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

>

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

貌美如华 著

姜蜜 现代言情 薛朗

小说《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姜蜜薛朗,是著名作者“貌美如华”打造的,故事梗概:【双重生年代文】王牌律师姜蜜,一朝重生,成了逃荒来的外地媳妇儿。她努力捂住秘密低调做人,生怕会被退伍的残疾老公发现了异样。殊不知,她老公也是重生的。夜深,姜蜜说梦话:“好想玩手机,5G带我飞。”残疾老公:“再等三十年,我给你买个华为mate60.”姜蜜:“...我靠!”*这是一个夫妻俩携手从家徒四壁住牛棚,走上人生巅峰开大牛,成功买上华为mate60的励志小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姜蜜薛朗   更新: 2023-11-17 05: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是作者“貌美如华”写的小说,主角是姜蜜薛朗。本书精彩片段:那沉重的背篓压在少女孱弱的身躯上,压弯了她的脊背。察觉到前面有人,少女抬头看了过来。“大哥。”薛琴双手拽着背篓带子,她喘了口气,又小声朝姜蜜喊了声:“大嫂...

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第009章 母女开战在线免费阅读

身为精英律师,在察言观色和拿捏人心这方面,姜蜜一直很有一套。

她听薛朗说过,薛琴的未婚夫是隔壁村一个三十出头,死过老婆的鳏夫,对方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

据说那男人爱嗜酒,醉酒后连他的女儿都打。

薛琴以后嫁过去了,能有好日子吗?

薛朗长得高,她有168的个子。

不仅个高,身材也很匀称,五官底子也好看,只是天天做农活,风吹日晒导致皮肤泛红粗糙。

薛琴还读过几年书,会写字,来村里支教的大学毕业生苏老师都夸她字写得漂亮。

按理说薛琴这条件完全能找个更好的夫家,可薛强生却将她许配给那样一个男人。

可见,薛琴是被刘春兰拖累了名声,作风淳朴的家庭都看不上她。

薛琴又不傻。

小姑娘心里能真没想法吗?

看她都快把裤子刷破了就该知道,她的心里对刘春兰这张不饶人的嘴也是充满恨意的。

如果不是因为刘春兰年轻时候做的那些丑事闹得人尽皆知,她何至于被许配给一个三十出头死了老婆,还留下了一个女儿的鳏夫!

姜蜜已经将这把火引到了薛琴那边。

就看薛琴究竟是个软包子,还是机关枪了。

刘春兰万万没想到姜蜜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对她的女儿说这种煽风点火的话。

刘春兰岂能忍!

薛家主屋地势较高,主屋左边的是煮猪食的小偏屋,门口是晒谷场,牛棚小屋就建在晒谷场跟小偏屋的下面。

落差有一米五的样子。

刘春兰大步冲到晒谷场边缘,站在高处,卷起衣袖叉着腰,尖酸刻薄地骂起姜蜜来“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你年纪轻轻,说话怎么这么歹毒!你跟薛朗昨天早上才见面,下午就骗得他晕头转向要娶你!

“你不也就是个靠勾引男人才能落户我薛家的荡货…

蓦地!

薛朗手起手落,将一把砍柴刀朝上方的刘春兰丢过去。

那把刀很精准地擦着刘春兰的小腿飞了过去,落在刘春兰身后一只装猪食的木桶上。

刘春兰吓得跳了起来,回头看见那把插在木桶中的砍柴刀,脸都白了。

这把刀刚才要是偏了几寸,砍准她的小腿,那她的小腿这会儿就该不保了。

坐在轮椅上的薛朗,左手端着碗捏着筷子,右手按着轮椅扶手,语气懒散又冰冷地警告刘春兰“你再骂她一句,我保证,明天下午你的尸体就会从鱼塘里浮起来。

刘春兰“…

刘春兰读懂了薛朗眼里的杀意,她被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用双手拍地,边拍边声嘶力竭地哭吼“我的天老爷啊!大伙儿都来评评理啊,这挨千刀的薛朗说要杀了我…

她扯开嗓门一吆喝,半个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

聚集在宋婶子家的人纷纷冲出来,结伴来到薛家晒谷场外那条斜坡小路上看热闹。

注意到村民们都来了,刘春兰顿时底气十足。

刘春兰挪挪屁股来到那只猪食桶旁,她指着那把插在猪食桶中间的砍柴刀,撕心裂肺地哭诉道“大伙儿看看,薛朗这杀千刀的玩意儿,这才回来不到一个月,就要杀我!

“如果不是我躲得快,这一刀就砍断了我的腿!她颠倒黑白很有一套,不明真相的人看到那把刀,再听到她的这些话,真的会信以为真。

“这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啊,娶了媳妇更是不得了,眼里都没有王法了!村长啊,宋老二,你们都要给我作主啊,一定要把薛朗这个混账畜生送去坐牢!

听到‘坐牢’二字,薛强生站了起来,准备呵斥刘春兰别太过分。

突然,蹲在水井旁刷裤子的薛琴,举起手里的刷子就朝撒泼的刘春兰砸了过去。

那刷子落到刘春兰的脚尖前,竹木做的刷子直接破裂成了两半。

刘春兰一脸愕然地看着女儿。

薛琴擦了擦脸,跺着脚冲刘春兰吼道“妈!你能不能被丢人现眼,明明是你先羞辱了大嫂,大哥为了维护大嫂才故意朝你丢刀吓唬你!我看得清清楚楚,大哥根本就是要用刀砍猪食桶!

“你能不能别冤枉大哥!大哥为什么看不起你,为什么不敬重你,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薛琴已经17岁了。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母亲跟父亲的那些破事,也没少因为这些事被人奚落。

薛琴在村里都没有什么朋友。

那些村民都不允许他们的女儿跟薛琴玩,说薛琴上梁不正下梁歪,怕薛琴带坏了他们的女儿。

他们更不准许他们的儿子跟薛琴玩,怕薛琴和她妈一样水性杨花喜欢勾搭男人,拖累了他们儿子的名声。

薛琴将这些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她投错了胎,生下来就是薛强生跟刘春兰的女儿,她根本就改变不了自己的人生!

“大哥当年离家出走是因为什么,全村人都知道真相,你以为你像个泼皮一样跪在地上撒泼打滚,说一些颠倒黑白的话,伯伯婶婶们就真的信你吗?

“妈,你这根本就是在丢人现眼!你是希望我遭人嫌弃,连个鳏夫都嫁不成,以后嫁个傻子吗?

“你能不能也为我,为我哥考虑下?

终于将心里憋屈已久的话吼了出来,薛琴激动得娇躯都在颤抖。

看看傻了眼的刘春兰,再看看咬着一杆烟斗不说话的父亲,又看看牛棚屋前的薛朗跟姜蜜,薛琴忍不住一瘪嘴巴,委屈又心酸地冲回了房间。

在软包子跟机关枪中间,薛琴选择做一把机关枪,朝她的母亲射出了第一枪。

薛琴走后,站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同村妇人甄婶子走到薛家门口,将刘春兰从猪食桶旁扶了起来。

甄婶子望了眼下方牛棚屋前的薛朗,注意到薛朗手里端着一碗白米饭,一旁的姜蜜手里空空,而薛强生他们手里也都空着,就猜到今天这出闹剧是因为什么引起的。

无非就是刘春兰农活回来,发现薛朗在吃饭就大发雷霆了。

“春兰嫂,容我说句公道话。

不给刘春兰拒绝的机会,甄婶子便说道“薛朗退伍回村也有一个月了,他伤了腿,不能下地去干活,你说他现在好吃懒做,这我们都无话可说。但你说他要杀你,这话说出来,谁都不信。

甄婶子嫁来紫光村也有些年头了,她嫁来那年刚好是薛朗出生那年,也算是看着薛朗长大的婶子。

甄婶子感叹道“薛朗打小就善良,他妈死的那两天,他是一口饭没吃,一滴水没碰,天天都在村里找妈妈。这孩子为人如何,我们全村人心里都有数。春兰嫂你是什么为人,大家也都清楚。

甄婶子就差没明说薛朗是个好孩子,我们都知道,而你就是个泼皮无赖。

小说《开局住牛棚瘸腿老公被我带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