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临川记

>

临川记

周舟123 著

小说推荐 萧临川 韩启

《临川记》中的人物萧临川韩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周舟123”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临川记》内容概括: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萧临川韩启   更新: 2023-11-17 03: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临川记》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周舟123”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临川记》内容概括:萧父看见临川的脑袋就犯愁:“你看看你哪有个小姑娘的样,看人家韩茉,这齐刘海长头发的多好看啊,真不愿意说你。”韩启生怕萧父给韩茉拉仇恨,连忙道:“叔叔,小川妹妹这个发型其实还是挺......个性的,看久了就好看了。”临川闻言嗤笑一声,韩启瞬间僵住,沈愿以为临川受了打击,她不忍伤女儿的心,也昧着良心道:...

临川记第3章 转折在线免费阅读

2月17号。

萧临川鲜少如此踌躇不定,她在想上辈子绑架她的那两个罪犯究竟是瞄准了她下手的,还是为了钱——家庭条件优渥的孩子都有可能是他们的目标。

她咬着食指关节,思索究竟该提前报警,还是引蛇出洞?或是干脆——她眼神阴冷,在心里勾勒出两个罪犯生不如死的行刑画面。

头天萧临川明显焦躁不安,时不时按着太阳穴,在沈愿多次询问后才低声道“昨天梦到了那天奶奶算的卦,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幸好萧衡去外省出差,否则听到这番“迷信的话少不了要发顿雷霆。

沈愿虽不信鬼神之说,却也有着十二分的敬畏,她先是摸着女儿的短发“你奶奶呀就是吓唬吓唬你,别怕啊。

临川点点头,听见思索片刻后的沈愿接着说道“明天临川哪都不去,就在家乖乖待一天?好不好?

临川“好,那韩启跟韩茉呢?让他们请一天假在家陪我好不好?

于是原本在开学前一周被送去恶补基础知识的韩启跟韩茉就这样取消了一天的课程。

韩启一下楼就看见难得早起的临川正襟危坐在餐桌前吃着灌汤包,他来到这个家的十来天里,这是第一次看见临川在七点前吃饭,事实上,平日里韩启韩茉吃完饭出发去补课的时候都未必能看见临川下楼。

“早上好,韩启礼貌道“昨天睡得不好吗?我看你眼底都是乌青?

临川答了句没有,就不再理会脸色僵住的韩启。

她喝完最后一口虾仁蒸蛋,自顾自洗了碗就溜达到外面庭院里的秋千椅上小憩去了。

韩启注视着她的背影,他看不懂萧临川,他姐姐韩茉倒是十二分肯定萧临川就是个好人,还是个面冷心热的大好人,可韩启左看右看,都无法从那张冷得掉渣的冰块脸上寻找出一丝的痕迹。

春暖乍寒,寒风袭过,临川猛地睁眼,不知是被冻醒还是做了噩梦的临川喘着气拢了拢卡其色的棉袄,呼出的气息似云雾般缭绕而去,地上摊着大概是陈姨给她盖上的毛毯。

她做了个离奇又合理的梦。

梦里十一岁的萧临川一脸傲气又冷冽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问你为什么要占据我的身体?

大概是最近神经高度紧张,临川安慰自己,可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你迟早要回到你的世界,那个一切都烂透了的、属于你的世界!

“临川醒了?陈姨捡起毛毯抖了抖,握了握临川的手,感受到暖和的手温后才安心道“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啊,下午再犯困就回屋睡,别看立了春,现在日头还冷得很呢,快点洗手啊,别等菜凉了,中午有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萧临川听着陈姨的关心边点头边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十一点半,按照上辈子被绑架的时间,她还剩下不到三个小时作抉择。

萧临川视线移到自己的腿上,注视了片刻,打断了陈姨的絮叨“陈姨,我得出去一趟,我必须得出去一趟。

陈姨疑惑道“怎么了?先吃完饭再出去啊?对了!小启!刚小茉说去超市,怎么还没回来,马上吃饭了……

萧临川眉头紧皱,她脑袋一瞬间像是缺氧般暂停了运作,半晌才重复“去超市?

刚跑出来的韩启注意到临川瞬间毫无血色的脸,紧接着就看见临川踉踉跄跄地朝小区外跑去,急忙跟着,陈姨一边急忙跟上韩启临川,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

超市里没有韩茉。

临川从兜里掏出手机,手指发颤地点开屏幕,打开某个软件,只见上面有三个红点,两个红点相离很近,而另一个红点正迅速移动着,临川闭眼,这个方向……

陈姨慌慌张张道“这孩子去哪了啊?临川?临川?

韩启在去找超市员工前一小时的监控录像,翻来覆去看了数次都没看见个人影。

员工也有些担忧道“我今天八点就上班了,上午超市人少,我记得很清楚,你说的那个瘦瘦高高的女孩绝对没来过我们超市。

他声音微颤“韩茉不会乱跑的,她一向不喜欢出门……

临川睁开眼,冷静地瞳孔里闪烁着从未有过的怒意和疯狂。

陈姨踌躇着,她既担心又觉得这孩子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跑远,临川在手机上约了车,边走边说道“没事的,陈姨,你跟韩启在家待着,我去找她。

韩启眼睛通红,他拉住临川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

临川看着韩启几乎哭出来的脸庞,不容置喙地挣开韩启,她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带她回家。

“韩启,我向你保证她会平安,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韩启听完女孩靠近他耳边平铺直叙的话语,瞳孔猛然骤缩,随后慢慢涣散开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萧临川的背影,久久不做声。

萧临川跑到马路边,摸了摸兜里准备好的喷瓶、电击棒和一个注射器等东西,早上起床时她就将这些说不清是抱着什么目的制作的违禁物品全塞进了兜里。

萧临川攥紧的拳头微微打颤,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都怪她的犹豫不决,都怪她的不坚定,韩茉才会被人抓走,她一早就该在报警和亲自去做个了断间选择其一!

噩梦如影随形,萧临川恨不得揍自己一拳,她错了,她错在一直想着逃避,错在没有趁早解决掉那两个人,错在以为自己可以轻易从这场漩涡中脱身。

她心中憋着的怒意最终将理智燃烧殆尽,萧临川想,她要杀了那两个人。

***

吴师傅一如往常地等乘客上车后询问了一下手机尾号,启动车辆后有些好奇地问“目的地凌越山,姑娘啊,去这么远的地方?

在得到肯定回答后继续说“凌越山也没什么好玩地方,前两年听人家说打算在山上建个公园,多吸引点游客来爬山,带动一下周边经济,几年了连个水花都没有。

临川数着红灯的倒计时,她说“凌越山不高也不陡峭,喜欢爬山的人应该不会选这个地方的。

红灯转绿,师傅挂上档踩油门,笑呵呵道“害,要是为了锻炼锻炼身体爬这个山就挺合适的,而且啊,老早之前这山上有个庙,那会都说这庙里菩萨灵啊,不过这两年估计也没人往那边去了……

时间在临川的感知下变得时快时慢,她手揣进兜里,攥紧了拳头,韩茉是被她牵连的——难道命运从一早就有了定数,无法改变吗?必然会有一个人经历那些痛苦那些磨难吗?

早知道这样,她就该先发制人,去调查那两个人的身份,先下手为强。

临川脸色郁沉,在脑海中一遍遍演练怎么弄死那两个人后如何脱身。

一小时后,车辆驶进了村庄,还有几十里地就将到达凌悦山。

“诶姑娘,那边可没旅馆啊,用我再把你带回来不用?

临川好像在思考这个问题,等到师傅以为她不会回答了,她说道“您把我送到山脚就好。

“好嘞。师傅从善如流地将车行驶到山脚靠边处,等小姑娘下车支付完成才转弯离开,他从后视镜瞥了眼逐渐缩小的身影,嘟囔了句奇奇怪怪的。

萧临川拇指停留在离屏幕一公分的距离处,终于落下。

“你好,我要报警。

“我姐姐被人绑架了,在凌越山。临川说出自己名字,又报了自己的身份证号。

电话那端传来阵嘈杂的声音,随后连线员继续问“您现在是什么情况?您现在地址是哪里?

临川说了自己家的住址,又一一回答了连线员提的其他问题,那边连线员道“请随时跟我们保持联系!

队长摸着下巴,眉心重重地挤压成一道竖痕。

“会不会是恶作剧啊?我总觉得……

不等这名同事提完质疑,技术人员飞快道“查到那女孩的手机地址了,正在接近凌越山!

队长眉心紧皱“通知悦县派出所的人员,赶紧去拦住她!

***

临川克制着喘气声,尽可能安静地从石台阶向上走着,她在梦里曾经无数次刻画着这个场景,近二十载的时光里不停袭扰着她,梦里的山像是笼罩着被一张血盆大口吞噬前的黑暗,每踏上一步台阶都会踩空进而跌落万丈深渊,周遭环绕着陌生人的嬉笑和殴打声,她无数次从梦中惊醒。

可此刻抬头看,这座山并没有那么可怕。

临川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快走到半山腰,她轻手轻脚地借着树木灌丛的掩饰,慢慢靠近那座年久失修的悦神庙。

庙并不大,几乎只有学校普通教室的空间,庙门口站着个五官清秀面善的瘦得像个麻杆一样的男人,正警惕地四处观察着。

临川从不愿去回忆这些,可她小心翼翼藏在破旧得似乎一推就倒的围墙后,拿着簇折下来的枝叶遮挡着脸,透过缝隙看见那人时,困扰了她数年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为什么这件事后警方发出通缉大范围寻找他们却出意外死了?

这也是她在她的那个世界里未能调查两人身份的原因,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呢?

“叔叔,萧临川踉踉跄跄走近,眼里闪着迷茫“我跟我爸爸走丢了。

瘦麻杆一惊,几乎要掏出兜里的水果刀,看清是个小女孩后先是不耐烦地说了声“你往别的地方找找!你爸不在这!

临川失落地垂下头,瘦麻杆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他止不住笑道“小姑娘,不如你在这等会,一会你爸爸就找过来了。

屋里的男人听到外面动静,走出来查看,粗声道“怎么回事?

“没事大哥,他扭过头冲男人咧开嘴笑“捡到个小女孩。

这男人肤色黝黑,看上去并不显得凶神恶煞,但身躯却极为强壮,并不厚重的军黑色工装脏到有些泛白泛亮,再走近些,萧临川看见这男人的国字脸上撒满了黑麻子,是熟悉到刻进脑海里的一张普普通通甚至堪称老实的脸。

男人做出个抹脖子的动作,两人相视而笑,随后被称大哥的男人又步履矫健地走进庙里。

瘦麻杆正思索着怎么弄死眼前的小丫头,却不料她狠狠踹向他的膝关节,不待他痛呼出声,临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根针管插进了男人裸露在外的脖子里,男人来不及制止就面色狰狞地倒地,想说话却只能口吐白沫,眼珠定格在愤恨瞪向萧临川的方向。

屋里男人听见重物倒地声后心神不安地跑出门,只见瘦麻杆倒在院中,先前那小女孩早不见了踪影,他谨慎地喊了几声瘦麻杆的名字,敛气屏息走向毫无动静的这具尸体。

他探了探好兄弟的鼻息,瞥见尸体脖子上的针管,拔下来狠狠扔地上,骂骂咧咧“真特么的没用,老子一根指头就能掐死的黄毛丫头都能把你弄死!

趁着麻子脸出门查探情况,临川绕到庙后的狗洞里钻了进去,她看着瞪大眼睛的韩茉,急忙将手堵住她的嘴,另一只手用小刀割开绑着韩茉双手双脚的绳子“你听我说,我上山的时候用粉笔在树上做了记号,你按着记号走就会看见下山的台阶,等会我引开那个人,你先下去报警,知道吗?

韩茉惊恐又痛苦的眼里蕴满水汽,她说不出话,只能摇着头,临川将电击棒塞进她手里,指了指她进来时钻进来的洞,韩茉突然力气很大地拽住临川的手,小声道“我们一起走。

萧临川当然不可能走,她上辈子没报的仇,现在要一一算清,越是恐惧,现在她就越憎恨,几乎冲天的怒意将萧临川的冷静烧得一干二净,从发现韩茉被抓后她就努力克制着。

她想着逃避!想着只要不出门就好!想着上辈子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可是没有用。

上辈子她也像韩茉被抓到这里,她逃出去借用村民的手机报了警,等来的却不是警察。

萧临川脑海中骤然划过一道闪电,可这个想法她还不明确。

不等庙里韩茉萧临川两人达成一致,气急败坏的男人便回到庙里,萧临川眼尖手快地朝洞口方向推了把韩茉,双眼模糊的韩茉狠狠咬牙钻过洞口,奋力奔跑起来。

目睹眼前一切都男人怒吼地冲过来“他妈的敢耍老子!我兄弟是不是你弄死的?!啊?!!

临川算着步速,待到男人离自己三步远的时候,她预先眯眼然后抬手狠狠按下了喷雾瓶,瞬间刺鼻熏人的辣椒味充斥了这个空间不大的小庙!

男人猝不及防地被喷了一脸,喷进眼里的辣椒水几乎下一刻就令男人痛苦得眯着眼大叫起来,双臂剧烈挥舞着,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原地打转,他不受控制地去揉眼睛,可惜无济于事,就索性甩开两只手开始胡乱抓人。

男人一把抓住从背后想要用针管扎人的萧临川,他一手把萧临川拎起来,一手把针管夺下,正准备改变方向朝萧临川扎去时,脖子裸露在外的皮肤突然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抵住,他心道不好,下一秒电击带来的肌肉挛缩和巨大痛楚令他轰然倒地!

他忍着痛在倒地前将萧临川重重摔到几米远处,随后不受控制地趴在地上抽搐。

萧临川从地上爬起来,像看死物一般盯着这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小而轻薄的刀。

男人被折磨得已然发疯,他大吼一声猛地睁开眼,他忍着疼痛嘶吼,“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临川见状,拔腿就跑,她向着上山的相反方向跑着,注意到男人提着把斧头冲出庙朝着她的方向跑来。

震耳欲聋的骂声惊跑了树上一排的麻雀,萧临川心里畅快极了,等着瞧吧,这个砍断她双腿的男人还有得时间被她折磨,在警察上山前。

临川从没感觉和双腿如此契合过,她清楚,那男人就算能睁开眼,也只能看个模糊人影,而且如果再不用清水冲洗,瞎了都有可能。

她绝对不会往有水的地方跑。

一声枪响震彻云霄!

临川早有防备地往地上一趴,这男人是怒到极致,理智全无了,全然不考虑枪响声带来的后果。

萧临川故意发出些声音,那男人警惕地竖起耳朵,随后咒骂着朝这边走来。

萧临川祈祷着,3,2,1——

一声惨叫再次划破天空,萧临川满意地看着那男人一脚踩空被捕兽夹狠狠夹住,自重生以来头次露出了真情实感的笑意,虽然笑容怎么看怎么阴森,男人咒骂的声音越高,萧临川嘴角扬起的弧度越大。

可下一刹,萧临川脸色僵住,该死的捕兽夹,质量真差!

只见那哀嚎的男人竟生生用力掰断的夹住他脚的捕兽夹,他猩红着双眼直直看向萧临川的方向,无声地宣告你死定了。

萧临川知道她力量并不足以和他对抗,立刻转身向山下逃跑。

那男人耳朵极灵,仅听声便能判位,他腿脚也快,边追赶边思考这个女孩的来历,他阴冷地笑“谁派你来的?是不是秦奇盛!

秦奇盛?萧临川眯下眼,她想套话,可现如今气都吊在逃命上,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断断续续道“不!是!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想研究韩茉很久了!

韩茉?萧临川心里有种宿命般的颤动,她联想到一些事情,大脑阵痛不已,步伐愈发快而杂乱。

灵越山虽不高,却山路崎岖坎坷,林间灌木丛生,冬日干枯的树枝频频发出折断的声响。

萧临川一边观察男人的速度,一边注意落脚的环境,却还是一脚踩到碎石滑下山去,她紧紧抱住一棵松树稳住身形,没来得及松气就见那男人举起的手枪锁定了她眼球。

来不及思索萧临川就松开双手任由自己滑落,子弹几乎擦过她刚刚环抱的松树,她后背脑袋撞击到一块人为打造的巨石,幸运的是,止住了她下落的身体,不幸的是,她的腿脚好似错位一般疼痛不已,并且两眼发黑,将要陷入昏迷。

萧临川没有感觉到疼痛,她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睁开眼后,发现自己正漂浮在空中,下方正是陷入昏迷的身体。

没有实体的萧临川不受控制地飘走,她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奋力挣扎想要回到那具身体上,却无能为力,她随后嘶吼

“萧临川!醒醒!萧临川!

***

U-Reborn

2036.12.13

“你醒了!

男人用手背挡住眼睛,起身的动作幅度导致椅子差点翻倒,他忍住哽咽道“临川,你终于醒了,我去叫医生。

萧临川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掀开被子看了眼空荡荡的双腿,安静地等医生检查着。

检查期间,她盯着床头站着的韩启,他眼底皆是淤青,胡子冒出青茬,看上去好生狼狈,韩启正全神贯注听着医生的嘱咐,等医生走后才注意到萧临川的视线,“别看了,我晚上打理一下你再看。

韩启见她摇摇头也不说话,又想起她醒来时惊慌失措的模样,问“做噩梦了吗?

萧临川垂眸“不是噩梦,只是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那是一场梦吗?

如果那只是一场梦,她希望梦里的萧临川可以免于苦难,有个好梦。

“韩茉怎么样?

韩启再次回想起那日的场景,心脏又不受控制得紧缩成一团,他终于忍不住,埋在临川颈窝里哽咽道“临川,我以为,我当时差点以为……

萧临川知道他的意思,安静地拍了拍韩启的后背,示意他一切都没事了。

韩启缓缓地将脑袋从临川肩膀上移开,想起临川先前问他关于韩茉的情况,叹口气道“韩茉人没事,她去的方向没有火源,并且那会组织的人已经撤退完了,这次闹这么大动静,恐怕以后……

萧临川明白他的想法,他要的是一网打尽。

“不一定,萧临川回忆着“梦里的事情,“大概,不,一定有新的突破口。

小说《临川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