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文野:居无定所

>

文野:居无定所

芫荽豆豆子 著

太宰治 现代言情 陈十

热门小说《文野:居无定所》是作者“芫荽豆豆子”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十太宰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陈十,A级混血,言灵序列号84,在日本高天原记录为失踪。  刚进卡塞尔的时候,陈十就想过自己的一百种死法。其中她最满意的死法是,死在屠龙的路上,EVA将她的死亡讯息传回学院,高塔上的白鸽将为她悼亡。  她从没想过自己的死亡会这么草率,也没想过,居然会有人在她死后,布局把所有异能者都卷进来,只为让她复活。  谢邀,人在卡塞尔,刚下飞机,手机不支持跨世界拨通,人没有死,但有事请烧纸。  她前脚还和芬格尔师兄举着酒瓶对吹,后脚就出现在了横滨街头。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大雾,还有熟悉的人。  太宰治笑着举起手里昂贵的高脚杯,轻轻和陈十手里的青岛啤酒瓶对碰。  “好久不见,阿十。”  陈十:“……”  见鬼。    1.几乎不涉及龙族内容,没有看过应该也可以看懂。  2.部分有私设,ooc属于我,荣誉属于角色。...

来源:fqxs   主角: 陈十太宰治   更新: 2023-11-19 05: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文野:居无定所》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陈十太宰治是作者“芫荽豆豆子”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亮了声色犬马的大街,却照不进这条阴暗的小巷,像是有什么在这两者中间画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线,将这光亮和声音全部吞噬殆尽来来往往的路人根本不会踏足这里,仅仅一线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只有水滴落下声音的暗巷里,突然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地踏在躲在黑暗里的老鼠的心头是接头人吗?还是敌人?来人停在了五米开外“今晚没有月亮,请问现在几点?”听到约定好的暗号,山本松了一口气,...

文野:居无定所第1章 突如其来的逃亡在线免费阅读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亮了声色犬马的大街,却照不进这条阴暗的小巷,像是有什么在这两者中间画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线,将这光亮和声音全部吞噬殆尽。

来来往往的路人根本不会踏足这里,仅仅一线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只有水滴落下声音的暗巷里,突然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地踏在躲在黑暗里的老鼠的心头。

是接头人吗?还是敌人?

来人停在了五米开外。

“今晚没有月亮,请问现在几点?

听到约定好的暗号,山本松了一口气,稍稍放下了心,从面包车后面缓缓探出了头,想要确认一下来人的位置。

“九点,怎么才——

然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瞳孔因为震惊和恐惧而缩小,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卜卜,答错了,现在是下午七点哦。来人歪着头笑得开心。

然而山本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哆哆嗦嗦地把手高举过头顶,他头上正顶着一把Glank 17。

“山口君,请进入正题吧。右眼上绑着绷带的西装少年稍微转动了一下手腕,就向着他的肩膀开了一枪。

“啊!

山本大叫着,捂着自己的右肩,跪在了地上,浓郁的血色瞬间在他灰色的卫衣上晕染开,搭配着胸前的字母印花甚至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剩下的东西在哪里呢?

“我……我不知道。

“啊,这样吗?

少年笑了起来,手稳稳地持着枪抵在山本的额头上,嘴角弯起的弧度甚至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温柔。

“那可真是……

少年轻声的呢喃,像是在情人耳边低语一样缠绵。

“啪!

“十分遗憾。

清脆的枪响之后,山本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倒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直接杀了他,就算是港黑,也应该走流程拷问一下吧。明明还不知道那批货的位置不是吗?

“啊,刚刚那个只是随口问的哦。

少年饶有兴致地在山本的身边蹲下,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昂贵的黑色长西装就那么如蝴蝶一样轻巧地落在地面,沾染上了灰尘和血渍。

“我早就知道位置了,不过是想看你的反应而已。可惜,你的反应全在预料之中,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只好请你去死了。

山本嘴巴微微张开又阖上,像是有话要说,却发不出声音。他双目圆睁不甘地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16、7岁的少年,最终就这么睁着眼睛满怀怨恨地死去了。

“太宰治,我的名字。

少年平静地围观了这场孤独的死亡,面不改色地看着山本,说了这样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小巷重新恢复了安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黑夜掩盖了这场惊人的谋杀。

太宰治一边走一边掏出了手机,从这片寂静走到了喧嚣的人世,就连脚步声中都满载着雀跃。

他走进了人声鼎沸的街道,混进了形形色色的人群之中,却始终像是有一道屏障将他分隔开来,来往的路人连他的一片衣角都触碰不到。

太宰治讨厌人群,也讨厌一个人的黑暗,但是像这样一个人走在人群中的孤独,却让他感到安心。

太宰治一边把手机敲得噼里啪啦地响,一边打量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直到看到那个同样格格不入的灵魂,他才把手机收了起来。

少女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沾满血污的古装,头发也高高地用白色发带梳起,活像是从哪个武打片场穿越而来的侠客一样,怀中抱着一柄汉八方,遗世独立地被两个警察围在街边,视线孤独地落在人群中,却没有焦点。

不知道警察说了什么,少女突然变了表情,伸手就卸掉了两个警察的胳膊,就连太宰治都没看清她的动作。

无能的警方开始朝着少女聚集了过来,然而她已经拨开了那两个碍事的警察,像一尾游鱼,游刃有余地穿梭在人群之中。

看到这一幕的太宰治眼睛里闪着光,跃跃欲试地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在少女蹁跹地经过他身边时,他猛地伸手拉住了少女扬起的衣摆,然后转身跟着对方跑了起来。

在不知情的路人看来,这两个人简直像是在进行一场浪漫的私奔。他们一前一后地奔跑着,身后还缀着一串狼狈不堪的追捕者。

他们就这么跑出了拥挤的人群,远离了灯火通明的街道,溜进了一处僻静的公园。

少女怀中还抱着未出鞘的刀,呼吸却依旧平稳。确认摆脱了身后的警察后,少女率先停下了脚步,转身皱着眉头看着太宰治。

“太宰治。

太宰治调整了一下呼吸,不等少女开口就主动伸出了手。

“……陈十。

陈十看了看太宰治,觉得这人父母还真是奇怪,给自己的孩子起这么一个名字。

然后她低下头看着太宰治伸出的右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刀换到左手,回握住了他。

两人的手一触即分,但是太宰治依然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

“也许我可以问问发生了什么吗?

太宰治的语气太过自然,就像一大早起来,你的室友问你早饭吃什么,包子还是油条一样。

陈十被他的理直气壮震得愣在了原地,一时忘记了从一开始就是这个人主动跟了上来。

“没什么。陈十并不是什么善于言辞的人,又因为信息不足,于是沉默了半天最后只憋出了几个字。“护照和签证不见了而已。

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但是身份证明全部失效,国家系统查无此人这种事,即使说出来也是徒惹人怀疑,并没有实际用处,陈十就干脆只折中说了一部分。

“啊,这样啊……太宰治看着陈十,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一点点正常人此刻应有的责怪和关心,“确实有点麻烦,你是一个人来日本吗?

“不,大概……只是走散了。陈十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大概连一秒钟都没有,但还是被太宰治注意到了。

“这可真是不幸。

太宰治的表情控制显然很细腻,他的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但是陈十却丝毫没有怀疑他的目的,她的面部肌肉显而易见地松弛了下来。

没有身份证明,十有八九是偷渡或者别的什么不合法途径入境,还失去了和同伴的联系,有着相当出色的体能和杀敌致胜的技巧,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免费打手,至于她身后的组织,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更容易调查不是吗?

太宰治一想到这人又是白给森鸥外拉去的,就有点提不起劲。

但是在他一眼就能看穿的生活中,难得出现了这样一个变数,太宰治虽然有一点不情愿,但还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昂兴致。

“我可以叫你阿十吗?

虽然总觉得被占了便宜,但是这实在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个代号而已。

陈十微微点了点头,又觉得这样不够正式,于是又补了一句,“可以。

她其实也有一些问题想问太宰治,但是对方实在活泼,喋喋不休得让她完全没有这个时间,甚至害她一度回忆起因为她是路明非以及楚师兄的高中校友,而在学校被芬格尔追着采访的恐怖过去。

“作为交换你可以叫我治哦。太宰治一开口就是老渣男了。

“不用,太宰念起来比较顺口。但是母单的陈十也没觉得哪里不对,正儿八经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好叭。太宰治眼睛一转,就兴致勃勃地喊,“阿十!

“嗯。

“阿十!

“嗯?

“阿十。

“……嗯。

陈十摸不清太宰治究竟想要做什么,究竟只是单纯地像小孩子想要博取大人关注,所以无意义地喊她的名字,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总之就先随便附和着。

“阿十!

“嗯。

陈十愣了一下,太宰治原本是用中文发音中的十,刚刚却突然换成了日语的“じゅう,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居然就那么答应了。

“啊,不行,果然太恶心了。太宰治刚一喊完,就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甚至还真情实感地发出了几声干呕。

这算什么?陈十觉得有一点被冒犯到。明明是你自己要用这种叫法。

陈十抿了抿唇,没搭理他,抱着自己的刀走向了一边的长椅,就这么穿着一身沾满血污的衣服坐了下去。

长椅上面还残留着湿润的水气,看起来最近刚刚下了一场暴雨,才能把这木质的长椅浸成这样。

但是陈十不在乎,她坐的笔直,像一把随时能出鞘的剑,即使她现在已经疲倦到随时可以站着睡过去。

之前被警察围着的时候,太宰治看到的她眼神没有焦点,也只是因为她在骤然放松之后感到了倦怠而已。

陈十这一晚上经历了太多,先是牛郎店里表演,在高架桥上生死时速,和校长联系上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去抵抗尸守潮,接着就是坠落之后的异世界之旅,她已经筋疲力尽。

太宰治注意到了这边,于是停下了对中原中也的辱骂,缓慢地靠近了坐在长椅上的陈十。他刚走到一米之内,那把一直未出鞘的刀就带着凛冽的寒芒,贴着他的鼻尖划了下去。

刀划下去的一瞬间,太宰治眼神平静,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停了下来,就在那个距离盯着陈十看了几秒,最后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什么嘛,这就睡过去了吗?

小说《文野居无定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