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浮筠玉求娥记

>

浮筠玉求娥记

爱吃鲜虾珊瑚球的少龙 著

刘慕姣 古代言情

最具实力派作家“爱吃鲜虾珊瑚球的少龙”又一新作《浮筠玉求娥记》,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刘慕姣刘慕姣,小说简介:四对男女的恩怨爱恨,姐妹情深。姐姐说男人生来就是用来利用的。用好了他命都给你呢。最后跳进自己挖的火坑,追夫祸葬场了吧,要我说,男人是毒药,碰不得。她们种了因,都是要结果的呢。虽然她们很开心就是了。那个谁,你离我的饭庄远点!!!我没钱啦呜呜...

来源:fqxs   主角: 刘慕姣刘慕姣   更新: 2023-11-15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浮筠玉求娥记》,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刘慕姣刘慕姣,是作者“爱吃鲜虾珊瑚球的少龙”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此时在陈安的屋子里面,神秘人说道。“是不是很疑惑你父亲为什么又活了过来”。“你知道?”“你父亲的确死了,但因为在鬼界获得了官职,才可以再回到人界。”“鬼界?是人死了以后待的地方吗?不是阴曹地府?”陈安反问...

鬼界天地第1章 鬼界风云在线免费阅读

一个夜雨连绵,月光唏嘘的晚上,陈家老宅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陈安死去三个月的父亲又活过来了。

在这样的偏远大山里面,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人们都以为陈淮波是从外地回来的。而唯一知道真相的有两人,陈安,以及一个不知来历的神秘人。

这个神秘人是最近才找上陈安的,他一副中年打扮,眼神却出奇的凌厉,一件长领衣服将他裹得严严实实。此时在陈安的屋子里面,神秘人说道。

“是不是很疑惑你父亲为什么又活了过来。

“你知道?

“你父亲的确死了,但因为在鬼界获得了官职,才可以再回到人界。

“鬼界?是人死了以后待的地方吗?不是阴曹地府?陈安反问。

“阴曹地府,形容的也算贴切,但那是你们对那里的称呼。

陈安接着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几个问题。

“人死了以后真的会没有意识吗?就像睡着了一样?

神秘人摇头。“并不是,人死了以后依旧会感到痛苦,大脑像受到灼烧之感,这时只有前往鬼界才可以消除,就好像是这片大地在排斥你,逼迫着你离开一样。

屋子里面灰蒙蒙的,夜已经很深了,两人继续交谈着。

“鬼界的吃食比得上人界吗?

“远远不如,甚至不及牲口吃的,叫人难受只想吐。

“在那儿我们有地方住吗?

“刚去的小鬼只能住破屋,里面什么都没有。

“哦,对了,在鬼界如果看到一些人携带兵器或者一些他们生前用的东西,一定要小心对待,那人很可能会在鬼界闯出名堂。神秘人补充道。

陈安又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后来模模糊糊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神秘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陈安来到陈淮波的床前,推了推被子里的他。

“爸,可以送我去一趟学校不,路上湿的很。

陈淮波翻了翻身子。掀开了被子,像往日一样。

“走嘛!

在摩托车上,陈安还是没忍住心中的疑惑,向陈淮波问道。

“爸,你晓得鬼界不。因为天气有点冷,陈安抱紧了身前的男人。

“哪个和你谈的这些,记到不要和别人讲哈。陈淮波没有多说,只是叮嘱陈安不要和别人提起。

如此陈安才彻底信了神秘人的一番话,原来真的有鬼界一说。

他并不在意陈淮波的死而复生,他只记得有一个老人,带着一副虚弱的身子,陪他走在城市的街道上,那是陈淮波最后的日子,在医院治疗无果后,父子两人带着一些衣物,两个脸盆穿行在这热闹的城市里面。

“爸,不然我们打个车?

“算了,车站没得好远,走一哈就到了。

而这一走就是半个钟头。

“安啊,我这一走,你就只有一个人了,钱都给你准备好了,有啥子不懂的,到时候,就问问村里面的人。

陈安闭口不语。

“不要管别人咋个说,人嘛,一辈子开开心心的最重要。

“我对你没得啥子要求,健康,快乐就好。

陈淮波一路叮嘱着陈安。走了一段,陈淮波就觉得自己体力不支拉着陈安在路边坐下。

“老了,老了,当年一口气走几十公里,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看着父亲那瘦削的脸庞,木枝般粗的手臂,陈安别过脸去,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到了车站,陈淮波叫住走在自己跟前的陈安。

“安,给爸爸买点橘子来吃,嘴巴苦的很。车站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摊贩到处吆喝,这时谁会在意父子两人呢。是啊!这个城市,这个省份,这个国家,乃至这个世界,谁会在意呢?

陈安如梗在喉,默默的走到一个橘子摊前,买着给陈淮波的最后一次橘子。

如今陈淮波活了过来,陈安觉得这很好,很温暖,这种安全感只有陈淮波在的时候才可以找到,可鬼界的事情一直萦绕在他心头,在这个崇尚科学的年代,这样的封建迷信显得十分荒诞,书本里面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阎王帝君通通没有,这让陈安又害怕又好奇。

夜晚时分,神秘人如往常来到陈安房中。倚身墙角。

“怎样,你现在可相信我所说。

陈安不语,只是点头。

“接下来我要送你前往鬼界,放心,不会出现危险。

神秘人接下来的话让陈安吓了一跳。

“不是只有人死了才能进入鬼界吗?你想做什么。

神秘人依然心平气和。“放心,我有办法送你进去,你不需要死,这个方法只能对陈家后人有用。

“陈家后人?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的这些疑惑,或许在鬼界能找到答案。

“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去不去。

陈安思索片刻。

“我去。

神秘人从衣服里面取出一枚扳指,又取下陈安的一滴血滴在扳指上,扳指泛着暗红色的光芒,很淡很淡,可陈安却觉得格外亲切,神秘人把扳指戴在陈安的食指上,低声说道。

“从今以后,你夜晚睡着时会前往鬼界,天明时会回到人界。

神秘人刚说完,陈安只觉得视线逐渐模糊,之后便沉沉睡去。

当睁开双眼时,他已经来到一个房间内,此时有两人正好奇的盯着他,一男一女,十七八岁的样子。男的一身白衣,华服锦缎,腰间悬着一个碗大的葫芦;女子绿衣长裙,长发及腰,眼神灵动,手持一把青光色宝剑,像孔雀一般。

“兄弟,你终于醒了,我们进来时你就一直睡着,还以为醒不来了呢。

“我叫吴有道。白衣少年拱了拱手。

“我叫苏曦。

“我叫陈安。

陈安起身打量着屋内,屋内陈设不多,只有几张桌子,不见床和被褥,也没有家具,陈设老旧,可以看出已经很多年不用了。

“那人果然没有骗我。陈安低声呢喃。

“什么?苏曦见陈安嘴角蠕动,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刚才你睡着了,已经有人通知,我们会参加一个试炼。苏曦简单回答道。

一旁的吴有道见陈安一脸茫然,赶忙补充道。

“陈兄弟有所不知,来鬼界的的人有两种,携带法器和赤身而来的,赤身而来的会被统一安排到难鬼营,供上面的大人们使唤;而携带法器的会参加一种试炼,对试炼者进行评级,再分往不同的鬼将营,为鬼将效力。

陈安疑惑,也不见自己有什么法器啊。他摩挲了一下左手手指上的扳指,释然道。

“原来是这样啊!

“试炼即将开始,屋内的选手请跟我走。不久以后,屋外响起一道声音。

就这样,三人来到了试炼地点——启兵冢。顾名思义,来此就是开启伴身法器的灵智。此后使用将会更加得心应手,来此也有检测法器强弱和功能的目的,以便分出等级,作用,分到相应的鬼将营中。

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到来,启兵冢门口开始热闹起来,来的人什么样都有,各年龄段的都有一批。

吵闹并没有延续多久,直到场上聚满五百人以后,一队队带甲士兵簇拥而来。一共五队,共一百人的样子,铠甲呈黑色,皆带制式长矛。唯一不同的是胸前的徽章。

不知不觉一位长须老人已经出现在启兵冢门口。

“各位,稍安勿躁,接下来我将会打开启兵冢,在里面你们会寻得各自的机缘,伴身法器成功启智者,将会分到五大鬼将营中,未能启智者,就得去难鬼营服役。

他扬了扬手中的拐杖。一股青红之力从杖上射入大门上。伴随着几声吱呀声,冢门大开。

“各位,今后的造化就在其中,奥利给。

陈安看了看身边的苏曦和吴有道。

“走!

三人进入冢中并没有分到一起,不同于外面看到的样子,启兵冢很大,以至于五百人同时进入也没看到各自的影子。

冢中的世界与外面无二,只是密林更多,有助于隐藏,此时的陈安不断的冒出心悸感,扳指也传出了淡淡的炽热感,他遵循内心的呼喊,朝密林深处走去。

逐渐的,树木越来越茂密,杂草丛生,但却十分干燥,并不像热带。密林里时刻传来哧哧声,可能是原居动物。

陈安扒开眼前的荆棘,呈现出来的是分图,一位参赛选手被一些四脚动物活生生的吃掉了。连骨头都没剩下,其中两只正在舔食着仅存的鲜血。

“完蛋!陈安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后面的野兽发现了食物逃走,立刻追了上去。

陈安就这样一直跑,在如此密林中,他的双手双脚早就被荆棘破坏的稀烂,他不敢停,因为后面的野兽声时隐时现,它们似乎刻意为之,没有立刻吃掉陈安,而是像在做游戏,就像狩猎一样,就等着陈安体力耗尽。

不得不说这些野兽的确很聪明,陈安此刻也将达到极限了。

“唉,莫非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明明什么都没弄清楚啊!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皮好似千斤重,就在他即将放弃的那一刻,一个山洞出现在面前,他不加思索,直接向里头冲去。

之后便沉沉的闭上双眼。

而此刻,一名手持葫芦的少年和一位绿衣长裙的女子正在一处火堆前,火堆四处洒满的药物。

“也不知陈兄弟怎样了,已经两日了,再过一日,试炼就结束了。吴有道只身说着。

“明日天一亮我们接着去找他,我相信他一定平安无事的。苏曦轻声回道。

“嗯,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给法器启智,话说,你知道他有什么法器吗?

苏曦摇摇头。

原来此时二人已经给法器启智成功了,想着寻到陈安以后一起出去。

山洞内,陈安缓缓睁开双眼,视线尽是昏暗,依靠扳指发出的淡红色光芒才勉强可以识物。

“不错,还可以当手电。

陈安戏谑道。洞外的呜呜声时而传来,应该是那些野兽始终没有离开。

“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这些家伙害怕?去找找。

陈安爬了起来,沿着洞壁缓慢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视线逐渐开阔起来,洞内的烛火自燃,这是一处密室,密室中间躺着一副金丝楠木棺,棺椁竟没有一丝灰尘。

陈安没有贸然上前,只是朝四周看去,是密密麻麻的图画,图画上全是甲士拼杀的场景,甲士用长矛杀敌,也是一身黑甲,在炮火纷飞的场面中,一杆“蒙子大旗赫然出现在陈安面前。

此时,洞内一股肃杀之气传来,杀气几乎实质化了。

“何方宵小敢闯本将大营。

棺椁面前,一尊黑甲红装的人影忽的出现。此人身高两米,膀大腰圆,眼里满是凶光,气势十足。

陈安立马被镇住了。

“我尼玛,怪不得那些野兽不敢进来,妥妥的找死啊!

还不等他回话,食指上的扳指红光大亮。一尊身影乍然而现,投影中,一席黑衣龙袍,头配冠冕,腰挂天子长剑,赫然倚身金殿。他身材伟岸,眼神锐利,站在金殿上好像一条蓄势的黑龙。

小说《浮筠玉求娥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