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月烬成霜

>

月烬成霜

雨作晴 著

澹台烬 都市小说 锦觅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月烬成霜》,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锦觅澹台烬,故事精彩剧情为:文案:一句话,水神之女锦觅为晋升仙位,下凡历劫,跳进因果天机盘后被天道拉扯,掉进了魔神澹台烬的世界。  *自出生起,锦觅便一直记得自己是为晋升仙阶才下凡历劫的,令她更加惊喜的是,她居然还可以使出灵力。在叶府待了十五年,平日里锦衣玉食,吃喝玩乐,日子过得轻松惬意。本以为会这样轻松的渡劫成功,直到皇宫冬宴,她遇见了倒在雪地上的澹台烬。起初,看着那张和润玉十分相似的脸,锦觅笃定澹台烬是下凡历劫的润玉。她的命格与之相比,澹台烬才是下凡历劫的那个。至少在没有遇到勾玉之前,锦觅一直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在原世界已经消失的勾玉醒来,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澹台烬只是澹台烬,他不是小鱼仙倌。...

来源:fqxs   主角: 锦觅澹台烬   更新: 2023-11-17 04: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月烬成霜》的小说,是作者“雨作晴”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锦觅澹台烬,内容详情为:他的双眼紧闭,呼吸浊重而急促,煞白无血的脸色浮上一抹诡异的绯红,过重的伤势因冷风诱发了高热。纯黑的梦魇里,他身处火海,清晰的记得火焰在他身上燃烧的声音,大火似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深渊,将他与世人生生割开。他蜷缩在角落,任火舌舔舐他每一寸皮肤,炽热的灼痛啃食他每一块骨髓,周围嘈杂声此起彼伏,无一不振声欢...

月烬成霜第2章 雪地初遇在线免费阅读

腊月初冬,下了一夜的雪,银装素裹,白霜覆盖了整个京城。

冷宫内,四周密布蛛丝,墙上斑驳水痕,鼠蚁乱跑,蚊蝇四飞,一片荒芜的悲凉景象。

浑身伤痕的羸弱少年蜷缩在硬冷的床榻上,衣袍单薄如纸。凛冽的寒风从破败的旧窗灌入,刺进骨髓,冻得他皮肤发疼,嘴唇乌紫,牙关打颤,全身发抖。

他的双眼紧闭,呼吸浊重而急促,煞白无血的脸色浮上一抹诡异的绯红,过重的伤势因冷风诱发了高热。

纯黑的梦魇里,他身处火海,清晰的记得火焰在他身上燃烧的声音,大火似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深渊,将他与世人生生割开。

他蜷缩在角落,任火舌舔舐他每一寸皮肤,炽热的灼痛啃食他每一块骨髓,周围嘈杂声此起彼伏,无一不振声欢呼,庆祝他葬身火海。

茫然和痛苦在漆黑岑寂的眸子里晕浓散开,化作一潭死水。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是钻心剜骨的痛楚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炙热的火与寒冽的风在他体内相互交织,肆意凌虐,疼痛蔓延五脏六腑,难忍万分。

濒死之际,澹台烬又梦见了儿时那尊通透明澄的琉璃神女像。

神女人间绝色,长发飘然,异瞳紫眸,白衣裙裾层叠,如花瓣盛开,眉间一点朱砂,手持佩剑,圣洁勇敢。

他笨拙的把自己唯一的真心献出,苦苦乞求神女可予他救赎。

他想活下去,他想活下去。

可神女清冷残酷,高高在上的低眸睥睨,只是冷冷看着他。为了天下苍生,心中道义,把他的真心肆意践踏,将利刃狠狠刺入他的胸口。

说他,天生邪骨,为祸苍生,注定杀戮血腥。

死寂的黑暗席卷而至将他吞噬,令他再次从绝望中惊醒。

每次濒死,澹台烬都会梦见自己孤独惶恐的葬身大火,梦到怜悯苍生的琉璃神女,对他持刀相向。

他生来不祥,血肉奇特,克死生母才得以出世,是个天煞孤星的命理,就连那些邪物也怕他,怕他的血要了它们的命。

澹台烬转头望着窗外昏暗微明的天色,积雪压在枯木枝头,岑寂冷冽。

他目光幽幽盯着前几日手臂上那几道殷红的新鞭伤痕,这都是拜叶夕雾所赐,寒潭般的眸子掠过一丝狠戾。

那日,他本可以控制血蜂钻入她的身躯,让她当场暴毙,将军府的嫡小姐不慎死于金碧辉煌的皇宫,这不是个很好的结局吗?

只是可惜了,她还有利用价值,不能这么快死。

剧烈的疼痛从头部传来,澹台烬蜷缩在角落将头轻靠在墙壁,双眼微阖,想到梦魇中的琉璃神女,嘴角扯出一抹苍白的讥笑。

早已被神明鄙弃的他竟也信了这一套,妄想神女降福于他,简直可笑至极。

他下意识攥紧手里破旧的平安符。

*

一觉醒来,霁雪新晴,轩窗外还悬挂着一层薄薄的冰晶。

锦觅坐在妆台前昏昏欲睡,眼睑下方挂了一圈淡青,任由侍女绿如为她梳妆打扮,打了个哈欠。

“唔……大清早的,阿爹叫我们去大厅,所谓何事啊?

绿如拿着梳篦,将缕缕墨丝梳成漂亮的发髻,仔细斟酌着开口。

“近日听闻府内有传言,说是宫里要为九公主殿下选侍读,许是这事。

锦觅眼尾一挑:“啧啧啧,这公主也委实娇气了些,读个书还要人伺候,希望不要选上我才好。

凡官家女子皆以被选中而殊荣,借此荣冠家族,平步青云,她家小姐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之。

绿如噗嗤一笑,早已习惯三小姐这般古灵精怪的性子,默默把锦觅时常佩戴的翡翠珠花簪好。

叶府厅堂,早膳。

饭桌上,叶老夫人坐在中间的主位,身旁英武严肃的男人正是叶大将军叶啸。他死了嫡妻后,并未续弦,府中原有三位姨娘,沈侧夫人是后塞进来的。

一家子坐得满满当当,叶啸见人都来得差不多了,便开始讲正事。

“过两日便是冬宴,圣上下旨届时要为九公主选侍读,锦觅,你好生准备着,随后和你二姐姐一同入宫。

锦觅想到还卧病在床的叶冰裳,咽下口中甜到发腻的红豆汤,赶忙开口。

“阿爹,那阿姐怎么办,她还生着病呢。

听到锦觅的话,云姨娘只觉心里一暖,偌大的府邸也只有这个三小姐真心实意关心她的裳儿,自己虽受将军宠爱,却也一句话都说不上。

“病了又不是死了,瞎操心什么,大姐姐独得九公主恩宠,哪还看得上这种虚名,还是多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吧。

没等叶啸说话,叶夕雾傲慢无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她姗姗来迟,慢悠悠坐在叶老太太身边。

锦觅秀眉微蹙,不满辩驳道:“二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阿姐因何而病,你心里应该最清楚。

她一直想不通,为何叶夕雾要对叶冰裳百般刁难,明明是一家子姐妹,却跟杀亲仇人似的。

叶冰裳性子温柔静雅,容貌昳丽,闭月羞花,待人有礼,样貌品性都是顶顶好的,完全无可挑剔。

这叶夕雾干嘛总跟自家姐姐过不去。

九公主与叶夕雾不对付,常借萧凛的名头整她,偏她也总是上套,屡试不爽。

叶夕雾明知是九公主挖的坑,但只要提到萧凛,就会义无反顾的往下跳,心中存着一丝际遇。

叶夕雾高傲,如此被戏耍,也不是没想过报仇,只是无能为力。九公主自小习武,出类拔萃,而她资质平平,全然没有父亲和弟兄的身手,每每对峙都会被九公主抽得尊严扫地。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九公主不好得罪,但她身边的叶冰裳就遭了殃,成了叶夕雾的泄愤对象。

回府当晚,月梢枝头,深冬的夜最是骇人,冬风凛冽,寒气逼人。

叶夕雾气势汹汹,把叶冰裳拦在房门外,扯掉她身上御寒的斗篷,泄恨似在她面前剪掉,干净利落。

叶冰裳神色黯然,不敢阻止她,只能无力站在寒冰中,任风吹打。翌日,便病倒了。

叶夕雾盯着锦觅,没有丝毫愧疚,语气得意:“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

萧凛生性冷清,这样神仙般的人偏偏对叶冰裳情投意合,对她十分厌恶,凭什么凭什么!

叶冰裳到底哪里好,整天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给谁看啊。

锦觅毫不示弱对上她的眼里纯粹的恶意,搬出叶清宇往常教训叶夕雾的话,有样学样的说。

“二姐姐一言一行皆代表叶家。早膳迟到让祖母,父亲在饭厅久等,是为不孝;昨夜挡长姐在门外受寒,是为不悌

“若二哥哥在,二姐姐怕是要挨上一板子,在祠堂反省自躬跪上一柱香的。

听到这话,叶泽宇眉毛一挑,这三妹妹不愧是和二弟走得最近的,果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叶清宇身手不凡,年纪轻轻戍守迦关,他恪守成规,为人刚正不阿,少年便被叶家族人推举为叶家家督,也只有他才能管得住叶夕雾。

一提到叶清宇,叶夕雾气势瞬间降了下来。

老夫人看到宝贝孙女幼猫般湿漉漉的眸子闪着光泽,煞是可怜,自是见不得她千娇百宠的心肝儿受委屈。

“好了,什么不悌不孝的,我们囡囡还是个孩子,想闹便闹。再说了,冰裳本就体弱多病,你说是不是,云姨娘?

云姨娘温和的笑了笑“是。

叶啸本就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对这些事也能推就推,糊弄敷衍。盛国推崇孝道,百善孝为先,他是出了名的孝子。

“囡囡闹便闹,以后嫁了人想闹都闹不得了。

叶夕雾自小丧母,叶啸常年在外打仗,很少陪伴,对她产生了亏欠,是以,他对这个女儿的溺爱到了无条件的地步。

“来,囡囡,赶紧尝一尝,爹知道你心情不好,特别嘱咐厨房做了你爱吃的菜,来来来,多吃点。

叶啸细心的为叶夕雾夹菜,把所有的菜都放在她面前,其他姨娘也讨好似跟随叶啸的动作,叶老太太时不时出言关心。

“对,吃这个,这个好吃。

此情此景,明明是人间亲情的温馨时刻,锦觅却不由得想翻白眼。

她一向知晓祖母和阿爹偏心,但这心都偏到天上去了,同为叶家女儿,叶夕雾和叶冰裳的待遇简直云泥之别。

叶泽宇见锦觅脸色不太好,以为她是失落自己没有得宠,嬉皮笑脸将一盘晶莹剔透的葡萄推到她面前,安慰道。

“没事啊,三妹妹,你还有大哥哥,来来来,你也多吃点,说了这么多,口该渴了,吃个果子解解渴。

沈侧夫人也把菜夹到锦觅碗里,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小手,意示她吃东西。

锦觅了然,都想息事宁人。她无奈的嚼碎嘴里的果子,又不满的抓了几颗葡萄进口,以形补形。

“哦,多谢大哥哥。

积雪压断了别院的枝头,咔嚓一声,日落西斜。

叶冰裳软绵绵的侧坐在床上,膝上放着未看完的书卷,穿着素衣,纵是脸上毫无血色,也难掩倾国倾城之姿,病如西子胜三分。

锦觅托着小脸坐在叶冰裳对面的红木桌旁,吃着膳房新做的桂花糕,小嘴叭叭的给她讲早膳发生的事,替她打抱不平。

“阿姐,祖母和阿爹委实太偏心了,老是偏向二姐姐,一点也不考虑你的感受。

锦觅隔三差五便喜欢往她房里跑,生病时更是来得勤,总会絮絮叨叨将一天发生的琐碎细事说于她听。

叶冰裳从不觉得锦觅聒噪。她温婉一笑,温吞反驳道。

“我相信二妹妹不是故意的,三妹妹不可再提此事,也无须多言。

锦觅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欲言又止,叶冰裳神色柔和,微微摇头

“好吧,我听阿姐的。

锦觅叹了一口气,抿着嘴唇,没再说话。蓦地想到什么,眼前一亮,一脸天真烂漫的看向叶冰裳:“也不知这宫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

腊月底,皇宫冬宴。

九公主性子直爽娇蛮,叶夕雾惯爱穿红裳,张扬明艳,九公主厌乌及屋,连带着不喜衣着艳丽鲜红的女子。

为此,锦觅特地穿了一身娇妍的海棠色衣裳,还吩咐绿如为她描妆定要浓妆艳抹,打扮得珠光宝气些。

绿如笑了笑,望着倚在窗外开得过分浓艳的红梅。

“那在额间给小姐花个梅花钿如何?

锦觅管他什么花,能让她顺利落选就是好花,点点头“好说好说。

弄好后,锦觅对着梳妆镜来回看了许久,甚是满意,这副花枝招展的样子定入不了九公主的眼。

冬宴虽说是为九公主准备,但六皇子爱妹,向来不会缺席,叶夕雾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月洞门下,桂香浮动,一行人早已等候多时。

宴会请的都是女眷,叶老太太身为大长公主理应出席,皇后体恤,免了其走动,只邀了叶夕雾和锦觅两人。

锦觅前脚刚到,叶夕雾后脚就来了。

两人一亮相,流青看得目瞪口呆,甚是诧异。小姐平日穿的皆清新淡雅之色,怎今日突然转性,打扮得和二小姐一样艳丽,恍若神妃仙子。

两人皆为红衣,锦觅的海棠衣稍淡,叶夕雾的石榴裙更艳。虽说各有千秋,但穿着相似的衣裙,很难不让人进行对比。

叶夕雾生的乖,脸上带着几分纯然,到底不够妩媚,只称得上有灵气。锦觅虽年岁稍小,面容已秾丽精致,耀如春华,眉间花钿也更衬得她明媚动人。

叶夕雾身旁的贴身侍女春桃小心翼翼看向她,心想,二小姐本就常怨自己生得不如大小姐有风情,现下再来个三小姐,二小姐又该发脾气了。

看到锦觅,叶夕雾愣了一下,发现周围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惊艳,脸色一沉,路过锦觅身旁时,出言警告般道。

“三妹妹,不是你的东西,最好别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锦觅面露惑色,没来得及理解其中之意,便被沈侧夫人拉到一旁。

念及锦觅第一次入宫,她不断叮嘱事宜,生怕女儿受委屈。宫里毕竟不比外头,自是要时时小心,处处留心。

她恨不得一同前往,虽空有一个侧夫人的名头,但到底是妾,不能参加宫宴。

红墙白雪琉璃瓦,雪景中的皇宫依旧熠熠生辉。

宫规森严,入宫赴宴之人,皆不能带兵器利刃,亦不可带奴婢随从,以防止心有不轨之徒。

晚宴过后,天色已晚,华灯初上。

皇后娘娘将各府夫人留在垂拱殿一块解闷聊天,又请各世家贵女到皇家的红梅园赏梅。

而作为宴会的主人,九公主,未露一面,各府夫人小姐不经有些失落,但圣旨已下,皇帝开口自是一言九鼎,心才稍稍落下。

各宫殿灯火辉煌,亮如白昼。

锦觅跟着世家女来到梅园,此时的红梅开得正艳,格外妖娆,尽态极妍,梅香扑鼻。

各贵女皆谈笑风生,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须臾,不知从哪来了一只黑猫,打破了刚才的宁静。

它瞳孔泛着红光,满身戾气,凶狠异常,到处伤人,只扑向衣着鲜艳华丽的女子,诡异得很,还十分聪明,将抓捕它的宫女太监耍得团团转,场面顿时混乱。

黑猫一见叶夕雾,便直直朝她扑去。没能见到六皇子的叶夕雾正生着闷气,完全没注意到危险直奔她来。

“二姐姐,快躲开!

锦觅眼疾手快,将叶夕雾推开,方才躲过攻击。

小畜生见没得逞,气急败坏,一个劲猛扑叶夕雾,事情始料未及,叶夕雾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踉踉跄跄,就被锦觅拉着到处躲。

锦觅抬手凝聚灵力,趁着混乱,攻击了那只小畜生,打得它怒吼一声,转而攻击她,锦觅侧身轻盈躲开。

黑猫扑空落地,嘴里叼着东西,回头暼了她一眼后,快速跑开。

锦觅松了口气,习惯性摸着自己的腰间,阿娘给她绣的荷包不见了,里面还有阿姐为她祈的平安符,她连忙捡起地上的琉璃宫盏,向黑猫离开的方向追去。

没理会叶夕雾在后面的叫喊。

*

回冷宫的路上,空中下起了细雪,白月渺渺,四处寂静无声。

不过百丈的距离,澹台烬却走得摇摇晃晃,煞是艰难,好几次都几欲摔倒。他已经连续三天发高热,无人为他请医治病,甚至连口药都不曾施舍。

太监们依旧肆无忌惮,把他当作奴隶使唤。还是因九公主的爱宠不见,各个想找到它借此邀功请赏,没空搭理他。

澹台烬趁着无人注意,才得以脱身。

不过是个敌国被抛弃的质子,没死,已是最大的恩赐。

澹台烬步履蹒跚,过重的病情终是让他支撑不住,一头倒在无人往来的宫道上。

锦觅寻着荷包上的气息,踏雪提灯,脚步匆匆,越往前,越是荒无人烟,一片悲凉之景,与刚刚繁花似锦的皇宫,截然不同,格格不入。

抬眼远望,不远处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个起伏的黑色轮廓,上面已然覆了一层薄薄的雪。

锦觅想许是哪个在宴会上吃了醉酒的太监宫女,怎么冷的天,躺久了可是会出人命的。

她不经加快脚步,向那轮廓跑去。

澹台烬拼命睁着眼,他怕自己不小心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高灼的体温在刺骨的雪地上竟感到些许凉意。

他仰面朝天,望着空中纷纷扬扬的细雪,如柳絮纷飞,漫天飞舞,婉转动人,心里异常惬意,许久没有这般清静了。

锦觅走近一看,发现既不是太监也不是宫女,而是一个狼狈不堪的少年。

她弯腰俯身用琉璃盏照清他的脸,橘黄暖光洒在少年苍白的脸上,锦觅顿感无比熟悉。

碎雪卷地,灯光刺眼。

澹台烬抬眼,锦觅低眸,一瞬间,四目相对,视线交融。

时间仿佛静止,周围虚无缥缈,微风徐来,细雪窸窣飘落,娴静美好得仿佛一副画卷。

望着闯入他眼中的矜贵少女,她映着暖光,澹台烬眼底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惊艳。灯摇晃在他黑夜般的眸子里,照不出半点亮光。

昏暗的视野里,澹台烬看到了比任何景色都美的画面。

少女浸于渺渺雪月,柔和的光批在她身上,宛如神明,白雪皑皑,一袭红衣明光烁亮,唯她明媚。

锦觅看着那张脸,呼吸一滞,不由得轻声脱口而出,声音轻得仿佛被风吹走。

“小鱼仙倌?

小说《月烬成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