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文档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囚身之欲:强制爱

>

囚身之欲:强制爱

赵深深koala 著

小说推荐 苏语鹿 薄司寒

苏语鹿薄司寒是《囚身之欲:强制爱》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赵深深koala”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反斯德哥尔摩 丧心病狂商业霸总X始终清醒警花 双洁1V1】苏语鹿被闺蜜带去高端会所,没想到在那里得罪了京圈太子薄司寒,她经历了一生中最屈辱的一夜,平静的生活更是天翻地覆。世人皆知,薄司寒最是清冷矜贵,佛珠常年不离手,却不知他其实是个衣冠禽兽,还有重度控制欲。他掌控着苏语鹿的身体与自由,却视她为替自己提鞋都不配的贱种。女孩儿在他身边的十三年,一次次的逃离换来的是无尽的折磨,却始终不肯屈服。直到有一天,这个男人掐着她的腰,把她抵在墙角,红着眼哑声说道:“鹿鹿,爱我吧,命都给你。”*一个撼动人心的爱情故事,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薄司寒:不要反抗,不许离开,牢牢记住,你是谁的人。苏语鹿:我死也不要留在你身边。...

来源:yylrsj   主角: 苏语鹿薄司寒   更新: 2023-11-04 1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囚身之欲:强制爱》是作者 “赵深深koala”的倾心著作,苏语鹿薄司寒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专家摆出一张二维码。“你要是还有别的不放心,加我好友,V上咨询我。”“谢谢医生。”周然陪孟颖艺取完药,准备开车送她回家...

第15章

许轻轻知道苏语鹿绝对不想再看到自己。

但死马当活马医,还是准备先去看看情况。

找到她家里,才发现她家早就空无一人,听隔壁邻居说,这家人的妈妈因为女儿得了郁抑症,没办法去上学,只能从学校退学,直接气出了颅内出血。

之前一直在市医院住院。

后来两人都不知道去了哪儿。

许轻轻立马给她打电话,这次不是打不通,而是关机。

想了想,便以苏语鹿最好的闺蜜的身份,找到她高中同学打听她的情况。

她早早就出入社会混饭吃,极擅人情世故,现在又是个不出名的小明星。

只三言两语就唬住了那些没出象牙塔的小孩子,很快便从一张张好心的嘴里套出苏语鹿的消息来。

原来其他人也都不知道苏语鹿到底去了哪里。

自从她期末考试考得一塌糊涂,后来突然就不愿意出门来见人,也没有和任何人有联系,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她向来都是光荣榜上霸榜的人物,也不知道怎么了,难道是学入魔怔,发疯了?

“唉,也不是没有可能。

众人对苏语鹿的经历唏嘘不已。

许轻轻在心里轻嗤一声,所以呢,读书人清高个啥劲儿啊,浪费了三年时间,不是什么也没捞着么。

许轻轻心里多少有点明白,苏语鹿发了病多少是受了薄司寒的影响,但她并不愧疚。

人各有命。

但多少还是有点担心苏语鹿会出事,许轻轻还没心狠到看着她去死都无动于衷。

许轻轻向周然打电话告密的时候。

周然正站在机场出站口,看着薄司寒和叶珊有说有笑的从里面出来。

薄司寒那样眼高于顶的一个人,竟还帮着叶珊推着沉重的行李车。

可见这女人在他眼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自从那天送苏语鹿进考场后,薄司寒忙起来倒也把她给忘了。

此时,周然刚从许轻轻嘴里听到苏语鹿退学了,而她母亲因此气急攻心而住院。

周然瞬间感觉到心惊肉跳。

薄司寒跟叶珊已经走到他跟前,周然匆匆挂掉电话,帮叶珊小姐放行李。

薄司寒清寒的目光扫过周然的脸,他方才眼中一闪而过的内疚没有逃过薄司寒的眼睛。

叶珊不知两人之间的秘密,红唇轻启,孩子气的揶揄。

“周特助,你好像又长帅了,再这么长下去,我就得跟爷爷说,司寒我不嫁了,我看脸,喜欢长得帅的。

周然忙不迭的红了脸。

叶珊表面上是在调戏周然,实际上那双笑的弯弯的眼一直挂在薄司寒身上。

她在跟他调情。

薄司寒忍俊不禁,叶珊的调皮他一向很是受用。

但除了笑,依旧惜字如金得很。

叶珊有些失落。

周然放好叶珊的行李,过来给两人开车门。

薄司寒努努下巴让她先进去,叶珊有些闹情绪。

薄司寒可不将就她,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就往车后座一扔。

车门一关,就往老宅赶。

上车后,不断有电话打进来。

薄司寒忙着应付各种人事,视线毫不迟疑的从她身上挪开。

俊美的面孔平静无波,薄唇轻抿,措辞里也仅有“嗯,好,行几个字。

等到所有电话接完,叶珊却早将头扭向窗欣赏风景。

所谓男女之间的互动,若总是一个人在调动情绪,另一个人却在隔岸观火,那还有什么意思。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选择与薄司寒结婚。

叶珊是薄司寒爷爷世交的女儿。

对待叶珊,薄风比对自己亲孙子还亲。

后来想起来,也是怪。

薄风明明有四个孙子,偏偏他走过来,把她牵到对方手上的,却是薄司寒。

薄司寒那双看谁都深情的桃花眼,看着叶珊的时候,却是那么放肆无礼。

薄风却千叮万嘱告诫他“叶珊是小公主,你必须好好守护她,照顾她,关心她。

但或许是碍着薄风的耳提面命,遵照着薄风的意思,守护她,照顾她,关心她。

而这种关心和守护,随着年龄的增长,薄司寒也一直没变过。

薄风一直希望自己的孙子能与叶家联姻。

叶家也很乐意跟薄家亲上加亲,而且他们对彬彬有礼的长公子薄司礼很有好感。

常常在饭桌上用开玩笑的口吻问叶珊。

“薄家大哥哥好不好,想不想嫁给他做媳妇?

薄司礼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翩翩佳郎。

温润如玉,很有古典气质,是很多女人心中的白月光。

叶珊也像很多喜欢漂亮男人的小女孩那样,对他心生向往。

没有说不好,沉默代表了默许。

然而,薄司礼和薄家养女的地下恋情被曝光后。

叶家害怕被丑闻波及,有辱门楣。

不仅立刻斩断了大公子与叶珊之间的姻缘,还极其避讳的薄司礼和叶珊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

与薄司礼的婚事作罢,叶珊既不难过也不恼,只有些许落寞。

毕竟她跟薄司礼也算不得真正的有感情。

很快,一向很少在她眼皮子前露面的薄司寒,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填补了那一段时间她心里的落寞。

那时她即将去法国念大学。

他却敢当着叶家父母的面掏心窝子的发誓“我希望等叶珊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我一定会等她,如果她学成归来反悔,我也尊重她的意见。

叶珊在外头跟朋友做spa,微信群亲友群里,薄司寒为爱追婚的消息炸开了锅。

也不知他做了些什么,把原本因薄司礼的而对薄家有所芥蒂的叶家人全都哄的高高兴兴。

巴不得他跟叶珊两人就地成亲。

急得叶珊头发都没洗完,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开着车去他大学堵他。

她跟他交往的事,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他就想先上车后补票。

彻底把她整不会了。

薄司寒在逆光中回过头,背着背包走过来,半个身子趴在她的敞篷车窗上。

强大的气场压了过来,叶珊不自觉就觉得矮他一头。

“你识大体,又漂亮,还会画画,放眼整个京圈,除了你可能找不出第二个配得上我的人吧?

叶珊气的直磨牙。

“什么?我配你?你把我当什么了薄司寒,你是不是真以为除了你我没人要了!

她一向高高在上惯了,他这什么态度。

薄司寒从斯文过度到痞坏只用了一秒,微微眯起眼睛,强势地抬起她的下巴。

“我比那些隔三差五换女友,整天花天酒地的二代好多了吧。跟了我你会幸福的,叶珊,只要我还是男人堆里无人可及的王者,你在女人堆里就一定是众人仰慕的女神。

根本无暇顾及眼前的美人是否已经一脸铁青,他的吻落到她的唇上。

那吻冷漠又克制,却诱起叶珊心底一阵颤栗汹涌。

她彻底栽到了他手上。

小说《囚身之欲强制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囚身之欲:强制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