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

>

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

华耀 著

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 李梦瑶李乐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李梦瑶李乐,作者“华耀”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无须结伙,不要女友,朋友唯独真正有价值的一人。我‧大星明照割舍了「没效率」的青春,然而有个人却老是窝在我房间。那家伙并非我妹,更不是朋友,而是极其烦人的学妹──朋友的妹妹‧李梦瑶。  「学长,来约会吧──!……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彷佛血管里流著能量补给饮料的这家伙老爱缠著我,不时霸占我的床,还用看得到吃不到的方法诱我。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每个人都对我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原来李梦瑶这家伙,在外似乎因活泼清纯的优等生形象而大受欢迎。  喂喂喂……既然如此,你干嘛只缠著我啊?...

来源:fqxs   主角: 李梦瑶李乐   更新: 2024-01-16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梦瑶李乐,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华耀”,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好,下一个问题」授课的时间就在紧张的气氛中度过时间缓缓流逝,学生们甚至有种度过两、三个小时的错觉幸好这时钟声响了「──到此为止下次上课前先看到第一百三十五页,以上」班上同学顿时放松了紧张情绪石老师整理好教材夹在腋下,正准备离开教室时──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了我《剧毒女王》前所未见的行动震惊全班,令我备受关注怎么了怎么了?四周投来好奇的眼神……又受到众人的注目了最近老是遇到...

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第三章 冒牌男友在线免费阅读

当晚八点左右。

我拿着手机走出家门。

距离车站约莫步行二十分钟路程的五楼公寓其中一室。

大概傍晚过后路上就变得没什么人,酝酿出一股寂寥的氛围。

我稍微加快脚步,前往附近的家庭餐厅。

当然……目的不只是为了吃晚餐。

伯父──张老板找我出来。

为的当然是就业的事情。

他似乎打算进一步详述电话里没说完的『条件』。

发型服装都搞定了,逢风拍马的准备也完美无缺。

虽然不知道伯父会提出什么条件,但要是做点简单事的话我都会做。

就进入超知名全球大企业的特快车车票来看,这点代价实在是太便宜了。

我一边想做这种毫无尊严与矜持的事情,一边走进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中百』。以家庭餐厅来说,这间店价格稍高,独居又节俭的我平常绝不可能来。

不过今天是张社长请客,地点也是对方指定。就巴结的角度来看,让对方请高档餐厅其实是下下之策……但我也不想跟对方唱反调。

让人爽请一波也是做人处事必要的思维。

──老实说,能够省下晚餐钱真是太棒了!

这就是所谓一箭双雕吧。

「喂──张锟,这边这边。」

踏进店里后,还来不及跟女服务生表明跟人有约,我就已经先跟一位中年男子对上了眼。

「您先到了啊。对不起,我来晚了。」

「哎,别在意。这种时候长辈应该多体恤晚辈才对。」

他伸指把玩着浓密的胡子,口气活像个圣人一样。

虽然对方一举一动都像个典型暴发户,实际上却完全相反。

他可以说是所有经营者应当看齐的榜样。

现今不少上司一掌握权力就变得妄自尊大不可一世,像他这种人品实属罕见。

……虽然我没出过社会,对现实并不了解啦。

但社交网站上那些诉苦的社会人漫画都这么说了,我想八成是错不了了。

「上次真是不好意思。」

「不用那么拘谨啦……太逞强的话,十年后肩膀会变得硬邦邦喔。男人该硬的只有底下的肉男爵呦,啊哈哈!」

「……………………」

张老板喜孜孜讲起高中水准的h色笑话后笑了起来,我只好拚命忍住想要吐槽的冲动。

看我默不作声地坐着,老板大概也知道自己冷场了,刻意清了清嗓子。

「啊──其实这次还有另一个人来,但她好像还没出来。总之,我们就先单独谈谈吧。」

「是。」

我自然而然地挺直背脊。

……他到底会提出什么刁钻的难题呢?

「首先,你之前送来的游戏我玩过了。」

这么说完,张老板便把手机摆到桌上。

画面上是手游的开始功能表。房子背景前是害怕怪物出没的动漫风人物,营造出满满的惊悚感。

游戏标题为『原神』──版权标记署名『米哈游』。

这是可华夏最火的开放世界游戏。

「我可吓了一跳。想不到你竟然独力完成一套游戏,甚至还上架了。」

「这是整个团队的作品,不是全靠我自己的力量。」

「程式设计、建模、剧情,还有配音员,以及制作人兼监制……也就是你。」

「是。我们是一个共同体,少了谁都完成不了这个游戏。」

没错。这游戏是我跟为数不多的伙伴们一起做出来的作品。

我跟伙伴们谨守这个秘密,教室里无人知晓此事。

「唔。这作品在业界也蔚为风潮呢。神秘创作集团《原神》。创新的游戏性、完美切合游戏体验的剧本、魅力不输专业的人物设计、真实身分不明的配音员──没有巨额资本奥援,仅靠口碑慢慢打出名声,并突破百万次下载……」

「您过奖了。伯父公司经营的游戏可是每套都突破千万下载呢。」

「那是大资本重金宣传发行的游戏,拿来比也没意义啊。」

张老板摸著胡子咧嘴一笑。

「虽然人数不多,也没太多时间金钱可用,却能设法赢得竞争力。我在学时也不晓得能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呢……游戏我也玩过了,内容十分有趣,怪不得会这么受欢迎。」

「……那么……!」

「不过这是两码子事。」

当我向前倾身时,张老板朝我额头伸指一顶,让我退回座位上。

「我很清楚你的心意了。想跟伙伴们一起玩游戏的心情,那份真挚的渴望,我已铭记在心。」

接著他又说

「不过大人的世界没那么简单。要我特别通融的话,当然得付出相对的代价──糟糕,好像让店员等太久了。」

「啊,也对。嗯,菜单在……」

女服务生一直规规矩矩地挺直背脊看著这边。

因为还有一个人会来,我本来以为要等人到齐才点餐,不过白白占著桌位也不好。我拿起菜单翻阅,打算先点个饮料。

「现在已经是晚餐时间了吧。别客气,想吃什么尽管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同原先的盘算,我决定大方接受招待。

「不好意思,店员小姐。」

「是,请说。」

「一份义大利汉堡排套餐,然后是──」

「我要这个半熟蛋奶油培根义大利面。」

「那就这个。还要饮料自助吧两人份……不,是三人份。」

「三人份是吗?……啊啊。」

一瞬间女服务生好奇地眨了眨眼,不过伯父订位时大概已经报过总人数了吧,她很快就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女服务生点完餐正准备离去时,伯父突然开口说

「你的手指真美。」

「咦?」

「啊?」

……这个人突然说这什么话啊?

「操作点餐机的手势华丽无比,我忍不住看得入迷了。」

「是、是……」

「接下来有空吗?或许就是为了这天跟你相遇,我的副驾驶座才会一直空著呢。」

「……!!我、我还在工作!失陪了!」

女服务生满脸通红,快步跑回内场。

这也难怪。这位搭讪别人的轻浮男简直可疑到了极点。

如果对方只是上司的话,我可能会视而不见。不过身为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我不能放任这种形同性骚扰的恶行。

「伯父,刚才那样不好吧?」

「为什么?我只是把我的感想直白地说出口而已,这才是对待女性的礼仪吧?」

「你又不是义大利人……」

「欣赏就是欣赏,想搭讪就搭讪,这可是丰富人生的诀窍喔。」

「或许是这么说没错啦……」

「对人家有好感要说出来才知道。只有动画里才会用傲娇的方式表达情感喔。」

「……!」

我赞同这句话。

虽然不赞同才刚见面就突然搭讪女服务生的行为,那却是我长久以来抱持的价值观。

尽管不愿承认,我还是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而且她好像也不讨厌喔……你看。」

顺著伯父下巴比划的方向望去,只见刚才的女服务生正托著脸颊,怀春似地唉声叹气。每次跟这边对上眼,她就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伯父轻轻挥手时,她也会露出生硬的表情点头示意──

那种摸不透情感的态度是怎样?

「虽然看起来是不讨厌……但也太不清不楚了吧。」

「女人心可复杂了。突然被搭讪当然会不知所措,不过那也表示心里不觉得反感喔。刚开始就有这种反应的话,大概再两次就能上床了吧。」

「真的假的……真不知道该说佩服还是什么。」

我本来已经忘了,不过这么说起来,伯父是个爱好女色的花花公子呢。

小时候的我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记得张老板家的夫妻时常吵架。

现在回想起来,原因八成是老公出轨──搞不好是十成。

──这大叔真不像话。

不过向这种人低头的我更没出息。

……糟糕,拍马屁模式差点停顿了。

这样下去恐将露出本性失了礼数,导致对方毁弃承诺。

「我可以去一下厕所吗?」

「啊啊,当然。你去吧。」

「恕我失陪……」

先离开一会儿,重新打起精神吧。

乾脆催眠自己,假装没看到什么搭讪女服务生的色老头好了。

「我会拍马屁,我会拍马屁,我会拍马屁──」

离席前往位于角落的厕所途中,为了重启拍马屁模式,我不断自我暗示。

──就结论来说,我失败了。

由于大脑95%都用在自我暗示上,专注力变得极度涣散。

所以我没发现厕所门上贴著『男女共用』,以及『注意!锁坏了,开门前务必敲门!』的告示。

「咦……?」

「…………………………………………啊。」

时间冻结了。

我不假思索地直接开门。

门后──有个屁股稍微悬空的女孩。

「………………………………」

「………………………………」

不晓得是不是正准备穿上,女孩以手指撑开粉色内裤的松紧带,拉到大腿中间时停了下来。是因为有人突然闯进来才停止动作吗?这幕景象实在是太荒唐了。

卷起的裙襬底下,原本穿著内裤的部分也隐约可见。

「………………………………」

「………………………………」

我们互看了几秒钟。

如果对方是男的,我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性。

不过对方怎么看都是女生。

偏偏还长得格外可爱。

第一印象是一碰就会消失的白雪公主。

银金色的短发,以及冷色系的蓝白装扮。

或许是因为配戴著贝形项炼和耳环的关系,看起来也像美人鱼。

身高大概比我矮一个头,以女生来说算娇小的。虽然体型纤细,不够凹凸有致,但那光看就能想像其柔滑触感的大腿,以及艳泽双唇又显得格外诱人。

是大学生……还是什么呢?纯真与美艳的强烈反差让人完全猜不出年纪。

──呃,我干嘛这么冷静地观察啊?

不对吧。现在必须妥善处置,改善眼前的情况才对。

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哪怕是意外,只要看到就完了。

如此一来──只好装作没看见、装作根本没注意到了。

在没注意到对方存在的情况下,一般人会采取的行动是……!!

「我快尿出来了!!──假装憋不住脱掉裤子!!」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厕所里爆发悲鸣,我心窝挨了猛力一击,就此倒地不起。

「啊哈哈哈!哎呀哎呀,太开心了。没想到初次接触就幸运目睹香艳场面啊!」

「……不是开心,是不快。」

「呵呵呵,反正你也没损失啊──哎,你可真幸运啊。」

「同伴在厕所要先说啊……我差点就背上前科了!」

遭遇未知(幸运目睹香艳场面)而引发骚动后,过了三十分钟。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方才衣衫不整的白雪公主坐在同桌。

将索然无味的义大利汉堡排送进嘴里同时,我交互看著笑得不怀好意的伯父,以及他身旁面无表情地撇过头去,默默吸著番茄汁的白雪公主。

虽然这窘境完全是我一时疏忽造成的,但餐桌上的气氛也太尴尬了。

见少女粗鲁地啃咬吸管啜饮番茄汁,我突然想到彩羽也喜欢番茄汁。最近大学生流行喝番茄汁吗?其实我也爱喝,所以冰箱里随时备有存货。莫非我本质上是大学生?我胡思乱想著逃避现实,不过这样也无助于解决事情,于是我轻轻清了清嗓子说

「……张老板,这女孩是……?」

「哎呀,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你还常来我家一起玩呢。」

「一起玩……咦?」

听伯父这么一说,我重新打量女孩的侧脸──这才发觉。

「难道是……张诗雨……?」

「别用那张脏嘴叫张诗雨的名字,会有损神格的。」

什么神格啊。

「真的是张诗雨吗……你彻底变成大美女,我都认不出来了。」

「……!」

一如其名的雪白肌肤泛起淡淡朱红。真白把吸管用力咬到变形,气势汹汹地吸著番茄汁。那模样有如羞涩的吸血鬼。

──张诗雨。

伯父的女儿,也就是我堂妹。

十年前亲戚往来还算频繁时,我几乎每个月都会见到她。再加上这家伙的哥哥,当时三人常在外面嬉戏乱跑。最近双方父母都忙于工作,没车的孩子们不便自行见面,所以自然就疏远了──

听说她进了都内知名的贵族千金学校……原来如此,怪不得啊。

如今真白浑身散发的气质俨然是完美无缺的千金小姐,丝毫没有挑剔的余地。

「不过,为什么张诗雨会在这儿呢?」

「是我带她来的。不过到了家庭餐厅后,她一直窝在厕所里不出来。也不晓得是生理期还是便秘,妙龄女子可真辛苦啊。」

「爸,别乱说话。小心张诗雨以性骚扰的罪名杀了你喔?」

「啊啊,有够毒舌……明明以前那么爱撒娇呢。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吗!?」

「刚才是伯父不对吧。」

「就是说啊──不过偷窥厕所的明更差劲。去死。」

「呜……因为无法反驳,伤害反而更大……」

彻底被讨厌了呢……想起小时候情同亲兄妹一起玩耍的日子,现在冷漠的态度更是刺痛我的心。尤其这又是我自作自受。

真希望有办法修复彼此的关系。

「而且张诗雨……根本就不想来这种地方……」

「别这么说嘛,张诗雨。爸爸真的很担心张诗雨喔?」

「谁相信啊?性騒扰大叔。」

「唔~我完全无法辩解呢。真伤脑筋。」

面对鼓起脸颊耍孤僻的张诗雨,伯父只能为难地抚摸著胡子。

果然是女儿最强势吗?从眼前的景象完全可以看出家庭内的权力关系。

「算了,先进入正题吧。」

「啊,好的。」

大概是觉得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吧,伯父换回了『张老板』的面孔。

见男人突然摆出威严肃穆的态度,我也紧张地再度挺直背脊。

「关于让你的手游制作团队──『原神』的成员们进行交换条件──」

这时,他身旁的张诗雨肩膀颤动了一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觉得奇怪,但现在还是先专心听老板说话吧。

「──在毕业之前,我希望你能当张诗雨的冒牌男友。」

一瞬间,我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许多爱情喜剧里用到烂的词汇,是我的错觉吗?

「………………………………」

「………………………………」

听到如此荒诞无稽的一番话,我跟张诗雨顿时反应不过来。

不过随著时间流逝,我开始冷静地反刍刚才的话。

「呃──您要我当什么?」

「冒牌男友。」

看来我并没有听错。

……呃?……什么?

「……莫名其妙。白痴啊?为什么张诗雨非得接受这种拷问不可?」

对啊,就是说嘛。张诗雨说出了我的想法。

不过也用不著说是拷问吧?我在心底暗自吐槽。

「不准再任性了!!」

砰地一声,伯父用力拍打桌面,猛然把脸凑向张诗雨。

尽管真白明显露出厌恶的表情别过头去,伯父仍对著她口沫横飞地说个不停。

「光是实现你的愿望,让你从名门高中转到男女合校的公立高中,就已经令我肝肠寸断了!!那么至少给你安排个保镳,驱逐男女合校里试图靠近你的坏人。这么想有错吗!?」

「……因为这样就想帮张诗雨找个冒牌男友,简直莫名其妙。真白绝对不要。」

「要是派出专业保镳在校内待命,你在学校里会显得格格不入吧?要是宝贝女儿因为我过度保护而遭受霸凌,我会悔恨到死的!」

「唔。难道就不能放著不管吗?」

「不能。」

伯父秒答。

「听好了,张诗雨。男女合校很危险喔。那是坏人聚集地。清纯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误闯进去的话,眨眼间纯洁就会被掠食殆尽啊!」

「您把男女合校想像成什么贫民窟了吗?──请等一下,方便请教一个问题吗?」

这么说完,我接著问

「照您的说法看来……莫非张诗雨要转学到我们学校?」

「是啊,没错。张锟,你果然机灵。手续都办好了,明天起你跟张诗雨就是同班同学啰。」

「为什么这么突然呢?我没记错的话,张诗雨念的高中是超名门贵族学校吧?」

进了那所名门大学附属高中,便可直升人人向往的高偏差值大学,堪称成为菁英女性的快速直达车。只要品行没出什么大问题,成绩也维持在中等程度,光是在那里就读就能确保升学。

形同一入学就保障了有效率的人生规划。

为什么要故意放掉这份特权来我们学校呢?

「这个嘛,其实──」

「别、别说,那件事,不要告诉张锟。」

「这怎么行。现在是我们在拜托人家,好歹得让他稍微瞭解一下张诗雨的状况啊。」

张诗雨拉著伯父的袖子低头恳求。然而伯父并未应允,为难地皱著眉头开口说

「其实──张诗雨几乎没去学校上课。」

「是拒绝上学吗?」

「…………」

「哎,以事实来看就是这样吧。」

不顾紧咬双唇抱住膝头的张诗雨,伯父乾脆地点了点头。

张诗雨仍旧低著头,睫毛微微颤抖。难道她有什么不欲人知的过去吗?

「这个说来话长啊──」

「不用解释。」

我乾脆地打断伯父。

张诗雨倏地抬头,以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直眨著眼看向这边。为什么不问?通常不是会问个一清二楚吗?那眼神宛如充满戒心的小动物,看起来疑心病很重。

「虽然遭遇某些事情而拒绝上学,但张诗雨还是想改变自己,所以才决定转学。有这些必要资讯就够了。继续深究下去就太不识趣了。」

活得有效率是我奉行的宗旨,所以不需要无谓的探究和过度干涉。向有难的人伸出援手不必过问理由。

「明……」

「……呵呵,真是好哲理呢,明。」

张诗雨露出诧异的眼神。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伯父似乎也很开心。

「情况我都瞭解了。我也明白伯父的担忧。不过……虽说是假扮,但公开恋人关系的话,在教室里恐怕还是会显得格格不入。」

「没问题的。有男女朋友的人属于班上金字塔的顶点。为了让张诗雨一帆风顺地度过合校生活,这反倒是必备条件呢!」

「您学生时代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总觉得您好像怀著强烈的恨意呢。」

「不,我天生就是花花公子喔。」

哪有这种人啊。

虽然对伯父黑暗的青春时代感到好奇……现在还是先别管了。

「这条件绝对无法退让吧?」

「啊啊,绝对不行。」

……可恶。

本以为只是吊儿郎当的大人随口胡诌而已。

既然他都正经八百地讲明了,我岂不是不能视而不见了吗?

虽然表面上嘻皮笑脸,但伯父肯定是有所苦衷才想把张诗雨托付给我。

说不定那跟她不去上学的理由有关──

就别多问了。

我无意假装好人,只是利用这个机会为团队的将来做打算。

「我明白了,我就当吧。」

「……!」

再来就看张诗雨的意思了。

或许是因为我给了意外的答覆,张诗雨瞪大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用我听不清楚的音量低声碎念后,她恶狠狠地瞪了过来。

「如果是假扮的话……那好吧。毕竟不接受这个条件,张诗雨就不能转学。虽然不情愿,但张诗雨会遵守约定。」

原来如此,我们是互相利用呢。

如同伯父对我提出交换条件,张诗雨也是跟父亲交涉过后才走到这里。

不过她肯定没料到,要接受跟别人假扮情侣这种扯到不行的条件吧。

竟然不惜接受这种条件也要一意孤行,看来她跟我是同类呢。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顾忌了。

「请多指教,张诗雨。」

「别叫得那么亲热,变态厕所男。你只是冒牌货,张诗雨没必要跟你好好相处。」

「……我是无所谓啦。」

我伸出右手想要握手,却被张诗雨猛力挥开。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摆明了拒绝跟我握手。

这也难怪。想到三十分钟前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没报警抓人实属侥悻。

「呵呵呵,多么美好的情谊啊。看你们这对小情侣处得这么融洽,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您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就是说嘛,爸根本瞎了眼嘛。」

「哈哈哈!!你们这不是意气相投吗?──啊,对了对了,明照啊。」

「什么事?」

「你只是冒牌男友喔。要是真的对张诗雨下手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呜喔,好可怕的表情啊。

既然怀疑我,就别提这种鬼点子嘛。虽然现实生活中绝无可能,但在恋爱喜剧里,冒牌恋人的设定铁定会修成正果啊。

「别担心。况且张诗雨似乎很讨厌我呢。」

「………………哼。」

事实上都已经彻底被讨厌了,根本没有发展恋情的可能。

恋爱喜剧也就算了,但这可是现实啊。

「那么明天起就拜托你啰,冒牌男友♪」

「……是。」

伯父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后,总觉得肩头异常沉重。是错觉吗?

就这样。

我开始假扮真白的男友,作为无条件进入公司的代价。

『乙觉得冒牌男友的设定如何?』

『就是恋爱喜剧的真男友Flag嘛。是那种一开始讨厌,却慢慢互相吸引的套路呢。』

『不过假使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对方态度又超级冷淡呢?』

『……我只觉得他们将来会打得火热。』

『欸……』

小说《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朋友的妹妹总是缠着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