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关键期假设

>

关键期假设

狸子瓜 著

叶庭 小说推荐 文安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关键期假设》,是以叶庭文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狸子瓜”,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关键期假设(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人脑从二岁开始边化,十岁边化完成后,语言学习的能力会大幅下滑。叶庭是个孤儿,性格孤僻,打架凶狠,常年独来独往。这天,孤儿院里新来了一个小男孩,他占了叶庭的床铺,弄脏了叶庭的衣服,还不道歉。叶庭看他长得好看,忍了。后来,小男孩被别人欺负。叶庭看他长得好看,把那人揍了。再后来,叶庭得知小孩叫文安,幼儿时被家人囚禁,十二岁才获救。文安不道歉,是因为不会说话。他错过了关键期,可能永远不会说话。叶庭不信这个邪,开始教他说话、识字。就像刚破壳的雏鸟一样,小孩黏上了他,一黏就是一辈子。武力满级的护妻狂魔兼天才黑客X语言能力缺失的小可怜兼绘本作家...

来源:fqxs   主角: 叶庭文安   更新: 2023-11-17 05: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关键期假设》,由网络作家“狸子瓜”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叶庭文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庭弑父的名声就这样传开了一周后,他收拾行李,去了隔壁区的孤儿院之后的一幕幕就这样从他眼前闪过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它了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这黑暗穿过走廊,涌进房间,席卷而来他愣怔地看着它一点一点逼近很快了,很快它就会吞没一切,它已经近在眼前了然后他的胳膊忽然被谁拉了一下叶庭突然回过神来,发现小孩担忧地看着他他眨了眨眼,有些恍惚从那一晚之后,一般人看到他,都会露出惊惶的神色,再善...

关键期假设第4章 文山12岁(4)在线免费阅读

午后的阳光一点点偏移,时间在这样细微的变化里无声流过。

叶庭攥着档案袋,用最快速度记住上面的每一个字。

远处隐约传来说话声,他警醒地把档案放回柜子,站在门边屏息细听。

还好,不是院长,只是几个护理员说笑着走过。

等声音逐渐远去,他闪身出门,慢慢地走回房间。脚上好像灌了铅,每一步都带着沉沉的坠落感。

小孩还趴在桌子上,用别扭的姿势握着笔,一点点画着什么。叶庭从他背后看了看,画上是一个房间,几张床,还有吊针、帘子。

档案里提过一句,小孩被救起之后,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这应该是当时的病房。

叶庭在桌子旁边的床铺上坐下,静静地看着小孩。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放下笔,扭过头来看他。

叶庭注意到,他手上还握着那个弹珠。

为什么这么宝贝它?它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

叶庭原来以为,这个弹珠和自己的项链一样,是父母的遗物。但从档案来看,小孩不可能记得自己的母亲,更不可能从父亲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这个,叶庭指着弹珠问,“是哪来的?

他艰难地用手势比划着,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万幸,小孩好像懂了,或者至少知道他在说弹珠的事。

小孩把弹珠放在自己的画上,然后指了指画,叶庭明白了“医院?

小孩眨了眨眼,又把纸翻过来,画了一个带着护士帽的人,又画了一个圆筒一样的东西,圆筒里有好多小球。

叶庭皱着眉看那个圆筒,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

“啊,他想起来了,“扭蛋机。

几年前,父亲把他的手臂打折了,迫不得已把他送到了儿童医院。对这件事,父亲是很后悔的。通常情况下,父亲都挑看不见的地方打背、肚子、大腿。像手臂骨折这种伤,是藏不住的。

他住院的时候,在走廊里看到了很多扭蛋机。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公仔、糖果、钥匙扣。有很多孩子站在扭蛋机前,哭闹着要父母给他们硬币。

他不会,他只是停下看看。

文安也一样。

跨越数年的时间,他仿佛看见那个站在走廊里的瘦小身影,和当初的自己重叠起来。

没有人陪伴,也没有人照顾,小孩就安安静静地在扭蛋机前面站着,睁大眼睛,渴望地看着里面漂亮的弹珠。

大概是有护士觉得他可怜,掏钱给他买了一个。

“所以,叶庭看着他,“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弹珠。

文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伸手把弹珠拿了起来,仔细地放进口袋里。

不对。叶庭想,它不普通。

对于别的孩子而言,这只是一颗玻璃球,但对文安而言,这是他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这么漂亮,这么耀眼,跟昏暗的地下室完全不一样。

它有色彩。

叶庭看了看自己的铅笔,忽然觉得很遗憾。他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有整盒整盒的水彩笔和蜡笔。如果能画出色彩缤纷的世界,小孩肯定会很高兴。

这份高兴的要求这么容易,他却做不到。

小孩没察觉到叶庭的情绪,还是认真地在纸上涂涂画画,他根本不知道有彩笔这种东西。

晚上熄灯后,叶庭爬到上铺,看着小孩慢吞吞地走到衣柜旁边,钻了进去,不再大惊小怪了。

小孩睡在衣柜里,可能是出于习惯——原来的地下室没有床,只有柜子——也可能是窄小的封闭空间给他带来安全感。

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不喜欢床铺,叶庭也就随他去了。

也许是因为白天看了那些档案,勾起了某些回忆。当晚,叶庭又做了那个梦。

夜色如墨,他蹲在小区的路灯下面,借着昏黄的灯光,把练习本摊开,一笔一划地写单词。他知道父亲已经回来了,也知道自己迟早要回去,但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背上的青紫压在灯柱上很痛,所以他不能靠着,只能尽量把身体往前倾。但这样自己的影子又会落在本子上,所以得不断调整姿势。

突然,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他握笔的手一顿,巨大的恐慌在心里蔓延。

跑吗?他确实跑得很快,但跑了又能怎么样?他最后还是要走进那扇门,那时候棍子落下来的力道更重。而且还有妈妈,他要是跑了,妈妈就要独自一人承受毫无来由的怒火。他合上本子站起来,至少他现在把作业写完了。

接下来的场景有点混乱。他只记得一只强壮的手拽住自己的胳膊,把自己拉进家门。然后一个耳光落了下来。他的头往左边偏了偏,随即右脸又挨了一下,耳朵里嗡鸣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把脸转回去,木棍就带着风声落下来,打在他的背上,发出闷响,让他朝前跪下了。

那年爸爸单位组织旅游,爬泰山,把他也带过去了。爸爸在山下买了根拐杖,在手里敲了敲。他当时就觉得不妙,爸爸的腿脚好得很,买拐杖干什么?

那根拐杖又一次狠狠地落了下来,他摇晃了一下,向前倒在地上。

拐杖还在往下落。他隐约觉得有湿漉漉的东西从背上淌下来,流进了裤子里。衬衫被血粘在了身上,稍微动一动,布料和皮肤就会摩擦,像火燎过一样。

他的眼睛离地板很近。他看着地板上的纹路,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棍子落得又狠又快,终于,在一次闷哼中,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折断了。

他昏迷过去,随即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是斑驳的灰白水泥墙。他还在孤儿院。

他喘着气,用胳膊支起上身,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滴进了衣服里。背上已经汗湿了,这黏糊糊的触感和梦里很像。

他皱了皱眉,把上衣脱了下来,感到口干舌燥。

他下了床,打开门,让走廊上的灯光照射进来,然后拿起书桌上的杯子,一口灌了下去,感觉心跳渐渐地平复下来。

只是梦而已,他告诫自己,而且还不是最恐怖的那个梦。

喘了口气,他放下杯子,扭过头去,被一双蓝莹莹的眼睛吓了一跳。

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拉开了柜门,坐起来,直直地盯着他。

“你……这场景实在有点惊悚,“你干嘛……

小孩从衣柜里爬出来,走到他面前,仰头看着他。

叶庭指了指柜子里的被褥,做了个睡觉的动作,小孩摇了摇头,露出恐惧的表情。

“你也做噩梦了?叶庭问他。

小孩不说话,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好吧,叶庭说,“既然我们都睡不着了,要不要一起坐会儿?他坐在下铺的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小孩就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

叶庭踌躇半晌,没有出声,小孩居然主动开始寻找话题。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摸叶庭背上的伤疤,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他。

叶庭用小孩能听懂的字眼回答“被打的。

听到那个字时,小孩明显瑟缩了一下。然后他下了床,拿起笔和纸,趴在门边,刷刷地画着什么。

画完了,小孩把纸拿给他看。画上是一个凶狠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杆,在打一个小孩。

小孩把自己的衣服撩起来,指了指腰上的一个浅粉色伤疤,又指了指画。

叶庭把手放到小孩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

小孩又指了指叶庭的伤疤,再指了指画。

“对,叶庭点了点头,“我也是被爸爸打的。

小孩不理解这句话,茫然地看着他。

叶庭从小孩手中拿过笔,在那个男人下面写上了“爸爸,指着那两个字说“爸爸。

小孩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看了看画,又看了看叶庭,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悲伤。

叶庭被这悲伤的情绪深深地刺痛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听他讲这些,也很久很久没有人对他露出过这种表情了。

小孩又指了指“爸爸那两个字,然后摸了摸叶庭背上的疤,表情很是担忧。

他还会再打你吗?

叶庭久久地注视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不会的。

小孩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疑惑起来。

叶庭垂下眼睛“他已经死了。

对于案发前后的场景,叶庭只有一些残存的记忆碎片。

——他猛地冲向正在打电话的父亲,手机掉在了地上。

——父亲露出震惊的表情,似乎是没想到多年来肆意打骂的孩子竟然敢反抗。

——他的视野剧烈摇晃起来,喘息、脏话、摔碎的家具,晃动的桌子。

——他抱住父亲的腿,两人一起向后倒去,父亲的脑袋磕在不锈钢茶几的角上。

——父亲突然开始抽搐。

——父亲看着他,喉咙里呼噜呼噜地响着,嘴唇颤动。——救护车的尖啸。

——拿着纸笔和相机的警察。

记忆再度连贯起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警察告诉他,他父亲死于急性脑溢血。他从警局回家时,左邻右舍正围在楼道里交头接耳,看到他过来,就散开了。

激烈的打斗声、父子的对骂、蒙着白布的担架、上门调查的警察……当晚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小说《关键期假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