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

>

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

七月染秋凉 著

于千岩孙丛 现代言情 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

网文大咖“七月染秋凉”大大的完结小说《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于千岩孙丛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章小寒穿进了一本书里,和男主相互帮助,共同成长。想写一个群像,农村妇女、下乡青年和退伍支书,在农村奋斗的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于千岩孙丛   更新: 2024-01-17 22: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是网络作者“七月染秋凉”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于千岩孙丛,详情概述:“武队长,我们抓住了一对搞破鞋的”王玉凤看见武四齐晃悠悠走进来,高兴的都破音了:“罗建国的媳妇和知青于千岩,两人光溜溜地躺在一个被窝里章小寒那个臭不要脸的,平常装得和个尼姑似的,背地里,我呸,建国才走了一个月,还是烈士,她就迫不及待的偷人,真是道德败坏,啥都别说了,抓去游街”王玉凤被拉扯着,踹不开门,赶紧找自己的靠山告状这个武四齐不但是生产大队队长,还是治保主任她可是收了孙丛二十块钱,十...

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第 4 章 智斗武四齐在线免费阅读

“武队长,我们抓住了一对搞破鞋的。王玉凤看见武四齐晃悠悠走进来,高兴的都破音了“罗建国的媳妇和知青于千岩,两人光溜溜地躺在一个被窝里。章小寒那个臭不要脸的,平常装得和个尼姑似的,背地里,我呸,建国才走了一个月,还是烈士,她就迫不及待的偷人,真是道德败坏,啥都别说了,抓去游街。

王玉凤被拉扯着,踹不开门,赶紧找自己的靠山告状。这个武四齐不但是生产大队队长,还是治保主任。

她可是收了孙丛二十块钱,十斤粮票的。更别说她和章小寒有夺夫之恨,明明当初媒人给罗建国介绍了她,但罗建国选了章小寒。

小寒迅速回忆了下这个场景,大体知道了外面是哪些人。

“那咋办?“小寒眼看这门快被推破了,显然武队长来了,她公公也不敢阻拦了,“躲在这不出去显然行不通,而这个小小耳房,别说后门了,连个后窗户都没有,想跑也跑不了。

“这明显是针对我来的,就是连累了你,对不住。一会我全揽到我身上,你就咬死说不知道。于千岩说。

书面描写这个场景时也是这般,他对秋荷说他自己喝多了,以为回了家,结果却跑到了秋荷的炕上。秋荷啥都不知道。因为女方当时并没有上告,他就被只是被开大会批评了一下,档案上记了大过,并没有因此获刑。后来马上就和秋荷结了婚,这件事很快就翻篇了。

“这件事比你想象的可能更严重些,我男人是军人,是烈士,如果判定我们俩搞破鞋,那你有可能会被定性破坏军婚,这可比流氓罪要命多了。“小寒欲哭无泪,这剧情一点缓冲都不给,立刻就高速运转起来,好不秧的,为啥要和秋荷换房间啊,关键是这件事应该是几个月后,夏天的时候,咋一下子提前了。

于千岩也没想到还有这一层,不禁一愣。

门终于被撞开了,外面的人涌进来,不容分说的给他俩往脖子上挂了一个牌子,还有一只破鞋。

要说这不是提前准备好的,谁能相信。

破鞋的味道实在太冲,小寒立刻拿剪刀把牌子剪了,又回身把于千岩的也给剪碎了。

这把剪刀是比较专业的裁缝用的剪刀,非常大,也非常有力。

因为屋子小,也只冲进来两个人,来人的确没想到还有人会这么干,都看愣了。

小寒拿剪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厉声说“滚出去,不然我就死在这,到时候谁看都是你逼死我的,为国捐躯的军人尸骨未寒,她的妻子就被人逼死了,部队上肯定会有人来调查,你以为到时谁会帮你担着。逼死烈士家属,我看你有几个胆,几条命来赔。

挂牌子的人愣了,他回头看了看王玉凤,她没有这个本事。不由得退怯了。

“吆喝,还没见过偷人还偷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呢。一个壮硕的男人闲庭信步般地走了进来。

“武队长。屋中的人打招呼。看他挥了挥手,俩人赶紧麻利地退了出去。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武大队长啊。小寒笑了一下,书中关于这个武队长的着墨不少,这是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他最爱的就是搜集各种女人,玩弄一个就会在人家的私密处刻上他的姓氏,并把女性的耻毛收集起来。

每每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翻开贴着这些毛发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上记录着女人们的特征,小到十三四,大到四五十,孕妇,智障,只要是女人,他都不放过。

“建国媳妇,没想到你也喜欢年轻小伙子啊。武队长咧嘴一笑,好似在说遇见了同道中人。

小寒忍下心中恶心,谁他妈和你同道。

“武队长,你可能不大了解我,我这人啊,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有仇马上报,绝不过夜。小寒把剪刀举起来吹了吹,就是空城计,也得摆起来,不能一下子就进了他的频道,让他带着跑。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我可没有犯你,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做的吗?在小姑子的屋子里偷人。武队长偏腿坐在了炕上,已经很久没有能引起他兴趣的女人了,就连知青点那几个知青和眼前这个小寡妇一比都逊了几分颜色,他以前竟然没有注意过她。

也是她不常在村子里,不然早让他得手了。

小寒冲于千岩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说话。

“有人呢,偏偏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昨天啊,我去了趟市里,结果啊,有个女人,估计看着我傻乎乎的,就想拐卖我。我这个人,向来是有仇不过夜的,立刻就把她送进派出所了,估计现在她的同伙一起都被端了老窝了。所以呀,武队长,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我呀,还有于知青,你也不知道未来能有多大的造化,能不树敌是以为上策,你说呢?“

她说这些也只是拖延些时间想想书中写的他的事情 ,看看有哪些是能成为把柄让她利用利用的。

“刘二狗是你给捅进去的?!“武四齐瞪大了眼睛,瞳孔发生了地震,刘二狗又是偷又是往林区拐卖妇女这事他是知道的,这人在村里这毫不起眼,甚至是被人唾弃的对象,但是在锦城附近的黑道上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都知道有一个神偷,但出手就没失手过,但却没有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昨天几个便衣去了他的住处蹲点,晚上的时候就把他抓了。他家上面是窝棚,下面却是非常大的地窘,地窘里,有床,有家具。这些年偷来的钱,还有没有没来得及换成钱的赃物都在这。除了这,地下室竟然还拴着一个女人,不知是从哪里拐来的,供他取乐,因为他住在村外,和村子隔着一条河,村里的人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赃物、人被带出来的时候,村主任差点晕过去,他们的村子竟然发生了这种罪大恶极的事。他能知道,是因为当时他正在刘家庄的治保主任家喝酒,所以才能第一时间知道。

这个案子还在侦破中,就连刘家庄知道的人都不多。他们平山村,肯定无人知晓。

小寒震惊于他竟然知道这件事,心中发虚,别这是一伙的啊。

但看他只是震惊,并没有愤恨,生气的表情,暗松一口气,故作高深地说“谁让她好死不死的非惹我呢。“

“我偏要惹你,你奈我何?“武四齐挑了挑眉,笑着问。

“武队长,我昨天进城去,其实是办事去的。我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一定要让我去市里。并交待我办了点事。“

“什么事?武四齐笑着搭腔。越和她说话越是喜爱,反正没事逗逗闷子也行。

“他让我写了十封信,信的内容呢就是有一个治保主任伙同县粮食局局长,挪用储备粮。信呢,我分别交给了十个人,如果三天后他们见不到我呢,就分别把这十封信送到粮食局、市政府、粮站相关负责人手里。

武四齐站了起来,他转了个圈冷笑着说“这种信,这些领导人哪一天不收个十来封,谁会信呀!

“应该会信的吧,毕竟里面有账本哦。小寒笑着说。

“那么厚的账本你全夹在信里了?武四齐淡定了下来,他把门关上,凑到章小寒面前,伸手要捏她的下巴“这张小嘴叭叭的还挺能说啊。

于千岩一把把小寒拽到了他的身后,淡淡地说“武队长,帐本厚不要紧,一本帐平均分到十个信封里还是装得下的。

“哟,这睡了一夜就是不一样啊,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就护上了。不过你这小子眼神不大好,找谁不好,偏找个寡妇,还带着三个小拖油瓶。武队长斜斜了他们一眼,他每晚睡觉之前都会看一看账本,账本在不在他还是心里有底的。

“1970年3月26日,1000斤苞米,送到省建二食堂,接应人,梁建翔,收粮票800市斤,人民币120元。储局长得六,我得四。

1971年11月30日,以次等陈粮,替换大队一等公粮,送省建二食堂,接应人,梁建翔,收粮票300市斤,人民币100元。储局长得五,我得五。“于千岩带着微笑轻声念着。

小寒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知道这个账本的?难道他也是重生的?可是即便是重生的,他也不应该知道啊,这本账本最后是一名叫何娅娅的知青给爆出来的。武四齐看上了何知青,答应推荐她去上工农兵大学,以此为由经常让她上他家陪他,还要给她在大腿上刻字,何娅娅被玩弄了一年也没有得到推荐资格,气愤之下就把这本账本,分成了十份,放在了十个信封里,找了十个人给了钱,让他们分别交给了市里的领导。这次事件影响极大,储局长还有那个省建二食堂的领导还有武四齐全部被执行枪决了。

但这事是两年后才会发生的。这咋时间轴全乱了。

“住口。武四齐远没有了刚刚的镇定,他高声喝止了于千岩。

于千岩略挑了挑眉,停了下来,脸上还带着微笑。

武四齐定定的看着于千岩,又看了看章小寒,心中快速想着解决办法,众目睽睽之下,肯定不能把人整死,还是两个大活人。但只要让他们活着,他的秘密就会暴露,他忽然想到了建国媳妇最开始和他说的话,有仇不过夜,还有,这两人处变不惊,未来真的说不准有什么大造化,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轻易树敌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立刻打了个哈哈打断他的背诵“兄弟,于兄弟,你以后就是我亲兄弟,有啥事,哥罩着你。又转头对小寒说“哥这个人没别的毛病,就是嘴巴大,但是心眼好,哥应该没得罪你吧。

“没有没有,武哥你刚刚态度这么好,也是我亲哥,以后有事用得着妹子的地方您尽管开口。小寒笑着接茬。

“武哥。于千岩淡淡地招呼了一声。

武四齐按下心中的担忧,只要他们不想撕破脸就行,其它的慢慢再想办法解决。

“兄弟,妹子,那赶紧的吧,赶紧去把信收回来吧。妹子,你把信都给什么人了,不能够提前把信送出去了吧。

“那不能够,我和他们说了,一定是三天内见不到我人,再送。如果提前送我不给他钱。

“给啥钱?

“我和他们说,如果我三天内不出现的话,让他们把信送到我指定的地方,送到之后,我一人给他们六块钱。提前送没有钱,推后送也没有。

“哥懂,哥懂。武四齐脑门有点冒汗,他要是把储局长给拖下去,储局长如果自己摘出去了,第一个就要跳出来整死他,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60块钱递到小寒手里,“妹子,辛苦辛苦你,赶紧去,把信要回来。

“武哥,敞亮人,我正愁上哪整这些钱去呢。小寒毫不客气地接过这些钱。

“那能不能告诉哥,你梦里这金贵人是谁?

“武哥,什么梦,啥金贵人?小寒惊讶地问,随意把钱塞进裤子口袋,仿佛那只是六分钱。

武四齐愣了一会儿,哈的笑了一声,随后用手指点了点小寒,哈哈哈大声笑了起来。

“行,你这妹子,哥认下了。

“那哥,你说那外面这些人咋整?小寒听着来抓奸的男女都还在门口和她公婆较着劲呢。

一声高一声低的,或假意询问,或是高声跳脚说败坏门风的,还有跟着喊要挂破鞋游街的。

“哎哟,这还真有点难办。妹子,你这身份不一般啊。“武四齐拍了拍大腿,凝眉想了下说“这样,你们赶紧的,上镇上去领个结婚证。你找陈办事员,就说我说的,让他把结婚证的日期往前写一天。这样,昨晚的事,往哪说出去也合理合法,别人也抓不住你俩啥短处了。

嗯,按你说的,那短处就去你手里了。故意把日期往前写一天,还找他指定的人办。

“哥,你眼亮,我们这是被陷害的呀,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于知青。这咋能和他结婚嘛。小寒心中暗恨这个狡猾的狐狸,一定也要把他俩的短处捏在手心里才算。

“哥知道,哥咋能不知道。但是你想,无论是你和于知青搞,搞对象,还是秋荷和于知青搞对象,这未婚男女赤条条的躺在坑上,咋说也不好听啊。这也影响于知青的前途不是,我咋听说,于知青要上镇上教书去了呢。武四齐慢悠悠的来了句。

小寒心中一凛,对呀,如果于千岩能顺利入职,那就等于改了于千岩的命运了。

“哥,现在几点?小寒问武四齐。

“六点十分。武四齐露出手腕上带着的表说。

“好,那这事就听哥的。我们马上就走。小寒立刻做了决定。

于千岩皱了下眉头,小寒知道让于千岩娶一个寡妇,比娶秋荷更委屈,但此时没有别的办法了,“于知青,咱们先去领证。

她朝于千岩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别说话。

于千岩却还是张了口“你得开封介绍信。

小寒误会了他,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武四齐看两人都同意,心中大石放下,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线稿纸和公章。

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钢笔,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就给章小寒开了封介绍信,落款日期是前天。

“于知青,你的介绍信你自己个儿去镇上知青办开就行。记得日期一定要写成前天。

于千岩点头。

他长出口气,打开门站在门口,立起眉毛大声骂道“干什么玩愣,王玉凤,你他妈的一天就知道逗老子玩,大清早的就叫我起来断案。人家是正经搞对象,正经结了婚的,你抓什么搞破鞋。赶紧给老子滚。

武四齐这一声吼,不仅是王玉凤愣了,全院子的男女老少都愣了,一时间不小的院落里,针落可闻。

武四齐用手指点了点王玉凤作警告之意,然后背起手走了。

小说《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书之村里来了个男知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