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高质量小说阅读华都探案

>

高质量小说阅读华都探案

冇有 著

刘克鹏牛耿 华都探案 悬疑惊悚

《华都探案》中的人物刘克鹏牛耿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冇有”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华都探案》内容概括:从初出茅庐的警校毕业生,到力挽狂澜的私人侦探,柯铭的成长之路曲折而又漫长。即使身处黑暗,心中亦有光明,且看华都探案。...

来源:fqxs   主角: 刘克鹏牛耿   更新: 2024-01-06 22: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华都探案》,主角分别是刘克鹏牛耿,作者“冇有”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你们几个是怎么看的祠堂?这毛贼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其他人不敢触霉头,胖子倒是满不在乎的说:“爸,这个贼打伤了大毛和大虾小虾,我们当然要先照顾他们啊。”老村长刚想叱骂他一句,但他看见自己儿子手上的铁耙时,愣住了神,慢慢地走上前去。随后气得直哆嗦,拿起手上的拐杖打向胖子:“你这个蠢货!你看看你...

华都探案第1章 赎罪(4)在线免费阅读

周围的人听到祠堂里面有动静,都集合冲了过来,柯铭看见右边不远处有一片灌木丛,转身向里面翻了进去。幸亏他穿的是一身黑衣服,窜进灌木丛的时候没有被周围的人看见。

就在柯铭以为逃出生天了的时候,一个胖子向灌木丛走来,举着一个铁耙,对着里面胡乱刺了起来。‘这胖子还挺聪明。’柯铭躲得位置恰好是地面凹陷进去一块,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这胖子给打伤,也没工夫顾这些,他现在只想让自己能够安全逃出去。

徒劳无功的胖子拎着自己的铁耙走了,柯铭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骂这个天蓬元帅下手太狠,把自己的腿都给刺伤了。祠堂附近的人都进到屋内去查看受伤的三人,没注意灌木丛这一边,他趁机跑向了山崖。

‘估计他们都认为这悬崖不会有人下来吧?’山崖附近完全没人看守,这让柯铭很意外,但他没想这么多,拉住绳子一点点地爬上了这块峭壁。

两小时后,刘家祠堂内。

“你们这群不中用的东西!老村长十分恼怒,密室内的东西还是没守住。“你们几个是怎么看的祠堂?这毛贼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其他人不敢触霉头,胖子倒是满不在乎的说“爸,这个贼打伤了大毛和大虾小虾,我们当然要先照顾他们啊。老村长刚想叱骂他一句,但他看见自己儿子手上的铁耙时,愣住了神,慢慢地走上前去。随后气得直哆嗦,拿起手上的拐杖打向胖子“你这个蠢货!你看看你铁耙上是什么,那个贼就在你眼前你都没看见?

铁耙上,那一道道的血迹清晰可见。

消完了气,老村长问道“还有谁知道那个贼到底长什么样,是怎么把他们给撂倒的?唯一没被打晕的大虾告诉村长,袭击他们的贼击打手法很娴熟,都是一招制敌,很有可能是警察或当过兵。“警察……难道是?老村长想到了最近刘克鹏的死,又联系到到村里莫名丢失了的地图。“是刘克鹏这兔崽子偷了我的图!咬牙切齿地他用力将手杖杵在了地上。“王八蛋,这兔崽子死了都不让我们好过。二墩,通知镇里的三长老,告诉他有个警察来我们这里了,问问有什么线索。还有,通知邻村两位村长,一定要守好了东西!胖子不敢再惹父亲发怒,赶忙拿起电话去联系众人。“警察?我倒要让你看看,双坪镇到底是谁来做主!

天色微亮,柯铭瘸着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就为这么一张图,死了多少人?’手卷被火漆给封住了,他用刀轻挑了好一会儿才打开。“这是什么?他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张图上只画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剩下的一块全是空白。

“四大家族只剩三家,难道是?柯铭不愿意往这方面想,但手卷旁还是记录了当年发生的事情道光年间,白家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将自己的商号推向了南方,一家做大让其他三家感到自己岌岌可危。终于在道光十六年时,三家密谋血洗了白家庄,全庄上下近一万口人一个不剩,唯独当时外出未归的白家二子白郑侯一直没被找到。

三家瓜分了白家的财产,直到民国时期天下大乱,刘周王家的族长深知财不可露富,将三家从白家夺来的财产藏在一处。宝图分为三份,作为自家长子世代相传的秘密,一直留到了现在。

“这个故事的秘密确实惊人。柯铭从未想过一桩谋杀案内还能藏住这么多的秘密。现在他更好奇的是刘克鹏的死因了,王钢接触刘克鹏就是为了那笔宝藏,侯春生也是因为知晓这个存在而接触他,刘克鹏又是刘家庄的后人,是唯一进入共勤村不会被怀疑的那个人,他们两个都没有提前杀他的道理。

“难道是共勤村的人做的?柯铭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的调查方向很可能从开始错了,这件案子的背景,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正在这时,柯铭的手机响了起来,“喂雯雯。柯铭,快过来,共勤村的人都来警局闹事了!刘雯几乎是带着哭腔了,“等我,马上到!挂了电话后,他带着手卷奔向了警察局。

“警察了不起?警察就能偷东西了!警察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抓贼!大厅内密密麻麻的站了五十来人,全是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将其他警察的声音完全压了下去。“警察拿你什么了?你们要是丢了东西应该报警,而不是来这里聚众闹事!李警官正在跟领头的胖子二墩交涉,“报警?俺们村儿的东西就是你们这群警察拿走的!还报警,我…..二墩正准备动手,只听“砰地一声,胖子左脚边的地上留下了一个弹孔,是柯铭来了。“想袭警?全给我带下去!这一枪直接让闹事的村民惊呆了,三十多名警察给他们戴上手铐,关进了拘留室内。“李警官,你现在跟他们讲理是讲不通的。柯铭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大厅内,“小柯啊,你这腿是咋回事儿?眼尖的李警官一眼就看出他走路的姿势古怪,“没事儿,听你们说大清早有人来闹事,这不跑的太激动,把脚给崴了。是吗?那你这得小心点啊。望着柯铭一瘸一拐的背影,李警官的眼神反而愈发的阴森了。

“雯雯,没事儿了。柯铭和刘雯单独待在局长办公室内,拿出了那份从共勤村拿出的地图,将自己拍摄的视频一起放给她看。“这是?刘雯一头雾水地看完了柯铭的视频,这才明白“你的意思是共勤村里的人杀了刘克鹏?宾果!但是现在我们进去查案会遇到很多阻力,师姐,你看能不能从市里给咱们调派一支武警部队来帮忙?柯铭知道,仅凭镇上不足三百的警力对上一个村子的人毫无优势,只能让刘雯联系市局,让他们准备调派武警支队来双坪镇支援。

“对了师姐,侯春生有消息么?柯铭突然想到,侯春生在昨天跑了之后还没有任何行踪,“没有,他现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们从监控和他的银行记录以及他的通讯记录都没找到他的踪影。刘雯的话让柯铭更加疑惑如果侯春生没有杀刘克鹏,为什么他会心虚的逃跑,如果他想要宝藏,为什么没有回到双坪镇继续找其他线索?

“柯铭,没等他继续思索下去,刘雯就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说过其他两个村子也应该有地图的是吗?对呀,怎么了?刘雯这番话,让柯铭觉得事情愈来愈不妙。“我忘了告诉你,咱们镇有部分人都是从三个村子来的,80年代初期,这个镇子就已经没多少人了,针对三个村的户口审查也就宽松了许多。雯雯,你的意思是双坪镇一直就是这三个村子控制着的?对于他的话,刘雯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原来自己做这些事情时都在别人眼皮子底下,柯铭苦笑了一下,将这份手卷卷好放,又放回了桌上。“师姐,我万万没想到,你也是刘家庄的后人。他转过头后,看见刘雯手上拿着一把枪正指着他。“柯铭,我也不想这样,但是那是我爷爷,那里是我的家。刘雯知道自己会彻底失去这位小师弟的信任,但是她无可奈何,“戏演得不错,我没想到这件事儿会牵扯到我最亲近的人身上。外面冲进来了三个警察按住了柯铭,他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眼神中充满了哀伤。

“哈哈哈,小雯,做的不错啊。这只老鼠被你给逮着了。李警官走进来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哟,这里面还有你的事儿啊?虽然被戴上了手铐,但是柯铭的嘴仿佛机枪般停不下来“你连祖上的姓都改了,这事儿你就别插手了吧?不然以后被人知道了,要笑话刘家得靠外人帮忙才找到了手卷。李警官一拳揍在他的胃上,恶狠狠地说道“我不姓刘?让你死的明白点,我真名叫刘正清,现在没你的事儿了小兔崽子,再过几天就有你好受的了。带他回村!

于是,镇上的人们看着几辆警车载着一个年轻人飞快的奔向了共勤村,似乎是有什么大案子要办。

“小雯啊,你没说错,这小子确实很聪明。刘正清与刘雯坐在警车上,“唉小子,我听说你当警察之前也犯过事儿啊,还是绑架了你们老师是吧?坐在他们正对面的就是柯铭,正闭目养神的他不耐烦的说了回了一句“得了,你们祖辈还是山贼呢,这不现在都能当警察么?你这混小子!刘正清被气得要拿枪出来毙了他,被刘雯死死地压住了手腕,“不要啊三叔!她的眼中充满了眼泪“你们不是答应过我,不伤害他吗?丫丫,就为了这么个混小子,你居然连我都敢顶撞了?刘正清摆了摆手,将枪收了回去。

终于到了共勤村,但是车却没停在村委会的门口,而是径直向着刘家祠堂驶去。“你们这是要杀了我祭祖呢?这一下柯铭还真的有点慌了,他不怕死,但是却怕死的不明不白的。“杀你?不不不,小子,我们只是想请你来做客而已。刘正清慢慢地点上一根烟,又将烟盒递给了他。“我长得就这么像抽烟的人么?这句没好气的话却让刘雯破涕为笑,她想到了自己的几个师兄第一次见到柯铭时的场景那时柯铭才不过二十岁,她正和几个师兄聊天,老师带着这个小师弟来到他们面前,只说了一句好好招待他就离开了。几个师兄刚好点了一根烟,将烟递给了柯铭,那时的他也说出了这句话,气的几位师兄好几天没理他。

车停在了刘氏宗祠的门口,这时柯铭才发现,昨晚看见的那些骸骨,其实都是用树根雕塑出来的,‘看来这个村子还没我想象的那么变态。’现在看来,这些雕塑品做的倒是惟妙惟肖。“手艺不错啊。要不是在这个地方,柯铭都想跑过去仔细研究一番了。“走吧,别在这儿愣着了。背后被人用力推搡了一把,柯铭跌跌撞撞的进了刘家祠堂。

“哟,挺热闹呢,都在啊!定睛一看,祠堂里面满满当当坐了有一百来位老人。正当中的就是老村长,只听他一声大喊“跪下!一片寂静,随后传出了一阵激烈的猛笑。这笑声正是来自柯铭。“哎呦喂不好意思啊,我一下没忍住噗…..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让村民们更加愤怒“跪下,你这蟊贼!跪下?你们这是什么年代了,唱的哪一出,包公亲断铡美案吗……没等柯铭说完,胖子和大小虾兄弟就把他按在地上。“就是你,偷了我们族里的至宝?老村长握着手杖,挺身直坐,看起来颇有匪首的意思。而柯铭则是在一旁跪坐着,一副“你不是知道么的样子。这下他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挥着手杖就要打上去。

“不要啊爷爷!刘雯冲了进来,护在柯铭身前挡住了手杖,“这是他从村里拿走的东西,你千万别伤害他啊!她拿出那幅手卷,交给了村长。“你怎么样,没伤着吧?刘雯再三确认柯铭没事后,将他的头搂入自己怀中。柯铭犹豫了一下,毅然挣开了她的双手。

村长打开手卷后,仔细地看了起来,突然将手卷掷向柯铭“好你个混小子,你居然偷偷换了手卷!刘雯慌忙地跪在他面前“没有啊爷爷,他把这手卷直接拿过来了,这就是咱们村的啊,你看,这火漆印还在上面呢。你不知道也就罢了,我难道会不知道么?这手卷上,一共记下了三个进入密道的线索,现在这卷上居然没了!你说,你到底把真手卷藏在了哪里?说罢,再次举起手杖砸向了柯铭的头顶。

“噗,一声闷响后,柯铭紧闭双眼却没感到疼痛,睁眼一看,是刘雯硬生生地扛住了这一棍。“丫丫,你做什么?村长怒了,他最看重的孙女为了这么个毛头小子,甘愿抗下这一棍。

村长这一棍显然是奔着要柯铭的命,刘雯自然不好受,当时就晕了过去。看着受伤的孙女,他的态度终于软了一点“快把她带下去疗伤!刘正清赶忙拉着她出了祠堂。“小子,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真的图到底在哪?柯铭稳住了心神,一字一顿的说道“真图就在你眼前,线索其实是另一张图,我看完后就毁掉了它,意思就是——只有我知道那密道的口诀。他故意说出口诀二字,让村长知道他所言不虚。

现在,轮到村长犹豫了,按道理他抓住了柯铭肯定要好好修理他一番,但是自己孙女阻拦不说,这小子还是唯一知道进入密道方法的人,再三权衡后,他大手一挥“把他带到单间,派二十人日夜看管!说罢,赶忙去查探刘雯的伤情。

当夜,柯铭就被锁在了一个单人隔间内。“这生活不错啊。这个隔间位于祠堂的正北面,床前的窗户正对着南边的大门。而他这里居然还有一台卫星电视。“连囚犯都有电视看了,不错。这漫长的一天下来后,他也筋疲力尽了,正准备躺到床上,大门突然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刘正清和手上端着一个餐盘的刘雯,看着现在走路都不太稳的她,柯铭的心也软了,毕竟他们两人已经相恋多年,刘雯并没有想过加害自己,反而是处处出手维护。

“小子,我问你一件事儿。刘正清最先打破了沉寂,柯铭扶着刘雯坐在自己身边,示意他可以继续问。“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墓园雕塑内藏着的秘密?他的话让柯铭当时就懵了,“墓园,雕塑?这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秘密。刘正清一脸狐疑的看着柯铭,继续追问道“你不知道墓园的秘密,那是怎么打开墓室大门的?

柯铭这才明白,之前那张图在他们眼中,仅仅是一张普通的刘家庄地图。但是又有新的问题了是谁画的这张图,又是谁标注出了刘氏宗祠的位置,还用地形拼出了一段英文?“你们这个村子在民国的时候有外国人来过么?这段话让刘正清更惊讶了“你这小子知道的还真不少,当年我们刘氏宗祠重新翻修,就请了一个外国工程师来设计的那个雕塑园。没文化真可怕,那个工程师知道你们要藏得是一个宝贝,特意画了这张图,还把你们村里的秘密藏在这张图里了。看着一脸疑惑的刘正清,柯铭顿时明白自己多嘴了,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那张图估计就是工程师做的,只是被你们扣下来了吧?喝了一口热茶后,柯铭懒洋洋地靠在床上,刘正清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说道“那张图,压根就不是外国工程师画的。什么?听到这句话,他立刻从床上弹起身来。“那张图,是民国时修祠堂的一个工匠做的。这件事儿太久了,我也只听说个大概,那家工匠姓侯,他做这张图的时候就被发现了,老祖宗当时就发话,将这个工匠给活埋在了镇子外。等等,姓侯?不止是刘正清,柯铭也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侯春生。“你们这还真是一代又一代地作孽啊。他叹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侯春生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了。“绕来绕去,都是在这个镇子上发生的事情。行了,你也知道了这么多了,出去吧,让我们两个单独谈谈。刘正清难得没有翻脸,默默地走出了房间,留下了刘雯和柯铭单独相处。

“雯雯,我……没等柯铭说完,刘雯一把抱住了他,放声痛哭起来。“好啦,你知道我没事的,别哭了。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刘雯为什么这么护着自己,“我……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我只是想把东西带回村子,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柯铭的双手慢慢抬起,搂住了刘雯。“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咱们在学校里面就是这样,到了现在也一直护着我。不等他说完,刘雯抬起头吻在柯铭的嘴唇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说《华都探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质量小说阅读华都探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