝不倒不准数……

孟叹受父亲影响,原本是不喝酒的,后来到了地质钻探队,晚上住在帐篷里,被钻机和柴油机的轰鸣声吵得整宿睡不着觉,便有钻探队的老钻工给孟叹建议二两烧酒灌下肚,打雷放炮当没事儿……于是,孟叹慢慢就将酒量练起来了。

孟叹与高秉魁一人拿一个小瓷碗,就着一桌子熟食,你一碗,我一碗,不大会儿工夫,三瓶酒喝光了!

孟叹喝的有些多了,想起了许多事情,父亲的影子也老在眼前晃动,喝着喝着就哭起来了……高秉魁使劲地拧孟瑭的鼻子,“哭啥哩?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是站着尿尿,就是要顶天立地哩,天大的事儿到了咱男人头上,顶得起,要顶,顶不起,也要顶嘛……

孟叹吸了吸鼻子,将碗举起来,与师父一撞,又干下了一碗。

高秉魁渐渐地也喝多了,以筷子敲击着小瓷碗,有节奏地唱起了曲儿“大年初三我起得晚呀,走到那街上看彩船呀,撑船的艄公胡子长,一船桨拍到我屁股上,彩船娘娘扭得欢呀,拜年的姑爷转头看,新媳妇穿着大红袄,照得我眼睛花里胡哨……

高秉魁端起酒碗,大口大口地喝着,洒漏下的酒将脖子淋湿了一大片,“嘿嘿哈哈地大笑着,渐渐地趴在桌子上了……

当天夜里,孟叹酒醒了,见母亲坐在自己跟前,便说自己没事儿了,要母亲早点去睡。母亲叹了口气,说“这老高呀.……岁数一大把了,也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子……

“孟叹忽然与母亲交流起一个问题高秉魁为啥又是帮孟家还债,又是收他做徒弟?高秉魁心里到底想啥?图个啥?

母亲转头看着窗外的夜,继而低下头,睫毛眨了眨,说,高秉魁年轻时曾经狠劲地追过她……

高秉魁是个孤儿,当年他本着玉州人“穷走夷方急走场的信条,去缅甸乌鲁河流域的翡翠场口当矿工,挣了些钱,回到玉州准备寻媳妇。

有一回,孟叹的母亲去供销社扯了一匹花布,准备做件新衣裳。走到一个僻静的小巷子时,孟叹的母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将花布裹在身上,对着地上的一个小水坑,欣赏自己的美丽模样。

恰巧高秉魁刚买了一辆红旗自行车,兴冲冲地骑车过来,“唰地一下,猴了孟叹的母亲一身水,漂亮的花布上顿时污迹斑斑。

高秉魁连忙向孟叹的母亲道歉,说他一定要重新给孟瑭的母亲买一块花布。孟叹的母亲说回家洗洗就好,不碍事儿的。

谁知当天下午,高秉魁真的买了一匹一模一样的花布送到了孟叹的母亲家,引得街坊邻居都出来看热闹……

自此,高秉魁便在心里将孟叹的母亲当作了自己的媳妇,三天两头往孟叹的母亲家里跑,今天送一条纱巾,明天送一瓶雪花膏,惹得孟叹的外婆说他是个烧包,钱在兜里跳着蹦着生怕花不出去哩。

孟叹的母亲爱识字写字,高秉魁特地花巨资买了一支上海产的高级钢笔,硬是拦着塞着送给了孟叹的母亲。

钢笔在那个年月里是绝对的奢侈品,孟叹的母亲接了钢笔,生怕孟叹的外婆发现了训她,藏这儿藏那儿,又都觉得不合适,只好悄悄地将钢笔一直带在身上。有一次,孟叹的外婆用石碓窝捣糙米,孟叹的母亲来帮忙,那石锤很有分量,须两个人合力将其抓起来,砸下去……

孟叹的母亲只顾着捣米,忘记了口袋里的钢笔,随着身子的一弯一直,胳膊的一伸一曲,那钢笔渐渐地从口袋里探出了脑袋,一头扎进了石碓窝里,被石锤砸了个稀巴烂,一碓窝的糙米也被钢笔里的蓝墨水给染脏了……

孟叹的外婆狠狠训了孟叹的母亲一顿,然后平心静气地同究竟对高秉魁中意不?孟叹的母亲低着头,支支吾吾。于是,孟叹的外婆大发雷霆,说日后不准孟叹的母亲再与高秉魁来往!

高秉魁在垃圾堆里看见了钢笔的“残尸,当然不晓得钢笔究竟是怎么光荣就义的,由此认定孟叹的母亲看不上他,孟叹的外婆更是对他不感冒……渐渐地,高秉魁的心劲儿就散了……

“后来,我与你爸认识,结婚,老高就一直再没怎么在我眼前出现过了⋯…

孟叹母亲说,“当他成了玉州城里的赌石名人,向他提亲的人一拨接一拨,可老高一个也没答应!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仍旧是一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

高秉魁正式向孟叹传授赌石技艺。

高秉魁对孟叹说“你是地质学院毕业的,就像是正规的建筑师,我呢,摸爬滚打,乱闯瞎琢磨,属于是泥腿子,我们是两种路子,要相互学习哩。说到赌石上来,首先我得问问你,你咋个看这个“赌字?

孟叹说,翡翠原石经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断风化,原石表层会形成一层风化皮壳,将其中的翡翠包裹起来。纵然现今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但仍旧没有一种科学方法或者先进仪器,能够穿透翡翠原石的风化皮壳,窥视到原石内部的翡翠信息。

因此,人们只能依据原石皮壳的特征,结合自我经验,来揣测原石内部的信息。这种揣测带有很强的自我意识,而翡翠原石受地质条件影响,其中的结构又千变万化,因此,人们总不能做到预判与实质完全吻合,正所谓“神仙难断寸玉!

每当一块翡翠原石被解切开,赌石者有可能一夜之间平地暴富,也有可能一瞬之际倾家荡产!在赌石圈里,“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眼睛眨一眨,乞丐穿上黄马褂;脂膊动一动,富翁要喝西北风昨天磕头,今天喝酒,明天跳楼等说法,便是对赌石的“赌字所蕴含的复杂性和残酷性,进行的最好的诠释了。

高秉魁喝着小酒,微闭着眼睛,不断点头,又说“那翡翠呢,翡翠本身是咋回事?你咋个理解?

孟叹想了想说,从地质学和岩石学来讲,地球上已经形成的岩浆岩、沉积岩、变质岩,随着地壳的不断演化,其所处的地质环境,也在不断改变,为了适应新的地质环境和物理、化学条件的变化,它们的矿物成分、结构、构造,亦会发生一系列改变。而这种由地球内力作用,促进岩石发生矿物成分及结构、构造变化的作用,便是所谓的变质作用。

促使岩石产生变质作用的因素,主要有温度、压力、具化学活动性流体以及时间。温度升高时,岩石内部的质点活动能力增大,导致质点重新排列,使晶粒由小变大、由细变粗,同时,岩石的原有矿物成分产生化学反应,形成新的矿物组合。除了温度条件之外,岩石的变质还受到静压力、粒间流体压力和应力的作用。

那么,翡翠形成的主要条件便就此具备了所谓的“低温高压生翡翠。在常温条件之下,静压力为六千帕左右时,钠长石便分解成了硬玉与石英的组合。硬玉即翡翠!

缅甸、日本、俄罗斯、危地马拉和美国均出产翡翠,但是真正能达到宝石级别的翡翠仅产于缅甸北部密支那地区的乌鲁河流域。

缅北到青藏高原及云南横断山脉是全球板块活动最强烈、地质构造最复杂的地区。渐新世,印度洋板块与欧亚板块撞击,将洋底的玄武岩破碎、挤压、推向地球表面,发生高压重结品作用。密支那地区便正处在两大板块的缝合线上……

孟叹说着说着,见高秉魁打起了哈欠,便赶忙住了嘴。高秉魁眼睛睁开,“咋个不说了?我在听着哩.………

孟叹挠挠自己脑门,“还是师父给我讲讲吧………

高秉魁喝了一口酒,眼皮朝上翻了一下,将身子朝椅背上靠去,“我………我讲点啥呢……这样,我们先来猜几个画谜吧!

高秉魁用一支短头铅笔,在一张旧报纸上快速地画了三幅画其一是“一只大公鸡的头,旁边有朵鸡冠花其二是“四个小孩子抬着一个大瓶子;其三是“几个柿子围着一个桃子。

“这都是啥意思呢?高秉魁问。

孟叹左看右看画面内容虽说不难看出来,但具体啥意思,或者说师父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深意,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想不出来。

“这三幅画分别表示“官上加官四海升平诸事遂心……高秉魁说,“书本知识是世间最厉害最有用的东西,但有时候也是最不厉害最没用的东西。历害不厉害,有用无用,关键看人怎么学习、吸收、融汇、运用了。这三幅画是翡翠雕刻作品时经常用到的寓意,你这个大学生却是石头蛋蛋掉井里,不懂啊……

孟叹面生愧色,而高秉魁将一杯酒端在手里,既不放下,也不喝,神情严肃了起来,“学习赌石,研究翡翠,首先要了解赌石的内涵,吃透翡翠的文化……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看重书本知识,看重学堂里教的东西,却忽视民间的东西,忽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甚至忽视身边司空见惯的东西。

“赌石辨玉这事儿,许多的窍门门道是书本上没有的,学堂里也学不到的。那怎么办呢?所以,就要去接地气,沾土气,肚子里装书卷气,身上也应该有些江湖气,眼睛里有学生气,手上却应该有工匠气,脚底下有农民气,肩膀上有侠客气,耳朵有戏子气,嘴巴上却是僧人气,五脏六腑炖成一锅大杂烩,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便到处都是学问了……

师父的一席话,孟叹听得字字在耳,句句铭心,这一刻,孟叹感觉到平日里邋里邋遢、大大咧咧,看似稀松平常的师父,其实浑身上下透着智慧,一腔之内全是学问。正所谓“大智若愚批能守巧啊!

“翡翠赌石,从人的自身来说,需要“智、胆、财、平、义的五字本领靠经验训练出来的赌石眼光,这是智慧;万花丛中摘奇葩,该出手时当出手,这是胆魄;千金散尽还复来,好钢用在刀刃上,这是财力;巴掌大,抓西瓜,巴掌小,捧芝麻,这是平和中正的心态;输赢就像大小便,今天有这明天有那,赢不不仁,输不报复,可输赌石,不输道义,愿赌服输,天经地义,这是赌石江湖的义气!五字之中,缺少任何一字,就算不得真正的赌石者……

孟叹边听师父讲,心中边默记着。

高秉魁讲了一阵,仿佛运动员热身完毕,来了状态,索性站起身来,手里端者一杯酒,在屋里踱来走去,边走边说“从原石的本身来看,赌石要依据“皮、藓、花、鳞、雾来判断翡翠的优劣高低,赌性大小。

“皮壳的粗与细,平滑规整与凹凸不平,有砂与无砂,正是原石里面翡翠品质的玄机体现。黄盐砂皮、白盐砂皮、黑乌砂皮、水西砂皮、杨梅砂皮、黄梨皮、笋衣皮、腊肉皮、老象皮、铁锈皮、脱砂皮、田鸡皮、黑蜡皮、洋芋皮和铁砂皮…•不同的皮象体现不同的玄机,吃透皮象,玄机自破!

“另外,‘藓易有色,藓又吃色,卧藓挠痒痒,直藓能破相’这些赌石江湖里的行话,也是圈外人士学习和感悟不到的。你兴许从你父亲那里听到过,但到底咋个理解,又是另一码子事情了。

“再比如“毛针松花藏高绿,蚂蚁松花弯曲曲’‘白蟒缠松花,成就大赢家不怕大裂怕小绺,强龙不与地头蛇斗’‘穿雾不破雾,破雾白忙乎’‘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等行话,你都要慢慢领悟到心……

“原石解切开来,根据翡翠品质,加工成产品,钞票就哗哗哗地流到口袋里了。但判断翡翠产品的价值高低,又须依照‘种、水、色、地、工’的五字标准。种这玩意儿,有人说得天花乱坠,邪乎得很,其实很简单!举个例子吧草鱼比鲤鱼好吃,鲫鱼比草鱼好吃,鲳鱼又比鲫鱼好吃,为啥?因为肉质不同,肉质越细腻,吃起来就越舒服!翡翠的种就好比肉质,越是细腻明净,种就越好,比如玻璃种是顶级种,其次是冰种、糯化种………

“赌石行话里的水,又叫水头,透明度的意思,水头清澈透亮,翡翠品质自然好。但是不是水头越透明,翡翠就越是好得不得了呢?其实也不尽然。因为水头透明到一定时候,若没有色跟上,反倒就没价值了,水至清则无鱼嘛!

“翡翠的颜色有绿、红、紫、黄、白、黑等,绿色为最佳!而一说到绿色,学问又是几大筐,什么皇冠绿、宝石绿、玻璃绿、阳俏绿、鹦哥绿、葱芯绿等,世间所有的绿色皆能在翡翠中找到对应。

“那怎么个定其标准呢?于是就有了‘看绿十字诀’——“浓、阳、俏、正、和、淡、阴、老、邪、花’………地,圈内人叫底子,一句话概括,就是翡翠颜色所依托的本身之构造感觉,比如玻璃底、清水底、蛋清底、稀饭底………

“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璞玉扔闹市,黄狗拿脚踢。翡翠最终称之为翡翠产品,而不是翡翠原料,当然是要雕琢加工的,雕琢技法的高下,直接决定翡翠的内涵与境界………

师父正说得眉飞色舞,徒弟正听得人神人境,房门却“咣咣地响——孟叹的母亲给师徒二人送饭来了。

孟叹的母亲看着师徒二人有滋有味地将饭菜吃完,遂将碗筷碟盘收拾好,而后拎出一个篮子,从篮子里掏出一片石头递给高秉魁看。

高秉魁额头上显着抬头纹“咏芝,这是啥意思?

孟叹的母亲叫谢咏芝。她将头微微低下,用牙齿一遍遍地刮着下嘴唇,“孟叹他爸就是被这块石头害的………说着,喉咙处上下涌动一阵,眼泪就下来了⋯⋯

孟叹走过来,扶着母亲肩膀,“妈……咱到花园里去转转,高伯把花草侍弄得好哩……

“都啥时候了,还叫高伯?高秉魁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在孟瑭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孟叹连忙叫师父师父………

谢咏芝被师徒二人逗了一下,眼泪止住,唇角笑了个小弯,“你们忙着吧,我去洗碗了。

高秉魁将那片石头看了好一阵子,才拾起头来,喃喃着“明明是浑全的原生石头,怎么就变了色,变了种呢?.

孟叹与高秉魁交流了一阵,高秉魁感慨说,这种石头,任何赌石客碰上,怕也是极难料到这怪象的!莫非赌石真有“天意天劫这一说?

玉州有一条广济街,长约一里,呈南北之势,弯弯延展而开,从高空俯瞰,形如一把弓。

自清末起,五湖四海的翡翠珠宝商汇聚此处,开店经营,百余年来,几多光阴轮回。而今的广济街,青石板街面已替换为水泥街面,木板门楼多被拆建为现代小洋楼,唯一不变的,是沿街的翡翠商铺,琳琅满目的翡翠商品。

小小广济街、借翡翠文化做弦,拉弓搭箭,将翡翠,将赌石,将玉州,将广济街,发射而出,盛名远传………

在广济街,无论传统的翡翠饰品店,或大摆件工艺品店,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会在店内摆上些翡翠原石,小者如梨于苹果,大者可至羊羔肥猪一般,有蒙头货,有半擦不擦的“剥鳞货,也有开了天窗的“媚眼货,更有一切两半的“敞亮货。如此做法,一来可拋售原石,二米可为顾客展示翡翠产品的材质之地道,但更多的,是将翡翠赌石的文化底蕴在广济街上发酵、酝酿、勾兑,使其经年流传,陈年弥香。

孟叹自拜高秉魁为师,学习赌石技艺,便时常在广济街转悠。四遭探看之间,感受众生百态的喜怒哀乐,停停走走之际,体会翡翠赌石的幽玄复杂……

这天下着小雨,孟叹撑着伞,仍如往常一样,来广济街转悠。

途经一家原石批发行时,孟叹见店里聚集了许多人,大家都在展台前察看原石,有窃窃私语交换意见的,有独自拿着强光手电筒,默默地在原石上边照边看的。

孟叹看见门口贴着的大红对联,才晓得这家原石批发行,刚刚换了老板,新老板此次购进了大量翡翠原石,希望能打响名气,图个好彩头!

孟叹收起伞,也走入店中,一块块地看起了原石。

这时,店门外走来一对中年男女,男的个子矮,女的个子高,男的打着伞,将胳膊挺得直直的,女的则一副养尊处优的派头。

老板见店里人愈来愈多,走来与大家热情交流,说今天大家买了石头,若当场解开有好翡翠,他将送上红包!

孟叹站在中年男女的身旁,见那女的这个石头摸摸,那个石头看看,显出极有兴趣的样子。而那男的似乎对此不大感兴趣,当那女的问他意见时,他只是说还不错、还可以之类的敷衍话,女的便怒了“你看你那样儿,没一点儿大男人的气魄,人家都炒股、炒房、炒期货呢,一个劲儿地挣巧钱,可你倒好,就会炒个菜。让你来赌赌石头,长长见识,瞧把你为难的………不敢赌,不愿赌,守着死工资,一辈子能发财啊?

男的倒也不恼,兴许也是不敢恼“我就觉着吧,赌石这事儿挺不靠谱的!你说大家都赌赢了的话,这翡翠它还值钱吗?大家都去坐轿子了,谁来抬轿子呢?你别看谁谁谁赌石发财了,可你没见那些赌石赌输了的,跳楼啊,上吊啊,喝农药啊,老婆领着孩子改嫁啊,进了精神病院啊•⋯啥样的都有!你没听人说吗,十赌九输,十解九垮………

女的气得嘴巴都歪了起来,鼻子里长出一口气,“你就是个缺心眼!现如今,不管干哪一行,挣钱都不容易!没有风险,哪有发财机会?不去拼一回,搏一把,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是个抬轿子的………就算赌石赌贏的概率再低,咱不去赌,整天坐在家里,钞票就哗哗哗地从天上落下来了?

这对中年夫妻正在拌嘴较劲,却听到解石机那边传来了一阵喝彩声,女的连忙拉着男的凑过去看。

原来,一位赌石客刚刚解出了一块种水不错的翡翠,老板立刻掏出了一个大红包!女的踮起脚,使劲朝人群里看去,一边伸脖子,一边对男的说“瞧见没,瞧见没,人家这手气………

孟叹也看中了好几块不错的原石,但他受母亲和师父的双重管制在师父对他的赌石功力没有认可之前,哪怕他自认为遇见了绝品原石,也绝对不能去赌!孟叹心里痒痒的,但兜里没钱,只好看着别人赌石了。

那对中年夫妻最终挑选了一块浅黄色脱砂皮原石,交了款,老板问要不要当场解切,女的说要。可当女的拽着男的要去解石机跟前时,男的死活都不去,说他心理素质太差,怕受不了那种刺激,还是远远地躲开为妙!

孟叹站在解石机跟前,看着解石师傅将脱砂皮原石放进了解石机,只见那女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着什么。解石师傅接通电源,开动了解石机,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得门外的雨声,伴随着解石机的“哧哧解切之声………

那男的远远站着,继而又蹲下,一会儿朝解石机方向瞥一眼,一会儿又背过身去,后来居然掏出一团棉球,将自己的耳朵塞了起来,从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第一刀解切完,解石师傅要打开解石机盖子了,那女的拍拍自已胸口,抑制着紧张,又掏出纸巾,使劲揉了揉眼睛。

解石机益子打开了,解石师傅戴着手套,将解切下的原石余料取开,结果,里面灰白一片,原石有了三分解垮的兆头………

那女的回头看了看男的。见男的仍旧闭着眼睛,蹲在墙角喝开水。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第二刀解完,原石居然显露出了大涨的迹象绿意莹莹,种细,水旺,地净,围观的人们赞叹不已,女的兴奋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解石师傅正要再解第三刀,有位操着广东普通话的男子说“不要再解的啦,可不可以把这石头卖给我?我出双倍的价钱嘛……女的擦了擦眼泪,笑着摇了摇头。

厂东男急了,“钱是小意思啦,价格好商量的嘛,三倍,三倍怎么样?女的学着广东男的口音说“你出十倍价钱我也不卖,不好意思的啦……

正当女的满怀憧憬之时,第三刀的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原石内部布满黑色,一大片一大片的,几乎把绿色全部吞吃完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女的一把拉住解石师傅的袖子,“师傅,你帮帮忙,好好帮我再解,解好了我给你红包,我给你磕头……

这一次,解石师傅将原石从中腰解场开来,结果,黑色依旧遍布,像一块绿手帕上酒了一大碗墨汁似的………

女的像尊木雕一般,怔怔着,半晌后,飞步冲人雨中,连哭带笑,跑了几步,跌倒在雨中,放声大哭………男的撑开伞,急忙跟了上去,留给大家一片模糊的落寞背影………

赌石便是如此分分秒秒带给人惊险和刺激,憧憬,忐忑,焦虑,煎熬,打击,惊喜………忽而将人高抛至九霄云端,忽而将人狠摔到无底深渊。

解涨之时,令人欣喜若狂,想大喊、大跳,甚至大哭一场;解垮之时,又让人肝肠寸断,想捶胸顿足,即便大哭,也是行行泪水戳心窝……

孟叹撑伞在广济街上行走,雨越下越大,一些店铺的旗幡完全湿透。孟瑭想起刚才那对中年夫妻的赌石经历,唏嘘不已………

广济街笼罩在雨雾之中,街面上跳动着朵朵白菊一般的雨花,淋湿的旗幡透亮鲜红,自旗幡上跌落而下的雨珠,仿若一代代赌石客的泪水或血水。

孟叹忽然看见师父高秉魁坐在一家翡翠饰品店里,同老板喝酒聊天,便也走了进去。

老板不断向高秉魁抱怨着,说如今翡翠原料价格飞飞涨,好货越来越稀缺。他是个谨慎的人,不敢参与赌石,一直都是买明料来加工商品。可是,现在有钱的人实在是多,大家都想以钱生钱,于是抢着赶着来买翡翠明料,每次只要听说哪里有了翡翠明料,大家一拥而上,你争我夺,比打擂台还热闹………所以呢,希望高秉魁能多赌好石头,多多拉扯他一把!

高秉魁笑着点头,将孟叹和老板各做一番介绍,说老板姓马,要马老板日后多多提携提携年轻人。

大家正交谈着,一位穿着绿色雨衣的老汉走了进来。老汉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解开放在玻璃柜台上,说他要卖一件东西。

马老板和高秉魁、孟叹都过来看,原来老汉卖的是一个翡翠碧风钗。马老板将碧凤钗拿在手中,反复验看,而后,对店里的服务员说“快给这位老先生上茶啊,愣着干什么………

老汉坐在一旁优哉游哉地喝茶,马老板凑到高秉魁耳朵边“高师傅,你给看看货,估估价,现在这种货实在是太少见了………

高秉魁拿着碧风钗,见这钗子约莫三寸长,通体绿亮,绿意中纯,钗头的凤凰回首翘颈,双眼有顾盼之妙,风凰羽毛丝丝细润,雕工精湛,美艳绝伦。

“这是件老货啊,老坑玻璃种,阳俏纯绿,水头汪亮………高秉魁低声说,“年头也久了,采纳了天地精华,吸附人身阴阳汗气……这钗子可是天价啊!得稳住了,千万别把人吓跑或气跑了……

“老先生,我给你出这个数………马老板将老汉喊过来,伸出五个手指头。

“5000万?老汉笑着问。

马老板说,“老先生,您真会拿我开玩笑!咱都是畅豁人,就都说畅豁话,虽说现在翡翠是有市无价,可您这口开得也忒大了……我出的是500万!就这价,我担着大风险哩,万一实在赚不下钱,我就自己收藏着了,我是个真正多到翡翠的人哩………

“你欺负我老汉不懂行情吧?好东西它就是好东西,不管谁来看,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大处咱就不说了,单在咱玉州,在这广济街上,恐怕我这钗子,也算是精品中的精品了吧?

“精品倒也勉强算得上,可毕竟就这么大点儿东西啊!小金鱼就算再怎么金贵,也卖不出鲸鱼的价码,老先生,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翡翠这玩意儿,可不是庄稼汉挑耕牛,个头大了就顶事儿。翡翠讲求的是种、水、色、地、工,这五样占不到好处上去,光是个头大有啥用?

高秉魁笑着说“这位老哥看来是个行家哩,我来当个中间人,900万,你们二位看怎么样?

未待马老板开口,老汉却抢先说“不成,不成,要是这个价,我还不如自己留着玩呢!

马老板便要老汉自己开个价。老汉叹了口气,说“加一倍,1800万……

孟叹转头看向马老板,又看向师父,见他们二人飞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孟瑭知道,1800万元在他们心中是可以接受的!现在就是要稳一稳,沉一沉,防止到手的好货出了闪失………

正在这时,忽然闯进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冲着老汉喊“爸,你这是干啥哩?咋打起碧风钗的主意了……这是我妈祖上传下来的陪嫁钗,我妈将它留给我将来陪嫁呢,你不能卖!

“咋个不能卖了?啊?你妈嫁给了我,那钗子就跟她一起随了我的姓,我有啥不能卖的?老汉挺直的脖子缩了一下,继而脸生笑意,“将来你出嫁,我给你再陪好东西嘛⋯⋯

女儿不让卖,父亲坚持要卖,两人争吵起来,你拉我拽,你扑我挡,纠缠一团,引得几位进店的顾客看起了热闹。碧凤钗躺在玻璃柜台上,像个通了高压电的导体,谁也不好去碰一下了………

突然间,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小伙,趁所有人不注意,一步上前,抓起碧凤钗,撒腿便跑……等大家反应过来,追出店外,莫西干小伙已跑出了好远!

老汉急得原地直跳,女孩拼命朝前追赶,才跑几步,鞋跟一歪,跌倒在雨中了。

孟叹牙根一咬,深吸一口气,如一支离弦之箭,飞射而出,转瞬消失在蒙蒙雨雾之中………

“………

小说《赌石江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赌石江湖》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