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白羽凌空乳雁飞

>

白羽凌空乳雁飞

43009388金秋 著

古代言情 白玉宝 白良贵

小说《白羽凌空乳雁飞》,现已完本,主角是白良贵白玉宝,由作者“43009388金秋”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深山老林的山洞里,住着相依为命的俩兄弟。一次偶然的奇遇,改变了年近半百的兄弟俩的命运。他们搬离山洞,弟白长生娶妻生子,勤奋耕种。哥白良贵睿智经营买卖,富甲一方。白家唯一的儿子白宏方,异想天开,放弃父辈精心为他铺垫的大好前程,走上一条生死不明的不归路。大伯白良贵不惜钱财,四处奔走打探十几年,音信全无。苦心经营买卖的大伯,为他积劳成疾,忧郁而终。大伯离世后,白家若大的生意无人经营,只得依托外人维系。家人十几年泪茫茫,终于盼他归。然而,与家人团聚不到半年,平静的日子再起惊澜。不善经营的祖父和卧床不起的父亲相继去世,让不谙世事的白家小少——白玉宝,两眼茫茫,欲哭无泪。也终于一夜长大。小小年纪的他,机敏,果伐。披荆斩棘,险恶、诡诈中求生存,图发展。用过人的胆识和锐志支撑起父亲留下的已经不多的一点家业。白家在他涅槃重生中迎来了世代梦寐以求的高光时刻。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奇遇不断。人物有情有意。饱含着生命的沧桑与情感。...

来源:fqxs   主角: 白良贵白玉宝   更新: 2023-11-16 00: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白良贵白玉宝的古代言情《白羽凌空乳雁飞》,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43009388金秋”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店家,买几斤盐巴。”“没呢!”柜台里,老板头也没抬的说道。“这么大的店铺,怎么会没有几斤几两盐?”哥嘀咕着走到柜台边扒着向里看。“你有好长日子没来赶集吧?不是今天才没有,好长日子就断货了...

白羽凌空乳雁飞第9章 心中深埋故乡情在线免费阅读

“我是这样想他的货要是今天能卖出去,那是最好。要是没卖掉,我想买下来。

“我们手里没盐引,买下来怎么卖出去?

哥看了看门外“你小声点。家里用一些,我们住在集市上,也就担把货,想些法子总还是能慢慢卖的出去。你没瞧见,那人脚上的鞋已经头穿底掉的。想必手头很紧。马上就要入冬了,还没卖掉,离家那么远,怕是年前难赶回去。

“哥,这事你当家。你手里钱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你前几天给买柳冲那几亩田的钱还在家里,要过几天才写契约,我回家拿给你。

“不用回去拿,我今天不去上货,看看老乡今天是怎么个情形?

“哥,我看着铺子,你出去转转,看能不能把他的货推荐给盐铺里?

“怕是不能,我们来这里时间不长,人脉也不深,表面给你个面子,你还要领他莫大个人情。我们没靠山,没路子,领了别人的人情又没法子马上还出去,终究不是个事儿,再说这货水很深,平日我也没注意这方面的情形。我和哥亲言细语商量着,说话间街面上渐渐热闹起来。

在铺子里帮哥码完货,我穿过街心,老远望见街头有几个人围着挑盐的老乡。我紧步跑过去,老乡看到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他抓着扁担往我身边凑。围他的三个人我认得,但不熟。此时,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该怎么说。

我伸手按了按他的肩膀。这时,只听其中一个开杂货铺姓曹的老板说道“你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敢私自担盐卖。你算是走运被我们看见了,给你提个醒,要是盐政见到了,连人带担子都别想出街喽!

“还不赶快挑走。唉,这人…。南街糕点铺的王掌柜一边往烟窝里按烟丝,一边唉声叹气的好心催促着。

吴铁匠抖动着满是破窟窿的围裙“看着是个外乡人,担生意,怎么也不打听打听?老乡苦着脸看向我。

“他挑的啥?盐,哈哈,挑我铺子去,我收了。一股口臭,从我肩上吹过来,我偏头刘旺财,身后盐铺老板。他揉着刚睡醒的肿眼泡,吊着大眼袋,打着长长的哈欠呵呵的在我身后大声嚷道。

“你不要坑人哈,看这人也是遇到难处了。吴铁匠往腰间系着破围裙,生生的说完,跟其他两人悠悠离去。刘旺财朝着他们大声嚷道“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这是帮他,难不成等到盐政来把他抓去?

老乡看着人高马大的刘旺财,有些不心愿的,无可奈何的挑起担子跟在他身后,从我身边往铺子走去。我在心里暗暗叫苦,刘旺财斜了我一眼“怎么?你想要?

我转身,没好气的“哪里话?

“哥,刘旺财收了老乡的货。我小声跟哥说道。哥正忙着生意,低头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碰上他了?

哥伺候完顾客,结完账送走顾客后,站在铺子的台阶上向街头望去。

“你收下我的货,我很感激你,可一担货你就给这几个钱,我本钱一半还不到。老乡在刘旺财铺子门口跟刘旺财理论着,僵持着。“嫌少是吧?嫌少你挑走。

老乡哭丧着脸,鼓着腮帮子挑起担子往外走。刘旺才一把拉扯着扁担头,老乡被拉了个踉跄,撞到门框上。哥在台阶上,望着这情形,丢下手里的东西,拔腿往吴铁匠铺子走去。

“我就说这人太实诚。

“货到地头死,可能也是没办法。

“那也得看人呀,大不了挑回去,还有东西在。吴铁匠愤愤的说道。哥跟在他身后,一起朝刘旺财铺子走过来。

“这样,我不为难你。你去找下家,找到了再来挑走。哪有一大早这样挑来又挑去的。刘望财站在门口,阴着脸说道。

“贵人,你给我个本钱,我还能往哪里挑?

“本钱?这个价,就是这里的本钱,你去打听打听。

“你量他也不敢去打听啰。这样,一大早的,你也别跟他置气,你开门还要做生意,这担货我要了。

“你—?

“对,我要了。我小舅子也是开盐铺的。昨天来我家叫我儿子今天帮他去上货,这不,小子懒着睡到这时还没见人影。再不来人还来得及上货吗?待会他娘知道了,又要跳天上落地下的骂他一顿,算你帮我。

“吴老头,哪有挑进又挑出的道理?

“算帮我,算帮我哈!吴铁匠一边做辑一边向老乡递眼色。

我哥上前“刘掌柜,大清早的,做生意,做生意!昨天有人来店里订了几把大扫帚,说是今天来拿,我今天有事没去上货,我看你这条帚挺不错的,就你这里均几把。多少钱一把?

“十二。

“十二?

“怎么,嫌贵?

“不贵,不贵。哥数着钱走近还忤在那里的老乡,向他踢了一脚,老乡这才傻不拉几的挑起担子跟在吴铁匠身后出了门。

“诶,诶…。刘旺财伸手去拦。哥顺势将钱塞在他伸过去的手里“你数数看够不够?

“吴老头,你的手也伸的太长了吧?

“和气,和气生财,你看一条街,你生意最火不是?哥不失时机的恭维道。

后院里,吴铁匠问哥“你真要把他那担盐买下来?

“背井离乡这么远,帮一把吧!

“这没有百十的,怕是买不下来的。再说,你买下这么多吃的完吗?

“再说吧,这不是看他很维困的挑着一副担子。到处兵荒马乱,怕是到过年也回不了家。

“你也真是…!好啦!我有事,我走了。

老乡双手捧着哥递给他的钱,扑通一声跪下“兄弟,我没法感激你,我给你磕几个头。哥弯腰扯起他“出门在外不容易,快走吧!哥帮他挽上担绳催促道。

我站在门口,看着那人抬着手,擦着眼睛,一步一回头走去。“我们兄弟俩在苦难的时候,怎么就没有遇上像我哥一样的好人。我自言自语道。

小说《白羽凌空乳雁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