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

>

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

惊春雀 著

古代言情 春深

《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主角春深春深,是小说写手“惊春雀”所写。精彩内容:春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村姑,某一天起,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些诡异的事,她决定去一探究竟,却意外的发现这些事都是人为的。在这个过程中,春深遇到了皇子顾夏隅和皇商魏长青,同他们一起前往京都,在路途中,春深逐渐想起自己上辈子的事,意外的发现,身边到处都是自己上辈子的替身。...

来源:fqxs   主角: 春深春深   更新: 2023-11-15 2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惊春雀”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春深春深,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待在房间作画,画墨梅,也画奚听。墨梅全部留下,奚听全部送去书院。这都是我,不能见光的心事。奚听为这件事情闹了好几次脾气,抱怨我为什么不画一幅她...

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第3章 故事的最后在线免费阅读

我和奚听。

我们像是有了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明面上我们再也没有讲过话,但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会对我笑,对我撒娇,还会给我一个拥抱。

我在夜里辗转反侧,整夜整夜的睡不安稳,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咒骂我,唾弃我。

奚听给我绣了帕子,做了鞋子,她再一次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南啊?

我不知如何回答。

她看出我的不愿,又问我“你要参加今年的科举吗?

我摇头“不去。

“为什么?她问我。

我想因为你父亲不会让我去啊。

但是我没说出声。

奚苍和奚召前些年都已经考取功名,世人纷纷称赞奚丞相教子有方,偶尔也会提起我,说我有辱先辈声名。

那只是少数,实际上,大多数人,已经不记得曾经的江南俞家了,自然也不会记得一个我。

那一年,我再一次同奚丞相提起科举,被拒绝。

再一次提出搬出丞相府,依然被拒绝。

奚听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两棵墨梅树,移栽到我窗前,抬头就能看到,冬日里能嗅到悠悠暗香。

我待在房间作画,画墨梅,也画奚听。

墨梅全部留下,奚听全部送去书院。

这都是我,不能见光的心事。

奚听为这件事情闹了好几次脾气,抱怨我为什么不画一幅她。她不知道,我已经画了百次千次她。

我安慰不了她,于是留下了一幅,准备等她生辰时送给她。

书院的先生看向我的目光里是不曾掩饰的惋惜,我走时还听到他在叹气,嘴里念叨着生不逢时。

奚听收到那幅画,果然很欢喜。

那天是她十五岁生辰,奚丞相派人传话给我,说祖父的忌日到了,让我在院子里待着,给祖父抄写经书。也就是变相的禁足。

我接受的很平静,整日闭门不出,待在书房里抄写经书。

我知道,我和奚听的事情应该被发现了。

过了半月,奚召闯进院子,把我带了出去。

他带我到城外,奚苍也在那里,他身旁还有一辆马车,听到动静,他抬头,朝我点点头。

随后马车的帘子被掀开,奚听从车上跳下来,跑过来,扑进我怀里,声音轻快“俞程哥哥,我们去江南。

她又轻又软,我抱她的时候甚至不敢用力。

好啊,我们去江南。

两个有功夫的小厮,一个丫鬟,再加上我和奚听。

我们在江南安顿了下来,江南还是原来的模样,精致又繁华,俞家原本的地基上已经建起了别的房子,我只能另找了个地方住下来。

我做起了生意,勉强可以养家糊口,奚听也不像以往那样,她换下了精致的衣裙,在家里学着做饭。刚开始总是做不好,但大家都很捧场,每到这时,她都会露出那种骄傲又可爱的表情。

她出门的时候遇到地痞,流里流气的冲他吹口哨,说些污言秽语,之后我去把那些地痞揍了一顿。

她卖菜的时候遇到缺斤少两的摊贩,想要理论却被对方却无理取闹,之后我找了相熟的人家送菜。

她半夜做梦流眼泪,嘴里念叨着爹娘哥哥,我坐在她床边,轻轻给她盖好被子,吻她额头。

我们像最普通不过的夫妻,过着如此平凡的生活。

但我们没有成婚,也没有同房。

奚听晚上出现在我床上,我抱着她,静静地等天亮。

她躺在我怀里,轻轻地哼着歌,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

我们在江南住了一个月,然后我又看到了奚苍。

他骑着马,要来接走我的公主。

奚听站在我身后,我回头看她,她在朝我笑,我也朝她笑,我们俩的表情都是那么平静。

我看向奚苍“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回去的时候奚听心情一直很好,我知道原因,她大概以为我要回去同他一起面对。

回到京城的前一晚,我给她画眉,然后看着她笑了起来,奚听问我笑什么,我说抱歉,奚听连连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

我这辈子,没有对不住任何一个人,除了奚听。

那晚奚听睡着,我从她房间出来,在门口看到奚苍“要走了?

我点头。

奚苍把马缰递给我“珍重。

他到底是长大了,身上再没有那股盛气凌人。

“珍重,我翻身上马,回头看他“照顾好奚听。

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楚国十二年,我被蛰萤宫主送进了朝堂。

蛰萤宫你知道吧,有神奇幻术的那个蛰萤宫,据说活死人肉白骨,传闻或许有夸张,但是这天下,谁不给蛰萤宫几分面子?

皇帝收下了我,我也很快得到了他的重用,我现在还记得奚丞相在朝堂上看见我时候的脸色。皇上用我,却也怕我,他忌惮蛰萤宫的手段,却又舍不得我这把锋利的刀。他不知道我是怎么和蛰萤宫扯上关系的,就像他也不知道曾在那场莫名其妙大火中丧生的殿下是蛰萤宫主的亲传弟子。

殿下走的那年,摘星宫老宫主在摘星楼吐血而亡,临死前留了一句楚国不兴。

你看,很多事情冥冥中早已注定。

就像楚国的覆灭,也像我和奚听绝望的感情。

那年我十九岁。

楚帝怎么死去的已经不重要,他死后,长陵顾家称帝,那是前朝乔氏齐名的另一个隐世世家,蛰萤宫手段莫测,乔氏擅医,而长陵谷则擅推演,被皇室奉为上宾的摘星楼主也不过是长陵谷内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弟子罢了。

所以没有人在意楚帝是怎么死去的,那些朝臣很快又择良木而栖,顾家照单全收,除了奚家。

朝堂推测纷纷,但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去触顾家的霉头,所以至今不曾有人知晓,长陵顾家与菏泽乔家有桩命定的姻缘,这也是为何菏泽乔家唯一的子嗣,会从小跟着蛰萤宫主学习幻术。

殿下去的那一年,闭关的长陵谷全部出关,后直接打上了蛰萤宫,两败俱伤,再无来往。

直到我接到蛰萤宫主的来信。

我在他们眼里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有无数个,他们不必选择我,是我选择了他们。

我愿意去做这件事情,我亦不愿再苟活。

我最后一次见到奚听,是在我准备行事的前一晚。

她又闯进了我的房间。

我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住的地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来的。

她脸上有伤,头发凌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她扑进我的怀里,叫我“俞程哥哥——

她已经长大了,声音变得清脆,一声又一声的叫着我。

“俞程哥哥——

我看见过她哭,很多次很多次,她打小就喜欢哭,长大了也未曾改掉这个习惯。

我看不得她哭。

她泪水滚烫,一滴一滴,像是火红的烙铁,印在我的心上,烫出一个又一个疤。

你以为她要说什么?

后来我想起那天,我都会想,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她哭得那样伤心,让我觉得她可能已经知道我要想去做什么了,她会对我说什么?

可我当时什么也没想,我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

她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哭,一直哭一直哭,像是要把这辈子的泪水都流出来。

屋里没点灯,明亮的月光洒在地上,像是披上了一层银霜,我还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白裙子,她很少穿这种素静的颜色,她爱粉红,鹅黄,浅蓝,活泼又跳跃,同她这个人一样。

可她那天就穿了一件白裙子,和地上的月光一样白。

她问我“俞程哥哥,你会来找我吗?

她的眼睛还是亮的,被泪水洗过,像漂亮的琥珀。

很久以前,我也问过殿下这样的话。

那是在殿下晕倒之后,被仆从抱上马车,急匆匆就要往京城赶,我从祖父的灵堂起身,跑到马车身边问殿下“你还会来找我吗?

殿下睁开眼看我,眼里装着我看不懂的东西。然后她点点头。

我很开心。

我以为那是真的。

我看向还在流泪的奚听,揉了揉她的头发,也冲她点了点头。

故事好像已经到此结束。

楚王死后,我被关进了监牢。

二十岁生辰那年,我被放了出来,我走了很多地方,大漠,雪山,草原,我把曾经奚听和我提过的,没提过的地方都走了个遍。

我今年五十六岁。

在这三十年里,或多或少的,我也听过奚听的消息。

她十七岁嫁人,嫁给顾家一个旁支的嫡子,与夫君很是恩爱,生了一对双生子。

所以你看,没有谁离开谁过不下去。

我还记得那晚奚听离开的身影,月光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我站在她身后,想要留下她。

小说《投胎后,全世界都是我的替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