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仲不解楠意

>

仲不解楠意

欲见清野 著

古代言情 张仲元 王昊楠

热门小说《仲不解楠意》是作者“欲见清野”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昊楠张仲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初见时,少年一身藏青服,项上挂银锁,可令狼群,上京月不抵少年郎意气风发。大婚时,熊熊大火里一袭红衣坐在困住他的玲珑园梧桐下秋千上,眼中再无半点生机,半生的恨也随之大火消散。你若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你是秣陵世子王昊楠,我便不会爱上你。...

来源:fqxs   主角: 王昊楠张仲元   更新: 2023-11-16 01: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仲不解楠意》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欲见清野”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王昊楠张仲元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仲不解楠意》内容介绍:世子王昊楠带着一千五百人马甩开追上来的敌军,撤回了驻扎在上京西南的王营。年满弱冠的世子,年纪轻轻便带兵出征,从无败仗,这是第一次,败给的是那个狼少年。主王营内,世子与谋士共商今晚之事。世子的谋士姓陶名阳字云圣,每一场胜战,陶阳功不可没,也不过弱冠,却有三国诸葛之谋略...

仲不解楠意第2章 望月在线免费阅读

天光大亮,一夜无梦。

清晨林中起了雾,他们几人待到雾散时才准备动身离开,张仲元和滕格在前领路,将士两人扶着王昊楠缓慢行走,王昊楠抬头凝视上空。

“报世子,昨夜军师飞鸽传信,询问世子去向,叫世子早早回到王营。

一名部下跟在王昊楠身旁,低声道。

“知道了,你去把天上飞的那玩意儿打下来,毁掉昨晚停留出的任何痕迹。

“是。

他偷偷离开。

仲元和滕格并未察觉。

“元元!王昊楠唤他。

“何事?张仲元从他前方过来。

“我腿疼的紧,你同我说说话,解闷分散注意力。

“说什么?

“元元,你可有忧?

“有啊。

王昊楠本觉得羡慕着小王孙,整日无忧无虑,肆意快活,却忘了是人都会有忧,

“是何忧?

“我忧后辽战乱繁多,百姓民不聊生,颠沛流离,你们秣陵军攻入上京,国要亡……

王昊楠震惊,他眼中的仲元,一个孩子而已,却能想到这么多。

仲元接着说,“国门被破,仲元便会没有家,家没了,仲元该去哪里呢?

仲元没有错,本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的,王昊楠心中愧疚,将会是他亲自领军,占领后辽。

这些灾难与苦痛都是他带来的。

“元元,如果有这么一天,你来找我吧,我给你一个家。

张仲元不知要说什么,这句话,他很是心动,他怕那时,他是活不成了。

“王九龙,该分别了,遇见你很高兴,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元元,一定会的。

————————————

“狼王岭危机四伏,狼族聚集,你竟在那里度了一夜?你这条腿若再晚一些处理,便是要废了。

陶阳看着王昊楠肿粗的腿,有些心疼。

陶阳在王营等了他一夜,未敢深睡,只浅浅闭眼休息一会儿,今早他站在王营外迎王昊楠,远远就瞧见王昊楠被将士搀扶着,将士也受了重伤。

“只是些皮外伤,无妨,休养一个月即可康复。

王昊楠坐在主王营的高座上,满不在意地翻着军书,受伤的腿搭在桌上。

“听你方才的话,你的意思是要利用那小王孙?

“嗯。

王昊楠默应一声。

“只是可怜了那孩子。

“他不是孩子,和我们一般大,他所有的胸怀,不是我们可以并集的。

那句“本王不会让人伤他分毫。的话顿在齿间,王昊楠不知要如何对陶阳说出口。

二人商议许久,王昊楠忽然问了陶阳一句,

“陶阳,你有没有觉得上京的月亮比秣陵大好多?

陶阳一怔,似是不解,答道,“云圣把一门心思放在军机事务上,从未留意过。

王昊楠显然有些失望,他想上天的月亮了,他想元元了。

为何他们都不曾在意?

“那陶阳,你可有念着谁?

“世子,你不想家国情怀,只想女儿情长?

“昊楠岂敢。

陶阳有怪罪之意,他便不敢再多问什么,在心里暗想陶阳死板。

陶阳岂无心念之人。

只是陶阳所念之人,不可言说。

他喜那人一声一声“阿陶的喊,他喜那人,日日缠着他,和他撒娇,他喜那个位高权重者的孩子心性。

他喜东宫太子,不可言说。

“陶阳,你存在于世的意义是何?

“一为忠君,二为高洁。

陶阳如莲,不容沾污,这是何等的高傲。

“世子,上京西南为我朝将士驻守,北侧为金人。也算是双面夹击了,若是能利用金人之力,不出一个月便能一举拿下上京,灭了后辽。

“陶阳,明日可愿前往金营,说服金兵与我军联合抗辽?

“云圣恐不胜力,云圣倒有一友,孟卿,能言善道,是个不错的人选。

“孟卿是何人?

“在朝中为宗正卿,其妻倒是学识渊博,为东宫官职,太傅先生。

“孟卿内人是个男人?

“是。

“姓氏名谁?

“孟门周氏,周良字航。

“天朝法规,男儿凡嫁为人妻者,不得入朝为官,他这是为何……

“太子东宫为自体一系,不在法度之内,况且太傅不为官职,能担起之人不多,周良才不过二十有余。少年英特,不可多得的人才。

“也是了。那孟卿现在在何处?

“京官自是在京都秣陵。

“你速速传信回京都,叫孟卿前往上京金营。

又是一个寒夜,王昊楠已不知在这儿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

在他眼里,上京的月真的比秣陵大。

他想,陶阳把家国道义放在第一位,他也理应如此,他自是不能为张仲元一人,而将所有的一切毁于一旦。

无论如何,他一定会守住仲元的,这一谎,一守就是一辈子。他绝不能让张仲元知道,亲手毁了他家的人会是他。

下个月就是上元节了,这么快又是一年,将士们都盼回家,能在上元节与家人团聚。

也许上京没有上元节或是今年没有了,毕竟战乱。

王昊楠要带着张仲元去秣陵,去看看秣陵月亮,去看看秣陵上元节,和秦淮河。

每到上元节,秣陵便会有灯会,秦淮河上燃水竹万千,寄托的是思念与平安。不知可否有人为他放一盏莲花灯,今年他一定会为他的元元放一盏的。

不知元元是喜欢小鱼灯笼呢,还是走马灯呢?

望月望故乡,思家思断肠。

王昊楠望月,望的是心上人。

一月将尽。

上京的金銮殿内,王昊楠以秣陵世子,军队统帅的身份面见了后辽君主,张仲元的阿翁。金人金戈铁马攻城,王昊楠只身来到王营。

“王上,现如今上京局势险迫,不出三日,金人将攻入殿中。我之所以只身前来,只是想同你商量一件事,而这件事尚未有人知晓。

大殿门被关闭,殿中只有王上和王妃,此事事关张仲元。自然还有张仲元的父母亲,长公主和凌霄王。

“我虽为秣陵军统帅,却不能违背我舅舅的旨意。皇旨不可违,三日后,我带兵来取王上首级。皇权贵族皆会被俘虏,如今皇城内外被重重包围,你们无法逃走。前些时候,小王孙张仲元救过我的命,我可保住他的命。

长公主与凌霄王相视一眼,向前走进一步道 :

“张仲元是我唯一的孩子,是皇位唯一的血脉,将军若能保住他,我们感激不尽。秣陵军同金军攻入我后辽土地,要我父王首级 ,本是深仇大恨不共戴天,现如今却说要保住张仲元,将军,这是何意呀?将军就不怕张仲元活下来,为我们报仇?

“想要张仲元活下来,自是不能同他说这些,这是我的条件。

王上捋了捋已经白了的胡须,道,

“也是啊。仲元活下来,若是知道了,恐怕会一心想要报仇,仲元还小,他应该快乐活下去才是。

张仲元是他们从小宠到大的,自是希望他能够好好活下去。

长公主手扶着胸口,神情烦忧,带些乞求的语气,眼中早已含了泪。

“将军若是保住了仲元,定要他好好活着,愿我的仲元,下辈子不要生在帝王之家。

“他不应该经历这些的。

“……

——————————————

张仲元坐在狼王岭河边的石头上,发起了愣。

“仲元,你在想什么呢?

“想我的家,想我的国。

张仲元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进河里。

“滕格,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石头落进水里,溅起浪花。

“嗯。

腾格忧虑的看着张仲元的模样,失魂落魄,忧愁缠绕。这本不该是这样年龄小孩儿该有的,本不该是上京小王孙该有的。

“元元,过两日就是秣陵的上元节了,你想要跟我去秣陵玩儿吗?

王昊楠突然从后面冒出来,张仲元很惊喜。

“我想!我……

本是脱口而出的想,后又意识到,后辽形势危急,王昊楠这时要带他去秣陵,是想救他吧,他虽小,但不傻。

“我不能去,我要和阿翁,父王母后在一起。

王昊楠走近,蹲下身来,瞧这张仲元,柔声道,

“元元,秣陵的上元节,有小鱼灯笼,有冰糖葫芦,有变戏法的,有猜灯谜的,可以放天灯,放河灯,有糖人,有糖炒栗子。你会喜欢的,去玩一日,就一日,好不好?让我报答一下元元的救命之恩嘛。

张仲元看着王昊楠渴望自己答应的眼睛,却还是一字一句道,

“小哥哥,我知道几日之后,金兵要攻入上京了,到那个时候,阿翁和亲人们都会被俘虏,你是为我好。可我不能置家人于不顾,仲元想尽全力保护家人,就算死,也要在一块儿的。

王昊楠听的心疼,嘶哑了声音,

“元元,你还小,你阿翁他们都想要你好好活下去,不是吗?元元,我娶你,我护你周全。

张仲元和滕格对他的话都有所惊讶,张仲元站起身来,一边向林中走去,一边说,

“可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呢。

滕格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只多看了一眼王昊楠。

是啊,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谁会接受一个不过刚认识的人,谁又会相信他说什么要护他周全的话。

小说《仲不解楠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