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一执一念,一声叹畅读精品小说

>

一执一念,一声叹畅读精品小说

7秒记忆的垚垚 著

一执一念,一声叹 古代言情 垚垚垚垚

小说叫做《一执一念,一声叹》,是作者“7秒记忆的垚垚”写的小说,主角是垚垚垚垚。本书精彩片段:一场亦真亦幻的梦境,揭开一段尘封的记忆;前世与今生的纠葛,开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垚垚最初以为这仅仅只是个梦,哪成想自己最后竟深陷其中,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来源:fqxs   主角: 垚垚垚垚   更新: 2024-01-06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一执一念,一声叹》的小说,是作者“7秒记忆的垚垚”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垚垚垚垚,内容详情为:正在细嚼慢咽的萧逸尘听见垚垚难掩落寞的话语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反而是漫不经心地掀了掀眼皮,又夹了一片腌萝卜放进碗里温和地道:“倒也不至于打扰,只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也有损姑娘清誉,在下才会有此一言。既然姑娘无处可去,那便安心在此养伤,不要胡思乱想,离开之事……待日后再说吧。”过了片刻,萧逸尘...

一执一念,一声叹第五章 大写的尴尬在线免费阅读

“多谢先生!垚垚发自内心地感激道。毕竟两人素不相识,人家为了救自己这个毫不相干的人,又是治病又是做饭,还要“伺候自己喝药进食,除了说声谢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

待她喝完鱼汤,萧逸尘又轻轻将她放回去躺着,这才不以为然道“姑娘无需挂怀,学医之人自当悬壶济世,在下也是尽份内之职。说完便转过身回到桌边开始用膳。

这时垚垚才又捡回刚才的话题“垚垚在此谢过先生替我思虑,不过送信倒是不必了。她看着屋顶的四椽袱顿了顿,自嘲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悲凉“我在这世间早已没有家人……微微偏过头,她目光诚挚地望着萧逸尘“先生的救命之恩,垚垚无以为报。只是,若我在此扰了先生清静,还望先生暂且忍耐些时日,待我伤好之后自会离开。虽是借用宁儿的身体,但毕竟内在意识是垚垚,所以她用的是自己的本名。

正在细嚼慢咽的萧逸尘听见垚垚难掩落寞的话语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反而是漫不经心地掀了掀眼皮,又夹了一片腌萝卜放进碗里温和地道“倒也不至于打扰,只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也有损姑娘清誉,在下才会有此一言。既然姑娘无处可去,那便安心在此养伤,不要胡思乱想,离开之事……待日后再说吧。

过了片刻,萧逸尘又舀了一碗小米粥喂垚垚吃下。用完膳后,他整理好一切便对垚垚说道“垚垚姑娘早些休息,在下就宿在隔壁房间,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姑娘只管唤我一声就行。垚垚闻言应声回道“嗯,多谢先生!你也早些歇息吧~那在下便不打扰了。说完,萧逸尘转身走出了房间。

房门带上的瞬间,屋里便彻底安静下来,垚垚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再加上浑身疼痛,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可哪有那么容易入睡?本就是忍着痛感强制酝酿睡意的,且全身上下又动弹不得,熬了半天,总算是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了,却又突然被一阵尿意憋醒……

我去!这可怎么办??刚才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一层,这吃喝拉撒睡是人之常情,但以自己目前这种“植物人般的状态,如厕那是必须假以人手的!可眼下这大半夜的能找谁帮忙?

萧逸尘?!

人家一个大男人,跟自己又非亲非故,怎么可能嘛?除了端药喂食,难道还要让救命恩人来给自己把屎把尿?!天啦噜~~垚垚此刻只恨不得拿块儿豆腐撞死得了!!

“唉……垚垚焦灼地叹了口气,怎么办?怎么办?她到底要不要叫萧逸尘过来?叫吧,太尴尬了!不叫吧,自己今天岂不是要被尿憋死?啊啊啊啊~~~到底要怎么办嘛?垚垚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就在这时,只听屋外传来一阵叩门声,垚垚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正待凝神细听,门外便响起了萧逸尘那特有的清冷嗓音“垚垚姑娘醒了吗?在下给你拿了便盆过来,方便放进来吗?

什么???萧逸尘是怎么知道自己现在尿急的?难道他还会读心术?!

心念电转间,垚垚赶紧应声“嗯……进来吧~虽然是很难为情,但没办法,这种事哪儿憋得住啊?最终还是尿意战胜了一切,垚垚只得无奈答应。

萧逸尘推开房门,尽管四周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可他还是熟门熟路地径直走到桌边,放下手中的东西,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吹了吹,就见火折子顶端像是变戏法儿似的燃起一簇小火苗。他将手中的火苗靠近桌上的一盏油灯,随着油灯被点亮的瞬间,四周弥漫的黑暗顷刻间便被驱散殆尽。

收起火折子,萧逸尘重新拾起刚才放在地上的物件儿走到屋子右侧一人高的壁橱边。

打从萧逸尘进屋开始,垚垚的目光便一直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见他在墙角边放了个东西,视线一扫,竟是便盆!!

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眼那便盆,垚垚顿时感觉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嗡嗡嗡的……

尴尬又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垚垚眼睛又开始到处乱瞟,就是不敢看萧逸尘,更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却听到萧逸尘镇定沉稳的声音传来“请恕在下冒昧,方才想到垚垚姑娘一下午喝了不少汤水,人有三急,姑娘夜里定会想要小解,只是拖到此刻才想起来应该早点把便盆给姑娘拿过来备好,以至于深夜唐突了姑娘,是在下的不是!还请垚垚姑娘切莫怪罪……说完双手抱拳,弓着身子侧过头,一脸自责懊恼的表情。

垚垚此刻只觉得无比尴尬又惭愧,人家是一番好意,自己又怎么可能真的怪罪他?“先生言重了,这也不怪你,是我自己没考虑到罢了。她窘迫地回道,何况要想起来方便,还得麻烦人家抱自己过去……想想都觉得难为情,可自己又实在有些憋不住了,正当她暗自着急时,却听萧逸尘说道“虽说男女之间讲究大防,但眼下情况实在特殊,在下也顾不得那些虚礼了,还请垚垚姑娘莫怪。说着便望向垚垚,征求她的意见。

垚垚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垂下眼睑囧得声如蚊蚋“嗯~。听闻垚垚答应了,萧逸尘便来到床边,顿了顿,他也有些窘迫道“垚垚姑娘,得罪了……随即一把掀开被子,动作轻柔地将垚垚翻至侧身面对自己,再将她后面的裙裾撩至腰际,而后双手分别穿过她腋下和膝弯处,微一用力,抱起垚垚往便盆的方向走去。

从萧逸尘掀开被子那一刻起,垚垚全程都将眼睛闭得死紧!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此刻脸红得都能滴血了!得亏这个时代还没有电灯,她不禁心存侥幸地想到光线如此昏暗,他应该看不出来我脸红吧?

正胡思乱想间,萧逸尘已将她抱至壁橱边,然后将她放在一张类似于脚凳的东西上坐好,让她背靠着墙角稳住身形。垚垚屁股一落座,便忍不住想睁开眼,因为她发觉这凳子长得有些像现代的坐便椅,凳子中间被掏空了,屁股刚好坐在镂空的部位,而凳子下面就放着便盆。她有些惊讶这个时代竟然就有坐便椅这种东西了?

本是好奇想要睁眼看看这坐便椅的,结果刚一睁眼就看到萧逸尘近在咫尺的侧脸他的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睫毛纤长微翘、根根分明,高挺的鼻梁使得他五官更加立体,厚薄适中的嘴唇竟自带微笑唇型,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如刀削般干净利落……

许是垚垚看他的目光太过于专注,令他感觉如有实质,萧逸尘略偏过头看向垚垚,清冷的目光中隐含疏离与警告!

四目相对的瞬间,垚垚立马条件反射地垂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心中一惊好凌厉的眼神!此刻,她更是紧张得心如擂鼓,“咚咚咚的心跳声怕是连身边的萧逸尘都能听见!

将她放好后,萧逸尘便收回手直起身,转身背对着她,语气清冷淡漠地道“在下就在屋外候着,待垚垚姑娘整理好后,便唤一声,在下再将姑娘送回床上歇息。说完不等垚垚回答,径直走了出去,并顺手带上房门。

垚垚感觉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可能有些冒犯到他了,但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就是多看了他两眼,他就变得冷冰冰的。无语地扁了扁嘴,她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为了照顾自己,给人家添了这许多麻烦,以后定要谨言慎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完事之后,垚垚只得硬着头皮出声喊道“先生,可以了!片刻之后,就见萧逸尘推门而入。他来到垚垚面前,动作轻柔地将她抱回床上盖好被褥之后,垚垚略带羞赧与歉意地垂眸道“麻烦先生了!萧逸尘闻言扫了她一眼,顿了顿直起身,表情柔和了些许“垚垚姑娘不必客气,在下就不打扰姑娘就寝了,早些歇息吧。说完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垚垚闭眼叹了口气唉……看来这往后的日子都少喝点水吧,上个厕所真是又麻烦又尴尬!

翌日清晨,垚垚是被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的。

睡眼迷蒙间,她深吸一口气,习惯性地想要伸个懒腰,结果可想而知“啊!痛痛痛痛痛!!!呜~~好痛!一阵剧痛瞬间传遍她的四肢百骸,疼得垚垚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都在颤栗!皱眉紧闭着双眼,她全身紧绷一动不动地等着这道痛感过去……缓了半晌,垚垚这才“呼的一声吐出那口憋了半天的浊气,放松下来,感叹自己总算又活过来了!

这时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身着枣红色棉衣的中年妇人,她刚刚正在厨房里准备早膳,结果突然就被垚垚的痛叫声吸引了过来。只见她一脸紧张地将垚垚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随即关切地问道“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地方难受?

垚垚侧脸满眼惊诧地看了看面前的妇人回道“哦,无事,我刚刚只是不小心抻到了~请问您是……?妇人闻言笑眯眯地自我介绍“奴家的夫主姓周,是这山中的猎户,姑娘唤我周婶儿就好了!今日一早萧大夫便到山下来找到我们,说是救了个姑娘回来,却因着男女之防,饮食起居都不便照看,才为此托了我来伺候姑娘些时日,待到姑娘能自行下床活动了便离开。对了,萧大夫他到镇子上去了,今日有集市,他要去把这些时日采到的药草贩给镇上的药材铺,一会儿晌午就回来。你可别看萧大夫年纪轻轻,他还曾为夫主医治过腿疾,那诊金也收得甚少,遇到那穷苦人家前来求医问药的,分文不取!他宅心仁厚、医术高明,这方圆十里的村户大多都是受过萧大夫恩惠的。姑娘且放宽心,你这身子骨啊也能很快康复的!奴家刚还在厨房给你熬汤,再等等就能出锅了,多吃些进补的东西,也能好得更快些!

“多谢周婶!真是麻烦您了,只是您可别折煞我,哪敢称什么伺候。眼下我确实行动不便,恐怕这以后还有很长一段时日需得劳烦周婶照拂,万望您莫要嫌烦才是。垚垚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客套与无奈。周婶儿是个热心肠,又惯会察言观色,见垚垚神情有些落寞,她赶忙笑着转移话题道“嗨~都别客气了,闹了这半天,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呢?垚垚微微一笑“您唤我‘垚垚’就行了。周婶儿笑逐颜开地应和道“行!那垚垚且稍待片刻,婶子去给你打盆水来好好梳洗一番。嗯!垚垚感激地轻点了点头。

小说《一执一念,一声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执一念,一声叹畅读精品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