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完整作品

>

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完整作品

猫小姐有话说 著

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 现代言情 裴念岑楚耀

裴念岑楚耀是现代言情《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猫小姐有话说”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虐渣x甜宠x情有独钟x先婚后爱x互宠裴念岑与男朋友青梅竹马,苦恋七年,终于就要修成正果,走入民政局之时,绿茶一个电话将男朋友叫走,独留她顶着众人的嘲笑的目光,独自一人站在冷风里瑟瑟发抖。她发誓,她一定要让渣男付出代价。然后,好巧不巧,她遇见了同样被人放鸽子的楚季,两个人一拍即合,拿着户口本领了证,双双成为有家有室的“可怜人。”半年之后,前男友顶着一脸如沐春风的笑,嬉皮笑脸,带着绿茶上门道歉,却发现裴家有个陌生人,还是自己的亲叔叔楚季。渣男一下懵了逼,绿茶一下傻了眼。而楚季却是挑着眉,看自己站在一旁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大侄子,开口道:“来,叫人,这是你小婶婶。”渣男:“……”裴念:岑“乖,叫婶婶给红包,我的大侄子。”...

来源:fqxs   主角: 裴念岑楚耀   更新: 2024-01-06 22: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猫小姐有话说”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内容概括:楚季看着有些社恐的老丈人,心情大好。厨房里,裴母一边炒菜,一边对裴念岑道:“念念,你真的决定和楚耀断了吗?”裴念岑摘菜的手一顿,半晌轻轻点头:“对,我决定和他断了,既然今天我能做出和别人领证的事情,那么往后我就不会和他再有交集了。”裴母:“其实也挺好的。你不知道当初你和楚耀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你爸他心...

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第三章 看不上在线免费阅读

“小楚啊,你家里都有什么人?什么工作?工资多少啊?

此刻,裴母坐在楚季和裴念岑身边,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新女婿,越看心里越喜欢。

裴念岑一听她妈也和其他小区的老头老太太一样,开始打听人家家事和工资了,有点尴尬,赶紧阻止:“妈,你干嘛呢?打听人家隐私。

裴母笑眯眯:“他不是你老公吗?既然都已经领证了,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打听这些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裴念岑:“可是……

楚季抬手拜了拜,无所谓道:“没关系,这些也算不上什么隐私,我父母常年在国外,基本上不回家,我从小是我奶奶带大的,和我奶奶关系很好,至于工作,算是上市公司主管吧,工资还行,一个月十来万,够我和小念日常生活开销。

裴母捂着嘴,笑弯了眉眼:“工资高不高倒是无所谓,阿姨也不介意的,再说了,我家念念也有工作的,到时候你们两个共同努力,争取把自己小家过好就行了,至于家里长辈,不是阿姨多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见见?

楚季想也没想就道:“我答应了奶奶,明天带小念回去看看她。

裴母满意的点头,道:“就该这样,你们两个既然已经选择领证结婚,那么该有的流程一样也不能少,虽然这事办的不妥,不过,世上男女千千万,不能咱就换呗,总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到时候啊,你好好和你奶奶说,可千万不要起冲突。

楚季:“阿姨,你放心好了,我奶奶性格很好,也很慈祥,通情达理得很,知道我不是个拿婚姻当儿戏的人,我这么做一定事出有因,她会理解我的。

裴母:“那就好,要不,今晚留在家里吃饭,毕竟新婚,总不好立马就走,阿姨虽然赞同自由恋爱,但有时候,半路的也不一定不好,所以,留下来培养培养感情?

楚季点头,裴念岑脸红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晚上,裴父从公司下班回来,刚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陌生男人,顿时有点懵。

楚季听见有人开门,抬头望去,见到了一个和裴念岑面庞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断定这应该是裴念岑的父亲,赶紧站起身,有礼貌的打招呼:“裴叔叔好。

裴父愣愣点头,道:“好好,你也好,那个,念念和我媳妇……

楚季抬手指了指厨房的位置,道:“她们在厨房里做饭呢,冒昧上门,多有打扰,还望叔叔见谅。

裴父:“啊,客气了,那个,我先上楼换身衣服,马上回来。

说完一脸紧张,拿着公文包就跑了。

楚季看着有些社恐的老丈人,心情大好。

厨房里,裴母一边炒菜,一边对裴念岑道:“念念,你真的决定和楚耀断了吗?

裴念岑摘菜的手一顿,半晌轻轻点头:“对,我决定和他断了,既然今天我能做出和别人领证的事情,那么往后我就不会和他再有交集了。

裴母:“其实也挺好的。你不知道当初你和楚耀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你爸他心眼儿里是不同意的。可见你那样高兴,满眼都是他,我和你爸爸也不好阻拦你的姻缘,只能强忍着郁闷,答应下来,可是你知道吗?每次你和楚要出去约会或者逛街,你爸爸都会从公司里偷偷跑出来,跟在你们身后,是怕你什么事情,最主要,是怕他对你不好。

裴念岑一听这话,笑了,抬起头调侃道:“我爸还做过这么可爱的事情呢吗?我都没发现。

裴母笑着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个坏丫头你能发现什么呀?当时你和楚耀你侬我侬,甜甜蜜蜜的,怎么可能发现你爸爸,不过现在也挺好,你可以回头是岸,另觅良人,而楚耀那个混蛋,就找他的绿茶去吧,喝死他。

裴念岑也跟着义愤填膺:“妈你说的没错,你既然那么喜欢绿茶,那就让他跟绿茶凑一对,死在绿茶堆里得了,我这样的好姑娘,就该嫁个好人。

裴母点点头,半晌之后,又担心起来:“话是这么说,但是本来今天是你和楚耀去领证了,现在却换了别人,你要怎么和楚耀的妈妈交代呀?她平日里,对你也挺好的。

裴念岑眨巴眨巴眼睛,疑惑:“我为什么要和她交代?她平日里对我好,不是因为她想让我做他儿媳妇吗?否则一个非亲非故的邻家阿姨,她为什么要对我那样好?

裴迷一听,好像也有道理,就低下头,扒拉了几下铲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样,抬头开口对裴念岑说:“听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当初你和楚耀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你爸虽然郁闷,但是为了让你过的好也是双手双脚赞成的,毕竟那是你第一次恋爱,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我们做父母的也不好判断。有一次,我和你爸爸都在家,一起出去溜达,遇见了楚耀的妈妈,在和一群老头老太太坐在广场聊天。

“你也知道的,我平时虽然不怎么喜欢和别人接触,但跟他关系还算是可以,就想着拉着你爸爸去和人家打个招呼,哪知道我刚走到他们跟前儿,还没来得及露面儿,就听她和一群老头老太太在议论你。

裴念岑挑眉,道:“然后她又说我什么了?是说我倒贴,还是说我整天粘着他儿子?还是让他儿子都没有心情工作,又无心着家?

裴母脸一变,道:“她说你这辈子也就只能找到她儿子这样好的对象了,要是换成其他人,谁会忍着你?你一天没有公主命,反而全身都是公主病,整天除了作就是作,一点儿也不会体谅她儿子上班辛苦,还总是花她儿子的钱。我气的想上去和她理论,正好这时候你和楚耀从小区外回来,我只能忍着脾气,准备回家和你说的,不过,那时候你脾气倔,就是不听,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裴念岑:“他妈总是这样,我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妈对我千好万好,和他在一起不长时间,她偶尔还是会当着她儿子的面儿,说以后娶了我,是她儿子的福气,可是时间一长,原形毕露,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妈,其实我也不是非楚耀不可,我之所以今天想去和他领证,只是想给曾经七年的感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其实我早就发现,他和杜娇娇有点儿暧昧,我只是一直在骗自己,不想让自己承认,曾经七年的感情,就是个笑话罢了,不过,我想我一开始就是错的,他其实一直也没有多喜欢我,他之所以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顺理成章,觉得我知根知底,就算以后和我结婚,也是两家门当户对,强强联合。

裴母有点担心的看着她,道:“念念……

裴念岑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妈,你不用担心我,其实他从民政局离开后,我难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但是等我从民政局出来看见楚季站在民政局门口,也是一副失魂落魄,被人放了鸽子的模样,我就觉得,我也不是非他不可了,我拉出去去领上,其实有冲动。情绪在里面,但是说白了,只不过是想让楚家母子看见,我也不是非他家不进的,有福之女不进无福之家,以后,就让他们后悔去吧。

裴母一听乐了,在锅边敲了一下,道:“我闺女说的对,我们离了他,什么样的找不到?他算个什么鬼东西,居然敢让我女儿受委屈,咱直接换人,让他后悔去吧。

母女两个说完这话,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客厅里,楚季和换了一身居家服的裴父面面相觑,不知道厨房里到底有什么喜事。

晚饭楚季是在裴家吃的,饭桌上,裴念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给裴父听,重点说了楚季不管不顾直接从民政局离开,跑去陪杜娇娇的事情,裴父一听,气的差点在饭桌上摔筷子,好在裴母在他旁边,及时阻止了他。

“既然念念已经和小楚结婚了,那这件事情咱们暂且不提了,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也要按部就班的来了,比如,婚礼……

说完,她看向楚季,楚季刚想开口,裴念岑接话道:“妈,先不办婚礼,我们两个先培养感情,慢慢来,等感情有了,水到渠成,婚礼自然也有了,再说了,我怎么能那么轻易,就让渣男知道我结婚的消息呢,这件事情,得慢慢来,他要先有错觉,以为我还爱他,不然,就没好戏看了。

楚季看着像是狡猾的小狐狸一样的新婚妻子,挑了挑眉,眼里对她的兴趣高了不少。

裴父听她这样说,也很赞成,激动的拍桌子道:“对,我的女儿,就该有这样的魄力,你不要我,我直接换下家,你想拿捏我,门都没有。

这话一落,饭桌上的四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继续吃吃喝喝,不

楚耀了。

小说《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垂死病中惊坐起,婶婶竟是我自己完整作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