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玄神纪

>

玄神纪

秋悦白 著

姜明心 白洛玲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玄神纪》,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姜明心白洛玲,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秋悦白”,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成就玄神的道路充满艰辛,在这诸神并起,魔神临时的时代,面对魔族与魔神的入侵,女主白洛玲生死,宿敌的针对,爱情的抉择,来自东神域沧澜神界拥有着太初圣体的沧澜明心(姜明心),该何去何从……白洛玲为他而死,他便舍其肉身,燃其神魂,碎其神格已做代价献祭,成功激活创世神器浮生轮回盘的退魔族, 与她共赴黄泉,却又阴差阳错间激活创世神器轮回之力,失去原用记忆的俩者都重生在一处下界位面,待在此相见之时已是物是人非……...

来源:fqxs   主角: 姜明心白洛玲   更新: 2023-11-17 05: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玄神纪》,由网络作家“秋悦白”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姜明心白洛玲,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某下界位面遥远的天空上月光一片皎洁,从没有丝毫云朵遮盖的天空向下望去,悬崖边的几道身影的被月光拉长,“叶琴冥,你玄力已尽,就别试图挣扎了,留下御灵九霄,加入我们或许我们还会考虑留你一命,毕竟圣主可是很看好你的”说话那人头发呈现暗红色,最后一句声音尖厉的些讥讽道前方身穿白衣的身影并没作声,只是开始汇聚...

玄神纪第2章 桃花镇炼丹师在线免费阅读

“好冷,我这是、要死了吗,身体没有感觉好虚弱,好想就这,样一直睡去,不对!大家还在等我,她的约定我还没兑现,我不能死,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零散记忆中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一道人影被黑色长枪从右肩贯穿钉在高嵩入云的山峰之上,刺骨的寒风拍打在脸上,凌乱的头发被吹得猎猎作响,发白干裂的嘴唇一直重复蠕动着,仿佛是在诉说着什么,终于他一咬牙,左手用力一甩搭在那个黑枪,五指闭拢,向前一拔,尺寸不知是太过虚弱的原因,黑色长江枪纹丝不动,手臂再次无力垂下,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这片空间,他缓缓抬起头来,被寒风吹得不停打颤的眼睫此时变得坚毅,望向前方,那道带着黑影嗜血的笑容向他走来,一股狠厉之色在他的眼里流淌

画面一转,原先被钉在山峰之上的那道人影,此时出现在一片死寂的土地上,看起来异常狼狈他此时哽咽着,脸颊两处已是有着两道泪痕不知不觉泪又湿了双眼,让他觉得手足无措,让他的内心伤痛的痛不欲生,望着躺在怀中满身是血的女子

“你为何那么傻,为何……男子哽咽着,他的声音在风中飘荡,却无法传递出他内心的痛苦,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的脸颊,那道道泪痕在他的指尖滑落,如同刀割一般,他的眼泪不停地滴落在女子的脸颊上,湿润了那冰冷的皮肤。女子缓缓地抬起手,那双曾经充满活力,现在却已经黯淡无光的眼睛,温柔地为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她的笑容依旧美丽,但已经带着一丝丝的虚弱

“因为我爱你……,女子逐渐涣散的眼眸看着他,看来……我要提前……失约了声音微弱而柔和,她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男子,看着她嘴角流出鲜血那份深情让他的心如刀绞女子,男子颤抖着捂住为他擦拭眼角的玉手“不会的,不会的,我找师尊,她人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紧紧地抱着女子,他的眼泪已经流尽,他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疼痛。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女子,希望生死离别那一刻永远不要到来

子眼眸的光彩重新凝聚眼含深情的望着他“还记得……约定吗,女子抬起头,含情脉脉的望着她,那时你说不管怎样……都要天地为鉴,日月为证,沧澜明心,今生无缘,来世你可愿娶我为……妻

男子的心头猛地一颤,知道她这是回光返照,他眼眸中闪烁着泪光,强忍着泪水哽咽“愿意,不管前世今生我一直都……愿意,男子用手轻轻理顺女子的头发,到时候那你可要等我最后一句以玩笑般苦涩的口吻说道,女子听后,眼眸的光彩重新凝聚,她深深地看着他,带着无尽的眷恋和期待

身体前倾,朱唇缓缓贴近,随后吻向男子,四瓣红唇紧贴在一起,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时间仿佛也在此时为他们而停止,悲痛欲绝的眼泪再次从俩脸颊两侧划过,他们清楚知道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相拥在一起,良久后唇分,男子嘴唇上还遗留着淡红色的血液,涩涩的味道弥漫在男子唇间,此时的女子微笑着,额头渐渐垂下,紧贴男子胸口,慢慢闭上双眼道“愿,愿等天荒地老,愿等海枯石烂……你知道吗,其实10年前就愿意……了怀中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一字,男子心中充满了疼痛和悔恨,他们的爱情如同这天地间最美丽的星辰,又像流星那般璀璨而短暂

在某湖中心的竹屋内

“不……不要,啊!一道身影猛的起身,他是一位16岁左右的少年,少年身穿白衣眉目清秀,头发散乱的披散在身后,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些许棱角分明的冷俊,此时他呼吸急促,眼泪早已泪流满面,冷汗已经浸透了后面的衣背,摸着床榻边缘,看向窗外那一片祥和的景色,才发现刚才的一切都是梦,躁乱的心情此时才缓缓平静下来

“梦吗?为何感觉如此真实少年擦拭眼角的泪水不禁疑惑道,房门突然打开,一位13岁左右岁,娇小可爱,头发扎成短小双马尾且面容稚嫩的小女孩,推门而入手中还端正一碗汤药,“明心哥哥,你终于醒了,没事吧,怎么还哭了,叶伯伯说你在修炼时突然就晕倒了,是不是修炼太累了啊小女孩小跑把汤药放到床榻旁,水湾湾的大眼睛仔细在他身上扫视关心道“放心仙儿,我没事了他微笑着伸手拍了拍女孩的小脑袋,以表示自己并无大碍“哦,那明哥哥先躺会儿,我先去叫叶伯伯,说你已经醒了,免得他担心小女孩又小跑出房间,姜明心也闲着跟着出了房门,向外望去,明媚的太阳怀抱着大地,不知是太久没见太阳的原因,对姜明星来说有些刺眼

忍住刺眼的疼痛,环视着周围的一切,才发现他身处湖边的竹屋之中,竹屋很宽敞围东西南各方向,都有20米左右用竹竿搭成的小桥通向满是荷花岸边,竹屋中堂上方处,摆有一张黑色精致的雅琴,中间则有一处未对奕完的棋盘,左右各有双竹椅闲置于此,后方则是有三间供歇息的卧室,俩大一小,位于中间的小房间一侧,连接着湖心以北的一间单独小竹亭,小竹亭在周围三四朵的荷花点缀下,看起来小巧玲珑,这小,是别致的,是妙处横生的静,而水平如镜的湖面隐约倒映出一位中年男子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身穿水墨色衣裳的身影,此时那人正在手扶琴弦,悠远的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忽然,琴声变得昂扬激越起来,就像勇猛的战士挥戈跃马冲入敌阵之中,又由刚转柔,如福浮云柳絮漂浮不定,若隐若无,难以捉摸,却逗人情思,在逐渐的高昂起伏的旋律中,琴声再次变换,悲怆的琴音,回荡在荷花湖中每个角落,它像是在诉说着一人,在一片孤寂的黑暗中那人背负着所犯下的罪孽独自迷茫前行着,他懊悔不已,他希望自己永远沉沦在黑暗之中,把那段罪孽永远深埋,忽然漆黑的空间中被一束光照,他欣喜若狂,双手想抓住那道光,全身也暴露在那光照之下,愧疚与自责此时全部化为灼热感传遍全身,让他不得不再次退入黑暗之中,他知道在黑暗中前行寻找罪孽的救赎,便是眼前这束光,他终于找到了,却不知道如何面对,每一次弹奏都会掀起内心的波澜,男子此时眼中泪光涌现,仿佛是在倾诉一段哀婉的故事,让人沉醉其中,却又寂寞和痛苦,

只听“挣的一声位于琴弦中的第2根“商弦应声而断,“师尊……师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清风徐来,吹动了那人的发梢,用手扶去泪水,精致的柳眉下的眼眸,看起来已经是饱经风霜般深邃,他的身材挺秀高颀,光是盘腿而坐就给人一股说不出的仙风道骨之感,他的面容冷俊,用“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想来他年轻时,臣也是一位飘飘公子吧。他取下已断的琴弦,将它收入怀中,随后拿起腰间的酒葫芦,仰头对天畅饮起来

“叶伯伯,明心哥哥他醒了一道清丽的声音在对面竹屋响起,姜明心闻着琴声也随之跟了过来,当眼眸望向那中年男子时一声带有也许疑惑口吻“师傅脱口而出,

“臭小子,你那什么眼神,睡了三天三夜就认不出我这师傅了,男子没好气道,经过刚才的梦境,现在他脑子还有些糊涂

姜明心自幼无父无母,听他师傅说他是在一间寺庙里发现自己的,那时的他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师傅不忍心将他遗弃荒野,并把他带了回来,他唯有脖子处呈菱形刻有姜字吊坠,将他带回来的时候,便取名为姜明心,后来在15岁那年,开始传授姜明心琴艺,也是在这一年意外遇到上山采药的余仙儿,那时年纪比他几岁的余仙儿被动听的琴声所吸引,便在一处湖边发现正在抚琴的姜明心,他当时手持一张普通古琴,侧脸正好对着少女躲藏的方向,认真弹奏琴曲的模样深深把她吸引,也许是少女的羞耻心在作祟,她却只敢躲在湖边一旁的灌木丛里默默的看着他,之后的每隔不久她都会在湖边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在抚琴练习,少年每一首琴曲,由生疏到熟练,她都看在眼里,姜明心也有时觉得仿佛双眼睛目光注视着自己,他认为是自己的师傅,也就没想太多,终于有一次,看到正要提前“潜伏起来偷看的余仙儿不料被姜明心逮了个正着,姜明心认为她是下游处桃花村的居民,在与她简单谈论过后,终于知道她确实是桃花村之人,只是独自一人上山采药而已,姜明心看着比他小4岁的少女,也就不再为难了,反而觉得能有个人能陪自己或倾听自己的琴曲也挺好的,

“啊!对不起,仙儿不是故意的,仙儿没在偷看,仙儿只是好奇,路过想来看一下而已啦余仙儿脸色通红道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这里姜明心看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并没有为难道

“我……我叫余仙儿,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啊余仙儿见他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样子,便松口气的

“姜明心,叫我姜明心即可他望着小女孩微笑道

“对了,前几天在这里感受到的目光视线不会是你吧姜明心疑问道

少女刚淡下去的红润,又开始在脸上浮现,扭捏道“那个……,好像是仙儿,不过是大哥哥,抚琴的声音太好听,所以仙儿才留下来的

姜明心看着少女娇羞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心里想着“这小妮子看起来岁数不大,心性倒是七窍玲珑

“所以你是山下桃花镇之人,你爹娘就不担心你吗?,毕竟你三天两头就到这里来姜明心并没有过多计较,而是反问道

听到家人二字,余仙儿眼神先是停滞了一下,随后暗淡下来“仙儿没有爹娘,从小都是爷爷在照顾我随后又豁达道“不过我爷爷可好了,他是我们镇最有名的炼丹师,而且是超级厉害的那种,嘻嘻,等大哥哥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去见识一下,

玄武大陆之大无奇不有,在此之前,姜明心明隐约记得自己师傅提起过炼丹师这个职业,丹药乃是提取的天地灵药精华凝炼出来的结晶而成,能够制作出一品丹药来的,那也就得需要一品炼丹师的级别才能够做到的,而天地灵药是属于形成丹药的必需品,是炼丹过程中的简易初具雏形,炼丹的过程步骤更要晦奥繁复,难掌握的多辨情况,精神力意念的控制与炼化,而所以能够炼化出一品丹药来的玄者,才能成为炼丹师,炼丹师或许战斗力不怎么样,但在玄武大陆看来,炼丹师职业是建立在修玄者的能力之上的一种更受尊崇的有品级的存在,地位更高,所以拿修玄者与炼丹师之间,是有如此天渊之别的差距

听到余仙儿先前怎么说,自己也不禁心生感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自己从小便没见过父母,手不禁摸了摸余仙儿的小脑袋,他跟随师傅多年,一直都是师傅在照顾着他,也很少出远门,最多也就在徐州城范围之内,不过话说起来,离最近出一次出入桃花村镇已有三年之久,“那时候也没见什么炼丹师啊,而且就算是一品炼丹师,放到最近的徐州城内的各家势力那也是备受争议的存在,也没必要蜗居这种小地方吧,不对,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他是炼药师说不定炼制的丹药还能治好师傅以前受的伤姜明心想道“好,明天,就明天你觉得怎么样,不过要和师傅说一声才行,还有以后仙儿就叫明心哥哥就行了,大哥哥听的怪怪的他怀着好奇心爽快的道

“嗯,呃……,明心哥哥还有师傅,那明心哥哥的琴艺就是他教的了余仙儿一想到琴法方面的事,她就兴奋道

“嗯,我师傅也可是很厉害的呢,我看时候不早了,仙儿也早点回去吧,免得你爷爷担心太阳已临近黄昏,姜明心望着余仙儿道

“哦,那好吧,那明天大哥哥在此处等我,到时候我们一起下山去看我爷爷余仙儿开心道

“嗯,好姜明心道,姜明心随后快速回到自己的住处,口中还囔囔道“师傅你的伤,有办法了少年推开竹门看向竹亭的那道正在中年身影

听完姜明心的讲述,叶琴冥声音不禁有些失笑道“傻小子,要是我这伤一品丹药都能治的话,恐怕早就痊愈了,先不提炼药师等级,光是初步治疗我所受之伤,据我所知,得消耗一株地阶上品的天材地宝,而能凭借精神力炼化地阶上品的天材地宝只有6品以上的炼丹师,当然,天材地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阶,天阶为最好、黄阶最低,每个品级也细分为上、中、下三个品级中年摇了摇头,无奈道“别说地阶,就算是玄阶上品整个苍风国恐怕也不超过10株

少年有些失落,师傅虽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幼年时身怀重伤的师傅把他从破庙里带出来,还把自己拉扯到这么大,他就知道,自己与师傅相对于父子之间的关系早已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了,他很想为师傅做些什么,如今他天真认为凭借一品炼丹师的能力就治好师傅以前所受的伤的想法再次破灭,中年男子望着有些郁闷的姜明心

“不过那炼丹师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宁愿隐居在桃花镇内,也不去做什么家族供奉,不但也让我起了一丝好奇心,你说那小姑娘明天还会来这里,中年男子站起身来,走到姜明心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到时候你我同去,我也想见识一下那位炼丹师,况且今月之季,便是桃花盛开之日,屋中的那几坛桃花酿已经被我喝的差不多了,明天正好下山去桃花镇,顺便拾花已做酿酒,此外我记得那里某处,灵气要比此地浓郁得多,对你修炼大有裨益叶齐铭摸索着下巴微笑道

“真的吗,太好了,啊!师傅不是我昨日才进行过灵力淬体吗他可不想再次感受灵力淬体之苦。

“别以为你琴音法术学得快就沾沾自喜了,教你的,只不过是一些基础,在外界修行境界的才是实力一切,不过也不是绝对,同时不缺乏一些修行上天才跨越境而战胜对手,咳……咳,反正这次境界必须达到通玄境为玄武境做准备,你可是我的徒弟,到时候出去了可别折了我的面子,听他这么一说,姜明心也不好反驳道“那好吧

翌日,两人便开始启程,来到了与余仙儿相约定的地方,不过一会儿从大老远听到一道余仙儿的声音,“明心哥哥,哎……,望着远处与姜明心并列的身影,想必那就是明心哥哥所说的师傅了,先是走到叶琴冥身前,躬身行礼“伯伯好,

“你这小妮子还挺注重礼数,不错叶琴冥微微夸奖道,从身后拿起不知什么时候别在腰间的竹笛递给了余仙儿,“这算是见面礼吧,“真的……真的可以吗余仙儿仿佛对乐器之类的先天缺少抗力般情不自禁的接过,余仙儿兴奋着舞动着手中的竹笛,“哈哈,以后可以常来这里,顺便教你如何叶琴冥也不仅被她这样子逗得好笑,在两人谈笑之间,而姜明心眼中却只有那一支竹笛,恍惚间脑海中浮现起某道人影,朦朦胧胧的,只能感觉出她是一位女子,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却不知道她是谁

“明心哥哥,你没事吧望着有些愣神的姜明心,仙儿开口道

“哦,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某些事情,好了仙儿,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

“嗯好,上次回去时我也跟爷爷说了呢,那我们现在就快走吧

两人也是跟在余仙儿身后,向山下桃花镇走去

小说《玄神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