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

>

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

张曦兮 著

即墨苍毓 古代言情 花不执

《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是作者 “张曦兮”的倾心著作,花不执即墨苍毓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女强 系统 少量热武 众小弟 团宠 双强】花不执,26世纪精英狙击手,一朝穿越,成了顶级世家的废物嫡女,天生灵脉堵塞不得修炼,还带着个同样废柴又眼盲的弟弟。被分家庶女欺辱、鞭打、下情药,扔入流犯营?她摇身一变成了失传千万年的御灵师,解锁来自末世的保命系统。熟箭术,通剑道,御众灵,手握团宠剧本,得美男深情相守。她横空出世,惊艳世人,誓扬家族荣耀于整个江湖,再无人敢欺敢辱!只是,谁来告诉她,是中间哪个环节走歪了?说好的天生废柴,竟是一次酱酱酿酿,就能打通‘任督二脉’?说好的高科技系统,咋就变成了‘道德标兵’,逼着她满世界找老太太,只为扶她们过马路?说好的无敌契约灵,她仙妖魔兽契约了个遍,愣没一个正常的。还被契约阵祸害成个‘左青龙右白虎’的满背花臂大佬——‘社会她花姐’。放纵不羁爱自由的鸟人,不男不女的盛世白莲,装乖卖萌的小绿茶,作风不正的女流氓,‘尸体’成了精的排骨精……还有个走哪哪都能遇到的粘人王爷。得道高僧:汝乃天选之女,必定命途多舛~花不执:滚!‘天选倒霉蛋’—就是她!既如此,她干脆弃神成魔,活得肆意妄为!这一世,她得亲人相护,好友两三,爱人相伴,足矣~只要能摆烂,爱谁谁!...

来源:fqxs   主角: 花不执即墨苍毓   更新: 2023-11-19 04: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由网络作家“张曦兮”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花不执即墨苍毓,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噗!哈哈哈……哎呦喂,小执是大姑娘喽……”“呃,小执,你问的是紧急避孕药吧?有倒是有,就是需要你做任务,用积分换。你不说我都忘了,咱家小执真的是大姑娘了……”泥妹的!花不执的眉梢抽搐,额间淌下黑线。脑海中两道意味不同的嗤笑声,深深刺激着她此刻敏感的神经,随时进入暴走状态。“任务!”“目前有两个难度...

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第9章 这女人有毒吧?在线免费阅读

“王爷,咱们是直接前往蓝凌吗?

另一边的青山城,墨金恭敬垂首于黑色包金的宽大马车旁。

是的,他们要离开这里,去蓝凌堵花不执了。

谁知道自家王爷抽什么疯,就跟人家姑娘过不去了。

是,他们二人同时丢了清白。

但怎么说,都是人家姑娘更吃亏好不,自家王爷怎么就这么小肚鸡肠?!

当然了,这话墨金也只敢自己在心里想想得了。

说出来?嫌命长不成。

而即墨苍毓的想法却与墨金完全风马牛不相及,虽对于清白被毁一事他也有些介怀,但男人嘛,并没什么重要的。

他心里真正过不去的是,那女人的态度。

好像自己才是个被强抢民男的弱者一样,真不知是谁给她的自信。

好死不死的是,花不执那个语言系统障碍的家伙,跟他确实想不到一块儿去。

谁想得到,她憋不出几个字的行为方式,还就真激起了即墨苍毓的胜负欲呢。

导致在很多年后,她那叫一个追悔莫及啊!

早知道就早点锻炼自己的交流方式了。

“不,绕道去绿水城溜一圈。

即墨苍毓倚靠着车厢,慵懒地抬了抬手指,一个冒着热气的茶杯,凌空飘飞到他面前,被他慢悠悠地端住。

似仙似魔的绝世神颜上,扬起抹邪魅的笑容。

好嘞!不出所料啊~

墨金无语地看了眼车夫,交代目的地后,便一溜烟跑到马车后骑马随行。

可怜的姑娘呐,帮不了你啥忙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是他们战王府所有侍卫的第一原则。

而此刻绿水城的花不执,正忙着跟各种人对话,给花萼和花不悔张罗晚饭,根本就想象不到,那神经病很快就会追过来。

“小二,订饭菜,够三人吃,就好,一个病人,一个孩子,清淡!

“掌柜的,请问,有好大夫吗?麻烦你,帮我,请大夫,过来。

“不悔,醒醒,吃饭了。花萼大哥,好几天,没吃喝了,你起来,咱们,一起。

花不执在心里,默默数着人数和说话的字数,她离第一个任务完成,就差一丢丢了。

“事实证明,小执你还是可以与人简单交流的。

陌尘略带鼓励,略带促狭的声音响起,还真给花不执增添了不少自信。

要知道,她这会儿说的话,都快赶上之前一个月的了,可难为死她了。

终于,就还差一个人,而且还把吃饭、休息、疗养问题全部搞定。

她竟是头一次,为这么点儿小事,感到充满了成就感。

然而就在她把花萼和不悔的饭菜张罗好,找了小二帮忙,准备下楼去找找看,能不能顺便做做好事的时候,客栈门口突然到来的一群黑衣人,瞬间吸引了她的全部注意力。

想装瞎都难呐!

实在是这群人的气势太过凛然,往那一站就是妥妥的焦点。

尤其为首那位,身着素黑锦衣,绣金线盘龙蟒袍的男子。

他面若仙魔,容貌绝美且身形伟岸,一头长发被规矩半束于顶,冠镶金玉冠。

既有睥睨天下的气势,又有逍遥江湖的恣意。

两个字形容,就是‘帅气’!

但当她定睛仔细一瞧——哎呦我去,这不内个内个谁么!

咋穿上衣服后,就变得人模狗样,差点认不出来了呢!

当然,这位美男子就是咱们的即墨苍毓殿下,他还真就追到绿水城的无名客栈来了。

墨金在身后默默低下了头。

怎么说呢,觉得有些丢脸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自家王爷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傲娇模样,睨向花不执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都没眼看了!

花不执的脸颊莫名抽了抽,无奈之下也只好顶着即墨苍毓探究的灼热目光,硬着头皮走下楼。

在看到一个老奶奶,行动艰难地抱着篓筐,从客栈门前经过时,她眼睛一亮,想都没想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速度之快,愣是带起一阵劲风,将门口站着的即墨苍毓的长衫下摆,掀得晃动翻飞。

这女人,有病吧?

从来傲视苍穹,目中无人的战王殿下,就这样被花不执完美地无视个彻底。

向来厌烦女人和那些女人眼中花痴目光的他,头一次以眼神追随着一名女子。

可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而冲过去帮老奶奶拿重物的花不执,在将人家安全送回家后,脑中传出,‘叮,任务成功,30积分到账’的提示音。

她浅淡地微笑起来。

还差一个人,就又能完成一个任务了。

真不知道幽灵系统是不是跟她到这里后,也跟着脑抽了?

学什么不好,非得学人家讲文明懂礼貌,做好事不留名。

瞧瞧这安排的都是什么任务?

赶明儿个,干脆改名叫‘道德标兵体系’得了。

她讪讪低着头走回客栈,一进门便感觉自己如坠冰窖般,全身汗毛‘欻’一下子直立起来。

抬头望去,便直愣愣的和即墨苍毓的视线,在半空中相交。

一个满是探究,一个写满烦躁还隐忍不敢发。

呵呵,这就有趣了。

即墨苍毓本质上也是个人精,他能看不出来花不执眼底的不耐烦?王爷白做了喔~

“姑娘,好巧啊……

巧?巧你妹啊巧!

用脚豆儿想都知道他是特意来的,只是目的为何,不得而知。

“嗯。花不执冷着小脸,点头回应。

“姑娘吃晚饭了吗?可介意一起用膳?即墨苍毓耐着性子,淡笑道。

“小执,这不送上来的人头么,还差一个人,赶紧把任务做了得了。

就在这时,陌尘适时的出声提醒,人家都送上门了,这积分拿的,轻而易举么不是。

花不执一听,琢磨着陌尘说得对啊!

干脆也不忸怩,直接坐到即墨苍毓对面,目光坦诚且清澈。

“这位……王爷!您跟我过不去,为何?昨晚之事,您中毒,我亦然,各取所需!今后,大陆朝天、各走一边,可?

不等即墨苍毓开口说话,花不执罕见的跟个机关枪似的,上来就一顿‘突突’,语法和发音相当僵硬。

再联想到清晨那个,说话不超过几个字的她,即墨苍毓还真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故作淡定的给自己夹了块肉,即墨苍毓思忖片刻,慵懒地抬了抬眼帘,似笑非笑

“姑娘怕是对‘清白’二字有什么误解吧?本王的意思是,你夺了本王的清白,就这么拍拍屁股走得轻巧,莫不是不想负责?

瓦特?!

这特么上赶着来碰瓷儿的?

挺好看一男的,看着气质轩昂的主儿,怎么就是个二流子呢?

负责?说得这是人话吗!

花不执都快被他这番无理取闹的言论气乐了,遂敛了眸子,掩盖住其中的躁狂,深呼一口气后,再次看向他时,又变回冷静得近乎漠然的女子。

“您,王爷。负责?我不配!

“叮,任务完成,20积分到账。

提示音恰到好处的为她带来一丁点的愉悦,连紧绷的倾世容颜都舒缓了几分。

“嗯~~

花不执自认不配的言论,似乎也取悦了这位精神有问题的王爷。

他飞扬的眉梢上挑了一下,尾音拉得老长,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中裹挟着几许戏谑,听起来像个吊儿郎当的变态。

“倒是个有自知之明的,确实,对本王负责,你不配……

“哈哈哈……这位美男子,是真要把天儿聊死啊?!

冉渊的大笑声突然响起,差点没震到花不执的耳膜,她下意识的掏了掏耳朵,懒得理会。

“那,失陪,告辞!

花不执单纯地认为聊到这里,他应该就没别的事了吧,随即有模有样的学着别人,拱手作揖行礼,起身就要离开。

然而下一秒,即墨苍毓以眼神示意墨金,她又被生生按了回去。

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通,她还有弟弟和伤员要照顾,没空在这儿和他猜谜语。

花不执怒瞪即墨苍毓,却只换来他愈发上扬的嘴角,和那抹略带嘲讽的笑容。

这男人莫不是有什么大病不成?

疯批么!

“本王其实有一事好奇,想问问姑娘……

花不执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早死早超生,赶紧问,问完她要走了。

“本王有些好奇——姑娘背后的图案,是有何意义么?

即墨苍毓掐准了花不执不耐烦的命门,也不着急,就懒懒地斜倚着窗框,优雅地往嘴里送菜。

后背?图案?啥啊?

“冉渊,意思?

花不执自己也被他问得一头雾水,湿漉漉的大圆眼中满是疑惑,在她不自知间漾起一片涟漪,顾盼生姿。

怎么如今这样看着她,竟觉甚是绝色呢?

即墨苍毓的眼角不经意瞄向她,心里也对自己这个想法觉得匪夷所思。

“呃……那个,我的召唤阵不就在你后背上吗?冉渊意识到问题大条了,小心翼翼地嗫喏道。

“能看到?她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

“嗯。

在得到冉渊肯定的小声回答,和陌尘看乐呵不嫌事儿大的调侃声中,花不执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噔’一声,崩断了。

倒霉点就倒霉点吧,她认命。

前路漫漫就漫漫吧,她也认了。

但,她花不执到底上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能在上一世倒霉个淋漓尽致后,这一世还不放过她?!

十五岁的花不执,因为家族自带的天赋被激活,就这么无语且莫名其妙的,成了个满背大佬?!

这要是之后万一再契约些其他‘灵’,她身上的地方还够么?

这要搁末世,怕是洗浴中心都不敢让她进门吧!

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小说《血脉开!万灵拜!魔后人狠话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