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咸鱼师尊被迫勤奋畅销书籍

>

咸鱼师尊被迫勤奋畅销书籍

山茄子 著

古代言情 咸鱼师尊被迫勤奋 玉景秋凌今辞

古代言情《咸鱼师尊被迫勤奋》,由网络作家“山茄子”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玉景秋凌今辞,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咸鱼师尊×怨种徒弟【双男主,年上。】【简介经供参考嘻嘻~】OS:这可能是个假师徒。玉景秋收了个长得好看的徒弟,本以为能过上闲散恣意,无聊时欣赏美人舞剑的生活,可是,“师尊,不要去淋雨!”“……”“师尊,喝姜汤。”“……”讨厌姜的某人一口干了姜汤。“师尊……”“行行行,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我听,我都听!”玉景秋: 这逆徒……算了,随意吧。...

来源:fqxs   主角: 玉景秋凌今辞   更新: 2024-01-06 22: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咸鱼师尊被迫勤奋》是作者 “山茄子”的倾心著作,玉景秋凌今辞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一封书信被严棋放在桌上,按在信封上的手指久久没有移开他其实不太想给玉景秋看,毕竟是小师弟,他还是心疼的,但有些东西也总该让他知道清楚玉景秋拿过来,将其大致的看完,然后丢给了凌今辞,“这件事有些复杂,都小心些”母亲死后的这五年,他除了往返于昆山和杨柳那里就再没去过其他地方了,许多事情都是方则已在打理感动自然是有的,难过和愧疚自然也是有的,只不过这些情绪都被他藏起来了以他现在的行为,和那死倔...

咸鱼师尊被迫勤奋第6章 没玩泥巴。在线免费阅读

“沐师叔,我师尊他怎么了?一路走进药阁里沐长春都没说话,凌今辞忍了又忍才问出口,他虽面上不显,实则心里担心到慌乱。

正沉思着要怎么给凌今辞解释的沐长春猝不及防被打断了思路,抬起眼皮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顺着台阶下了,“你师尊啊……中毒了。

凌今辞皱起眉毛正打算继续问就被沐长春抬手打断。

“是你师尊让我告诉你的,不过不用担心,不是因为他要死了才告诉你。

沐长春说着瞥见凌今辞阴郁的神情,赶忙继续说。

“是因为找到了解毒的方法,需要你帮忙。

见他脸色依旧不太好,又补了句安慰的话,“没事儿,你师尊命大!

虽然并没有安慰到。

“多久了?凌今辞不知自己该是个什么神情。

师尊连中毒了都不告诉他。

“五年了,怕你担心一直没说。反正是玉景秋自己的烂摊子,沐长春不打算多说,直接跳了个话题。

“你们这次历练地点是瀛洲,那地方有一种神芝仙草,你……尽量找找。

沉默了一会儿凌今辞才低声应了声“是。

沐长春料定他不会拒绝,一边配药一边给他交代用法。

好在凌今辞之前就因为玉景秋“娇弱的体质来这学过,这倒免了沐长春多啰嗦。

交代完药浴的事情,沐长春就把凌今辞赶走了。

凌今辞走的很急,回到汤池看见玉景秋靠在石阶上昏昏欲睡的模样心里竟诡异的平静了一下。

“师尊。

听见声音的玉景秋清醒了,悄咪咪去打量凌今辞的神色。

……怎么没表情?是徒弟面瘫了,还是沐长春根本没说?

玉景秋想的入神,不知不觉间就趴在了石阶上。

自以为很隐蔽,其实直勾勾的眼神早已暴露了。

他眼神里带着点疑惑的探究,再往下,湿润的发丝和滑落了一半的内衫欲盖弥彰的挡住洁白的皮肤。

凌今辞喉结滑动,轻咳一声,“师尊,这样一会儿手麻了。

玉景秋尴尬的的收手靠回去。

他本是交代了沐长春告诉凌今辞他中毒的事,但现在看凌今辞这平淡的样子也不像是知道了,“你……沐师叔和你说什么了吗?

“什么?凌今辞明知故问,凌今辞就想听师尊亲自说。

……沐长春果然不靠谱!玉景秋已经在心里将沐长春碎尸万段了!

今日的天气不算好,白嫩的云细密的堆在上空,简单又苍白,像极了玉景秋此时的心情,他望着天叹气,不知该如何作答。

示弱这种事他是真不喜欢……

凌今辞也不催,坐在玉景秋身后的石块上,从水中捞起他的发丝把玩着看他发呆。

头发被扯动传来的轻微的感觉让玉景秋回了神,他幽幽的偏头去看凌今辞。

“多大了,还玩人头发。

“嗯,没玩泥巴。凌今辞眉眼弯弯,透着些许调皮的少年气。浅蓝色的衣袍被水染成了深蓝也毫不在意。

玉景秋被他气笑了,心头那点忧郁也散了,好歹是养了三年的徒弟,是个什么秉性也还算清楚,倒是他自己在意太多。

“今辞。

“嗯?

“为师中毒了。

“嗯。

……被骗了!

玉景秋大惊,玉景秋内心苦涩,爹不疼,娘不在,现在连徒弟都要欺负他。

“逆徒!我养不了你了!玉景秋把头发从凌今辞手中拽回来。

手中触感消失,凌今辞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可怜巴巴无辜的神情。

“师尊,我错了,我就是想听师尊亲口说……语气越来越弱,声音越来越小,听起来委屈极了。

“这么一句话听谁说的不是听?玉景秋说完自己也愣了下。

是啊,谁说不是说呢?他还非让别人来说,自己解释清楚不是更好?

凌今辞委屈的模样映在眼里,玉景秋看的心软。

我真该死啊!

“可是,师尊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语气尚软,只可惜一针见血,直戳心窝。

坑原来在这儿等着呢,这徒弟时好时坏,还是不能要了。

玉景秋满头黑线,深吸一口气,心平气和的回道“不是不说,只是时候未到。

“哦。凌今辞低头继续玩玉景秋的头发。

见他这副样子,玉景秋真是气的肝疼。

不过药效上来了,玉景秋是真疼,他本就不是耐疼的人,身上像针扎似的痛愈加严重让他没了和凌今辞拌嘴的心思。

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不打算理凌今辞了。

“师尊?

“……嗯。

“师尊?

“嗯嗯。

凌今辞怕师尊晕过去,隔一小会儿就要喊一次,不过喊到第五次的时候就没了回应吓的他赶紧将师尊从水里捞出来。

——

再醒来的时候,玉景秋已经在榻上了,他坐起来发现耳边还挂着凌今辞编的两个小辫,尾尖缀着一红一白两颗玉石。

衣服还是之前那件,只不过已经干净清爽没有什么奇怪的恶臭。估计是凌今辞直接用了清洁术。

叫了几声徒弟的名字都没得到回应,也不知道跑去哪儿了。

他伸了个懒腰,从榻上下来,挑了件青色的外衫套上,搭配里面纯白的衣袍,看着格外顺眼。

嗯,真像个大白菜。

视线略过那两个小辫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将其拆下。

玉景秋勾走床头放着的玉佩挂在腰间。然后,开门,出门,关门,潇洒不留一丝灰尘。

出来才发现下着点小雨,不过这倒正合了他的意。

门边放着伞,他假装没看见,单手负在身后就走进雨幕,慢悠悠踱步到后山的竹林。

顺着石板铺成的路一直走向深处,一座闲亭映入眼帘。

这是凌今辞专门修的,为的就是让玉景秋不淋雨,而叛逆如玉景秋,是完全不会听的。

他踏进亭子里,正准备在石头凳上坐会儿,就看见了靠在石桌下的伞。

“……

玉景秋默默的移开眼,再次假装没看见。

这要是传出去,堂堂修竹仙君竟被徒弟制裁了,那他那些个师兄们岂不是要笑话死他!

本就心情烦闷才来竹林走走,被这么一搅合,那点虚无缥缈的情绪早就不知所踪,就连他自己也忘了是为了什么。

他一向随意,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干脆抱着手臂靠在亭边沉默的注视这场雨。

“师尊!

“……小屁崽子真是阴魂不散呐。

少年撑着橙黄的油纸伞,裹挟着初春微凉的风冲到了玉景秋身旁。

凌今辞收收了伞,伸手捉住玉景秋的衣角捏了捏,触感有些湿润。

“师尊又淋雨了?他明知故问。

“没有。玉景秋厚着脸皮答道。

凌今辞盯了他一会儿,在看见他耳边的小辫子时愣了一下,然后收回视线转身从空间里拿了东西摆在石桌上。

等玉景秋看清桌上的东西时,瞬间就无言以对了,甚至有点想逃跑,管他徒弟不徒弟的,长得再好看也留不住他!

小说《咸鱼师尊被迫勤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咸鱼师尊被迫勤奋畅销书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