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神职:噬神者

>

神职:噬神者

草尖上的月亮 著

曹根 都市小说

主角是曹根曹根的精选都市小说《神职:噬神者》,小说作者是“草尖上的月亮”,书中精彩内容是:人类度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 而他们的倚仗就是“神树” 神树造就了新时代的繁荣 但过度繁荣再度催生的丑恶与贪婪 主角深陷争夺与欲望的漩涡...

来源:fqxs   主角: 曹根曹根   更新: 2023-11-04 20: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曹根曹根的精选都市小说《神职:噬神者》,小说作者是“草尖上的月亮”,书中精彩内容是:它望着虚弱的曹根,小跑着过去叼起曹根的衣领,猛的把他甩到了半空中,而后抓准时机,粗大的虎尾就抽在了他的胸口上。曹根被虎尾抽中,飞出去很远,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咳咳咳,呕!”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我这是要死了吗?”曹根在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就在要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他看到了蹲在草丛中的人,下意识的想...

神职:噬神者第3章 亲人?在线免费阅读

曹根被迎面而来的压力弄得不知所措,他拼命的思考着能让自己逃走的办法。

随着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恐惧已经很难让他做出正确的思考。

“算了!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他自暴自弃的想着。

他从自己脚边比较松软的土地上抠出一把泥土,用尽全身的力量扔向旁边一棵四人抱的大树上。

新发出的动静极大的刺激了这只大猫的神经,刚消失没一会的骨骼瞬间又再次包裹住前爪,一爪挥出,强劲的风刃直接就把大树劈成了四段,紧接而来的就是震耳欲聋的虎啸声。

风刃的冲击力把曹根吹飞出好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紧接而来的就是虎啸的冲击声。

曹根被摔的呼吸困难,脑袋被震的发懵,但是他知道这可能是他可以逃走的唯一的机会了。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踉踉跄跄的向森林的外围走去。

这头黑虎被曹根吸引了过来,突然发现了原来是一个那么弱的人类,顿时就放松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从心里涌出来的愤怒。

它怎么能被那么弱小的一个人类给吓到。

它望着虚弱的曹根,小跑着过去叼起曹根的衣领,猛的把他甩到了半空中,而后抓准时机,粗大的虎尾就抽在了他的胸口上。

曹根被虎尾抽中,飞出去很远,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咳咳咳,呕!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我这是要死了吗?曹根在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

就在要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他看到了蹲在草丛中的人,下意识的想到“那是,砚哥?随即失去了意识。

回想起来的曹根一下子就慌了,他连忙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结果定然是好的,身上好的连一点擦伤都没有。想想也是,要是真的受了什么重伤自己也不可能在这里悠哉游哉的想东想西。

“在晕过去之前我好像看见了砚哥?肯定是了,砚哥可是去年新晋的神职者,而且还是新晋之秀中的翘楚,直接被选拔进了除魔署,肯定是他救了我。想着他就沉下了头,一脸颓丧。

“今年可是最后一年了,也不知我还有没有机会,但是凭我这个体质应该是没希望了吧,毕竟是个连神树都厌恶的家伙。

曹根在原地消沉了一会,突然又感觉到耳朵痒痒的。

他消沉的心情可能被小花栗鼠感受到了,它站在曹根的肩膀上缓缓的蹭着他的耳朵,曹根看着它笑了笑,把它从肩膀上取下来捧在了手心里,对它说到“没事的,就算选不上也没关系,在镇子里生活不下去我大不了就住在林子里,我还有你们这群林子里的朋友。

这小老鼠貌似听懂了一般,半蹲在他的手掌上,冲他点了点头。

随后它就从他的手掌里面跳了下去,钻进他的口袋里抱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看着这个盒子,他才想起来他今天来森林的目的是什么。

他连忙四处翻找他的篓筐,但是怎么找都没找到。

“唉。他又无奈的叹了一声气,“今天一下白忙活了,也还好,最重要的东西没弄丢,师傅看到这东西一定会很开心吧。

他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子,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除了浑身胀痛无力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不舒服的地方,就把这小老鼠放回书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镇子里走去。

清冷的月光把镇子照的孤寂而幽静,光滑的青灰色岩石铺成的小路泛着银白色的月光。曹根独自走在路上感觉的是那么不真实,周围很安静,整个镇子都很安静,彷佛觉得世界上就剩他自己了,他没由来的感觉到非常的孤独。

这种安静弄得他心慌,他想要快点回到家里,回到自己那个安全、温暖的小屋子里。

“呦,这不是小灾星嘛,大半夜的不在家呆着在街上瞎晃悠什么呢,嗝——墙脚下一个醉醺醺的大叔摊在哪里,时不时的还往嘴里灌上几口看上去自在的很,“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又被你家里人给赶出来了把,哈哈哈哈。说完就抱着酒瓶子坐在地上嘲笑他。

曹根也并不在意,对于镇子里的人们投来的恶意他早已习以为常,家人都对他冷漠的像个外人一样,还能要求这些真正的外人能对他好吗?

“李叔,你有在这喝个烂醉,不怕回去我婶子收拾你啊。说着就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一个酒鬼躺在街上终归是有些不安全,虽然他大可以选择一走了之,但总归是心里有些放心不下。

这老酒鬼听出了曹根是在调侃他,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骂道“呵,你个小东西,你是什么身份就敢乱开我的玩笑?信不信我一巴掌抽你?!说着就抡起了自己的胳膊,朝曹根的脸上扇去。

但他现在毕竟喝的醉醺醺的,曹根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酒鬼李直接抡了个空,身体随着惯性滑稽的转了个圈,曹根在他快要摔倒的时候扶住了他,免得他摔倒。

转了一圈的酒鬼李晕乎劲又上头了,直接趴在路边的排水沟里又呕吐了一番。吐完的酒鬼李像根面条一样,这倒是方便曹根把他搬回他家门了。

现在已经将近后半夜了,他把酒鬼李扶到家门口。曹根往门缝里看看了,发现屋子里的灯还是亮着的,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如果没亮灯接着把酒鬼李放在街上他也不放心,如果要是把他老婆敲门敲醒免不了是一顿臭骂,所以看到灯还亮着他就放下心来。

砰、砰、砰。

“你个死鬼终于知道回来了昂?大半夜的才回来我看你是又不想消停了是不是?骂声由远及近,一个中年妇女气冲冲的把门开开,开门的动静很大,可以看得出来她现在很生气。

她打开门看到曹根,愣了一下,又看了看喝的烂醉如泥的酒鬼李,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把酒鬼李从曹根的身上揪了下来,拖到院子里。

砰的一声,大门被紧紧的关上,同时院子里又传来怒吼声“你出去鬼混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还把这个灾星给弄家门口来了?啊!?几天不收拾你你长本事了是吗?今晚上你给我在院子里呆着吧!

回应她的是酒鬼李的一阵哼哼声,李婶直接摔门进屋去,把屋子里的灯给灭了。

听着院子里的咒骂声,并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对他来时早已习以为常,但免不了的还是有些消沉。

但他的目的是把这老酒鬼送回家,现在目的达成了,他也终于可以回到他那个赖以生存的小窝了。

站在家门口,望着面前红色的有有些老旧的大门。他推了推门,大门纹丝不动。又试了试轻轻的拧了下门上的活插销,推了推,还是纹丝不,看来是把门锁上了。他顺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看,院子里有的只是清冷的月光。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失望和委屈,但这又在他意料之中。他不敢拍门,怕把家里的人吵醒。如果今天要是赶上他的父亲心情不好,把他吵醒就不是一顿训斥可以解决的事了,有可能还会挨一顿毒打。回想起爸爸一生气家里那种压抑的氛围,他就浑身不舒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把他们吵醒比较好。

他转过身,对着月亮自嘲的笑道“没人喜欢的孩子就该像条狗一样窝回自己的老窝里去住。他仰起头,看着月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到底还是没忍住,抹掉了眼角泪水,独自向着村子边上的老房子走去。

老房子的墙角上已经长了不少的杂草,他从草丛里的一块石头下翻出了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钥匙把已经生锈的门打开,生锈的门轴发出刺耳的嘎嘎声。

月光使这个二进的破败小院更加幽静,外面路边的杂草偶尔还是有邻居会帮忙清理一下,但是这个小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杂草顽强的从破碎的地砖缝隙里顶了出来,长得已经半人多高了。屋子里还跟原来搬走的时候一样,家具全放在原处,只不过屋里面的家具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他从屋子里搬出一把躺椅,把上边的灰尘擦干净。

前院的杂草很多,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他就把椅子拖到了后院,后院比前院空旷很多。后院原本是一块小小的种植园,原来爸爸妈妈在里面种点蔬菜来吃,旁边有个小厢房,里面放着农具。

他把躺椅放在这,躺在上边看着月亮。回想起以前,爸爸有时候是妈妈在这小园子里除草、播种他在旁边帮忙,弟弟妹妹们在旁边疯玩,跑来跑去的非常热闹,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他最幸福的时候了。

而现在已经破烂的围栏躺在地上,农具也扔的到处都是,土地一片焦黑,这也是后院为什么比前院干净的原因,焦黑的土地上什么也长不出来,就好像生命的迹象在这一小块土地上绝种了一样。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来,下来捻了捻这焦黑的土壤。回想起刚刚树林里那个异样的样子,身体冷冷的打了个冷战。

“看来你是发现了什么啊。有人在角落里漫不经心的说道。

曹根抬起头,看见一个人插着胳膊靠在那间小厢房的墙上。看起来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长的十分清秀,穿着一件褐色的粗布马甲,下身穿着一个同款的粗布短裤,完美的肌肉线条在月亮的勾勒下就像是艺术品,还有着一身让女孩子都为之羡慕的白皙皮肤,一头紫色的秀发随着晚风飘动,一块奇异的挂饰在他的手腕上来回摆动。

曹根警觉的看着这个孩子,这么安静的地方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站在那的。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曹根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死死的盯住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

他知道盒子里的东西意味着什么,更知道这东西对老师来说多么重要他怕这小子是个窃贼。

这少年看他这般作态,不禁莞尔一笑,“我对你口袋里的东西不感兴趣 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远没有我来找你的事重要。

但是曹根并没有放松警惕,谁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只言片语就会相信他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很可疑的陌生人。

“再问一遍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曹根已经赤裸裸的显露出了自己的敌意 只看对方是什么反应了,必要的情况下他或许应该带着东西马上跑路。

“别激动,别激动嘛,咱俩可是老熟人了,虽然你现在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可是知道你的一切。说完他单手转着那个挂饰,慢悠悠的走过来躺在了椅子上。

曹根一步跳到离椅子三米开外的地方,矫捷的像个小豹子一样。在不了解他的真实目的之前曹根想着还是不要跟他有过多的交流为好,所以他选择沉默不语,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孩子看着他戒备的样子外加沉默不语的态度不禁为之头疼,“好啦、好啦,告诉你我是谁。说着就翻了个身,把自己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我也许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家人了吧。

月光照着男孩的侧脸,曹根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欣喜、愤怒、怜悯、友善各种情绪,但这些情绪都无法掩盖的是男孩眼中的那种浓浓的悲伤。

小说《神职噬神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神职:噬神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